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学院的学生

      王可是个小骚货,是职业学院的学生,认识的时候只有十八岁,只有一米四 八的个子,很有萝莉的味道,在一般人的眼中没什么可取之处,但是我怎么看怎 么觉得是个性感的尤物,第一次见到她就很想狠狠地肏她的小骚逼,因为她,连 跟她一起的一个美女于真我都没有多想,只想肏王可这个外表看着清纯可爱,说 话声音有点沙哑,只有一米四八个子,有着一对不小的奶子,跟与个子不对称的 臭淫脚,在以后我找了一个一米七二的女友的时候,两个人的脚丫居然一样大。

  虽然我也算的上一表人才,但是见面后王可对我却没有多少的热情,一起吃 饭的时候我叫了我的一些兄弟一起吃饭,没有想到王可这个贱货看上了我一个哥 们,并且很骚很贱的对我说要我帮忙,而我这个哥们傻乎乎的,喝的醉醺醺的, 对王可一点感觉都没有。

  晚上吃完饭又去唱歌,又少不了喝酒,唱完歌出来几乎都喝醉了,王可跟她 朋友于真已经回不了学校了,我就安排她们到了朋友的旅馆里,王可这个小婊子 还不忘拉着我的胳膊让我给她安排她跟我哥们的事情,一点女孩子的羞涩与矜持 都没有,像极了淫贱饥渴的臭婊子,我恨的不行不行的,心想今晚一定要你好看。

  到了旅馆我的哥们跟开旅馆的朋友招呼一声都找房间睡了,王可跟于真是分 开的,我给王可说你留着门,晚点我哥们回去找你。

  等到把哥们都安排好了,跟旅馆的哥们说了会话,看下时间都应该睡了,毕 竟喝了很多的酒么,我就直接去了王可这个小淫货的房间,门果然没有锁,房间 的大灯没有开,只开着床头柜的橘红色的小灯,我顺手把门反锁,就往床上走去, 王可这个小婊子还没有睡,清纯而淫荡的脸伴着在被子里,听见门响见是我进来 就问我那个哥们呢?我说哥们醉得厉害已经睡的不省人事了,还是我来安慰一下 你这个小骚货吧!

  王可一下子坐了起来,表情有点不高兴的说你怎么能这样呢?我淫笑着说怎 么不能这样?第一次见面你就主动要我哥们肏你这个骚屄,为什么我不能肏?我 先认识你的当然要我先肏了,再说了,我哥们有女朋友,人家比你正点多了,说 不定不稀的肏你的骚屄呢!

  王可的小脸红了,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生气,不过我觉得这个贱货不会害羞 的,还没等她再说什么我就扑了上去,搂住她娇小的身子亲吻她的小嘴,王可这 个婊子还反抗着,小手推着我,时而在我的身上乱掐,不过力量对比悬殊,一会 就被我抓住双手按在背后,一只手抓着她不怎么相称的骚奶子揉捏,王可的脑袋 不停的晃动,嘴里呜呜咽咽的说着不要,臭流氓,救命啊之类的,我没有 顾忌,因为我早就安排好了,朋友的旅馆虽说隔音不怎么好,但是这两个房间距 离其它房间比较远,而隔壁住着的是王可的那个美妞同学于真,虽然说是美妞, 也没有多么漂亮,只是比王可身子高挑一些,长得比较匀称些吧,不过对于我这 个有点变态的人来说,自己的审美才是最主要的,所以我决定上王可这个小婊子, 于真以后有机会再说吧!而于真喝醉了,来得路上就已经昏昏沉沉的了,所以我 一点顾忌没有,不管王可怎么反抗怎么不愿意我肏她,我也要好好的收拾一下这 个让我欲火焚身的小骚货!

  我说:「骚屄,你今天跟我来,不就是要被肏的么?装什么处女?」王可: 「你滚,我让谁肏也不让你肏,你一点也不讲信用,说好了不是介绍给你的哥们 吗?你这算什么?」我被王可的话气着了,一巴掌就拍在了她的脸上,而她似乎 没有想到我会打她,扯开嗓子就要喊,我捂住她的嘴,把她压在身下,另一只手 掐住她不怎么美丽的小脖子,恶狠狠的说:「小贱货,不让我肏?那你跟我见什 么面?你没有看到今天腾讯新闻报道一个女孩见网友被干了后杀死了吗?哼,你不让我 肏我今晚就学习一下那个哥们,把你干了弄死!」王可的脸被憋的通红,更刺激了 我的欲望,我看到她眼里的恐惧一点点的扩散,我有些好奇为啥变得这么狂野了, 似乎因为喝了酒,又被王可这个婊子打击了一下相当的自信之后才不惜霸王硬上 弓的,别说,这感觉还不错,很有主宰感!

  王可这个小骚屄眼里流出泪,有些求助的看着我,我慢慢放开了掐在她小脖 子上的手说:「可可,我也不想伤害你,只是怎么视频之后我就喜欢上了你,没 想到你说也喜欢我见了面却对我哥们感兴趣,太他妈的伤人了,你要是同意跟我 好,我就放开你,要是不同意我就直接掐死你奸尸,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我 松开了捂着王可小嘴的手,一松开王可就咳嗽了起来,待她喘息过来,王可有点 怯生生的说:「不要杀我…」我没有再听这个婊子的废话直接亲吻在她的小淫嘴 上,舌头很具侵略力的占据了她的小淫嘴里,王可这个小婊子一开始还有些抗拒, 一会之后就因为喘不过气与我争斗起来,争斗的过程中难免的缠绵了起来,我吸 允着王可的口水,狠狠地咂着她的小舌头,手不停的在她的贱奶子周围活动着。

  松开王可的小淫嘴,亲吻舔舐着她脸上未干的泪痕,很轻很柔,打了一棒子 怎么也要给个甜枣不是?直到把王可的五官都舔了个遍,开始亲吻她的脖子,沿 着锁骨有亲吻到王可发红的耳根边,丝丝的气息喷在她的耳边,我伸出舌头轻舔 她的耳垂,她有些痒的或者什么的要躲闪,嘴里发出丝丝的喘息与呻吟,我把于 可按住,不让她躲闪,舌头往她的耳洞里钻,偶尔停下来深情的呢喃什么可可我 喜欢你,这么对你只是为了得到你什么的鬼话,王可这时也不知道是因为我的告 白的话还是我的亲吻爱抚渐渐的配合起来,胳膊揽住我宽厚的背脊,小淫嘴里的 呻吟更是被粗重的呼吸打乱了节奏。

  我撤离了王可的耳畔,开始脱起了她的衣服,把T 恤衫脱下,奶罩子因为我 伸进手去揉搓已经退到了奶子的上面,白皙的大奶子上粉红的奶头在淡色的乳晕 下更显得娇艳,王可的下神穿着紧身的牛仔,我费了好些力气才脱下,神秘的三 角地带穿着一条白色的印着LOVE的碎花内裤,裆部居然湿淋淋的,我脱下闻了一 下有点尿骚味有点淫水的酸淫的气息,我很贱的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把内裤的水 淋淋的裆部含在嘴里吸允,王可被我这个动作羞得的脸红,这时候的她居然真的 好可爱,没有了跟我说要跟我哥们肏屄时的那种让人狠狠地肏一顿的贱样子。

  王可:「死变态,脏死了!」我:「味道好极了,现在相信我喜欢你了吧? 你以前的男人有没有舔过你的裤衩上的淫水尿水啊!?」王可:「你以为都跟你 一样变态啊?鬼才有男人呢!」我:「小骚货,你别跟我说你是个处女!」说完 我把王可的裤衩丢在一边,轻抚着王可有着浓密屄毛的阴部,嘴里调侃着:「小 骚屄,你才多大,屄毛就长得这个规模,还说不是小贱货!」王可:「你懂什么, 我十三的时候就这么多了,这叫遗传懂不懂!?」我无语,俯下身子把头埋在 王可的骚屄上,黑亮的屄毛蔓延了整个阴部,就连屁眼周围都是黑绒绒的,不过 小屁眼倒是很粉嫩的样子,就连骚屄也是看起来水淋淋的粉嫩,靠近屄洞的屄毛 上还有些水珠,应该是刚才威吓时失禁了,不过貌似憋住了,没有全都尿出来, 被我捋顺的屄毛拔开了肥厚的大阴唇,小阴唇粉嫩粉嫩的,阴道里还流出透明的 淫水,看起来黏黏的,这是我最喜欢的屄水,不像我泡的一些女孩的屄水跟尿似 的,虽然多但是很稀。王可这个小贱货的骚屄算得上极品了,看起来紧紧地,粉 嫩的让人绝对有含住吸允的冲动,心动不如行动,我大嘴一张把王可的骚屄就覆 盖了,舌头在她的尿道阴道周边乱扫,一只手分着她的肥厚的大阴唇,一只手按 在她隐藏在浓密屄毛里的屄豆豆!

  啊!王可因为我的动作尖叫了一声,因为埋头干活看不到她的表情。尖叫之 后可可淫叫着,声声入耳,这是最好的春药吧!

  有时候欲望的门一旦打开,一切就容易了,就像某位说的:通往女人的心灵 的是阴道,我觉得这是有一定的道理的,虽然最后得到的是个什么女人不一定!

  当我亲吻在王可的小骚逼上的时候,我知道这个小骚货的屄门绝对的打开了, 这对阅女无数的我而言还是能读懂的。当我把火热的鸡巴插入王可的骚屄的时候, 伴着王可哼哼的淫叫,我也舒爽的直哆嗦,这个小贱货的屄真是紧啊,就算有了 淫水与我的口水的混合,还是一点点的推进,这个过程只能意会不能言传了,谁 有机会肏到她就知道了。

  说实话,当时做的时候爽得不行不行的,现在想起来却也恶心的不行不行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心理,总之以后发生的事情让我觉得恶心,这也许是男人的劣性 根吧。

  其实男人在做爱的时候说不了太多的话,就算当时强壮的我也是在这个活塞 运动中无暇多言,只顾着发泄自己不解的欲望了,倒是王可这个小骚货浪的不行 不行的,嘴里咿咿呀呀的叫个不停,才十七周岁的女孩就懂得叫床了,想必这是 天生的吧!

  现在想想当年肏王可这个小骚的时候我23岁,正是我最最精力旺盛的时候, 那时候我的身体还是很强壮的,一般情况下无特殊因素的前提我能控制在30- 40 分钟内不射精,因为那时候我已经过了那个射精的快感的追求了,那时候是对女 性的数量以及让女性爱上你之后再甩掉的那种变态的快感。

  但是当时第一次肏王可这个骚货的时候没有克制,纯粹的发泄,当鸡鸡完全 插入之后停顿了那么一会,享受了大鸡鸡顶在不足一米五的小萝莉的骚屄里的那 种感触,享受着王可小骚逼力量阴道壁里传来的紧紧地吸咂…当这个过程享受过 了,便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弄起来,那绝对是一种想把一个女人肏死的力度与速度, 当然了现在我知道那是痴人说梦,一般比例不太失衡的前提下,非暴力殴打纯肏 的情况,一个男人还是不可能把一个女人肏死的,我在王可这个骚货身上尝试了 许多许多次,都没有做到,倒是让我累的不行不行的,而这个娇小的骚屄居然在 一夜多次激情之后还会偷情劈腿…这是让我很佩服的!

  我不知道写这个东西是不是很病态,有时候你越是恨得东西越会让你记住, 也许爱与恨真的只是一线之隔,真的只是一念之间……话说回来,第一次在王可的骚屄里进进出出的,整个过程是比较短暂的,在 我的性史中是少见的短,只有不到十分钟吧,这么说了你可能不信,我个人对时 间的把握还是很准确的,这个虽然不是天生的,但是是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的习 惯,后来又练体育,对身体呼吸心跳的一种自然的反应,所以我不能肯定说我肏 了几分几秒,但是绝对不会差很多的。

  古人云:红颜祸水,我想这话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对于我这么自私的人来说, 一切可以推卸责任的话都是经典,都是有道理的!

  当我把精液很舒爽潇洒的射在王可的骚逼逼里的时候,这个小骚货也满面绯 红娇喘不已了,一对不对称的大奶子虽然躺着也挺立着,射精之后的对女人的厌 倦让我狠狠地把嘴附在了王可的骚奶子上,而当我牙齿轻轻的加力咬着奶头反复 的在齿间撕咬的时候,没有想象中女人的尖叫喊痛,也没有女人泪眼求饶,有的 是意料之外的王可这个小骚屄从嘴里溢出的丝丝的呻吟,一双风骚诱人的美目微 闭着,小舌头轻舔着红艳艳的双唇,当我加力的撕咬的时候,王可只是深深的吸 气。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