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早,还会重来的夏天

  8月31日 AM5:02

  鸟儿们,正在婉转地歌唱。

  从窗帘的缝隙间,有隐约的光线透进来。

  黎明。

  本应和平常并无二致的,夏天的清晨。

  却有种莫名其妙的不协调感,猛地刺入我的神经里。

  被少女的酸甜气息包围着的醒来。

  但正是这芬芳,……让我意识到不协调感的来缘。

  那温暖,又柔软的感触,

  消失了!

  看不到,舞的身影。

  “舞……!?”

  我从床上跳了起来,冲进了厨房。

  一目了然,舞也不在那里。

  即便如此,我还是继续搜寻着小舞。叔父贵的房间……浴室……甚至厕所里也……在本就不大的家中,找寻着。

  小舞,并不在其中的任何一处。

  忽然注意到,在桌子上留下了一张便条。代表着我们的山盟海誓的结婚戒指,也置于其上。

  “谢谢!这几天,我很幸福。

  莎哟娜啦。“

  上面写着的,就只有这短短的两句话。

  就这样,小舞从我的身边走开了。

  连一丁点拉圾都没有留下,仿彿要将自己存在过的痕迹全部抹掉似的……

  剩给我的只有两样,那残酷的留言和,少女的余香。

  莎哟娜啦的“啦”字,墨水有着明显的阴湿痕迹。

  “一边哭着……一边写这种东西……这算怎么回事呢……他妈的这到底算是怎么一回事!”

  将便籤在掌中揉成一团,我狂喊着。

  “混蛋-!真是混蛋-!!”

  到底是在说舞,还是在说自己……我也不明白。

  在暑假结束之前,为什么小舞会下决心离开,其实我是知道原因的。

  “在爱情里继续深陷下去的话,就没办法,完成当初的约定了。”

  意识到自身的这个问题……在感情变得无法控制之前,小舞选择了离开。

  自己主动地清醒过来,甚至连如此单纯的梦想都没能实现……就向自己的少女时代,宣布了分手。

  为什么,一个女孩会如此坚强;为什么,一个人能够如此坚强。

  说是蜜月,却实在太短,将这样一份“回忆”藏于胸中,舞决定今后以樱木家后继者的身分继续活下去。

  但是…………

  “……这样的决定真的没有问题……是最好的选择吗?”

  舍弃了爱情之后,真的可以活得下去吗?

  在许多人的爱的包围中,我活了下来。而教给我这一点的,正是小舞本人。她奉献出自己,用炽热的爱情将我顽石般冷硬的心灵溶化,毫不吝惜地将所有的温柔都注入我的心扉。

  也因此我才会想起,

  “有许多从我仍未降生时开始,就一直爱着我的人们”

  “只要敞开心扉,就会发现总有人在默默地守护着我”

  这样的事情。

  在舞的爱的引导之下,我得到了救赎。

  “可是我……结果,没能为那个女孩做任何事情……”

  在戴着假面的时光中,一起生活……从开始就已经知道了的答案,用“只会成为哀伤回忆”的爱……将她更深地伤害。

  连给予这孤单的少女一点支持,我都没有做到。

  “真是可耻啊……实在是,受够了!”

  我要成为更有力量的人。

  我要成为更强大的男人。

  如果做不到,那就意味着我践踏了许多女神们的梦想。丽子、亚子、千春、久留美、美沙……还有,舞。很怕将来有一天她们为过去曾经与我结合而后悔,说出诸如“身体被一个没用的家夥占了便宜”之类的话,我绝对不想成为那样的一个人。和她们每一个人的结合,都是最美好的经历。即使终我一生,都将引以为傲,永不忘记。

  我再也不应该,继续现在这种毫无意义的生活了。

  就算是为了那些真心爱我女神们也……。

  因此,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做。

  想要商谈交流的对象……。

  应该道歉的对象……。

  那些,我必须要见的人们。

  而最后,

  还有一位,

  我想要将自己的感情全部倾诉的对象……。

  同日 PM11:09

  风,轻拂过夜暗的河滩。

  黑暗中,草儿随风摇曳的声音清晰可闻。

  是个不可思议的……凉爽的夜晚。

  今天,我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拜访了许多人。

  其间发生的种种事情,我想没有必要在这里一一详述。

  最初去见的是美穗……无论如何我希望可以向她传达,“掩护我逃离警察追补的谢意和因此不幸失去初吻的谢罪”。

  正在花店打工的她,从看到我的那一刻开始,有好一阵子仅仅是无言地望着我,听完我的来意,……突然在店门口就哭了起来。之后对着不知所措只能一个尽不停道歉的我,美穗小声说道“不是的!”。

  “我,早就想到了……咏君,会出现在我面前,这样跟我道歉……我一直都深信这一点的。很高兴没有信错你,所以想着想着,一时忍不住就……”

  望着一边流着泪一边对我露出笑容的美穗,反而是我觉得快要哭出来了。

  其它的女人们,也基本上是同样的情形。

  没有任何一个人,……对我表现出愤怒或者怨恨,仅仅是单纯地……用眼泪之后的笑颜,接受了我的道歉。

  直到这一刻我才深切认识到,“在最强的女神们保护下的自己”。

  妄自认为是“独自一个人活着”的自己,真的是好难为情。

  向所有的人讲出事实,谢罪之后……最终,我来到了这里。

  有这么一位少女,我想将自己的爱慕之情对她表白。

  虽然,她是否能够接受,我并不知道。

  但,我讨厌再这样继续伪装自己。

  为了不会再重犯同样的错误,也为了不让它再重犯,……我必须再次见到那个女孩,表达自己的心意。

  她是不是会来,我也不知道。

  从我打电话叫她出来,已经超过一个小时。

  无论是一小时还是两小时,

  (到她来为止……)

  我会一直等下去。

  就算是最终被拒绝也好。只是有些事情,我希望可以确认清楚。听过之后而又能够理解的话,即便是被甩掉也没有关系。

  我继续等待着。

  一边倾听着多次传至耳中的列车通过铁桥的声音,

  (果然还是……不行吗……)

  一边在心中反复呼唤着女孩的名字。就在这漫长的等待之中,从漆黑的远方,传来轻微的足音。

  街灯的照耀下,女孩的身影由远而近。

  “樱木舞”

  她就站在那里。

  同日 PM11:37

  小舞无言地,甚至没有望向这里,……就那样站着一动不动。

  对我接下来要说的内容,她似乎非常地恐惧。

  即将进入下一天的,河堤之路上。

  月夜下,天空点缀着朵朵云彩。

  掠过河面的风,轻拂着我们的脸颊,撩起舞的长发。

  我走向小舞,开口说道,

  “在舞回家之前……我,有件事必须告诉你……”

  “不要-!”

  舞打断了我。

  “不要说出来……求你了,别说……”

  她堵住了自己的耳朵。

  “你听我说……”

  “不行!我不想听……”

  我前进两三步,舞就后退两三步。看来再接近下去的话,她就会转身逃掉吧。

  “求你听我说好不好……仅仅是听我说就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做这样残酷的事呢?”

  舞痛苦地闭上眼睛,大声喊着。

  “你要告诉我,对你来说,有着远比我更深爱着的女性,不是吗!”

  ……这就是,名为“樱木舞”的少女了。因为爱我,所以情愿抽身而退;也因为爱我,所以宁肯自我伤害。将自己的感情埋藏于内心深处,在大家面前扮演着坚强少女的角色。……然后,一个人默默地哭泣。

  我再也不会,让她以这种方式生活下去了。一切,都不同了。

  “刚才,我见过里美了……我,是为了和她说再见才去找她的……”

  我的话,似乎给小舞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泪水立刻从她的眼中涌出,顺着脸颊滑落下来。看得出,那并非喜极而泣……而是,深深自责的泪水。

  “我,……竟然把相爱的两个人生生拆散了……”。

  不停地在对方耳边倾诉自己本已不可能实现的爱情,甚至不惜通过性爱来进行诱惑和拢络……而将悭村咏从黑川里美身边强行夺走了。大概,小舞就是这么想的吧,看起来她正对因女人的本性和自己的欲望所造成的深重罪孽而惶惶战栗。

  这就是那个,纯真到有些“胡涂”的,惹人怜爱到心痛的少女。

  “我不要再听了!”

  舞终于还是转身开始逃走了,我冲上前去,一把将她抓住。

  “你不要误会,听我说!”

  “我不听,你原谅我……请原谅我……!”

  朝着猛烈反抗着的小舞,

  “叫你给我好好听着!”

  我给了她一个耳光。

  “啪!”

  由于没有意识到应该手下留情,所以这一巴掌发出了巨大的向声。

  小舞因吃惊而目瞪口呆。而我也因为完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而不由自主地盯着自己打人的手掌发起呆来。

  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的小舞低下头……认罪受罚……露出只有继续沦落下去了……似乎是彻底死心了的表情。

  虽然这只是她的误解,……不过,这个样子应该是可以听得进我的话吧!

  我开始讲起,

  “里美”的事情。

  今天一天,遍访众人向大家道歉的我,最后拜访的,是里美那里。

  里美和相原开始交往,是因为两个人都想对“我”有所刺激。

  里美希望可以点醒从没说过“爱她”的我,相原是为了阻止樱木舞的感情继续向“我”倾斜。

  就在彼此表演这伪装的爱情的过程中,不知何时……那感情,转变为真正的爱恋。

  有别于过去交往的女孩,相原对待里美的态度逐渐变得真挚起来。

  但是……里美这一方,却没办法处理好自己的感情。渐渐被相原所吸引的心情和,不想失去我的心情。

  就在这种无法确认自己动摇的感情的状况下,里美惹出了最坏的结果。

  那一天,相原将自己真正的感情……“比谁都更爱你”……向里美表白,希望可以拥有里美。

  而里美本人也接受了他的告白,两个人因此而结合了。

  ……尽管如此,

  当在相原的“男性”,夺走里美处女的疼痛中,

  里美,喊出了“悭村咏”的名字。

  那一刻,无以言表的悲伤与愤怒在相原心中的扩散,里美也清楚地体会到了。

  虽然她也曾哭着道歉,但却无法得到谅解。

  被相原侵犯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里美只能默默地对相原开放着自己的身体。

  因为她知道相原其实是一面哭泣着,一面在做着自己并不想做的性交……

  而最讽刺的是,我比任何人都更早地意识到里美成为“女人”的事。

  (好象,我自己并没有什么清晰的印象啊……)

  在被看作“女人”的我的目光注视下,每当听到我关心体贴的话语,里美说她的心里都会如针扎一般地刺痛。

  因为,即使到那时,她仍然没有办法在“相原健二”和“悭村咏”之间作出选择,由于自己的贪得无厌,而同时爱上了两个男人……这,就是里美所受到的诅咒。

  实际上,“万一,那一刻……”的画面,似乎已经在我和她之间发生过数次。

  而三人异常接近几乎碰头的情形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发生,将要面对无法挽回的局面的可能性也变得越来越大。

  虽然里美心里清楚地知道这些,却没有任何办法以改变那种情形。

  于是,终于那一天……那恶梦般的瞬间到来了。

  “那么……相原……在那以后又怎么样了?”

  对着陷入沉默的里美,我静静地开始发问。现在的里美,连一丝一毫的犹豫都消失了,这一点,只看她的表情也能够明白。

  “那件事的第二天……夜里……”

  里美说,相原前往她家拜访。

  见面后,向里美不停地道歉……

  “就算是不爱我也好……毕竟只有你,是我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的……”

  相原对她如此表白。

  “因为现在的我,还没有想明白该如何做才好……所以,你回去吧……”

  里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

  而相原,就始终站在黑川家的门前没有离开。

  这是我与小舞合体的,同一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在那样的暴风雨之中,看着几个小时都无声地垂首站立的相原……

  “我,不知为何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里美相信,自己今后再也不会犹豫了。

  相原和里美,似乎有了真正的爱情而结合了。

  “是吗……祝贺你们……”

  我不由得一声长叹。相原如果是那样的男人的话,我也能够安心吧。既然里美会爱上他,相信不会有问题的。这样的家伙应该能够给里美,带来一生的幸福吧。至于他对我的种种行为和敌对的态度……我和小舞在一起的情形,以及和里美在一起的情形……想到这些,他就是恨我恨到要我死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

  (就这么放过他好了……我也没必要再拘泥于那些事情了……)

  那天,在泳池旁即使遭我痛殴却仍然狂吠不停的相原的话里,既有真实,却也有谎言。

  这个叫做“相原健二”的男子,与我就象是镜子内外一般对照的存在。

  如果我们不是在现在这样错误的情况下相识的话,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

  朝着正在想这想那的我,

  “喂……”

  这回轮到里美提问了,

  “咏的事情……怎么样了?”

  “嗯?”

  “你和樱木同学……”

  “啊,还……不清楚……会怎么样吧。”

  “这样可不行啊!……有”

  (有现在这样的机会,还)的话停住了没有说出来,里美继续讲到,

  “不牢牢地抓住她的话……樱木同学是那种过于‘钻牛角尖’……即使走错了路也,也绝对不会再回头的人啊。”

  正如里美说的那样。梦想只能实现其中之一,小舞……从心底里深信着这一点。是那种绝对不会有很多奢求的人。这,是她的优点,却也是她的缺点。

  “接下来,你是要去见她吧?”

  “嗯!”

  “那么,你早点去好了。……我已经,没有事了!”

  被里美催促着,我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结完帐之后,我禁不住再次凝视着那张面孔。

  从上小学开始,就一直在一起的女孩。

  一直,都喜欢着我的女孩。

  一直,我都喜欢着的女孩。

  (真是蠢啊……我也是……里美也是……)

  能够如此深深地互相理解……仅仅是为了一句“喜欢你”,一个是因为说不出口,另一个是因为没有被告白,……就这样不得不彼此分离。

  出乎意料地,里美说道,

  “喂,就这一次……我们接吻吧?”

  “啊,嗯……”

  想都没想就要点头答应的我,赶紧慌慌张张地摇头否定。

  “那个,还是不好吧。相原会生气的。”

  “如果是因为那个人的话,今天的事情……我会和他解释清楚的。”

  “因为吃醋而忌恨我的话,可是比较麻烦啊……”

  “应该会有些忌妒吧,不过没关系……我们之间,无论什么事都可以互相理解了……”

  里美的台词,让我不得不苦笑起来。

  真的是,很合适的一对啊。

  “所以,我就和里美接吻了……”

  听到我的话,舞的表情有一瞬变得僵硬。

  “因为我是个大傻瓜,所以失去了生命中很多重要的东西……因此我绝对不会再,伪装自己的感情了!”

  深吸了一口气,我把自己无论如何也要说出来的心意……向小舞告白了。

  “我,喜欢舞。我爱你!今早,发现小舞不在了的时候……我的胸口就象是开了一个窟窿一般,悲伤而又痛苦。也因此,这也让我看清楚了……我深爱着舞的事实。对我来说,舞就是我的一部分,是绝对必要的存在。”

  远处的铁桥,响起电车通过的声音。

  这一回,我才算是真正地表达出自己对小舞的爱慕。

  “我爱你。希望你可以一直都留在我身边。”

  说完所有要说的话,我等待着舞的回答。

  舞仿佛在努力阻止着上涌的泪水般的,紧闭着双唇。似乎经历了永远那么久,小舞缓缓地摇了摇头,……终于开始说话。

  “不可以的。……实际上,我,……”

  在那清彻的双眸中闪着光的东西,扑簌扑簌扑簌扑簌地……洒落下来。

  “去咏君那里的时候,已经决定了。继承樱木家的事……所以,提出了很过分的要求。为了理清自己的感情,要在外面过夜。如果不允许的话……我决不继承这份家业……而那愿望能够实现的话……我在心里发誓,不会再爱任何人……”

  舞屏住呼吸,继续说下去。

  “因此今后,……请你忘记我的事吧……是咏君的话,一定……一定……”

  小舞正在哭泣。明明是在哭着,却想要对我作出微笑的表情。微笑、再微笑……

  似乎,我曾经在梦里见过与之类似的情形。我想起来了,就在第一次与小舞约会的翌晨,我做过这样的梦。在梦中舞所说的话,……在睁开眼醒来的瞬间就忘掉的话语……现在,我想起来了。

  “你说谎!”

  我大声叱责着小舞。

  舞仿佛是被吸引住了似的,凝视着我。

  “再也不爱任何人什么的……这样,就可以继承樱木家的产业……你想要一个人孤独地活下去吗!你想要一直到死都带着假面具,一面在心里哭泣着一面活下去吗!……象这种事,我是决不会允许它发生的。如果要我接受这样的结果,那不如我拐走你……不管是逃到哪里都行。如果有人想要来带你回去,我就把他们全都杀光!”

  虽说最初是想只要能够将自己的感情传达给她就好,不过我现在已经放弃那种想法。小舞要选择这种不幸的活法,我无论如何不能接受。根据具体情况的变化,即使是出尽全力,我也要让她属于我。

  “咏,君…………”

  “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不去努力争取?为什么要放弃呢?无论是两个还是三个,只要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把它们抓到手里不就好了吗?如果不想这么做的话,……那只能说明,那些东西对你来说根本就是毫无价值、没有意义的,不是吗?”

  我扔下的炸弹,对小舞来说是相当意外的攻击吧。双颊唰地升起红晕。

  “好过分……我的感情,你明明都知道……为什么还要说这么过分的话!

  ……你好狠心!“

  紧紧握起的小拳头,因为怒火而抖动着。

  “如果你真是那样的话,那么把你的感情啊,老老实实地说出来啊!喋喋不休喋喋不休地说着,请忘记我吧什么的……我能够把你完全忘记,你真的是这么想的吗?我说过的爱你的话,你都不相信吗?……真正过分的,是小舞你啊!”

  小舞明显地退缩了……而那颗冰封着的顽固的心,也随之解冻溶化。

  “可以吗?真的,说了没关系吗?”

  我默默地颔首。

  “喜欢你,……比起这世界上任何其它人,我才是最最最爱咏君的人!”

  小舞这样说着,投入了我的怀中。而我,则用尽自己所有的温柔来将她紧紧包围。

  “舞,我爱你……”

  “我也……爱你的……绝不,再离开你了!”

  “我也不会再放你走了……”

  “会好好疼爱我吗?”

  “……用我的所有。”

  拉过紧抱着我的舞的左手,我又一次为她的无名指戴上誓言的戒指。

  “咏君……”

  “我可不接受第二次退货喔!”

  舞不停地点头,仿佛为了确认戒指的感触似的将它举到眼前。

  “我爱你!”

  舞渴望着我的热吻。

  风吹云开,银月清辉。

  璀璨的群星,在为我们祝福。

  深情的拥吻,也是永恒的开始。

  时间早已超过了十二点,

  而钟声却没有响起。

  因为,舞已经不再是,“倒贴的灰姑娘”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