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性事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饿醒了,起来到厨房一看,老婆还真准备了菜和羊肉,只是没有力气做了,也忘记收拾,菜叶都有些发黄了。我大体摘了摘,发现地上的垃圾桶里满是用过的纸巾,我摇摇头,下了点挂面。老婆还没有醒,看她睡得很沉,不忍心叫醒她,自己吃了,然後洗了个澡,靠在床头等她醒来。
  
  看着她光溜溜的身子,忍不住去摸,摸到了乳房,乳头都翘了,没有反应。
  
  我看见乳头周围还留有牙印,再看身上,也有一些抓痕,连忙看下身,略微有点红肿,真不知道他们昨天都疯狂到什麽地步。
  
  我心疼的去亲她下身,忽然听到她迷迷糊糊的说:「哎呀!你还没够呀?让我睡会吧!」她还以为是东在。我有些吃醋了,是啊,她从来就没有和我这麽疯狂过我抬起头,手抚摩她下身,不小心把手指插进了菊花洞,她还没有反应。我一边想着心事,手指不自觉的抽动起来。她扭了下屁股:「轻点,那里痛,给你一次了,还要?」我立刻惊呆了,後庭我怎麽要求她都不答应,竟然给了东!
  
  正在我发呆的时候,她忽然惊醒:「老公,是你?我还以为做梦呢!」「还在做和东的梦?」我的口气加重了。
  
  「老公你怎麽了,生什麽气?」「他操你这里了?」我的手指动了动。她扑过来搂着我,笑说:「刚才我是梦见他要那样来。老公吃醋了?」见我不说话,低下头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容忍我和他来真的,我和他疯了点,你就……当初可是你要我和他的。」「我说你什麽了没?你倒有理了!我是气你把屁股给他操,而我怎麽要求你你都不让。」「我哪有给他屁股?刚才说的是梦话嘛!我知道你怀疑我了,因为我和他那个时你听了,你不信我爱你了。」说着说着竟哭了起来。
  
  我心软了,操屁股就操屁股吧,只要她喜欢,屁股难道比屄还重要吗?想到这,我拍拍她肩:「别哭了,我都让你们做了,还有什麽好生气的?好了,我知道你还不习惯给我发现你的另一面。不说了,起来吃饭吧!」她破涕为笑:「你抱我去。」她就光着身子坐我腿上吃,又要我喂,她的手开始抚摩我,我不由想起昨天和梅吃的那顿饭,不知东和她怎麽说的。老婆轻轻套弄着我的鸡巴,眼睛很风情的斜着我:「老公你吃过饭了,现在要我吗?」「你歇歇吧!不是还痛吗,我看都有点肿了。」「人家快来那个了,我怕把你憋坏了。」「没关系,你还有嘴和手。再说,说不定还有东的老婆等我去操呢!」「做梦吧你!为了别人老婆,自己老婆都不要了。」「谁说不要?等我操她的时候,还要你帮忙舔我、摸我呢!就是不知道老婆被别人操了,还乐不乐意伺候我。」「老公这麽乖,我一定伺候得你舒服。现在舒服没?」我俩正闹着,东来电话了:「你现在过来吧,她有话和你说。」「怎麽了?你都给她说了?」「说了,但是好像不太好。」「怎麽,是不是昨天晚上没交作业?惹她生气了?」「那倒不是。你快过来吧!」放下电话,我说:「他家起火了。」「梅不愿意?是不是生气了?」「我也不清楚,过去看看吧!你一块去?」「我还是不去了吧!我不知道梅会怎麽样,又插不上话。」「是怕她大你吧?偷人家老公心虚呀!不要紧,有我呢!」「别废话了,快去吧!晚了两口子再闹大了。」到了东家,他给我开的门,带着一脸尴尬的笑:「来了?她在里面呢!你要有心理准备,她可能翻脸,帮我解释一下。」转头:「梅,成来了。」梅坐在床上,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头都不抬。我坐到她对面,她忽然开口:
  
  「你真愿意让东和你老婆做爱?你也知道他们已经做过了?你们还商量好了让我和你做?」「是的,我们都商量好了,不过得你同意。」「要是我不同意呢?」「我们就此结束,并保证不会再发生。」我抬头,看见东站在门口,很无奈的样子。
  
  梅忽然对我眨眨眼,扭头对东说:「我可以同意,但要你保证真的愿意我和成做。」「我真愿意,但那怎麽保证?」「你亲自来把我脱光,抱到成身上。」东吃惊的看着她,犹豫了下,还是过来给她脱。她其实只穿了裙子,从头脱了就剩乳罩和内裤了。在解乳罩时,梅问:「你不後悔吗?」东看了我一眼,点头,然後把光着身子的梅抱到了我怀里我摸着梅奶子对她说:「你愿意给我操?」「愿意。」「想让我怎麽操?」「随便你怎麽操。」「如果你真的愿意,现在跪着给我口交,然後求我操你。」梅马上从我腿上滑下,跪在我两腿间,看了一眼东,说:「老公,我要给他操了。」便开始给我口交。她做得很仔细,为了刺激东,动作有些夸张。
  
  一会梅抬起头,红着脸小声说:「成哥哥,求你操我好吗?」然後爬上来,对着我的鸡巴坐了下去,这时,东「啊」了一声,我注意到他的裤子也支起帐篷了。梅看他一眼:「变态的东西,昨晚怎麽弄都不起,今天看见自己老婆给人操了才硬。一边等着吧!让你看个够。」说完,她上下动了起来,并且很快就真真假假的叫起床来了。
  
  东有些不好意思,「我不急,你们慢慢玩。」转身出去了。他一走,梅捂着嘴笑了:「你这招真棒!我舒服多了,谢谢你这个坏蛋。」搂着我吻了起来,然後趴在我耳边说:「今天你可以放里面,我吃药了。」我摸着她奶子说:「昨天他没交作业?」「我假装生气,他就说加班累,後来给我舔的。我本来还想再捉弄他,可我自己也太累了,都是你害的。今天早上他才和我说的。」操了好一会也没有射的意思,我说:「叫他过来,我俩一起操你吧,让你爽歪歪。」「好啊!」梅刚要叫,才发现东已经倚在门口看了一会了,脱了裤子正在自摸呢!听见梅叫他,挺着鸡巴就过来了,梅就转头给他口交。过了一会,我示意东交换,於是把梅调转过头,给我口交,东在後面操她。我俩一齐去抓她奶子,只好一人一只正操着,老婆来电话了:「他们怎样了?没事吧?」我说:「正打得不可开交呢!你快过来劝架吧!梅翻脸了,我又不好动她。你快来吧,东给打惨了。」挂了电话,我对东说:「留点力气吧,红一会就过来了。」他说:「今天不行了,要先照顾我老婆,你老婆你自己解决吧!」梅转头和他亲嘴,忽然东把她按倒,加快速度猛操了几十下,两口子大叫一声,东不动了,停会他抽出来说:
  
  「你们慢慢玩吧,我得去歇会了。」他走後,梅说:「我去洗洗吧!」「不用了,正好作润滑。」「你不嫌呀?想怎麽玩?」我把她搂住了,一脸的高潮还没消退,我忍不住亲吻她的唇、吸舌头,我们的舌头纠缠着,感受情慾在胸中慢慢地升腾。她轻微移动身体,坐上了我鸡巴,但都不急於动,继续亲吻、抚摩彼此的身体我的手滑过她的脊背,找到了臀,我摸着她的菊花洞,问道:「这里可以玩吗?」「你喜欢的话,随你。现在就想玩?不过我更想你玩我前面,那里你还没射进过呢!」「今天我会把你的每个洞都装满的。东刚刚操了你前面,我现在操你後面,等会红来了,你们两个伺候我好吧?」「好,你倒会享受。」她下来,上身伏在床上,撅起了屁股。我用鸡巴把她里面的精液掏出来,抹在菊花洞上,两手掰着她屁股,慢慢插了进去,也许是润滑得好,进得挺轻松。我一边轻轻抽动着,一边问:「他常操你这里呀?」「偶尔吧!前面不把我操爽了我不让操。再说他也不是很喜欢。」「那麽说我是把你操爽了?」「刚才是两个人操我,我都要飞了。你昨天操得也很爽,要不然我也不会和你捉弄他。我喜欢你操我,你的鸡巴更粗些。」「他平常很少让你爽吗?昨天和我老婆不知道操了多少回呢!不睡觉,老婆的屄都给他操肿了。」「他哪有那麽强,可能偷着吃药了。以前他好吃了药再操我,现在不吃了,看来他是想给你老婆留个好印象呢!」「那我给你留好印象了没?」「你呀,鸡巴不错,就是人挺坏。」说着屁股夹了我一下,我开始还击,加快了速度。
  
  正操得火热的时候,门铃响了,梅大喊:「老公啊,你的新欢来了,快去开门。」喊了两遍,东才爬起来开门,原来他都睡了。
  
  接着门响,老婆的声音:「你……没事了?成呢?」接着是接吻的声音。然後东搂着我老婆进来了,他的手已经伸进了她衣领里活动着。老婆看到我和梅在肛交,一下子呆住了:「老公,他们不是……」「开始怎麽也劝不开,後来我就把梅操了,他们才好了。」我答道。老婆还想说什麽,嘴又被东堵住了,上衣也掀开了,露出了奶子,东的手正在揉搓呢!
  
  我本来就箭在弦上了,见此情景,紧操了两下,射进了梅的屁眼里我趴在梅背上休息,看见东已经把红压在床的另一头了,红推拒着,不时看向我和梅,梅笑说:「红还不好意思当你面做,我们正好去洗洗。」我俩起来,走过他们身边,我揪了下红的奶头,她转过头去不看我。
  
  到了卫生间,我们也没怎麽正经洗澡,互相摸着玩,然後又搂着亲了一会,擦乾身子就出来了,听到屋里面两人在说话,老婆不时的笑,一会又传来亲吻的声音。我们悄悄过去看,东正给红舔呢!红抓着床单努力地忍着不出声。
  
  梅又忍不住笑了:「东起不来了,还贪吃。」红一下子惊醒,去推东的头,东起来说:「你俩别捣乱,快出去吧!」我拉着梅:「我们玩我们的,不管他们了。」去了另间屋。
  
  我们躺在床上抚摩着对方的身体,我说:「给你舔舔?」梅说:「好呀!」张开了大腿。她的毛比较密,而且阴蒂也比老婆的大多了。我刚一含着,她就叫了起来,然後一声比一声大,好像是故意给老婆和东听的。忽然抓住了我的头,下身用力地顶在我嘴上,抽动了一下,屄里流出了白色的体液。我轻轻抚摩着她的身体,让她的喘息平静下来。
  
  我的鸡巴竖了起来,梅歇了会,爬起来给我舔,我正享受着呢,就看见老婆从门口探过头来,下身光着,衬衣敞开,我向她招手,她过来搂着我看梅给我口交。「东又睡了?」梅抬头问,红点头,继续盯着梅看,梅有些不好意思:「你来吧?」红赶紧摇头:「还是你继续吧!」然後低头亲我,最後含着我的奶头舔了起来。
  
  还是自己的老婆知道自己哪里最爽,我忍不住哼了起来,真是太爽了,怪不得男人们都喜欢双飞。舔了一会,梅跨过去,坐在我上面动了起来,我一手摸着老婆的屄,一手抓着梅的奶子。
  
  两个女人伺候着我,老婆屄也出水了,梅兴奋得大叫,老婆也开始哼哼,起身搂着我接吻,眼睛却瞟向了梅。梅後来发现了,说:「忘了你还没吃到呢!」起来让出了位置,老婆还想推让,被她拖到床上,老婆顺势也跨坐上去动起来,梅就趴在我胸上和我亲吻,又把奶子送到我嘴里让我吸。
  
  老婆在上面不太会动,过会,我就让老婆躺下操她,她腿盘在我腰上,我刚开始动,她就叫了出来;梅则转到我身後,舔我的脊梁、屁股,还有屁眼,我压着老婆磨她,正好享受她的舌头过了会,老婆搂得我更紧了,我又开始大力抽送,梅就起来紧紧搂着我,用奶子蹭我。老婆开始乱叫了,屄用力地夹紧鸡巴,终於大叫一声,身子僵住了。
  
  我抽出来,把梅按倒,又操起她来,老婆在旁边看着我把梅操得大呼小叫,目不转睛,直到我最後射在她里面。
  
  我和梅都不想动了,老婆也凑过来,三个人搂着睡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傍晚了。吃过饭,他们夫妇留我们过夜,我拒绝了,因为首先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而且我感觉老婆的情绪不是很好,她一个劲的要走。
  
  回到家,我问她怎麽了?她只说不舒服,我问她是否看见我和梅做不舒服?
  
  她点头,又摇头,大约是有这个原因吧!这也是我们四个人在一起的唯一一次,後来我到东家和他们两口子做过3P,但老婆以後再也不答应一起做了。
  
  有次东出差,梅来我家,红藉故出去让我和梅做的。她和东偶尔约会也像普通偷情一样,尽量不告诉我,但我都知道,而且老婆当着我面也不和东有亲密举动,这也许是每个人的性趣差异吧!
  
  再後来,因为大家都要要孩子了,我老婆和东就不再约会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