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插菊花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明日香,向学校请了假。不知道在那之后,阿薰老师和三宅怎么处置那些照片。不过
,明日香骗妈妈说发烧了,请妈妈打电话到学校请假的时候,好像也没人对妈妈提起这件
事。「对不起,不能在家里陪你,因爲今天妈妈不去的话,对学生会不好意思。我会尽量
赶回来。」昨晚明日香晚归时,妈妈并未生气,今天也同样的温柔。但正因如此,明日香反而觉
得内疚。「不,没关系,睡一觉就好了。妈妈不是一直期待着今天吗?好好去玩吧!」一半算是兴趣吧!明日香的妈妈,每周还去学校一次,教学生插花。而今天是和学生
们约好去看话剧,还要去吃晚饭。「要记得吃药哦!对了,我煮了蛋粥,放在电锅里保温。」「嗯,你快去吧!」
妈妈出门后,明日香总算松了口气如此一来,万一有人打电话来说那此照片的事情,
至少妈妈不会发现这件事情。明日香趴在床上,抱着枕头沈思。...阿薰老师。又认真,头脑又好,待人亲切,而且非常漂亮的阿薰老师,居然会
出现那付淫乱的模样...尽管被迫像狗一样趴着,被三宅强暴,但最后却是发自内心的
喜悦。而且M,老师达到高潮后,还毫无抵抗地把三宅要她吸吮的男根含入口中。明日香光
是想到这就感觉恶心欲呕。明日香也不是个懵懂无知的小孩。女人用嘴替男人服务的行爲,以及第一次会很痛,
以后很舒服这种事,都在书上读过,也听人家说过。可是,与实际看见有绝大的不同。就
算是男女朋友也很难接受,何况是最讨厌的可恶男人。虽然昨晚满脑都是老师的放荡姿态,使自己忍不住自慰。但是仍爲处女身的明日香,
仍然无法理解阿薰老师的心情。爲什么,老师能做出那种龌龊的事呢?只要那里被男人放
进去,每个人都会变的淫乱吗?好可怕。丧失处女这件事,真的好可怕。躺在床上的明日
香,害怕的直打哆嗦。铃铃!铃铃!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听见电话声,明日香勐地从床上坐起来。铃铃!是谁?该不会...是照片的事?盯着电话看了一会儿。电话铃声一直继续响着。怎
么办...如果是可怕的事...可是...可是...「喂,秋山家您好...」明日香毅然决定拿起话筒。不管事情变成如何,总是要面对的。「抱歉,吵醒你了吗?」「良介...」「嗯,是我,中午休息时去你们班找你,听她们说你请假了。」「嗳?啊,已经中午了?」擡头望向时钟,时针早已过了12。「怎么了?感冒了吗?」「嗯,有一点。」「是吗?有没有发烧?」「很轻微的,没什么啦!抱歉,让你担心了。」由于是电话,看不见彼此的脸,明日
香也能大言不惭的说谎。「那么,明天会来学校吗?」「嗯。」「太好了。明日香一定是一下子松懈下来才生病的。放心啦!已经不要紧了,安心的
来吧!」「嗯...」「那么,拜拜!」「明天见!」良介挂掉电话后好一阵子,明日香还紧握着话。筒从良介的谈话来看,似乎还不知道
那件事情。也就是说,阿薰老师从三宅那儿顺利的拿回照片了吧?不论如何,既然已经答
应良介,那么明天就一定要去学校。「啊,神明啊!如果可以,请您让明天一切都平安!」明日香闭起眼睛,在心中拼命的祈祷。但是,没爲今天祈祷,是她严重的错误。「姐!电话!」傍晚,未来在自己的房间接了电话,把脸探进了明日香的房间。唔...明日香又有
些昏昏沈沈的躺在床上。拿起话筒。「嗯...」「明日香,拜托,快来...」「你是谁?」神智一下清醒,明日香跳了起来。「谁?喂?你是谁?」「拜托你...」电话到这里就断了。明日香茫然地一屁股坐下。--刚才是?女孩子的声音虽然有些
像是故意用明显的假音,机械式的说话,但还可以分辨是男是女。而且,周围有人在窃笑
。那些笑声明显地发自男人。恶作剧电话?还是...明日香感到困惑。良介说过,奇怪的信已经不会再来了。可
是明日香不知道犯人是谁,而且也没拿回底片(?),谁也不敢保证不会有二度胁迫。再
加上,刚才的声音,确实是在向明日香求助。
也许是陷阱。可是,假如真的有人需要我救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不过,
还是不能不去。妈妈还没回家,未来好像在浴室洗澡。明日香拿了张纸条,潦草的写着「
我出去一下,别担心」,然后换了衣服便急忙的出门了。外头的天色已暗,到了I公园时已经满晚的了。今晚月亮同样未露。由于I公园相当
宽阔,越向内走人越少,因此校方也叮咛过学生,晚上不要通过公园。没有人...白天非常热闹的散步道,现在是一片死寂。明日香忽然感到惶恐不安。「晚.安.」呀啊!肩膀突然从后面被拍了一下,明日香不禁叫出声来。对方抓住明日香的肩膀,
把她扳向后方。「放心啦!我不是鬼!哼哼!」「你是...」没见过的脸。年龄大概和明日香差不多,不过并不确定。脸上化着浓艳的□,头发也
染成明亮的金黄色。身上穿着突显曲线的黑色紧身衣,脚上则踩着细跟的黑色凉鞋。第一
眼的印象并不是个正经的女孩子。「我叫弓子,你好啊,明日香...」弓子就像把明日香当傻瓜似的,又在哼哼笑着

「...打电话到我家的,是你吗?」明日香极度恐惧。而且,突然被第一次见面的人当成傻瓜,是很难维持友善的态度的
。明日香强力掩饰自己不停发抖的手,一面把弓子搭上肩的手拨开。「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嘿嘿...还敢这么嚣张?不知道自己处于被胁迫的立场吗?」「...」她知道照片的事!明日香沈默不语。「不过,电话不是我打的...」「那么...,是谁?」「呵呵...」弓子走在明日香前面。跟在她的背后,明日香再次质问。「那些照片,是你放的吗?」「照片?什么照片?」「...」「你认爲,是我放的吗?」「我不知道?」「是吗?看来你什么都不知道呢!算了,以后你和我相处久了就会明白。现在先跟我
来吧!」弓子握住明日香的手。弓子的手虽然冰凉且纤细,却有着没法抵抗的力气。明日香被
弓子拉着,走进公园的深处。「这里面,有东西要让你瞧瞧...」不久,弓子停下脚步,伸手指着一座非常隐密的公共厕所。公厕既小又无男女标志,
萤光灯也损坏而点灭着。就算光进去,对明日香而言也需要高度的勇气。「我们一起进去吧!」弓子拉着明日香的手带她进去。走进去的那一瞬间,公厕独特的臭味扑鼻而来,明日
香不觉皱起眉头,然后...「小绫...」身穿制服,双手被绑在背后,坐在公厕地板上的,确实是明日香的好友小绫。但是,
并不是一向知性敏锐的小绫。她瘫痪在地上,双眼蒙胧,有如电车上常见的醉汉。半开的
嘴唇中,垂流出些许唾液。「小绫!小绫!振作一点!」明日香跑向小绫。但小绫几乎没有反应。但是从身体从小绫的腹部下方,传出「□!
一!」的机械运转声。「你对小绫做了什么...啊!」回头望望,明日香立即吃了一惊。在弓子的背后,不知何时站着四个男人。这四个人
明日香都不认识,脸上都带着怪不舒服的恶心微笑,色眯眯的盯着明日香和小绫看。「想知道吗?呵呵,是啊,以后也一样要对你做嘛,当然要让你知道。阿拓,做给明
日香看!你们把她架住!」「喔!」「呀!不要!」明日香被三个男人抓住手腕,无法挣扎。四人中最矮的叫做阿拓的男人,绕到小绫的
背后。然后,以抱小孩小便的姿势抱起小绫,朝向明日香把脚打开。啊...小绫的百摺裙被掀起,大腿及私处完全曝露在外。小绫的裙子底下,什么也
没穿。大腿上附着几道白色的液体痕迹。其中也有夹杂黑色凝固的液体。那是血迹。下体
赤红而肿胀,可以清晰见到肉缝。阴毛似乎被血凝固住,贴附在两侧在肉缝的中心,插着
不知什么东西。那东西,发出「□一」的低吼声,像蛇一样在小绫体内扭转。「嗯啊,啊啊...」小绫配合着那东西的回转,不断挺着腰。「怎样?很棒吧?这女孩的处女刚刚才奉献给这些男人们,不过她好像还欲求不满呢
!所以用那个先让她过过瘾...」「欲求不满的话就再来嘛!」弓子的话让男人们哈哈笑了起来。「小绫...爲什么...」「啊啊...唔唔...」即使阿拓把小绫放下后离开她,小绫仍未将大开的双腿并拢。她一定毫无自觉了,连
自己身在肮脏的场所,以羞耻的姿态展现在别人面前都毫无感觉。
「放心吧!她只是因爲初体验而神智昏迷,很快就恢复了!」弓子的语气听来相当愉
快。「太过份了...爲什么要如此对待小绫?小绫那里对不起你们?」「别把别人都当成坏人好吗?这女孩小绫是自己跑来找我们的,而且,我不也让她很
舒服吗?你看!」弓子按下手中的遥控器开关。立刻,小绫开始颤抖。「啊!啊...啊啊...啊...」小绫像狗一样,吐着舌头喘气。唾液从嘴角滴出。对明日香而言,绝不相信这种事是
出小绫自愿,但是...「看到了吗?她的肉洞舒服的湿透了。明日香是不是也有感觉了呢?」弓子在明日香
的耳边轻声呢喃...「胸部和小洞是不是感到颤动啊...想要自慰对吧?」明日香暗自吃惊。冰冷的恐怖感,快速的爬上她的背嵴。「在这里做也没关系哦...只不过没办法洗澡,呵呵...」在弓子之后,男人们也嘿嘿嘻嘻地低声窃笑起来。「你...你...」果然没错,弓子知道那件事!「照片是你放的!」「照片吗?怎么说才好呢?不管怎样,总之,我们都知道你喜欢自慰这件事。不用顾
忌,快点脱下内裤玩你的小洞洞吧!不然,我们还可以帮你的忙哦!你们说对不对啊?」「啊!呀啊...不要!」许多只男人的手,一起伸向明日香的身体。明日香拼命挣札想逃跑,但一个弱女子对
四个大男人,力量是绝对无法取胜的。「住手!住手!」男人们脱掉明日香的裙子。用力的像要撕裂般扯开罩衫,钮扣飞弹得老远。「别扭什么!我们早就看过你的裸体和小穴的照片了。没什么好害羞的啦!」「呜呜...嗯...呜...」罩衫之下,白色胸罩的双峰之间,被男人的手伸了进去。「喂,你们看!食指被埋进去了耶!一个高中生还有这么大的奶奶哪!」「好了啦,别玩了,赶快拉掉啦!阿明!」「啊...不要...」阿明嘻笑着取出小刀,以熟练的手法,迅速的把胸罩的前端,以及肩带部份割断。「不要...啊!」胸罩的罩杯落至地面。明日香的眼中,流下两行泪水。想弯下腰,尽量将胸部遮住,
背后的男人却硬拗住明日香肩膀,使她的胸部反而向男人们突出。「好棒!」阿拓吹起口哨。明日香总是被妹妹嘲笑胸部过大,换衣服准备上体育课时还怕被女同
学看见。而现在,竟然还暴露在四个从未谋面的男人面前。「哇!真是巨乳!」「不,这已经算是爆乳了...」
「可是一点都没下垂...乳头的顔色也很漂亮...」男人们兴奋地对明日香的胸部品头论足。而且轮流以肮脏的手触摸明日香白晰的乳房
。「呀...」明日香被剥夺了双手和双脚的自由,只能拼命摇头流泪。乳头被人一捏
,异样的感触就使全身起满鸡皮疙瘩。「喔哦,乳头硬起来了哦...」「也让我摸摸看...喔,真挺...好想吸吸看...」「滚啦,龙二!先给我吸...你知道我是巨乳狂!」「痛死了!王八蛋,那我要先玩小穴!」「嘿嘿嘿...唔唔,又滑嫩又柔软哪!」不知几天没刮胡子,像刺猸的脸颊摩擦着明日香的乳房。明日香不由得咬牙忍耐。「真的有够大。手掌根本握不住...」「好痛!」乳房突然被用力握住,明日香发出尖声的哀嚎。「哎哟,会痛吗?那你还会再大哦!」在一旁观看的弓子惊奇地说道。「嗳嗳!你是说真的?」「你看,鼓的饱饱的,表示还会继续成长...」「没错没错,好好揉一揉,给它越长越大!」「啊...不要...啊啊...」自称巨乳狂的男人,发着啧啧的声音吸吮乳头。明日香的乳头像被绞住般,一阵阵的
刺痛袭来,难受的不得了。虽然如此,自己的乳头仍不由自主地,在男人嘴中绷紧而坚硬
。「喂,慎也,不要光吸,差不多该来玩玩正式的了...」「没错没错。明日香差不多也湿答答了,对吧?」「不要...」龙二的手放上明日香的内裤。压住手腕的阿明,嘴中吹起开幕乐。阿拓和顺也,一人
抓着一只脚,左右拉开。「...住手...」「哎呀!哼哼,这女孩果然已经有快感了...」弓子边窥视,边用指着明日香的股
间。「内裤湿湿的,已经变透明了...」不是的,不是的,那是因爲太害怕了...可是,不管明日香在心中说什么,男人们
也听不见。不知谁说「机会难得,就让她的内裤更脏一点吧」,用手指在明日香的股间摩
擦。「呜呜...啊啊...」手指以刷牙似的快速动作,前后推动着摩擦后,整个私处都变得火热。「真棒,内裤又湿了...」「没想到,她好像是被虐狂哪!」「很想真枪实弹的玩一玩对吧?心里是不是在想明日香平常就有自慰训练,所以不要
从内裤上面,赶快直接玩我的小穴啊?」龙二一点一点地慢慢脱下明日香的内裤。啊啊,要被看见了...我最羞耻的地方,
要被不认识的男人...「呜呜...呜呜...呜...」明日香伤心的哭了出来。赤裸的胸上,滚落了许
多的眼泪。「好了,开始吧!」「啊啊...」阿拓和慎也,由两侧拉开明日香的膝盖。两腿间一下子冷却。「不要看...」明日香流着泪恳求,但没人回应她。一时之间,男人们一语不发,两眼发直瞪着明日
香的股间看。所有猥亵的视线,都集中望向那儿。明日香扭动着,拼命想□起脚。但是,
被用力压住的双脚根本无法动弹,只有臀部不断摆动而已。「呜呜...」「唔哦,相当漂亮哪!」「对呀,不但肉壁薄薄的,而且这里还被皮覆盖着耶!」「真品还是比照片好看的多...」「啧,我也要从那边看啦!」负责上半身的阿明,似乎感到无聊,于是便玩弄着明日香的乳头。「嗯哼!」「喔哦!一玩乳头,这边就抽动一下耶...真好玩!阿明,再玩一次看看!」「哦!」「啊噫,啊...」「嘿嘿,湿湿的水又出来了...」「唔哦,受不了了,我要插进去了...」阿拓摇了摇蠢蠢欲动的腰部。「弓子,可以了吧?我要进去了哦!」「嗯...这个嘛...以我个人来说,我是想要用比对小绫更残酷的手段来对付她
的啦...」「初体验四人连续体内发射,还不够残酷吗?」「就是嘛!我最想好好凌辱的,就是明日香这种女孩子了...」「弓子,让我插进去后再慢慢想啦!我已经忍不住了...」阿拓把长裤脱掉,取出自己的男根。这在近距离内首次见到的男性器官,令明日香害
怕的快要昏厥。被那个...被那个插进来的话,我也会...珠美和阿薰老师被强暴的
情景,如今又历历浮现在眼前。难道,我也会如这些男人所说,变成他们的性奴隶吗?「不要,拜托,那个不要...」明日香流着豆大的泪珠,拼命摇着头。弓子看着她,眼里炯炯发光。「是吗...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处女吗?」明日香边流着泪边点头。「爲了最喜欢的男朋友吗?」明日香并未回答。眼前虽浮现良介的脸孔,不知爲何,却感觉到此时说「对」的话,
反而会惹恼弓子。「唿唿...好吧,无所谓,就饶了你吧!」「什么!喂,弓子!」己经准备妥当,正用手在搓揉阴茎的阿拓,不满地说道。「放心啦!会让你插进去的。只不过,不是这边的洞...」弓子把手伸向明日香的
股间。「啊...唔,什么?」弓子的指尖碰置的,是令人无法置信的部位。「玩后庭花吗?」「太好了!比起前面,我更喜欢玩后面!」慎也和龙二也点了点头。「初体验就从屁眼来,确实会比小肉洞来的残忍...」「哪一边都无所谓,快让我上啦!」「别着急,首先要让她先习惯一下...」弓子把手指放入明日香的肉缝中。「好痛!」「湿成这样...还敢装模作样。哼哼...的确还是处女!」确认明日香体内后,
弓子拔出湿儒的手指。「...啊...啊...」明日香顿时失去力气。目前爲止,连自己的手指也没有
伸入那么深的地方过。「这样一来,就容易进去多了!」弓子用手指,把明日香肉洞中溢出的蜜液,涂在屁
眼上。然后,把手指滑入屁眼之中。「唔唔...呜呜...」一受到刺激,连肚子里面都痛了起来。明日香似乎有要排
便的感觉,不自觉夹紧肛门。「哎呀,这里也有感觉了。这女孩果然天生就是个变态。」「不...不是的...啊,啊啊!」滋熘一声,弓子的手指进入更深的地方。明日香的肚子内绷的紧紧的,痛苦的溢出豆
大的泪珠。「差不多该让你们乐一乐了。从阿拓开始可以吧?」「嗯...我待会儿再上也无所谓。等一下里面会滑滑熘熘的,也别有一番乐趣。」自称喜欢逛后花园的龙二点点头。慎也和阿明也不反对。「好极了!嘿嘿...」阿拓由后方抓住明日香的身体,让她蹲在自己之上。阴茎的前端抵住了明日香的屁眼
。明日香哭叫着,拼命做最后的抵抗。「不要...住手...」「给我安份一点...」弓子甩了明日香一巴掌。趁着被打之时明日香一时畏怯的空隙,阿拓的阴茎一口气灌
进去。「好痛!痛,痛死了!啊啊啊!」明日香大声哀嚎。巨大的沖击,令她的眼泪不停不停涌出。臀部的洞硬被撑开,火烫
的肉块违逆筋肉纹理的走向,向内深深挖掘。
「唔唔,好窄...太棒了,真够紧的!」阿拓的唿吸声喷向明日香的耳后。粗壮的肉棒几乎撑裂明日香的臀部,无止尽地钻入
身体中。明日香的腹内剧痛,好想去上厕所。「好痛...好痛...呜呜...啊啊...」明日香像婴儿般放声大哭。反正双手都被压住,根本无法遮住哭泣的脸。而且如此悲
惨而羞耻的事,是她有史以来第一次。「哼哼...真是美妙。幸福的千金小姐明日香,在肮脏的厕所中被下流的男人插屁
眼初体验...哦呵呵...爽翻了!」弓子舐舐艳红的嘴唇。以魔女般的神态,俯视着恸哭的明日香。「真棒!屁股渗出血了。」不过,阿拓的东西已经完全套进去了。其他的人边压着明日香,边注视着阿拓和明日
香结合的部位。「喂,我要动了,帮个忙吧!」「哦。」男人们擡起明日香的双脚,开成M字型。使阿拓的男根,能更加深深侵入。「呜呜...」「好了,就这样上下动她的身体...」「啊,啊,啊啊,啊啊啊...」明日香像玩具一样被人玩耍,手脚和腰部都被擡动而剧烈的起伏。「...啊啊...哈啊...」连说不要的力气都已丧失,明日香只能任泪水自脸颊滑落。「哦哦,胸部也摇得很厉害哪!」「连乳头都在摇晃哦!被玩屁眼很舒服对吧?」「呜呜...」臀部激痛的快要麻痹,明日香的意识已渐行渐远。「唔,要去了...」男人的东西,更加激烈地在明日香的体内翻搅,然后,火烫液体注入体内时,终于,
明日香最后的一丝神智也断绝了。「啊啊...不行了...」「唔哇!」「这个...这女人...」「怎么了?尿尿了吗?」被强插屁眼的震撼,让明日香不自觉的失禁。小便只要一漏出来,就不可能停的下来
。看着以勐烈水势喷发至斜下方地皮的金黄色泉水,明日香终于昏了过去。昏迷之后,明日香仍在公厕中不断被男人轮流强暴屁眼。但是,已经毫无意识,完全
记不得了。醒过来的时候,明日香一个人擡着臀部,趴倒在公厕的地板上。男人们,弓子
,还有小绫都已不知去向。地上散落着明日香的衣服。明日香想捡起衣服而擡起手,才发
现自己手上握着一个东西。仍然一片空白的脑海中,浮现出弓子说的话。「知道吗?如果认爲我一定会保住处女的话,就大错特错了!你明天,就夺走自己的
处女!而且,要在上课的时候!」臀部和身上各处都爲男人的精液所污秽。茫然的明日香,想起弓子把这个握在她的手
里。「知道电动棒的使用方法吧?明天中午到下午第三堂课之前,都要插着这个上课。然
后,明天晚上,拿着沾下处女之血的电动阳具,再到这里来一趟。敢不来的话知道后果吧
?」小型的黑色箱子。对了,弓子拿了一架小型摄影机给明日香看。「那些自慰照片只是小CASE,看看这里,你的可怜屁眼被男人抽插的情形,已经
完整的收录在这台摄影机了...」然后,随着嘻嘻嘿嘿的笑声,所有人都消失了。可是...想不出来小绫是什么时候
从明日香的面前消失的。确实,好像觉得有人对自己说了一句对不起,也许是小绫吧..
.小绫...我们,爲什么会受到这种待遇呢?只是想坐起身而已,腰部就痛的不得了。只好扶着墙壁勉强站起。明日香用洗脸台的
水,沖洗身体之后,穿上肮脏的衣服。破损的镜子,映照出哭的红肿的双眼。
大家一起来推爆!
要想好
就靠你我他
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
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
五楼快点踹共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