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水向外流(一)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字数:5737
(一)
「现在的学生是越来越难教了。」
一位三十多岁拿着课本的少妇刚进门就抱怨个不停。
「李姐又是谁惹你生气了。」
问话的也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少妇,叫韩茹曼,她正在饮水机前倒水,弯腰的 动作让她的屁股高高地翘起,曼妙的曲线暴露无遗,这一切都看在办公室的其他 几个男老师眼里。
「还能是谁,不就是我班里那几个学生吗?」
被称作李姐的女教师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就咕噜咕噜地喝个不停,再晚一秒看 起来都会着火。
「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啊。」
「我们班有个学生,对!你应该也认识,叫阮俊浩的男生,就是………」 
「哦!我知道我知道,是不是那个头发染发的那个。」
韩茹曼一听到这个阮俊浩的名字,脑子里顿时记起了那张有些傲慢不逊的俊 脸和他那染得和韩剧里男生一样的头发。
「对对,说的就是他,成天不学好,都没法管。」
「他又怎么惹你了。」
在韩茹曼的印象里阮俊浩虽然不爱学习,但平时上课还算规矩,没有给自己 太惹麻烦,所以对他的印象也不能算是特别坏。
「就我刚才上课,看到他玩手机,就提醒了他几次,没想到他还和我顶嘴, 说我多管闲事,你说这什么道理,学生比老师还牛逼。」
说到激动时李姐连脏话都飙出来了,丝毫不再顾忌自己作为教师的身份,但 大家都已习惯了,人前人后都要一本正经地活着谁受得了,老师也是普通人。 
「现在学生不都是这样吗?好好教他们还不听,以后出了社会就有苦头他们 吃的了。」
旁边的一位男老师插嘴说道。
「真是气死我了,哎!你说有这样的吗……」
李姐把那个男老师当作了临时垃圾桶,一下开始吐槽个没完。
这就是韩茹曼每天的生活,上班、上课、在办公室里聊聊天,放学后给丈夫、 儿子做饭,她都已经不知道有多少年没出去玩过了,自从发生了那件事之后。 
「铃铃铃~~」
上课铃响了,办公室里的各位老师收拾了一下都各自准备去自己的班级上课, 这节课韩茹曼要去班级就是李姐的那个班级,临走之时还特地嘱咐她要自己担心 点那个叫阮俊浩的。
「同学们好。」
「老师好。」
「好,坐下,那我们今天开始上课,上节课我们学的是鲁迅先生的文章《阿 长与山海经》,今天我们来学习朱自清的《背影》,这篇文章是讲述……」 
韩茹曼是一名语文老师,她的教学功底不错,尤其是对于中国近代文人大家 都有涉及,有一套自己的看法与见解。
有时遇到无理取闹的学生硬是要和她唱反调说反话时,她也不会急着把他打 压下去,而是会和他开开玩笑,调侃他一番以此逗乐全班。
「你猜今天她穿的是什么颜色?」
「切,这有什么好猜的。」
「那咱俩打赌。」
「赌什么?」
「嗯…,中饭加一顿夜宵外卖。」
「成交。」
当韩茹曼还在讲台上绘声绘色地讲解着朱自清对于父爱的理解时,却不知道 底下有两名学生正在为了一场赌博而眉飞色舞,而且这场赌博还是关于她的。 
「上回是粉色的,那我…,我猜今天是黑色的。」
首先猜谜的这名男生叫季高飞,一米八二的个头就是放眼整所中学都算是蛮 高的,皮肤有些黝黑显得男子气概十足,这得益于他每天的篮球训练。
「白痴,你还是不懂女人,她上次穿粉色的,说明她还是喜欢可爱的那种, 是萌萌的感觉,哪里会穿黑色那么成熟,要猜也是猜白色。」
和他对赌的就是之前李姐口中的那个刺头学生阮俊浩,他的皮肤简直可以用 白嫩来形容,要说像女生一样也不过分,就是当下小女生们最爱的小鲜肉款式, 只是染色的头让他在这个年龄看起来有些过于成熟少了几分单纯。
「那可不一定,你不是还把李老师的给猜错了。」
「谁想的到那个八婆还会装嫩,穿条图案的,日了狗了。」
「嘿嘿,所以说,这种事情就得看运气,你小子的运气可一直都不太好。」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那,你到时候输了可别赖账。」
「切,我还怕你赖账那。」
「这道题目我们请季高飞同学起来回答一下。」
正当两人为了赌注打打闹闹的时候韩茹曼的声音在教室回荡,传入他们的耳 中。
顿时全班同学齐刷刷地往后排看过来,有些已经开始忍不住笑起来,就等着 待会看季高飞怎么出丑了。
而季高飞心里早就把阮俊浩全家骂了一遍,苦着张脸拿着课本慢吞吞地从座 位上站了起来。
「这个…这个……」
季高飞用书本挡着脸装作在翻找答案的样子,不断地给阮俊浩使眼色,让他 赶紧帮自己想答案,可他却忘了一点,刚才就是他和自己玩个不停,阮俊浩又哪 里知道什么狗屁答案。
「季高飞同学知道刚才老师问的什么问题吗?」
韩茹曼就是看到季高飞和阮俊浩两人在下面太过放肆打闹个不停,才故意让 他起来回答问题的,她哪里不知道季高飞的斤两,适当让他知道厉害就行了,最 后还是要给这些青春期的男生一个台阶下才行,这就是她的教书之道。
季高飞一听像是在大海里飘荡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回答:「老师我坐 在后面有点听不清楚,能再重复一遍吗?」
教室里不时地传来窃窃的笑声,韩茹曼也是在心里哭笑不得,这脸皮之厚也 算是少数了,不过反应也不算慢,如果这样的脑袋瓜放在学习上就好了。 
「那老师再重复一遍,你要听好了,在第六自然段中,作者描写了父亲给我 买橘子的情形,为什么他要将父亲的背影描写的如此详细,是想表达什么,季高 飞同学请你回答一下。」
问题问完,教室里又传来一阵哄笑,这回连季高飞自己都笑起来,不过别人 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嘲笑,他的则是头晕要死的苦笑。
「这个…,这个…」
即使听清了问题,季高飞还是支支吾吾地答不出个所以然来。
「好了,请坐下,上课要认真听老师讲,不要再开小差了哦。」
韩茹曼最后还是放过了他,这种学生可以适当地敲打,但不能逼的太急,否 则会有反噬效果。
「操,真他妈丢脸。」
季高飞一坐下就先咒骂了一句,而旁边的阮俊浩则偷笑个不停。
「操,什么好笑的。」
「操,我还不能笑了。」
两人又对骂了起来。
「下面我们请几位同学上来默写几个词组,那么…,嗯,就有请范大力、。 
彭恺乐、阮俊浩三位同学上来写一下好了。「
也不知道这是不是所谓的老天开眼,刚刚还在取笑季高飞的阮俊浩没想到下 面就被抽到上去默写词组。
「哈哈哈哈哈……」
当听到阮俊浩的名字时,季高飞放肆大笑起来,一副很欠打的样子。
「笑得这么开心,季高飞同学是不是也想上来写一下。」
韩茹曼一句轻描淡写的话吓得季高飞的笑声戛然而止,而全班其他人却不由 得笑出了声,这就是韩茹曼上课的魅力,适当地开个玩笑,让学生们上课没那么 无聊。
「不了不了,还是把机会让给阮俊浩同学吧。」
季高飞丝毫不顾阮俊浩杀人的目光,适时补了一刀。
阮俊浩临时抱佛脚看了几眼课本,恋恋不舍地走上了讲台。
「好,那三位同学要听好了,我要开始报了,狼藉、变卖典质、踌躇、颓唐 ……」
韩茹曼一口气报了七八个词组,其他两位同学运笔如飞,只有阮俊浩难过的 要死,一笔一划都要考虑半天。
「嗯,不错,阮俊浩同学也要加油拉。」
韩茹曼看了看其他两名学生的答案,再看了看阮俊浩的心中不免有些摇头。 
在一阵粉笔起落声之后,和阮俊浩一起上来的另外两名男生早已经写完走下 去,讲台上只有阮俊浩和韩茹曼两人。
看着那只写了两个词组,其中还有一个错字的阮俊浩,韩茹曼只能无奈说道: 「好,也辛苦阮俊浩同学了,请回到座位上吧。」
阮俊浩转过身来尴尬地咧了下嘴,在他放下粉笔走过韩茹曼身边时,又想起 了之前和季高飞的打赌,下意识地朝韩茹曼的屁股看了看。
只是这么轻微地一瞟却没有逃过韩茹曼的眼睛,让这位一直亲切温柔的女教 师心里不禁有些生气。
「这阮俊浩真的是跟李姐说的一样,眼睛怎么能这么色迷迷看人家那,我可 是他老师欸,太过分了。」
等阮俊浩回到座位的时候季高飞已经在朝摆弄眼色嘲讽个不停。
一节语文课就这么很快很欢乐地过去了,课间大家都各自走了出去,因为下 一节课是体育课。
「怎么样,这赌还打不打?」
阮俊浩有些得意地问着季高飞。
「操,人都走了,去哪儿看去,你知道她穿什么颜色的?」
「我当然知道,就问你还打不打这个赌?」
「妈的,搞得你一定赢似的,怎么不赌,当然要继续赌,但要怎么确定谁对 谁错,这次妈的都是你害的。」
「操你妈的,怎么是我害的?」
「不是你傻屌,她要是走下来的话,不就有机会看到了吗?」
上一次季高飞和阮俊浩就是在韩茹曼走下来朗读课文的时候,意外发现她的 裙子有些短,季高飞当时混了头脑,竟然偷偷在韩茹曼走过的时候,拿着手机伸 到裙底偷偷拍了一张,至今这张偷底照还保存在季高飞的手机里,陪伴他度过每 一个寂寞的夜晚。
「你傻逼了吧。她这回穿的是裤子,你有透视眼啊。」
「妈的你管我啊,就是怪你。」
「好了,别废话了,要想知道她到底穿了什么颜色的内裤,跟哥来就是了。」 
 下一节的体育课两人在体育老师点完人数后偷偷地从操场边缘又溜到了教学 
楼上。
「喂,你带我来这里干嘛。」
季高飞和阮俊浩两人来到教学楼的其中一层的厕所门口前。
「别废话,先进来。」
阮俊浩没作解释先把季高飞拉进了男厕所里,那一刹那季高飞有一瞬间认为 阮俊浩不会是基佬吧,拉自己来这种地方该不会是要………。
「好了,你快点说吧,这地方这么臭。」
阮俊浩没理会季高飞往厕所的每个隔间都看了一遍,确定没人了才开始跟季 高飞解释。
「我们来的当然不是这里。」
「那你还拉我进来。」
「你傻逼啊,两个男的站在厕所门口,被人看到了会怎么想,万一被老师看 到那。」
「那你来这里吃屎啊,这里能干嘛,你该不会是基佬吧,你要敢乱来老子可 不客气的。」
「滚你妈的,就你这个黑鬼,老子就真是基佬看了你也硬不起来。」
「卧槽,你还想硬,还说不是基佬,起码是个受。」
「别废话了,我们要去的地方是对面的女厕。」
阮俊浩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女厕,要死啊,被人看到会被开除的。」
「所以先把你这个傻逼先拉进来啊。」
「你进女厕干什么?我真的是越来越觉得你是不是心里变态啊,跟你呆久了 我真的有点怕了。」
「傻逼就别说话,听我说完。」
季高飞不再说话,静静地听着阮俊浩的大计。
「待会我们先看看情况就冲进去,等韩茹曼进来。」
「咦?你怎么知道她这个时候会上厕所。」
「你管我那,等会她来了你不就知道了。」
两人又商量了一阵计划细节,在厕所里大概等了有十来分钟一直没听见对面 的女厕有动静,又仔细观察了一下,最后两人一起静悄悄地摸了进去,赶紧找了 一间空着的隔间躲进去。
这一步可是把季高飞吓个半死,平时就是混日子也没试过进过女厕,这还是 人生第一次。
两人刚才就在外面计划好了,进去以后就不说话,要传递信息就用手机编辑 信息给对方看。
「还要等多久啊,待会儿下课人多了就出不去了。」
季高飞把手机屏幕亮给阮俊浩看。
阮俊浩迅速编辑了短信:「等会儿就来,别急。」
季高飞虽然不知道阮俊浩的自信是哪里来的,但为今之计也只好相信他的了。 
 两个男生就这么无聊地在女厕所里刷着手机等候着那不知结果的韩茹曼的到 
来。
「滴答滴答……」
这安静的楼层里突然响起了一阵清脆的高跟鞋的踏步声,两人顿时精神起来。 
「来了?」
阮俊浩看着季高飞的手机信息点了点头。
果不其然那高跟鞋的脚步声一步一步地向季高飞他们两人呆的女厕所走近, 最后走进了里面。
虽然不明白阮俊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但季高飞这时候已经顾不了这些了, 一想自己就在女厕所里,待会那美丽性感的韩茹曼老师就要在这里脱下她的裤子, 光是这一点就让他的鸡巴开始起变化。
下一秒却让季高飞的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因为进来的韩茹曼并没有马上找 一个隔间进去方便,而是开始一个一个地推开隔间的门查看。
那每一声开门和关门的声音都刺激着季高飞的神经,同时他的心里也在奇怪 韩茹曼这是在做什么。
幸好当时选的是靠近里面的隔间,否则马上就要被撞见了,但这也不过是为 他们延迟了一点被发现的时间而已。
眼看着就要到他们这一间的时候,门口又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韩茹曼停下手中的动作,那突然进来的脚步声快步走到韩茹曼身边,但两人 都没有说话,空气里很安静,不,如果仔细听的,好像是接吻的声音。
季高飞看了看阮俊浩,同时阮俊浩也正在看着他,两人同样是丈八和尚摸不 着脑袋。
一阵接吻过后,外面开始传来急促的喘息声,可见两人是多么地激烈拥吻。 
「不是让你等我消息的吗?」
外面传来了一声刻意压低声音的女声,把季高飞两人又再吓了一跳,因为声 音虽然小声,但他们两个还是听出了这是自己班主任李雅的声音。
「怎么会是她?」
面对季高飞的疑问,阮俊浩也是一脸茫然。
「放心吧,我装作出去接电话,没人注意到,其他人都在办公室,不会有人 特地来这么远上厕所的。」
外面又再响起了一声男性声音,季高飞仔细听了听还是没听出来到底是谁, 这时旁边的阮俊浩碰了碰他示意一下自己的手机。
只见阮俊浩的手机上显示着:「上周英语课代课那个男的。」
这时季高飞才恍然大悟想起了外面那个神秘男子的确切身份,好像叫钱学明 来着。
当时那逼装的,还一脸正气的模样,班里有些小女生还犯花痴看了他一节课, 卧槽,竟然和自己班主任搞在了一起,听说班主任李雅的女儿都有八岁大了。 
「那也得小心点,让人发现了,我们两个就死了。」
「不会的,哪那么容易,这不都是空的吗?先让我亲一口,想死我了。」 
这时的季高飞才暗叫幸运,因为两人的粗心大意,在进来隔间的时候并没有 把门反锁,所以从外面的门把显示自己这间是『绿色』的无人间。
外面的钱学明显然是很久没开荤了,抱着李雅就是一顿猛啃,连隔间里的季 高飞都能听得清清楚楚,最后还是李雅保持了理智:「先等会,要弄也先进去, 等会来人给看见了。」
说着就往季高飞他们所在的那一间推门要进来,当发现是自己的班主任李雅 的时候阮俊浩和季高飞就吓得站了起来,尽量往里面躲,就怕给发现了自己的踪 影。
当李雅刚把推开一点点的时候,两人真的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幸好外面的钱 学明制止了李雅:「别那间了,上次就是那间特别脏,都没冲干净,里面吧。」 
那刚开了一道小口子的隔间门又再度合上,而季高飞和阮俊浩的心脏也恢复 了跳动。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