魅力教师

天底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世间也没有永不分离的同学。   这个六月,我们的心情都非常的沉重,尽管天气晴朗,我们却没有一点开心高兴的劲头,大家似乎都比较烦闷,有了恋人的,自然是不愿分别,没有工作的,不必说,肯定在为工作而发愁,那家境贫寒的,更是愁得一塌糊涂,读书就欠了一屁股债,这不,临毕业,还不能过几天安心日子,就业的压力与生活的拮据日益在加剧。当然也不是每个人都是这样,毕竟大学总还是一个让人向往的美好地方,有的人还是照样喜眉笑脸的,那大多是那种已经找到工作或者是就业不愁出路的骄子。   在天鹏师专的校园里,虽然学校的日常工作依旧在有条不紊井然有序按部就班地进行着,乍一看,这大学挺正常的,与往日也没有什么两样啊,学生们该上课的上课去,没课的便做着自己的事情,老师们也依然是那么的精神饱满,上起课来,照样声如洪钟,口若悬河,当然也不排除有那个别,因为晚上被老婆无情地在床上折磨或者是因为打麻将通宵而两眼浮肿却无奈只得坚守岗位的老师。   这当然只是表面上的现象。看上去的确是一派祥和,何况校园大门边的美丽菊花与兰花,依然开得非常灿烂,生机勃勃,似乎正在告诉路过的人:这里一切都充满着生机与朝气,一切都在力争上游,一切都在前进中呢。   倘若你走进去仔细观察,你会发现,事实远远不是如此。虽然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一切确实不错,稳步有序。实际上,学校里面与表面看上去的完全是两码事情。   大一与大二的学生寝室照旧。   大三的寝室如何呢?就让我们一起去参观参观吧。我的妈呀,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第一间寝室,门大开着,屋里有一窝人,足足不下十五人,在干吗呢?原来呀,他们正在赌“三公”呢,也就是俗话说的“金花”,一圈人围着,每人发三张扑克牌,比大小,主要就是顺子、青一色、地龙、天龙、三条,当然最大的是三条A,有明压与暗压,庄家说话,然后下家或弃权或者跟着,如此循环,别看这三公不咋地,要真玩起来,学问还挺大,名堂还挺多,玩得小点倒也输赢不大,如果玩得大的话,一两万块钱可能一次就没有了。当然这帮大学生,玩得并不大,也就是五角一块的底。那家伙,玩得可热乎,根本上不管学校查不查的,反正都大三了,怕个毛。大门不是开着吗?大三的这些骄子,学习也不知怎么样,反正胆儿都不小,不信呀,你上了大学就知道了。读过大学跟没有读过大学看来还是不太一样。   第二间寝室,正眼一瞧,好几台电脑开着呢?不会是在查资料找工作吧?找个屁,没那闲功夫。正疯狂地玩着呢?玩啥?网络游戏罢。可带劲了,没有看到他们的眼神?根本甭想看到,因为你也很难正面看到,他们根本不会看你一眼,专注着呐,只听得键盘发出疯狂的抗议声,乍一看,好象他们在进行着一项重要的科研与实验似的。可是大师们也说了,玩游戏也能开发智力,锻炼大脑呀,那还有啥好说的,继续玩罢,玩罢玩罢。   第三间寝室,还没走近它,就听到了呵呵呵的笑声了。真不好意思进去,其实有啥不好意思的,六张床,就有四张床上坐着成对的呢,还有两张床是空的。   一对情侣聊得正欢呢。那撒嗲声与求爱声简直汇成了一支优美动听的美妙歌曲。听上去,让人全身都酥了。有人正开始宽衣解带了呢,我的妈呀,看来一场大战即将开打,为了不受伤,也避免意外遭骂,我们还是赶紧撤吧。其实,你也甭怕,别人根本就把你当透明的,你在不在一个样,别人小两口照常工作,战斗继续进行,你要看现场直播,他们毫不介意噢,而且还不收观看费呢。正在我们琢磨着离还是留时,别人已经直奔主题了。…………实在不好意思再往下看,还是赶紧从这里撤退吧。   第四间寝室,咋一点声音也听不到呢,如此安静,真是让人吃惊。走进去一看,四个人都在呢。不过不是坐在桌子旁,而是都躺在床上,两个睡得象死猪似的,估计呀,昨晚可能一宿没睡,至于干吗去了,除了上网,看黄碟,打游戏,还会有啥事。另外两个,一个正看金庸的《天龙八部》呢,另一个,比这个看的还认真,也在看书呢,莫非准备考研,拿过来一看,我的妈呀,《玉蒲团》,相当着名的黄书啊。功夫了得。实在了得。有人可能要据此,对这些所谓的大学生有所看法了,这都啥跟啥呀,其实呀,完全没有必要大惊小怪,看小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再说了,读大学也不可能再像高中那样有诸多的约束,如今几乎到了一种想看啥就看啥的地步,反正也没有人天天跟着,大家都把自己当成了大人,当成了生活的主人翁,还会顾及谁来管呢?   第五间寝室,挺乱挺疯狂。没有走进去,就听到了各种各样的嘈杂声,简直就是一团乱,什么声音都有,说话的,唱歌的,打牌声,因为声音的种类实在太多,以至于大家根本就听不清里面在说些什么,在闹些什么,大家即便是认真用心地侧着耳朵去听,也无济于事,于是乎,干脆走了进去,一看,我的妈呀,好家伙,原来呀,这里的确是热闹非凡,你猜他们都在干啥呢?第一张桌子旁边围着四个人,分成四个方向坐着,两男两女,打扑克呢,打的是当下最流行的炒地皮,看那样,可热闹了,男男女女,你嚷我吵的,嘻嘻哈哈,全不成规矩,女的都是穿着超短裙,一不小心就有露光的危险,可她们似乎根本不在乎,还把一只脚搭在凳子上,连内裤都一览无遗了,可她们好象毫无知觉似的,完全沉浸在了打扑克的欢乐中去了。不光是下身穿超短裙,上身还穿吊带啦,那家伙,不说随时有春光外泄的苗头,简直就是故意为之,因为他们你往那里一瞧,整个一个让你看个大概,还给你留下想象地空间,打扑克的男生,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了。见怪不怪的,看到我们的到来,也不觉奇怪,更没有慌张,照样有模有样地打着自己的扑克。看来早已百练成仙了噢。第二张桌子旁围着一圈人,原来是有人在这搞庆宴呢,男男女女不下十人,都是大学生,大家正围在一起,切蛋糕呢,原来是搞生日庆宴呢,不一会儿,那群人打起了蛋糕战,只见那位寿星——一位女大学生,顿时身上脸上头发上便都是蛋糕了,白的,黄的,绿的,要有尽有,大家都尽情地欢娱着,似乎忘记了这是学校的寝室,他们是那么地疯狂,或许其中的一位是他的男朋友吧,大家见寿星已经没有一处完好的了,于是一把将其推向了女寿星,将他俩包围起来,进行了新一轮的蛋糕战,不一会儿,大家一看,寿星与她的男朋友两人都挂满了彩,大家才罢了手,开始吃起来了所带的一些食物,原来是早就炒好的一些彩,借了一个锅,用白蜡烧起来,准备吃火锅呢,这边打扑克的人,一那边已经吃起来了,立刻停止正在打的扑克,一窝蜂地跑了过来,各就各位地吃了起来,场面实在太热闹了。大家边喝啤酒,边吃菜,边说笑着,全然没有一点苦色,更没有一种将要毕业的失落感,大家都很开心,边吃还边互相敬酒。   第六间寝室,非常安静,原来寝室里没有人。空空如也。   第七间寝室,也很安静,原来寝室里只有一个人,他在学习,正在用笔在记录本上记着什么。见我们进来,头也不抬一下,那用心的尽头,不禁让我们有点敬佩。   ……   再到自习室去看看,那里也坐了不少人,但大多是大一大二的学子,当然也有少数大三的学生,这部分学生主要是考研的后备军,尽管毕业在即,但他们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们的目标不是找工作,而是考研。……   反正都差不多,除了那些远在异地找工作的学子,留在学校,或者留在本市的,基本都住在学校。他们就是一些脱了疆的野马,他们就是一盘真正散了的沙子,都是老大,都是主人。   大三最后的日子就在骄子们如此“忙碌”的身影中渐渐流失。   其实许多大学都一样,只不过象天鹏师专这种地区级的专科大学更加夸张一点而已。专科通常都是三年制,大三二期基本是不用上课的,主要就是找工作了。   有人可能要问,他们怎么不去找工作呀,实际上,也不是他们真的不愿意去找工作,实在是哪啥啊,工作不好找啊,文凭太低,别人根本看不上眼,加上没有经验,有的人早已负债累累,找工作哪里还有钱呢?   别以为这种成天赌赌玩玩睡睡的日子就是神仙般的日子,就是不思进取,有时或许也是一种无奈吧。   我这本书的主角是谁呢?就是即将毕业的大三中文系学生毛鹏程。   其实毛鹏程已经在前面出现过了,你能猜到他是上面的哪一位吗?   毛鹏程就是第三间寝室中那对疯狂情侣中的男生。   第二章 宾馆飙歌   月22日这天,天鹏师专异常热闹,学校的广场上,到处是人,想必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也不为过吧。   这一天,是天鹏师专颁发毕业证书的日子,也是学校一年一度的欢送毕业生的日子。由此看来,意义非同凡响,绝非往日能够相比。   吃过早餐,毛鹏程便早早往2栋303寝室赶去。这个寝室毛鹏程从大一刚入校便一直住着,没有换寝室,学校也没有安排搬换。虽然毛鹏程大三二期在学校外面租了房子,但他还是经常来这里,毕竟这里是自己的老根据地,何况还有同班室友住在这里呢!   毛鹏程原以为自己是最早来寝室的呢?哪想到,早有室友在那里坐着了,不久,寝室的兄弟都到了,共六条汉子:罗峰,人称“疯子”,刘宁,别号“阿牛”,黄程,别名“程程”,谭伟业,人称“伟哥”;曹大发,俗名“发发”;还有一位就是毛鹏程,室友通常叫其“阿毛”或者“毛哥”。一看人都到齐了,寝室长毛鹏程,也就是毛哥发话了:兄弟们,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平常大家都忙这忙那的,今天终于能够聚在一起,虽然说,马上大家就要分别,但是难得有这样的好机会,同窗三年不容易,缘分啦,今天我们领了毕业证后,我们搞个聚会吧。“好”,“行”,“肯定要搞啊”,“多不容易啊”,“三年啦”,还没等疯子说完,大家就附和着说开了。“那大家说个时间,看什么时候去吧”“就下午三点吧。两点五十在这里集合”。好的。说完,大家就都忙去了。   两点五十,集合完毕。三点准时出发。   十多人一行坐上了两辆大出租车来到了解放路的帝豪宾馆。因为寝室里六个兄弟都有女朋友,本来刘宁刚失恋不久,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找到了下家,一开始大家还有点纳闷:这谁呀,刘宁一介绍,才明白,原来是刘宁的新女朋友。下车后,租了一个大包间,大家进了包间。   男生打字牌,女生打麻将。两桌。剩下的唱歌或看碟或旁观。   打了两钟头,大家都有点累了,于是放起了音乐。抱着自己的女友,大家各就各位,各就一方,开始飙歌。首先罗峰的女友宋萍萍唱歌,她人长得很漂亮,一张瓜子脸,高鼻子,长得也高,很会说话,真可说得上是能言善辩了,美中不足的是她的牙齿不太白。不过这并不妨碍什么,我们的罗峰,也就是疯子却是喜欢得不行啦,那就得了。   只见她,站起来,走到屋子中央,就着话筒,甩了甩头发,用略带磁性的声音说开了:今天,非常高兴来参加大家的聚会,我也没有什么礼物送给大家,就给大家送上一首歌,祝大家前程似锦,马到成功,飞黄腾达。一会儿,电视屏幕上现出了“祝你平安”。原来,她要唱的是孙悦的《祝你平安》。不错的歌,不过似乎有点过时了,当然这时候唱是蛮合适的,这首歌要唱得好听,好象并不太容易噢,然而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因为她一开口,就赢得了大家热烈的掌声,她唱得很准确,音质准,调子也把握得非常到位,简直能够赶得上孙悦的原唱版了。一曲终了,大家再次热烈鼓掌。   接着是谭伟业的女朋友吴丽丽唱歌。吴丽丽比起宋萍萍来说,似乎稍有逊色,当然这主要是指的长相,这也只是相对而言,吴丽丽也是标致的美人,只不过没有宋萍萍那么漂亮罢了,但两人各有长处,比如说,吴丽丽的牙齿就比宋萍萍要白,人虽然矮点,但也有一米六噢。宋萍萍学的是英语专业,而吴丽丽则学的音乐专业。唱歌可谓小菜一碟,她唱的是一首美声的民族歌曲——《青藏高原》,我的妈呀,这歌可不容易唱啊,你着急啥呀,人家吴丽丽唱起来那家伙真叫一个洒脱与爽快。唱得实在是太好了,唱完之后,大家的掌声是久久不绝啊。   接下来是曹大发的娘子黄小梅登场了,曹大发这家伙平时挺风趣,见了他女友,不说女朋友,而说娘子。只见她娘子站起来,不紧不慢地走向了电视机,她不走过来,我们不知道,原来呀,她今天穿的是超短裙,而且还是肉色的。“我的妈呀,看见她那白嫩嫩的大脚,我的生理顿时就有了反应,下面似乎顶了起来,天地良心,这可不能怪我噢,谁叫她穿那么性感呢?”毛鹏程看着黄小梅那超短裙,在心理自言自语,甚而没被他女友听到,否则非生气不可。黄小梅是那种小家碧玉型的女子,五官清秀,皮肤白晰。她唱的是一首《心雨》,听起来也怪舒服的。   黄程的老婆刘娟来了一首《祝福》,唱得虽然说没有专业水平那么好,但也还是比较动听的。黄程这小子,平时见了她女友就一口一个老婆,叫得可肉麻了,因此,大家也统一叫她女友为他老婆。刘娟是学医的,不同校,人留一头长发,苗条,带副金丝边眼镜,看上去挺斯文的,其实她是一个很开朗的人,性格外向,说话大声,与长相挺不符,可是,管她符合不符合的,人家黄程就是喜欢,不过呀,这刘娟也的确有她独特的一面,比如她很贤惠,黄程的许多衣服都是她洗的呢。   刘宁的另一半马小莲唱的是《朋友》。谭伟业谈起他女朋友,总爱习惯性地说“我那另一半啊”,于是我们便默认了。马小莲,别看名字不咋地,人倒也长得可以,皮肤稍微有点黑,但一点不影响她的外观,她是属于那种越看越好看的女孩子。一开始我都以为,她唱歌肯定不会怎么样,因为她学的是数学,学数学的女孩子本来就不多,而且我们也一直有一种偏见,总是以为学理科的女孩子肯定是内向型,不活泼的。其实这是不太科学的。马小莲不但活泼,歌也唱得不错噢。   最后一位上场唱歌的女孩是毛鹏程的女朋友杨娜娜。杨娜娜与其他几位是很不同的。这主要是只她的身材外貌。杨娜娜长得比其他几位都要胖,一米六二的身高,体重达118斤,她眼睛大大的,睫毛长长的,脸上肉乎乎,皮肤白嫩。不仅如此,她还很丰满。乍一看,这杨娜娜好象比不上其他五位啊,不算苗条型啊,这年代,身材苗条的美才吃香。可是啊,你可能还真不知道,毛鹏程还真就喜欢杨娜娜这样的,换什么样的他都不要,就喜欢这类型的。杨娜娜唱了一首《梅花三弄》,这首歌的确是有点陈旧了的感觉,然而毛鹏程喜欢,于是她一开口,毛鹏程就带头鼓起了掌,其他诸位见他鼓起了掌,不鼓掌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于是也都拍手鼓掌。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