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校园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一年前,我从一所师范学校毕业,按照国家的分配原则,我被分配到了一个农村的中学任教,那是一个十分寂寞的小镇,平时没有什么人往来,夕阳时分,更显得无比落寞,我们学校就在小镇的旁边,周围是一大片的水田和荒山,在冬天的时候,风一吹,校园里的那几棵老槐树就沙沙作响,无比冷清。 说实话,我对自己的工作环竟很不满意,可又有什么办法呢,家里的经济条件又不太好,无法让我去跑关系,分到一个好工作,没办法了,就这么混吧,时间一久,我和这里的同事们也熟了起来,每天有说有笑,倒也很好打发日子,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有很多雄心壮志也忘得差不多了。 刚来的时候,学校分了一间不大的宿舍给我,是那种老得不能再老的房子,不过,我也很满足了,每个晚上,一个人睡在房里,我想了许多事,许多往事,无比耐何之下只好报以几声叹息。住在我隔壁的是一个老教师了,姓赵,40多岁,上物理的,人很开朗,和我很快就熟了,常开一些玩笑,他的老婆是一个刚刚40出头的中年妇女,看得出来,年青时也是个风流人物,现在看上去都还有几分风骚,人也很大方,不久就和我这个毛头小子也熟了,无聊的时候常和我开一些露骨的玩笑,这个女人姓李,我就叫她李婶,关系一熟,我就常去她家蹭饭吃,因为我一个人住,是不大爱动手做饭的。 时间一久,我就发现,李婶其实也还很有两分姿色,虽然岁月无情,在她脸上写下了沧桑的痕迹,但看上去也还那么精神,更有几分成熟的风韵,不夸张的讲,她就是那种徐娘半老的女人。也许是在那种坏境里太寂寞了吧,慢慢地,我竟然开始对李婶有了非份之想了,这也难怪,我已22岁了,生理又很正常,内心是十分渴望女人的,而我们学校里,女教师又不多,还都长得很悲观,相比之下,李婶虽然老了一点,可她是这个学校里最风骚诱人的了,我常在她家进出,能叫我不动心吗? 慢慢地,我开始在晚上睡在床上,想像着李婶的样子手淫,在我的意识里,李婶已经被我强奸过N多回了,每次上她家,只要赵老师不在,我就会狠 狠地盯着李婶的身体看,说句实话,李婶这种年纪的妇女要保持身材不变形是很难的,李婶的身材并不好,她有些发胖,但这样更显得她那对乳房很硕大,那对屁股也很丰满,又大又圆,这才是成熟妇女该有的,一切都让我无比沉醉。我快要发疯了。 李婶有个19岁的儿子,在省城里读一所中专,不常回来,李婶两口子都很想儿子,正好碰上国庆节,有一个星期的假,赵老师就兴冲冲地上了省城,一为看儿子,二为了游玩,可惜李婶坐不得车,只好呆在家里了,不知怎么地,我知道了后,十分地开心,在我心里总有种向往和预感,我自己说不得清楚,反正就是激动。 开了假,学校一下就空了,我们学校,单身老师多,一放假就各玩各的去了,进城的进城,回家的回家,只有我不忙,也没有回家,一个人仍呆在学校里,这天早上,我睡得正香,李婶在外面敲门,“小方,该起来了,你还没煮饭吧,过来吃吧!”我一惊,醒了,一看表,已经是早上11点了,忙起了床,开门到隔壁去,李婶已经做好了饭,很高兴地在等我,因为常在她家蹭饭吃,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了,一屁股坐下就吃。 “你慢点嘛,小心殪着了,像是这辈子没吃过饭的了!”李婶笑呤 呤地坐在一边,边吃边说,就像一个长辈看着自己的晚辈一样,不过,我还是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了一点放荡的意思来,不知是不是我意会错了,我笑嘻嘻地说,“李婶做的饭香呀,能不多吃一点吗?”李婶咯咯笑了,“我看你的鼻子很大的,人家说,鼻子大的男人,那个东西也很大的,是不是呀,小方。” 在以前,李婶也常和我开这种玩笑,但都有赵老师在一边,这次不同了,赵老师到省城去了,只有我和她了,我心当地一下,有些七上八下,看了李婶一眼,她的眼里笑嘻嘻地,有一些别的味道,有点风骚吧,我定了定神,说:“是呀,反正不小,你要不要试一下呀!”平时我也常这么开玩笑的,李婶都只会咯咯地大笑一下,可今天不同了,她笑咪咪地说,“好呀,那你把裤子脱了吧,让婶子试试。” 天啦!这个骚妇人,敢这么说,不过,搞得我倒有点不好意思了,脸都快红了,心里却激动万分,不知该说什么话了,“嘻嘻,不敢了吧,这点胆子呀!比猫还小呢,你还是个处男吧!”李婶风骚地笑着说,“嗯,不是了,早就不是了”我忙说,我这人最怕别人说我是处男了,多没得面子呀,李婶哼了一下,“不是才怪,脸都红了。” 这顿饭就在这种气份中吃了,我已经食不知味了,心里一直很激动,有几次手都在抖,李婶看在眼里,又是一阵咯咯大笑,笑得我心里直痒痒,下面那家伙几下就硬了起来,真想冲上去抱着李婶就狠操她一通。 吃完饭,我坐在门口看着外面,学校显得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只有两只村子里老百姓家养的土狗在操场上游荡,李婶蹲在一边洗碗,翘着对大屁股,边和我说话,“小方呀,有女朋友了吗?”“还没有呢,等婶子什么时候给我介绍一个呀!”“那好办呀,那你喜欢什么样的呀!”“嘻嘻,我就喜欢婶子这样的,丰乳肥臀的。”“呸!小坏蛋,占婶子的便宜呀,我怕你对付不了呀,嘻嘻,你干过那种事吗?”“还没呢!”我不好意思地说。 “哟!那你真忍得住呀!”李婶笑着说,回头看了我一眼,那时我正猛盯着她那对丰满的屁股看个不停,她一回头,吓我一跳,李婶见壮,咯咯大笑道,“那你想不想干那事呢?”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没有说话,可我心里在叫喊,“想呀,想呀,我现在就想日你这个骚妇人!” 见我不说话,李婶嘻嘻一笑,又回过头去洗碗,丰满的臀部仍对着我,不时晃动着,我似乎听见她若有若无的一声叹息,“你今天怎么胆子这么小呀,这可不像平时的你呀。”李婶笑着说了一句,不知怎么地,那一下我再也忍不住了,一下就冲了上去,从后面一把就抱住了她,双手不停地在她那硕大的乳房上抚摸着,“你干什么呀,快松手!”李婶被我吓了一跳,叫了一下,“我可是你婶子呀,比你小鬼要大20多岁呀!都可以做你妈了。” “我不管了,我就和你做那种事,真的!”我抱着李婶,双手还在她胸口乱摸乱捏,真的好丰满、好柔软呀,它妈的,这种感觉太爽了呀!“快放手呀,你,当心别人看见了,你叫我还怎么做人呀!”李婶喘着气说,声音比刚才小多了,这骚妇现在倒装正经了,我是不管三七二十一了,只顾着乱摸,“你还不松手,婶子要生气了呀!”李婶试着挣扎了一下,可我看得出她只不过是意思一下,这骚妇人可不是真的想挣扎,见我抱得紧,李婶也就不在挣扎了,叹了一口气,说“真拿你没办法,还不快去把门关上呀,你真的想让被人看见呀!” 我这才发现原来门还大开着,幸好是在放假期间,学校里没有多少人,要不是那还得了,赵老师回来还不得剥了我一层皮呀,我忙跑过去把门关了,把窗帘拉上,回过头来,李婶已经站了起来,笑呤 呤地把手上的水擦干净了,说,“你急啥呢,大白天的,你不怕有人来呀!”“不怕,门都关了还怕个屁呀!”说着我又要扑上去,李婶笑咪咪地躲开了,“别急,在这儿不行,到里屋去吧!”说着就进了里屋,我忙兴奋地跟了进去。 里屋比外面要黑一些,我已经忍受不了啦,一下就扑了上去,按住李婶就往床上拉,李婶咯咯笑道:“别急,别急,有的是时间嘛,等会够你玩的!”我不管,按她在床上就开始亲,说句实话,这倒不是我第一次玩女人了,在学校读书时我也和有个女同学玩过了,不过和一个40出头的中年妇女做我倒还是第一次,所以那时我特别兴奋,觉得很刺激,鸡巴硬得不行了,又胀又痛。 看得出来,李婶也觉得特别兴奋,一直笑哈哈地和我接吻,还用她那柔软的舌头抵开我的嘴,伸进我的嘴里又舔又吸,这个骚妇人,不愧是结婚20年孩子都成人了的,真是个高手呀,几下就撩得我性欲大长,我也跟着她学,把舌头伸进她嘴里吸她的口水喝,她边笑,边就伸手到我的内裤里捏住我下面那根大鸡巴,又揉又搓,搞得我都快要受不了啦! 一看她就是个精验丰富的老手了,“想不到你人这么斯文,有这么粗一根大鸡巴呀,比我们家老赵可利害多了!”李婶边摸我的鸡巴边对我说。在农村里,这些结了婚的妇女说话都这么放荡的,我也是见怪不怪了,边舔着她那两片嘴唇,边隔着衣服捏着她那两对大奶子,笑嘻嘻地说,“李婶呀,那你怕不怕呀!”“怕?”李婶咯咯一笑,“老娘才不怕呢,越大越好呢,好久没让这么大的弄过了,想都想不及,还会怕?” 这个骚妇,还敢不怕,我被她撩得受不了,就开始动手解她的衣服,那两天过国庆节,天气还很热,李婶穿的衣服不多,几下就把她剥了个精光,只留下条乳罩和内裤,咋一看,李婶这具身子还真色情五月天丰满但不很肥,白花花的晃人眼睛,很有一种中年妇女的成熟味道,我就仔细地看了起来,李婶倒被我看得不好意思了,白了我一眼,“看个屁呀,没见过你妈光身子呀,有什么好看的呀,你都可以管我叫妈了,还看,还不快点动手。”我嘻嘻一笑,就去脱她的乳罩,一激动就笨手笨脚地,李婶一把把我推开,“一边去,笨手笨脚地,我自己来!你也脱自己吧!” 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衣服呢,忙几下脱光,一看,李婶已经脱了个精光,雪白的身子就躺在床上,小肚子有点松驰,不过还算好,毕意她已经40多了,能有这样的身材算不错了,李婶的小肚子下面一团漆黑,阴毛又多又黑,把她的整个阴户全掩住了,“嘻嘻,看什么呀,没见过你妈光身子呀,还要我教是不是,你自己也是个老师呀,可没有我们家老赵懂了。”李婶笑咪咪地说。 现在还管它妈的什么呀,我一头就扑了上去,我可顾不上去想她男人赵老师是我的同事、是我的长辈了,先干了再说吧,我细细地咬着李婶的两只大乳房,又软又香,嘻嘻,味道不错呀,李婶一直就抱住我的头,按在她的乳房上,不让我抬头,我像婴儿吃奶一样吃了个够,只可惜李婶的大奶子里早没了奶水,然后,我趴了下去,分开李婶的两条大脚,细细地盯着她那神秘的禁区看,嘻嘻,分开她那浓密的阴毛,可以看见她那两片肥厚灰暗的阴唇,已经充血了,又软又滑,不愧是儿子都成人了的妇女,李婶那个阴道入口处有些大,不过还好,幸好我那根大肉棒也不细,正好够尺寸,接着,我就低下头去,用舌头去舔着李婶那湿淋淋的阴洞来了,这一来,李婶可受不了啦,又痒又酸,她惊叫道,“你、、、这是干什么呀、、、痒死了,嘻嘻,告诉你,大婶可是一个月没有洗过那里了,脏死了。” 我可不管,我喜欢女人那里天然的味道,我不停地舔着,其实,我以前也没有这么做过,只是后来从影碟上看见外国人都是这么做爱的,从中学来的,说句实话,李婶那个地方是有好些天没有洗耳恭听过了,有一股臭哄哄的味道和一大股成熟妇女的骚味,可我当时就是觉得很刺激,一直舔得李婶已经叫不出声了才罢手。 “你好历害,比你赵叔可凶多了,有文化的娃子做这种事都有这么多花样。”李婶对我是赞不绝口呀,她那肉洞里现在已经是水流成河了,当然这么说是夸张了点,不过,当时是流了好多骚水,“你真是个惹人爱的好人,来,骑上来,婶子也让你舒服舒服。”说着李婶就拉着我住她身上骑,“来,用你的大鸡巴往婶子的洞里插吧!”她握着我的大肉棒就朝着她那鲜红的肉洞里插,因为已经是水漫成灾了,我当然一下就捅了进去,当我的大肉棒被她那温暧的阴道包住时,我真想一射就算了,可我知道,对这种性欲旺盛的中年妇女可不能急呀,我要让她爽,以后我才好方便再找她干事,我好容意才忍住了,开始一进一出地插了起来,“嗯、、不错、、舒服、、”李婶开始舒服地轻轻叫起床来,还不时挺起一对雪白的大屁股,向上迎合着我,不用说,那感觉真它妈的爽呀,这个假期看来我是没有白过呀。 不久我就加快了速度,李婶这个骚妇人被我彻底把欲望勾了起来,她疯狂地抱紧了我,两只脚夹紧我的屁股,心怕我一不小心会从洞里滑出来。天啦!要是赵老师知道他老婆现在在和我干这种事一定会气得吐血不可,而这时的我就只有一个字,爽!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和成熟的中年妇女干这种事,比和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姑娘可爽多了,中年妇女精验丰富,性欲旺盛,又都很风骚,和她们做爱又用不着你负责作任,真是爽呀。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那天我可能是性奋过头了,干了好久,我意然没有身精的意思,高兴得李婶抱住我,又是哥又是弟地乱叫一通,她那对大奶子也让我捏得通红,淫水更是像喷水池一样涌,我们俩的阴毛都是湿淋淋的。 “天啦!好舒服,早知道你这么历害,我早就和你干了。”李婶抱着我幸福地叫道,那时我刚好才射精不久,我们俩可能都达到了高潮吧,反正我是达到了,李婶看样子也很舒服就是了,我很自豪,别人都说中年妇女性欲最强,最不好对付,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其实,我也是早就想日你了,李婶,真的,有时候晚上我就拿你作对像来打飞机呢!”我抱着李婶躺在她床上,边抚摸她,边说。“是吗,那你怎么不早点动手呀,婶子又不会拒绝你的。”李婶笑咪咪地说,“可我怕赵老师呀!现在好不容易才有这个机会呀,对了,老赵去看儿子,婶子怎么不去呀!”“我怕坐车呢,再说,我要是去了,谁来陪你呀。”“那你就不想你儿子了吗!”我问李婶,她笑嘻嘻地说,“想呀,不过,我更想让你来日我呀。现在你就我儿子呀,能满足我嘛!来,叫妈妈吧,妈妈再让你弄一回。”李婶淫荡地说,又开始用手揉我那根肉棒了。这骚妇人,还真的难满足呀。 不过,我也又有些忍不住了,鸡巴又被她揉得又红又粗了,“操,我今天要日死你这个烂B。”说着,我又把李婶压在身下,再次骑了上去,屁股一顶,熟门熟路地一竿进洞,“妈呀,你轻点!”李婶风骚地叫着,双手却抱紧了我的屁股,那意思是,不许中途罢工了,只许进不许出了。嘻嘻,城门界严了。 那时,已经是下午了,学校里还是空荡荡地,没有这个人,只有几个住校的学生在操场上打球,风一吹,学校周围的田里,谷子在随风舞动,一切都是静悄悄,又有谁知道就在这学样的教师宿舍里,正在上演着一场肉欲大战呢 ? 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听到小振学长这麽说,我还以为是 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 「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拉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现在无缘无故把漂 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 「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 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姊也让我干一干。」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对姊姊意图不轨,自从上次在我家看过她後,小振简直 对她着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来做交换条件! 「我姊姊才不骚包呢!她可是气质高雅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 了。」 「不管怎样,我就是想要干她……我好想脱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细嫩的肌 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对骄傲挺立圆翘的双乳,我好想用我的 巨棒抽插她紧凑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娇柔淫媚的叫床声……啊!不论如 何,我就是想要干你漂亮的姊姊,让我干吧!」小振大概快疯了。 其实我也对小振的女友蛮有兴趣的,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说…… 她还是个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尝试各种刺激的做爱方式,最夸张的是,听说有一 次她被两个陌生人轮暴,还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过讲归讲,再怎麽样我也不 敢说服姊姊让人干啊! 「学长,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帮你,不过我怎麽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爱 呢?没有立场啊!」 「这倒是,那你至少帮我约她出来吧!後面的我自己想办法。」 「如果人帮你约出来了,但还是干不到呢?」 「那我就认了,仪蓁还是可以让你干。」 这样好像不错,我只是约姊姊出来,并没有逼她让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 就看她自己了…… 「那就这麽说定了!」 放学後,小振交给我一条白色的女用内裤和一串钥匙。「嘿嘿,搞定了。我 已经和仪蓁约好了,她正在我的宿舍等我,待会儿你就去告诉她我晚一点才会回 去,当然,她现在已经是个没穿内裤的美丽淫娃了,剩下就看你自己啦,爽完了 再打手机给我。」 小振办事真是超有效率的,看来我今天要走桃花运了!虽然我还没把握可以 把姊姊约出来,但是,这样的诱惑……还是先干了再说吧! 我几乎是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小振的宿舍,打开门,美丽的仪蓁果然已经坐在 里面了。「嗨!阿光,怎麽只有你一个人,小振呢?」仪蓁的声音好甜美,好像 在和人撒娇似的,我开始想像以这种声音叫床是多麽要人命啊! 「喔!学长他有事,说晚一点才会回来。」 「这样啊……你坐啊,别站在那里。我去帮你泡杯咖啡。」 「好……好,谢谢。」 仪蓁身上穿着校服,订做的裙子显的特别短,露出一双迷人的双腿,脚底下 还穿着白色短袜。白色半透明的上衣,清楚地勾勒出胸罩的线条,纤瘦的腰身, 是那麽惹人怜爱…… 「你在看什麽啊?……」仪蓁红着脸,端了两杯咖啡在我面前坐下。她低着 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在那眨呀眨的,粉红色的双唇自然地闭着,看过去就像是 清纯娇羞的小姑娘,真的好美。 我为了避开这尴尬的场面,想从书包里拿本书出来看。但打开书包却看见仪 蓁的内裤,我才意识到在仪蓁的超短校裙底下,只有光溜溜的小屁股。这个小淫 娃真是不简单啊!明明正光着屁股,等着情郎回来干她,却又装作一副清纯害羞 的样子,实在是淫荡的最高境界啊! 我一边看着可爱的仪蓁,一边无意识地端起杯子,一个不小心,竟打翻了咖 啡,热腾腾的咖啡飞溅到仪蓁的校裙和制服上。 「啊!真……真是对不起,不好意思……」我慌张地拿了桌上的面纸替她擦 拭。 「没……没关系。」仪蓁被我的举动吓了一跳,呆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我替仪蓁擦拭的时候,趁机在她露出的白晰双腿上,以及下腹部的校裙布料 上,逗留了许久。我见仪蓁没有任何反抗的意思,便开始大胆了起来,用手指隔 着裙子逗弄她的私处。不久後,仪蓁身子渐渐软了下来,无力地倒在我身上,我 搂着她,继续抚弄着。仪蓁的大眼睛半开半闭,无神地看着我,吐气如兰,不停 喘息着。我忍不住靠近她,轻吻了她的柔嫩双唇,没想到她闭上眼睛,伸出顽皮 的小舌头,热情地和我回应。 於是我一边吻着她,一边将手伸进她的短裙内。由於仪蓁的内裤早就被小振 学长脱下,所以我轻易地就摸到了仪蓁柔软的阴毛。 「喔?仪蓁是个小淫娃喔,怎麽可以不穿内裤呢?」我故意取笑她。 「不……不是啦,那……那是小振他……」她羞红着脸,乱摇着双腿,想躲 避我的手。 「不要解释了,我要好好惩罚你。」说着我便以手指挖入她的小嫩穴,随着 她越来越无力的挣扎,淫水已经潺潺地流出了。仪蓁把头埋在我胸口,娇喘声逐 渐变为轻声的淫叫。 「啊啊……呀……阿……阿光哥哥……仪……仪蓁……受不了……不……不 要再抠挖仪蓁了……啊……啊……」 我拉起她的衬衫,并将胸罩往上拉起,仪蓁雪白的乳房便裸露出来了。仪蓁 的乳房很大,圆圆的耸立在她胸前,由於年轻,丝毫没有任何下垂的倾向,反而 骄傲地挺起。两颗粉红色的小凸起,位在乳房的正中央,娇嫩的样子十分惹人怜 爱,我忍不住便一口吃了下去。 「啊~」仪蓁一被我舔就娇呼了一声,然後乳头便慢慢地突出翘起,变得略 微坚硬一些。我仔细观察,发现仪蓁的乳头比一般女孩子更大更翘一些,也许是 因为常被小振「照顾」的原因吧。 我发现我的老二已经被仪蓁的淫样逗的坚硬不堪,龟头也冒出了几滴液体。 平常若是干别的女生,我会再舔一舔她们的阴部後,才开始插入,不过像仪蓁这 样又漂亮又淫荡的,我根本忍不住,非立刻插入不可。於是我便快速地拉开拉链 掏出老二,连裤子也没脱,就抬高仪蓁的右腿,把勃起已久的大肉棒一口气插入 仪蓁多水的淫穴中。 仪蓁大叫一声,小穴肉也颤抖了几下, 了一堆液体,从被我插着的穴口缓 缓流下,我才发现原来她已经高潮了。 「挖靠!你也太夸张了吧,才刚插进去就不行啦?」 仪蓁无力地喘着气,只是用很媚的眼神望着我,双腿微微颤抖着。此时我们 俩的衣服其实都没脱,只是她穿裙子又没穿内裤,我拉下拉链掏出老二,所以 干起来没什麽问题,而且仪蓁的衣服早就被我拉起,她的乳房也能轻易地被我玩 弄。 我管她是不是高潮,提起老二便抽插起来,仪蓁幼白的右腿被我扛在肩上, 嫩穴也被我疯狂撞击着。仪蓁仰卧在地板上,被我插得唉唉叫,小穴一阵一阵地 收缩,吸得我的老二好舒服。 「啊……啊啊……啊……哥……哥哥……仪蓁已经……不行了……怎……怎 麽你还插呀……啊……啊……仪蓁会被你干死的……啊啊……」仪蓁娇柔的声音 轻轻叫着,我在想可能没有女人像她叫得这麽好听的吧! 被小美人儿这麽一叫我怎麽受得了,再狂抽个二十多下後,便拔起阴茎,往 仪蓁漂亮的脸上射出大量的精液,仪蓁被我射的满脸都是,倒在地板上无力地喘 息。 我休息一阵子之後,看到仪蓁仍然倒地不起,一直喘息着,可爱的乳房不因 躺下而倒塌,依旧挺立着,漂亮的脸庞上残留着乳白未乾的精液……渐渐地,我 又勃起了。 我两叁下快速地脱光自己全身的衣物,然後去脱仪蓁的,她虽然想抵抗却使 不上力,任由我扒光她的衣服。 然後我用仪蓁的衬衫轻轻擦拭她脸上的精液,并骑到她身上,把长长热热的 老二摆在她丰满的双乳之间,接着用手扶着她柔软细嫩的乳房,往中间夹紧,并 开始摆动腰部,使阴茎在她的乳沟中「套弄」着。喔!这就是乳交吗?没遇到像 仪蓁这种巨乳淫娃,还真是玩不起来呢! 弄了五、六分钟後,我发现仪蓁又开始有力气挣扎起来了,不过与其说是挣 扎,不如说是假装一点娇羞衿持的样子,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非常用力在抵抗。 於是我便从她身上爬起来,将她摆成趴跪着背对我的姿势,开始舔弄起她的 私处来。原来仪蓁的阴唇也如乳头一般有着可爱的粉红色,翻开两片阴唇後,便 有不少液体涌出来,同时仪蓁也在轻声地叫着。我将舌头从仪蓁的小屁眼开始舔 着,一直往阴核的方向舔,舔到阴核的时候,仪蓁就叫的特别媚。接着我用叁只 手指同时挖入嫩穴中,由於仪蓁的小穴很紧,所以我必须很用力才能把叁只手指 同时往里边推送,这样仪蓁也被我的手指插得哇哇叫。 挖了十几分钟後,仪蓁又被我挖到高潮,喷的我满手淫水,我不给她喘息的 机会,立刻从後面把我的老二插入。 「啊……啊……仪蓁不行了啊……啊……受不了了呀……啊……啊啊……怎 麽……怎麽……这样啊……啊……小穴……好……好胀……顶……顶到底了…… 啊啊……」仪蓁被我干的一直乱叫,也不怕邻居听到。 由於刚刚我已 了一次,所以这次我干了她半个多小时还不想 出,反而仪 蓁又被我干到高潮。   「又 了呀?仪蓁淫荡的样子好可爱喔……」 「阿……阿光哥哥……你……怎麽还不 啊……仪……仪蓁都快被你插昏了 说……」 「仪蓁,阿光哥哥玩玩你的小屁屁好不好?」我一边说一边抠着她的屁眼。 「嗯,可是不能让小振哥哥知道喔……」 「好,仪蓁乖,我不会说的。」 「那阿光哥哥要轻一点喔……」 「我知道。」 说着我便抽出泡在仪蓁湿暖嫩穴中的阳具,将巨大龟头顶在她的屁眼外。由 於仪蓁 出的大量淫液,使得屁眼和阴茎的润滑都相当足够,我轻轻一插,半个 龟头便钻进了仪蓁的肛门内。 「啊……」仪蓁长长地娇呼了一声。 我把阴茎慢慢地往前推送,虽然仪蓁的肛门比阴道更紧,但由於润滑充足, 竟然也可以整支都插进去! 「仪蓁,你的小屁屁好紧,哥哥要开始抽插了喔……」 「嗯……哥……哥哥……快插……仪蓁好想大出来……呀……」 「仪蓁乖,哥哥会插很快喔,痛的时候忍着点,知道麽?」 我抽出半支阴茎之後便再度插入,然後开始抽抽插插,逐渐加快速度干着仪 蓁的屁眼。才干不到几分钟,仪蓁又在淫叫声中达到了高潮,而且这次小穴中没 有手指或肉棒的阻塞,淫水直接从穴中狂喷出来,好像小喷泉一般。我对於仪蓁 如此容易高潮的敏感体质感到讶异,这种女孩子干起来真有成就感…… 我继续跟仪蓁肛交着,有点不忍心她再继续被我 干了,更何况她的屁眼实 在很紧,我也舒服够了,便使出全力,用力在她後面冲撞,又干了十分钟之後, 一股精液便射在她的肛门里面。 「呼……真是太棒了!」我说。 而仪蓁早就被我干昏而不省人事了。我顺手拿了她的胸罩放进书包里,便离 开小振的宿舍,用公共电话打他的手机跟他联络。 据说小振当晚回去又干了仪蓁一次,而仪蓁则因为连续被我们两人折磨得阴 唇红肿,隔天请了一天病假。 阿光不知道为什麽突然这麽好心,突然请我这个姊姊去看电影,搞不好有什 麽阴谋。不过,反正我下午没事,这部电影我又老早就想看了,只是男朋友去当 兵,没人陪我去看,才一直拖到今天。好吧,既然老弟要出钱,姊姊哪有不让他 请的道理。 到了西门町的某家电影院,阿光遇到他学长,一个高高帅帅的男生。 「嗨!小振学长,这麽巧,一个人来看电影?」 「是呀,哪像你有漂亮女友陪。」 「哈,她不是我女友啦,是我姊,上次你来我家时有见过,忘了吗?」 「对了对了……不过虽然见过面却没打过招呼,姊姊你好,我叫小振。」 「你好,不需要叫我姊姊啦,我叫雅芝。」 「学长,既然这样我们就一起买票吧,叁个人一起看比较有伴。」 「当然好啊。」 进电影院之前,小振一直偷瞄我,这也难怪,美女嘛!毕竟我可是公认的系 花啊,今天难得穿的「清凉」一点,一件粉红碎花连身裙,细肩带的,再搭一件 白色贴身外套,裙子的长度只到大腿一半,粉嫩嫩的双腿几乎整个裸露在外面, 因为我的皮肤很好嘛,平时又经常保养,所以很白也很细,不用穿丝袜也都很漂 亮。这样的装扮连路人都忍不住多看几眼,更何况是小振呢。 进了电影院,发现我们的座位附近都是男生,色眯眯地盯着我瞧…… 「姊,你等一下坐我和小振中间好了,免得被陌生人吃豆腐。」 「咦?你什麽时候这麽关心我了……?」 「自从我发现姊姊是个大美女以後。」 「嘴巴变得这麽甜,好吧,准你这个乖弟弟待会吃点美女姊姊的豆腐。」 「姊姊我对豆腐过敏……」 「呵呵……」 「雅芝我也要吃你豆腐。」小振笑着说。 「你敢?」我微笑着。 不久後灯光暗下来,电影开演了,我就把注意力放在电影上。不过这部电影 并不如宣传那麽好看,越看越无聊,正当我这麽想的时候,突然一只冷冰冰的手 摸向我的大腿…… 是小振?!这麽说他刚刚说要吃我豆腐并不是开玩笑的,我不禁开始担忧起 来,毕竟我也是形象良好的清纯少女,怎麽这个帅弟弟这麽大胆?敢在公开场所 动我……我偷偷瞄了一下阿光,好家伙,已经睡着了,这部电影有这麽无聊吗? 没办法,反正电影我也不想看了,不如就跟旁边这个刚认识的小振玩玩吧。 「帅弟弟,我的大腿摸起来舒服吗?」我在他耳边轻声细语。 「雅芝小姊姊,你又嫩又有弹性呢!说真的,这双玉腿可真是漂亮,细长白 晰,比例又好……」他也在我耳边说,温暖的热气从我耳边吹过。 他继续抚摸着,所幸电影院里很昏暗,没人发现他的动作。我装作一副不在 意的样子,继续看着电影,小振则轻轻向我的大腿根部摸去。直到他摸到我连身 裙的边缘时,我才白了他一眼。 「再摸下去是限制级了喔……」我警告他。 「不好意思,我满十八岁了。」 於是小振便往我裙子里面摸去,我不动声色地从裙子外面抓住他的手,阻止 他的攻势。 「雅芝……」他突然侧过头偷吻了我一下,我吓了一跳,於是我的手也自然 放松了,他趁机直接朝我的私处摸去。 「可恶,小无赖……」我把他的手往裙外拉,不过他反而隔着内裤捏住我的 阴唇,使我不但拉不出来,还被他挑拨起性欲了,嫩穴慢慢流出一些液体…… 这天我穿着纯棉质的白色小内裤,这种布料在里面一吸到水分,就直接透到 外面来,没多久我的小裤裤就湿润不堪了。 「雅芝你蛮敏感的嘛……来,放轻松,我轻轻摸就好,会让你很舒服的。」 「……可……可是,你只能这样摸喔,不可以再弄别的花样。」 「好,我就只这样摸,你看很舒服的,对不对?」 他隔着内裤用指尖压着我的小豆豆,然後忽快忽慢地抖动,使得我脑筋突然 无法思考,昏昏沈沈的,呼吸急促,娇喘不停,就差没叫出来。 「唉,雅芝你好色喔,水流了这麽多,我的手都湿了……」 「啊……对……对不起……可是人家忍不住呀……」不对呀,我干嘛向他道 歉? 「这样子是不行的,我用手指帮你塞住。」他用手把我的内裤拨开,然後把 手指慢慢插进我潮湿不堪的小嫩穴中。 「啊……啊啊……」我忍不住小声地叫出来,还好电影的音效很吵,没人听 到我的呻吟。 不过他果然只塞住我的阴道,并不再抽动,让我可以渐渐平复。虽然如此, 我的嫩穴还是紧紧夹住他的一根手指,以前我从来不晓得光是一根手指泡在穴穴 里也这麽舒服。 「雅芝……你好紧喔,我的手指头被你夹得好麻。」 「你……你好坏,欺负雅芝还取笑人家。」 我把身体靠着他,跟他轻声说说笑笑,下面私处的感觉很舒服,水还是一点 一点地在流,不过流量不很大,水分大都被我的小内裤吸收了。至於电影?早就 没有在看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其他观众开始有些骚动,片子似乎要结束了,小振很机警 地轻轻把手指抽出来,并帮我细心地将内裤调整好,然後温柔地摸摸我的头。 「谢谢。」 「谢什麽?」 「……谢谢你很绅士地『点到为止』,谢谢你帮我弄好小裤裤的细心,也谢 谢你让我……很…….舒服。」我羞红着脸说,越来越小声,最後两个字几乎听不 见,不过我知道他听到了。 电影演完了,灯光再度亮起,我们把睡死的阿光摇醒,然後走出放映厅。 「姊姊去化妆室,等我一下。」 我到洗手间後把潮湿不堪的小内裤脱掉,并用面纸把依然濡湿的私处擦乾, 我的内裤散发出一股淫靡的味道,伤脑筋,这内裤怎麽穿呢?……算了,乾脆别 穿了吧,我把内裤用塑胶袋装好,收进随身的包包里面,然後在镜子前面整理衣 服,仔细检查会不会走光。 我的屁股很翘,不穿内裤反而在紧紧的连身裙上不会露出内裤的印子,也许 不会有人注意到吧,反正这样凉凉的也蛮舒服,总比穿着湿冷的内裤好。 当我走出化妆室时,发现等我的只有小振一人。 「阿光呢?」 「他说突然想起有件急事要办,先走了。……他要我送你回去。」 「这样啊……」我一双明媚的双眼眨呀眨地望着他。 「不过如果你不急着回去,或许考虑跟我一起再去别处逛逛……」 「你是在约我吗?」 「是呀,也可以这麽说吧。」「可是雅芝不跟陌生男子单独出去玩喔……」 「我不是陌生男子,我是你『今天』的男朋友。」 「喔?我有答应你当我一天的男朋友吗?」 「拜托啦……」 「那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麽条件?」 「下次我也要当你一天的女朋友。」我害羞地笑着。 小振微笑着轻拍我的头一下:「顽皮又可爱的雅芝……」 於是我就跟小振去牵他的机车,他的车很大,很漂亮。「宝贝,上车吧。」 车子的後座很高,而且我的连身裙很短也很窄,只好侧坐。一坐上去,裙子因为 坐姿的关系稍微往上卷起,我想起没穿内裤的事,只好一手搂着小振的腰,一手 压着裙子,以免曝光而让路人白白占了便宜。 车子飞快地移动着,小振大胆地把油门催到底,使我不得不放弃用手压着裙 子,改用双手紧紧抱着他,同时我的双乳也贴着小振的背。 「喂,骑慢一点啦。」 「什麽?听不到。」 「我叫你骑慢一点……」 「喔,我骑得很慢了呀,会怕就抱紧一点。」 「这样抱得够紧了吗?」我几乎把全身黏在他身上。 「嗯,不错,现在有点感觉了。雅芝你胸部也蛮有料的嘛!」 「……什麽话,好歹本姑娘也是C罩杯的,将来 奶儿子饿不死的啦。」 「唉,姑娘家说话要斯文点。」 「好啦……对了,你要带我去哪?」 「打保龄球。」 很快地保龄球馆到了,车子停下来後我才发现裙子已经被风吹起来了,稀疏 柔软的阴毛几乎全露在外面和路人打招呼,赶紧趁别人发现之前跳下车将衣裙拉 好,希望没人看到…… 於是我就和小振两个人一起打保龄球,我脱下白色外套,露出漂亮白晰的肩 膀和手臂,全身的衣物只剩下一件细肩带连身裙和保龄球鞋(当然还有无肩带式 的胸罩),内裤则是在我包包里。这样性感的美女打保龄球,当然吸引了许多男 人的目光罗,不过小振发现以後,就搂着我故做亲密状,然後把他们一个个瞪回 去。 打了一会儿後,小振突然小声地问我,「……你……你没穿内裤?!」 「唉呀,还是被你发现了,亏我还很注意助走动作不要太大说……」 「天啊,雅芝你真是大胆……」 「没办法呀,还不都是你害的,把人家弄得那麽湿,那种内裤怎麽穿呀?」 「……我……我哪知道你那麽敏感……」 於是我不理会小振的讶异,继续打保龄球,既然被他发现了,我也不需要再 考虑会不会曝光的问题了,乾脆放开动作去打。每次助走弯腰时,几乎都会露出 我的阴部。渐渐地,我发现了小振裤子里的勃起…… 「别打了,跟我走!」小振拉着我走向保龄球馆的公共厕所,在确定男厕所 里没人後,他把「清洁中」的牌子挂在门上,然後拉着我一起进来,并反手关门 上锁。 「你……你这是干什麽?」 「干什麽?当然是干你呀。」 「你……」我还没说完,就被他深深地吻住。他一边吻,一边抱起我让我坐 在洗手台上。我轻轻地挣扎,但他的吻使我全身无力,只好任由他摆布。他放开 我的唇,逐渐往下吻,并同时用手将细肩带往下拉,使连身裙褪到我腰部,无肩 带的胸罩当然也被他轻易地扒掉了。 我白嫩坚挺的一对漂亮乳房骄傲地耸立着,粉红色的乳头更因为脱离保护, 接触到冷空气而变硬向上翘起。「啊……好美丽好可爱的奶子喔……」小振二话 不说立刻用手抓住用舌头去舔。 「啊啊……别这样弄人家……雅芝会很兴奋的……」 「是吗?那这样子呢?」 他竟然低下头去舔我的阴唇,并用舌头逗弄阴核,害我马上 出许多透明液 体。 「唉……雅芝你真是敏感呀,才稍微舔一下就湿成这样……」 一个晴朗的下午,两个跷课的学生在校舍屋顶上聊天打屁。 「阿光,或许你可以来干我的女友……」听到小振学长这麽说,我还以为是 一个低级的玩笑。不过看他一脸严肃,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头壳坏去。 「喂!我可是说真的,别一副不相信的样子好不好。」 「学长,平时看你小气八拉的,连罐饮料都不曾请过我,现在无缘无故把漂 亮的女友白白送给我干,如何让人相信呢?」 「我没说要把仪蓁白白送给你干啊……」小振不怀好意地淫笑着:「想干我 清纯美丽的仪蓁,就把你骚包的姊姊也让我干一干。」 呵,我早就知道小振对姊姊意图不轨,自从上次在我家看过她後,小振简直 对她着魔了,只是我没想到他竟然愿意以她的女友来做交换条件! 「我姊姊才不骚包呢!她可是气质高雅的大学生,更何况,她已经有男朋友 了。」 「不管怎样,我就是想要干她……我好想脱下她的衣服,看她白晰细嫩的肌 肤,玲珑有致的身材,我好想要舔一舔那对骄傲挺立圆翘的双乳,我好想用我的 巨棒抽插她紧凑又多水的嫩穴,我好想要听她娇柔淫媚的叫床声……啊!不论如 何,我就是想要干你漂亮的姊姊,让我干吧!」小振大概快疯了。 其实我也对小振的女友蛮有兴趣的,她不但长的漂亮,而且据小振所说…… 她还是个小淫娃!常常和小振尝试各种刺激的做爱方式,最夸张的是,听说有一 次她被两个陌生人轮暴,还被干到高潮五、六次。不过讲归讲,再怎麽样我也不 敢说服姊姊让人干啊! 「学长,不是我小气不愿意帮你,不过我怎麽可能要求自己的姊姊和人做爱 呢?没有立场啊!」 「这倒是,那你至少帮我约她出来吧!後面的我自己想办法。」 「如果人帮你约出来了,但还是干不到呢?」 「那我就认了,仪蓁还是可以让你干。」 这样好像不错,我只是约姊姊出来,并没有逼她让人奸淫,能不能守得住, 就看她自己了…… 「那就这麽说定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