和姐姐一家人在一起的日子- (七)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到了第四天,妈妈好像想起了什么,推开趴在身上吮吸着奶头的姐夫说:“呵呵,这几天啊光顾着玩了,也没到亲家那里看看,今天开车上你妈家看看你的爸、妈吧!”听到妈妈这么一说,于是大家纷纷起身洗漱了一下,穿好衣服坐上车,前往姐夫的爸爸、妈妈家,驱车穿过市中心行了大约两个小时左右,来到了一个山庄,车子停到了一个四合院的门前。我们大家下了车后就看见从屋内走出了一男一女两位五十岁左右的人来,女的大约有五十二三岁,是一位长得很富态的中年妇女,留着齐肩的长发,头上一左一右地夹着两只发夹,把头发紧紧地拢在耳朵后面,显出一张光滑白净的脸庞。她的眼睛不大,细细长长的,虽说眼角已经爬上了几条皱纹,但还是很有神采,一笑就变成了两条缝。小巧红艳的嘴唇,微笑时粉颊两边现出两个浅浅的酒涡,她穿着一套淡蓝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粉红色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肥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过膝的长裙,裹着圆滚滚的屁股,圆润的双腿上穿着一双透明的丝袜,脚上一双粉红色的拖鞋。男的有五十多岁,中等个子,身材匀称。留着小平头,黑里透红的长方脸,两道细眉下,长着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高挺的鼻子显得很有精神。从他眼睛里可以看出能给人安静与和善的感觉,他的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衫,下身是一条深灰色的长裤,脚上是一双蓝色的拖鞋。后面紧紧跟着姐姐的女儿小娇,小娇领着她的弟弟,小娇一看见是我们高兴的跑了过来紧紧地拽住了她姥姥的手不放,嘴里说着:“你们怎么才来呀?我都想死你们了!”小念军看见了妈妈也咿咿呀呀地叫着妈妈并伸出一双小手抱着了妈妈的腿。姐姐弯腰抱起了小念军,姐姐由于是穿的是低胸口的上衣在弯下腰抱小念军的时候粉白色的大奶子几乎都漏了出来,我看见姐夫的爸爸眼睛紧紧的盯着姐姐的奶子。姐夫的妈妈似乎也察觉了什么,用手轻轻的一碰姐夫爸爸的手,这是我们来到了她们的跟前。姐夫上前给我们介绍说:“妈、爸,小英的爸、妈早就说要来看你们,我看到他们旅途挺劳累的就没有让来,今天他们非得来看您二老,我没办法就只好来了,噢,这是英子的弟弟小军,这是他的妻子叫晓红。”我和妻子晓红忙走上前说了声:“伯父、伯母您好!”这时我的爸爸和妈妈也走上前来与姐夫的爸爸妈妈相互握着手说着客气的话。说话间我们被让到了屋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吴姐看我们大家都坐好后急忙走到冰箱前打开门拿出了几听饮料,打开后先送到了我的爸爸、妈妈的手里,然后再送给晓红和我,姐姐、姐夫每人一听,妈妈看见吴姐一进屋就忙里忙外的忙个不停就说:“小华啊,你可别忙了,这都不是外人,来,快坐下歇歇。”我坐在沙发上打量着房间,这是一个标准的四合院,四间正房,两间东厢房,两间西厢房,东厢房应该是客房,收拾得非常的干净,西厢房是存放东西的仓库,西厢房的南边靠院墙的地方有一个很大的狗窝,里面趴着两条大狼狗来看家护院。这时听见姐夫的妈妈说:“呦,小华,这几天你好像白了很多呀,你看,脸也细嫩了,好像年轻了好几岁呀,怎么搞的呀?你吃什么了?还是抹什么了呀?”这句话把吴姐说的脸“腾”红了起来,顿时低下头不好意思起来了,但心里又是美的要命,毕竟嘛,说她年轻了许多,这谁不高兴呀!因为爸爸和妈妈于他们的亲家毕竟是很少见面,有些话还是说不出口的。姐夫这时看着他的妈妈有扭头看了看吴姐“呵呵”的笑着说:“呵呵,是呀,我吴姐这几天可是真的没少吃呀,妈,你看把她吃得又白又嫩,还年轻了好几岁!哈哈!”“吃什么了?要是好的话我也吃点。”姐夫的妈妈急忙的问着,并下意识的抬起右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嗯,这个嘛……,有些不太好说啊。”姐夫吞吞吐吐的说着,并不时的拿眼睛看着爸爸和妈妈的表情。“哎呀,你这个孩子,有什么不好说的呢,这又不是外人,你就说嘛,你可急死我了。”姐夫的妈妈着急地说着。“就是的,这也没有外人,你有什么不好说的呢?你看把你妈急得成什么样了,哎,女人呀,只要是能让她年轻,你就是要了她的命她都会给你的。”姐夫的爸爸在旁边看到自己的妻子着急的样子也在旁附和着。这时吴姐红着脸站起身子走到姐夫的身旁用手打了下姐夫说:“都怨你,瞎说什么呀?我不管,我去做饭,我看你和我表姑怎么说,哼!”说着转身走进了厨房。这时姐姐和晓红也非常知趣的站起身来说:“我们去帮吴姐做饭去了!” 也一同走进了厨房,在厨房里也不知说了些什么,就听见她们在厨房里嘻嘻哈哈的笑了起来。我坐在沙发上是走也不是坐也不是,因为我看得出来姐夫的爸爸和妈妈是两位非常传统而又非常明白事理的看到姐夫对待他们那还是很调皮的样子,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是十分宠爱他们的这个儿子的。姐夫看见吴姐和他的妻子以及还有晓红都走进了厨房,知道是有意的避开这个场面,以免使姐夫的妈妈和爸爸尴尬,于是就走过去坐在了他妈妈的身边,俯身趴在妈妈的耳边用南方的话语小声地说了些什么。刚开始姐夫的妈妈还是很专心的听着,可是刚听了几句她的脸' 腾' 的红了起来,并显得十分的羞臊的抬眼看了一下坐在对面的我们,之后用手掐了一下儿子的大腿,嘴上说着:“这个死孩子,瞎说些什么呀,净胡说八道,我不听,我不信!”可是嘴上虽这么说着,耳朵还是靠着姐夫的嘴边仔细的听着,只是脸是越来的越红,头也是低的越来越低,姐夫的爸爸看见妻子的样子也是十分的好奇也逐渐歪过身子仔细的听了起来。当姐夫说完后,姐夫的妈妈还是没有抬起头来,只是下意识的用掐儿子大腿的手在儿子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着,我们感到姐夫的妈妈此时心情是十分的矛盾,强烈的欲望以及爱美之心与理性在她的内心激烈的拼搏着,她在犹豫着怎样的选择。此时姐夫的爸爸在儿子的口中听了个一知半解,但他很快的领悟了整个事情的经过。于是他别有用心的笑呵呵的说:“这个真的能使女人年轻啊,你看小华刚来的时候,又黑又瘦的。现在呵呵真的是又白了又好看了和以前比真的是换了个人似的,你看亲家母和咱们的岁数差不多,你看人家多年轻和咱儿媳妇在一块人家好像姐妹似的。呵呵!“姐夫的爸爸这么一说,倒把妈妈说的不好意思了,妈妈的脸也红了起来扭捏了一下,红着脸说:“什么呀,还不都是你们男人干的,你们男人啊就是太坏了!什么都干,呵呵!“姐夫的爸爸和我妈妈这么一说好像是给姐夫的妈妈下了决心似的,她抬起那红彤彤的脸看了下丈夫,又扭头看了下儿子,然后又看了看我们,看见我们也在看她,她又飞快的把头低了下去,长长的出了口气说:“唉,既然你们这么想,我也不反对,随你们了,只是别搞得太过张扬,让别人知道了就不好了,毕竟这还不是能公开的事情!”说完又抬起头来红着脸,笑着用南方的普通话对妈妈说:“嫂子,来,咱们上里屋来,让他们男人说他们的事情,咱姐俩好好的唠一唠,好长时间没见着了,真的怪想你的。”说着就站起身来伸手拉着妈妈一同走进了里面的卧室。姐夫的爸爸一见妻子和亲家母都走进了里屋,就呵呵的笑着问儿子:“小民,真的是这样吗?呵呵,可真有你的,你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呀?这样真的能使女人漂亮吗?”说完又抬头看着我的爸爸说:“老哥,其实我也很早就想过,但是总是苦于没有机会呀,尤其是女人一旦停经到了更年期以后,她们感到自己老了,她们的脾气都发生了变化,怎么都是理,胡搅蛮缠,也说不过她呀。再说了咱们一个大男人也不可能为了一点的小事总和妻子吵架呀,你看嫂子看上去就比我老婆年轻,性格也好,什么事都通情达理,这是不是和经常做有关系呀?我们现在不行了,一两个月也不做一回。呵呵,两个孩子在这,但也是过来的人了,说了也不怕你们笑话,我们经常是她想了我却不感兴趣,我想了她又不想了,时间长了对这事就淡了,但是她的脾气可是越来的越大了,我也不想惹她现在我们都分开住了。“爸爸听了亲家的话后说:“兄弟,女人呀,我的总结就是你得哄她,就是你对了她错了,你也得哄她,其实在她们的心里也知道是你对,但她就是和你耍娇。你哄了她,在她的心里是非常的感激你,对你也是言听计从,有什么错的地方她就会偷偷的改了,时间长了,两个人的感情就会达到心意相通,做什么事情都会相当的默契。夫妻之间只要是你能处处的呵护她、体贴她,她也会每时每刻的关心你、想着你、爱护你。只要你满足了她的需求,那她自然而然的就会想着法儿让你吃好的让你的身体健健康康,棒棒的,因为她们需要嘛,呵呵。另外从这几年来看,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需要性生活来满足人们的要求,性生活和谐美满了,人的心情就会好的,人也就显得格外的年轻,这阴阳是需要互补的。这阴阳调和好了人的生理机能就会延长,人也就年轻了,如果是没有调和好那人的心情也不会好到那里的,他就会压抑、郁闷,时间长了自然而然的就会老了许多的。““可不是嘛,你说的真是对极了,我就发现这两年自打我们一分开住后,她也不管我了,我也不怎么去关心她了!你说的可真对,以后我还真的注意这些了!呵呵!”两位亲家聊得非常的投机,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飞快的过去了,这时吴姐走进屋里说:“还聊着呢?饭做好了,吃饭吧!咦?我表姑她们呢?”“噢,她们姐俩上里屋聊去了,也不知道聊什么呢,还背着我们!呵呵!女人呀,看表面好像一本正经似的,其实呀都是假正经,你要是有一样满足不了她们,哼,那你就得小心点了!呵呵!”姐夫的爸爸冲我们一夹眼睛说道。“说什么哪,姑父,我们女人又怎么啦?干嘛又对我们女人使上劲了呀?我姑是不是这几天没有收拾你了呀?呵呵!”吴姐嘻嘻笑着顶着姐夫的爸爸说。正在这时姐夫的妈妈和妈妈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姐夫的妈妈满脸还是红红的,衣襟有些不整,走到客厅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姐夫的爸爸说:“又怎么了?当个孩子的面也没有大没有小的,好了,快去吃饭吧,有什么话吃完饭后再唠吧!”当走进东厢房,看见椭圆形的餐桌上摆满了饭菜,在椭圆形的餐桌边上摆放着一圈两侧带扶手的宽大的仿红木椅子。外甥女和外甥早已坐在桌旁宽大的椅子上等着了。这时姐夫的妈妈笑着用南方的普通话对着我说:“军那,你这是头一次来我家吃饭,我也没什么准备,也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你可别怪阿姨啊?呵呵!”“婶,怎么会呢,其实这就很好了,我就喜欢吃这样的家常饭,我和我姐夫差不多经常的在外面应酬,最喜欢的还是在家里和家人一起吃饭,不管吃什么只要是和家人在一起就感觉饭菜比哪里的都香。”“呵呵,你这孩子真会说,那好了,那就别客气了大家坐下吃饭吧!”于是大家就围着桌子坐了下来,大家坐下后一边吃着一边喝着一边还聊着一些无边的话题。因为有小孩子在同我们一起吃饭,我们大家也没怎么说关于性的问题,只是大家都是心照不宣明白了对方的心思,我们四个男人边喝着白酒边说一些南方和北方的风土人情。而她们五位女人也喝了一些红酒,叽叽喳喳的聊着不着边际的人情往事。两个孩子很快的就吃完了,跑到外面玩耍去了。由于桌子不是太大所以大家坐下后有些拥挤。于是大家就把那两个凳子撤掉,姐姐就自然而然的挨着她的公公坐着了。当酒喝到了酣畅的时候人们的话语就渐渐的多了起来,姐夫的妈妈好似很无意间的把话题的引到了关于性的方面,于是大家敞开心扉,畅所欲言起来。快乐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当我们聊的无所忌讳了非常的畅快的时候,时间已不知不觉的到了傍晚。爸爸妈妈对看了一眼,于是我的爸爸站起身来说:“啊,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打扰亲家了这么长的时间,你们也该休息了。”姐夫的爸爸和妈妈看见我们都站起身来要走了,相互对看了一眼。姐夫的妈妈好像还有很多的话还没有说完,很是有些恋恋不舍得看着妈妈说:“你看,好不容易来一回,忙什么呀?再坐着唠一会呗,回去也没什么大事。”我看得出来通过这次吃饭时的聊天,姐夫的妈妈和爸爸已经逐渐理解和认可了大家在一起相互群交的事情,而且对群交的事情也很感兴趣,同时我还不清楚在吃饭前我妈妈和姐夫的妈妈都聊了些什么,使姐夫的妈妈能很快的认同这样的事情。反正我隐约地感到姐夫的妈妈和爸爸很希望我们能和他们在一起多呆一段时间,因为他们通过和我们的谈话多多少少的了解了一些关于群交的事情。他们听得很是投入,渐渐的他们对此事很感兴趣,有越越一试的架势,看着他们俩的表情好像很想能尽快的加入到我们的当中,能早一点和我们一起分享大家在一起群交的快乐。姐夫和姐姐很快的就领悟到了这一点,于是姐姐推了一下姐夫冲他使了个眼色,姐夫心领神会得对他的爸爸妈妈说:“爸、妈反正这几天小英他们一家也不急着走,明天你们就领着孩子来我们家吧!”说着向他的爸妈眨了眨眼睛,姐夫的妈妈看见儿子这么说脸一红说:“嗯,我和你爸商量一下看那天去。”我妈妈这时也走过去拉着姐夫的妈妈走到一边小声的又说了些什么,接着我看到妈妈把手放到了姐夫的妈妈的奶子上捏了捏,姐夫的妈妈红着脸打了下妈妈的屁股小声的说着什么。妈妈笑呵呵的走了回来,这时外甥女小娇领着她的弟弟走到我们的身边说:“我和弟弟也回去啊?”姐姐说:“不用,等你爷爷、奶奶上咱们家时,你再和弟弟同你爷爷奶奶一起在回去吧!”姐夫的妈妈也急忙拉住孙女的手说:“明、后天我和你爷爷送你和弟弟一起回你家”于是我们大家相互告别,我们坐在车上看见姐夫的爸爸和妈妈很是亲密的相互牵着手站在门前与我们告别,当车走了很远我们回头再看时还能看到他们站在门前向我们挥手。当车行在路上时大家坐在车里看着外面的景象,继续聊着饭间的话题,此时的吴姐好像很是兴奋,她挤坐在我和妈妈的中间,她搂着妈妈的腰趴在妈妈的耳边小声地说:“干妈,在吃饭的时候我看我表姑很想和你在一起,你们这回来,她好像很高兴,也不板着脸说话了,这是怎么回事呀?”“噢,依我看其实呀小民的爸爸和妈妈都是很随和很开通的人只是环境和常年两人没有很好的交流才使你的表姑变得很压抑,她的心情不好,脸上怎么会笑呢?所以你看到她的时候都是板着脸的,我们聊了一会我解开了她的心病,她当然很高兴了,所以她就不板着脸了!”妈妈说着。“噢,那你都和孙阿姨说了些什么呢?”我靠在吴姐的身上,接着妈妈的话题问着,同时把手伸进了吴姐的衣服里摸着吴姐的奶子。“呵呵,这是秘密,现在还不能说,等回家了看我的心情再说吧!呵呵!”妈妈呵呵的笑着拿着架子说。“哎呀,你干什么呀?”吴姐伸手隔着她的衣服拍了一下我摸在她的奶子上的手说道:“人家说话哪有你什么事情呀?小孩家家的哪都能插嘴,完了吧,干嘛不说了,我看你回家怎么哄干妈说出来!”“呵呵,说我小孩家家的,我大不大你还不知道呀?”我笑嘻嘻的用手使劲的捏了一下吴姐那已经被我揉捏起来的奶头。“哎呀,疼,你好坏呀!”吴姐伸手抓住我的鸡巴也使劲的掐了一下。妻子晓红看着我被吴姐使劲的掐了一下鸡巴于是笑嘻嘻地说:“该,好了吧,得劲了吧?叫你的手和嘴不老实,自己的老婆不用去捅咕别人的,这回被掐了吧?呵呵!”我一听老婆这么说,于是我向后一靠右手搂着晓红,左手搂着吴姐,同时把手从她们的衣领开口处伸了进去揉捏着她们的奶子。她们俩的奶子被我这么一揉捏也就顺势一左一右依靠在我的身上同时把手伸进了我的裤裆里把玩着我那不软不硬的大鸡巴。吴姐揉着我的鸡巴红着脸问:“刚才掐疼了吧?都怪你那么使劲的捏人家的奶头,我就顺手掐了你一把,谁知一下就掐到了这里!”晓红用手来回的揉捏着我的两个卵子笑嘻嘻地说:“吴姐,你就放心吧,没事,他的这个玩意你不待掐坏的,你不知道,比你使劲的不知道有多些人了,你看现在不是还好好的吗!噢,又完了,呵呵,这个玩意又被你整硬了,我看你怎么消化它?嘻嘻……”晓红笑嘻嘻地说着。妈妈这时看着我们三人笑呵呵的说:“你们哪,在车里也不老实,就那么馋?叫我说你们什么好呢!呵呵!“吴姐这时回身把手伸进了妈妈的裙子里,去摸着妈妈胯间的肥屄,边摸还边说:“就干妈老实,我摸摸看,呵呵,看老湿不老湿……咦?干妈,你没穿内裤呀?”吴姐伸进妈妈裙子里的手一摸,没有摸到内裤而直接摸到的是湿乎乎的肥屄,黏黏的淫液摸了吴姐一手。吴姐顺手把妈妈的裙子一掀说:“你们看,干妈没有穿内裤,呵呵,这家什的,上亲家还不穿内裤了,干嘛呀?勾引亲家公呀?嘻嘻……”吴姐可算抓住机会了笑嘻嘻地说着。妈妈看见我们都在看她胯间的情况,急忙按下掀起的裙摆,并伸手打了下吴姐的脑袋说:“死丫头,就你会看。我是在你的表姑家脱的,你的表姑非要看看我的这个成什么样了?没办法我才脱了让她看的!”“那她为什么要看这个呢?你们都说什么了呢?哦,你们是不是相互的比了,看谁的好看呀还是看谁的肥啊?嗯,还是我干妈的肥呀!肥的直流油呀!嘻嘻”吴姐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姐夫开的车就在大家这么说说笑笑中到了家,大家进到屋中后,妻子晓红,姐姐,还有吴姐都拽着妈妈坐到沙发上让妈妈讲她和姐夫的妈妈都说了些什么,妈妈看到大家那期待的样子,于是从头到尾的讲了起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