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师长教师

.
分之举
  跟着进修的深刻,我们新同就去色色学开端熟悉起来,大家开端大打闹闹,都是芳华期吗。就在这时代有个叫
马秀娥的女教师和我主动接近。说实袈溱的┞封个马秀娥就是不主动和我接触我也会去追她的,虽说才比我大一岁,但
她就已经发育的很好了,身高有165mm,两个奶子足有35cc,盘长的又靓,梳着个马尾,性格开朗活泼,
  我听了她的话,即刻摊开她,见她把身材手下一蹲,我的大家伙正好对正她的小洞,龟头抵住了洞门,这姿势
爱说爱玩。我们很快就有了比其他同就去色色学密切的关系,她家庭前提不错,家白叟为了她上学在离黉舍不远的
处所给她买了一套房子,让她日常平凡就住那便利上学,只有礼拜六礼拜天她才回家,如许我们也有了一个约会的好地
方,固然还没产生性关系,但我认为她很开放,如不雅我提出来她是不会否决的,我也想找个好机会挑逗她上床。有
一天她说她有个以前的同就去色色学辍学后开了间小市廛刚开业叫她以前看看,她想让我陪她去。我们去到她同就
  「我根本没有效甚么力,这大概是你洞太小的缘故!」我猛吻着她。她则四肢举动一向地把我屁股支高,顶动着自
去色色学开的店才知道是个卖性用品的情趣店我认为机会来了,当时我们那个年纪到这种处所是又羞怯有想懂得看
看,她的同伙是个和我们年纪相仿的mm,想必很懂得我们当时的心境,把我们让到她隔开的斗室间,其实也就是
她的小仓库,让我们在琅绫擎玩。那个mm静静的问马秀娥「那个帅哥是不是妳男同伙?看起来不错吗?」马秀娥害
羞的点点头,「那你们先坐一会,我等会再呼唤你们。」我和马秀娥在小屋里翻看那个mm进的货,我看到一件黑
色的情趣内衣,那着对马秀娥说「秀娥,你穿这个肯定很性感。」秀娥抬手打了我一下,「没正经的,当心别人听
见。」
  「听见怕什么,我说的是实话,你这么好的身材,穿什么都性感。」
  「就是嘴甜,成天没正经。」说完,她又轻轻打了我一下。「打是亲骂是爱,连我的嘴甜你都尝到了。让我也
尝尝妳的小嘴甜不甜。」
咽地抽泣起来。我曾经说过,她的肉洞越抽越紧,越插越狭的。她越叫得凶,我越多快感,及至她说「我又丢了!」
的屁股上,她闭上眼睛双手搂着我的脖子享受我的抚摩给她带来的快感,我想待会我会让你更舒畅,我侧开身,低
  我一把把秀娥搂了过来,她一点都没挣扎,我随便马虎的就吻上了,我急速把她的舌头吸进我的嘴中,双手在她的
后背摸了起来,正摸得起性,她忽然把我推开,她的那个美男同就去色色学进来了,「怎么样,我这里的器械让你
们开眼了吧。」我说「你开这个店,有没有压力?」「咯咯,都什么年代了,」她咯咯的笑着说,「再说,如今这
种器械需求大的很!」她神神秘秘的对我说「今后你和秀娥就不要到其他处所买了,我免费供给上等质量的,今天
看中什么了,一人许可你们拿一样。」秀娥连说「逝世丫头,谁像你说的那样,别胡说。」「好好,算我胡说。不识
大好人心。」有坐了一会,我们起身要走,她偷偷塞给我一盒过后避孕丸,偷笑道,「晚上用吧,别把我们秀娥肚子
搞大了。」
  下了晚自修我送秀娥到她楼下,「我有个习题还没做好,到楼上给我说说。」我也不是没上她房间去过,但晚
上都是送她到楼下就走了,「那好,上去吧。」进了房间,我顺手把门关紧,她到了杯水给我,「说吧,什么标题?」
里,任我品尝,我边吻边抚摩她的后背和雪白的玉颈,逐渐的她的手也开?伊耍业氖挚讼蛳旅剿ヂ?br />下头隔着衣服亲吻她的奶子,两只手分开进攻她的大腿和屁股,她这时开端轻呓着「啊啊啊,好舒畅,哦……」我
听见如许的呢喃,再也不由得了,开端解她的上衣钮扣,快速的把她脱得只剩下雪白的奶罩和黑色的小三角裤,这
时秀娥半展开眼看着我「我漂亮吗?」「秀娥你好漂亮,好迷人。」「我的身材呐?」我隔着她的小三角裤摸着她
的骚屄「妳的身材好惹火,天天看得我的鸡吧都硬的发疼。」我不住的摸着她的奶子和骚屄,在她的玉颈上亲吻「
我早就想把身材交给哥哥了,又怕哥哥嫌我不敷正点,只有天天躺在床上手淫着想着哥哥的大鸡巴什么时刻能好好
的干干小骚妹的浪屄。」此时,她已经像待宰的羔羊,由我摆布。我敏捷地脱去她的衣衫,我看到呆住了,神志像
出了窍似的,再也顾不住观赏这人世的美人,上天为甚么会塑造如许好梦的阴户,猛的扑到她身上去。  当我的
她一面喘气地道:「大鸡巴哥哥!我爱逝世你了。」
  「爱我?大甚么时侯开端呢?」
  我听她加此说,随即把舌头,伸到她穴缝内里去,真怪,她的宝洞实袈溱小极了,我的舌头以能进去一点点,便
  「大第一天上课的时侯!」
  我被宠若惊地睁大了眼睛,稍微一楞,便骤然地一伏身,把嘴压到她阴户上去。
  「你要做甚么?」她把两腿收拢了:「不可!脏啊!那边那边所脏。」
  我没理会,把她的腿再度分开,痴迷而又猖狂地吻。她此时不知道是急了,照样好奇,一只手像老鼠似的,在
我腹部抵触触犯。当她触到我的大家伙,又猛的把手缩了归去,无穷惊奇地说:「你,你的……」她的措辞,不成语句。
  「我怎么啦?」
  「你……怎么如许大的?」她的脸娇羞欲滴,像小女孩羞怯无比地把头朝我腋下直埋下去,但她不很便利,因
为我的头是在她的胯间的,不论她如何哈腰弓背,仍然够不着,急得气喘喘地说:「我怕,大鸡巴哥哥,我怕呀!」
  「这不过是每个男孩子都有的器械,就像你们每个女人,生来就有一个小洞似的,何必怕呢!」
  「不,大鸡巴哥哥,我是说,你和别人的都不合就去色色,实袈溱太大了。」她又惊又喜的又匆忙说道:「我的
那么小,怎能容它进去,如不雅你硬来的话,定然要把我的洞弄破的!」
  「不会的,秀娥!你们女人的小肉洞,生来就是给汉子插进去取乐的,没听到过,有一个女人的洞,被汉子弄
破的!」说完,我又把头埋到她阴部去。尽量用舌头发掘、挑拨她的小洞,沉着她屄口稠密的阴毛,她认为异常舒
服,大阴唇一张一合的,像吞水的鱼嘴,淫水大间缝中泌出来,黏黏滑滑的┞锋是有趣。
  我再用手把她的阴户拨开,悠揭捉齿轻轻地咬住她的阴蒂吸吮着,含得她全身颤抖,屁股乱摆,有趣极了
  「大鸡巴哥哥!我,难熬苦楚极了,放过我吧!」
  「好大鸡巴哥哥!你别笑我,我的花心像嘴似的,已张开来了,恨不得一会晤,就把你的大家伙塞进去,才够
无法再进。也许,舌头的硬度不敷,或是瑰宝玉洞实袈溱太小的缘故,所以,我的舌头,只能到此为止。我真不懂得,
她的穴水源源赓续而来,逗得我恨不得立时便把大家伙塞进她的小肉洞里去。然而,我为了不肯让她受伤,只好竭
慢地要把家伙往外抽。
力地忍耐着,看她的反竽暌功。
  安闲开学我们有了新师长教师,(个女师长教师都是美男,我芳华年少对她们有了性幻想,但因为师生关系还不敢有过
  不雅然,不一会,她便开端哼叫起来,最后,终于忍熬不住地说「大鸡巴哥哥,我痒,惆怅逝世了,你要……你就
来吧。」
  「不!秀娥」我欲擒故纵,点缀无穷器重地说:「你的那么小,我怕弄痛了你,因为你是我的心,我的命,我
实袈溱不忍把你弄痛!」
  「不!大鸡巴哥哥,我实袈溱拗不过,难熬苦楚逝世了!大鸡巴哥哥,你可怜可怜,给我止止痒吧!我实袈溱受不住啦!」
你怎么来得这么快的?」
  「好!」我敏捷向地身上伏下去,说道:「但你要多忍耐一点,不然,我可能是不忍心插进去的。」
  她听了我的话,搂住我的头,给我一阵急吻,然后双膝一屈,把我下身支高,使我的大家伙和她的小穴相对。
我不知是心急照样怎么搞的,大家伙在她的小穴上,连续触了好(下,连门也没找着,反而触得她全身乱颠地说道
  她边说,边挺起臀部,用小手儿扶住龟头,她的洞口淫水横流,润滑异常,动不动就使我的瑰宝滑到底下去了。
她大概认为如许不是办法,随即竽暌怪把双腿再打开些,使我的大家伙抵紧她的洞门。我或许太急,刚一接触,就把屁
股出力的住下一沉。
  「按竽暌勾!弟弟!你要了我的命了!」她掉声叫出来,那美丽的眼上,已蓄了一泡晶莹的泪珠,幽怨得令人爱极
地说:「我叫你轻些,你怎么竽暌姑那么大的力量呢!」
  「你这冤家,干脆把我杀了吧!」她终于呜哭泣咽地抽泣起来。我心里固然不忍伤含羞太重,然而,又不克不及不
狠着心硬干,因为这一难关,迟早都是要经由过程的。我想这个时刻,我是不克不及畏缩的。同就去色色时,我本身这时,
己的阴户来竽暌弓着我的阳具。我知道她心里是异常猴急的,所以当她不留意的时刻,又猛的把臀部沉了下去。
也急得要命,加倍认为长痛不如短痛的事理,与其叫她忍着皮肉瓜分的苦楚,倒不如给她一个措手不及,也好省一
点情神,做偷快的晃荡。再说,刚才那两次激烈冲刺,不过插进去半个龟头。
点没把人弄逝世了!」
  时光太宝贵了,我加紧晃荡,一面猛力地吻她、咬她,她在我上咬、下冲之下,顾此掉彼,不一会儿,我那九
寸多长的家伙竟然全部进去了,这使我认为非平平易近外,不由的高兴笑了。开封之后,我不再抽插,把粗硬的大阳具
静地步逗留在她的肉洞里。她的小洞不仅异常小巧、紧凑,我认为她的洞里,像有拉力倔强的松紧带一样,紧紧地
箍住我的大家伙,吸呀、吮呀,弄得我像有些纰谬劲,快感的程度越来越增高,比起母亲那种孩子吮奶的力式,尤
为高超多了。
  在我稍一停止的一煞那,她深深地吁了一口气,脱白的神情,不一会儿便恢复那种红润动人的色彩了。我把她
抱住狂吻,吻得她展开了眼睛,深深地注目了我一会,这才猛的把我一搂,说道:「弟弟!你这可爱的小冤家,差
你给我的太多了,我这一辈子生怕也答谢不了你了,你就插逝世我吧!」她气喘如牛,但嘴巴却不肯停,她又呜哭泣
我好以动作,给她知足的答复。  她似乎仍认为不敷知足,和不克不及对我更表示爱意,所以又进一步地请求,她望
住我说道:「大鸡巴哥哥,我要叫你亲丈夫,我的身材已经是你的了,骚奶子、浪屄一切都是你的了,你也叫我一
声,应当叫的吧!」
  我说道:「秀娥,我的爱妻!你是我的爱妻!你要如何,就如何吧!我一切都听你的,亲爱的!」
  我们紧紧地搂住,会心肠笑了起来,秀娥也因为我的接吻和爱抚,渐惭地晃荡起来了,她像鱼求食一样,想吃,
又怕把嘴钩痛了,不吃,又舍不得离去。
  「大鸡巴哥哥!我的爱人。你是我的小爱人,我要你先慢慢地动一动。」
  「对了,就是如许!」真怪,她的小洞好象越来越狭小了,并且抽搐越短长,越紧缩越紧凑,当我抽插时,一
  「你要我动甚么?」我有意逗她道:「甚么慢慢的?」
  可惜我此时,没有别的多生一张嘴来答复她,因为我这时的淄棘工作太忙,忙得连呼吸的时光也没有,所以
  「就是这里!」也没见她人动作,但我已认为我的大家伙被吸了(下。
  「妈呀!」我(呼要被她吸得发疯了。我之所以舍不得把这厚味可口的食物一下吞食掉落,是以,我竟耍赖地逗
她道:「良久姐,照样请你告诉我吧!」
  「好大鸡巴哥哥!别尽在逗我吧!我要你慢慢地抽,慢慢地插。」
  「抽插甚么?你不疏解,我哪里知道!」
  「哎!抽插我的骚屄嘛!」她大概忍熬不住了!娇羞万分地说。
  「那我们如今在干甚么?你如不雅不干跪答复我,我要把它抽出来了!」我有意逗着她。还没有把话讲完,就慢
一个近二十岁的姑娘,阴部为甚么还会像七、八岁小女孩的阴户那样饱满的?在我用舌头做这些动作的时侯,弄得
  「不!不!你不克不及如许。」她一张双臂,逝世命地按住我上抬的屁股,愁眉锁眼地请求道:「大鸡巴哥哥,亲老
公!我说,我说就是了!我们在尻屄,大鸡巴哥哥在玩小浪妹!」
  「哪个的屄在挨尻呢?」
  「小浪妹的屄在让大鸡巴哥哥尻嘛!小浪妹的骚屄就让大鸡巴哥哥一小我玩,大鸡巴哥哥好好玩玩小骚妹的浪
屄,小骚妹的浪屄就是欠哥哥的大鸡巴尻玩。」
  「你这小骚屄,刚才还在怕痛,为甚么这一会就骚起来啦?」
  「是的!如今不怎么痛了,反而怪痒的!好弟弟!亲丈夫,我如今酸痒的惆怅逝世了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好!把小腿张开些,等着挨插吧!」我说着,就轻抽慢送起来,还说道:「不过你的洞是活的,我要你等会
给我的大家伙夹夹!」
  我像伟丈夫似的,有意停下来,要她尝尝,她听话地照着做了。
下下都刮在龟头上,有种极端酸麻,快感的意识在增高,而她呢,我认为还没用力抽送(下,就像获得高度的快感
般,嘴里已经发出梦话一般的哼声:「啊!我早知如许,我早就要和你做了!我将近升天了!我乐逝世了!弟弟你把
我抱紧些,不然,我要飞了。」
  「不可,抱紧了,我就不便利狠插你的小肉洞了!」我吃紧地说。溘然,我闻到一种强烈的喷鼻气。这种喷鼻气,
对我好好熟悉,但也有些陌生的,就是有着更浓烈的玫瑰花喷鼻。
  「秀娥!你闻到吗?这是甚么喷鼻气,这喷鼻气,大哪里来的?」
  「是啊!这喷鼻味怎么如许好闻的?多奇怪!我怎么大来都不曾闻过这种喷鼻味的?」她认为无穷惊奇地说。
  「啊!我知道啦!」我急抽大家伙,猛的一矮身,把嘴巴凑上她的阴户猛吸,连她被我破身流出来的处女血,
一路吞下肚去。洞水被我吸吃了,敏捷地又把大家伙插进她的小洞,听「噗滋」一声,小穴又把我的大家伙含得紧
紧的。
  我再也不肯放松,猖狂地抽送着,不一会,这味道又来了,于是,我大声地叫道:「喷鼻洞,你这是喷鼻洞,秀娥!
我爱逝世你的喷鼻洞了!」
  「大鸡巴哥哥,骚妹反恰是你的了!你爱如何,就如何吧!」说完,脸上浮起一丝淡淡甜笑,使我见了越加动
心,加上小穴有弹力,越玩越刺激,我想把生命也豁上去,才宁愿呢!她比我更快活,一向地叫着:「弟弟!你的
大家伙全插到我的心坎上去了,我的花心被你捣乱了,啊!我又升天了!」
  她把我猛的一搂,花心开了花,直磨我的马眼。她冉冉倾斜,无力地抱住我的臀部说道:「别动了,我好舒畅,
好快活!」
  房间里的喷鼻气四溢,我正再抽出玉柱去吸她的琼液,不想我的大龟头,被她的阴道吸得紧紧的。天哪!这是一
个甚么洞?我的家伙正像奶头放在婴孩口中,吮吸得使人骨软筋酥,酸痒难顶。我被她引得不由得地又狂抽起来,
未(,我已到了巅峰,刚要峰顶摔下来的时刻,不想她又喊了!她此次欲仙欲逝世,而我的快活也不下于她。
  她今天给我的快感,大未领受过的滋味,我们知足地搂抱着,都不动了,静静享受着对方热精的冲击,快活得
要胜过仙人了!
:「大鸡巴哥哥,你慢些好吗?顶点我心惊肉跳的。」
  「大鸡巴哥哥!你真好,你给了我有生以来最大的快活。我知道如何谢你才好!」她紧紧地搂着我。不知道是
过份的冲动,照样高兴过度?她竟然不由自立地哭泣起来。
  「大鸡巴哥哥!大今今后,我是你的了,因为你给我太多了!」
  「秀娥!」我跟着流泪道:「我们差点把这快活掉掉落!」
  「是的,这都是怪我不好,怪我没有太看重你,乃至于差点掉掉落你。假如真的掉掉落你,我这平生大概不会有今
天如许快活了!」
  我又问她甚么时刻爱上我的?为甚么不向我表示呢?她都很诚实地告诉我,那是因为我太年青,怕我不懂事,
所以久久不敢向我表示。以前说不舍得分开黉舍,那不过是一个饰辞,实际上如不雅一天不见到我,她便会认为如有
所掉的!她一面论述着对我的情感,一面又仪态万千地替我把大家伙夹了一阵,连最后的一点精液,大概也被她夹
出来了!最后,我愧得无认为报,只好猛吻的嘴和脸,才算了事。
  第二天,我又依时而去,秀娥直接带我到由她预先安排好的浴室?兆呓丛杓洌惴词职衙趴凵希壹辈?br />及待地搂住她就是一阵热吻,一手伸进她的叁角地带。
我一把把她搂到沙发上,「就是日间还不知道妳的嘴甜不甜。」我说完就吻了上去,她很合营的把舌头伸到我的嘴
  「怎么?你连内裤也没有穿?」我惊奇而又高兴地把她向怀内一搂。
  「如许不更便利吗?」她飞眸一笑,顺势向我怀内一倒。
  我一手摸着她好梦的雪白乳房,一手贴上她的骚屄。谁知一触到骚屄,便弄湿了手掌。我笑着说道:「秀娥,
味呢!」她边疆,边拉着我的大家伙,往她的小洞塞。大概因为我俩都是站着的关系,挺了好半天屁股,也不得其
门而入,两人都急得要逝世。最后她心急地说道:「该逝世!拿椅子来,就是要应用它的,不料竟把它给忘了!」
  她把我按坐凳子上,两脚分放在方凳的外沿,人立着,小穴正好对正我的嘴。我乘势抱住她的双腿,跋奶禊在
小洞上,猛吻起来。吻得她咯咯笑道:「大鸡巴哥哥,今天的时光不多,我们照样开端吧!」
很妙,眼看着她的小洞张得开开的,但奇小无此,根本没法使人信赖,它能吞下我的粗壮肥大的肉棒。然而我的大
玉棒毕竟毫不暧昧地没入她的小洞,看得我心神摇曳,浑骨酸痒的。她似乎抱着我同就去色色样的心境,扭捏着臀
部,把个小洞胀得饱突突的。她越看越认为刺激,不由得猛力地套动,不一会已经「噗兹」作响。
  我在观赏着,越看越起劲,恨不得合营她行动,但实际上不克不及够,因为被她骑住。
  「秀娥!你怎么想得出来这莳花样?有没有名称?」
  「我不知道,不过这办法好是好,可惜的是你不克不及动,要不然才够刺激!」她遗憾地气喘着,动作却越来越快、
越来越猛,我坐在凳子上上,既没有行动,就把视线投到我们的结合处,看若小肉洞包着大家伙,滑上套下的,越
加刺激人心,欲念高涨,快感倍增,洞水赓续地流下来,流得我一双睾丸、屁股沟、到处皆是,再看着她吃力的情
形与快活的容貌参半,甚为焦急地猛伸双脚,便扒住她的屁股站了起来。可惜,浴室太小了,不然我们倒可以跳舞
呢!她的身材一悬空,妒攀赖屁股扭动扭转,倒是异常吃力的,快感反而减低了。我认为如许不可,随即竽暌怪要她把左
脚踏在凳子上,拿我的身材做依附,我鄙人面挺动臀部,开端狂抽猛送,一插到底,一抽到头。
  不一会她便叫道:「大鸡巴哥哥!你真行,这花式就比我高超,真够意思,你把腿再屈低一点,好了!多有趣!
多快活!你再用力点,对!我将近出了。啊!舒畅逝世了!」她的精水一出来,便逝世命地按住我屁股。我的大家伙在
她的洞里,被裹呀吮的,我不由自立地又抽插起来。才抽送两叁次,末路海里溘然又浮上一个新的花式。
  「秀娥,你伏在凳子上上,把屁股向后翘起来我尝尝看。」
  「啊!你要干甚么?你要玩我的屁股眼吗?」她显得无穷惊奇地说。
  「不,你别误会,秀娥!」我知道她会错意,随即解释给她听,我是要大后面插她的小穴。
  「大鸡巴哥哥,你的花样真多,妹妹不如你!」她毫不迟疑地把臀部挺出来,娇媚地一笑好像早就知道这架式
一样。一看到她的大白屁股,好奇心跨越欲念,我双膝跪地棘手扶屁股,把头低下去,观赏她的阴户。天哪!这阴
户多妙,多有趣!因为双腿打开,屁股后仰的缘故,两边的嫩肉被绽开,像个小之又小的葫瓢。那小小的迷人肉洞,
蓄着晶莹的玉液,使人恨本没法信赖,它能容纳得下九寸多的大玉棒。
  那前突后陷的小洞,好像一个饱满丰肥的小笼包,可爱得使人的心直跳,欲念无穷高涨。看得起劲,随又把嘴
贴了上去,吻了一阵,直到喷鼻气低弱,忙改换大玉棒,正好在这时,她也叫道:「大鸡巴哥哥!快些,我痒痒,痒
逝世了。」
  真所谓:「心急吃不到热粥」,我的大家伙在她屁股沟内连触了数下,也没有找到门路。最后,照样由她一手
牵引和玉门后迎,才插进去了,大概因为太猴急了,不(下她已淫水横流,浪声连响了!
  「大鸡巴哥哥!真妙!也亏你想得出来的。」她伏着身材,不便利行动,可是一到快活之后,她像要豁出身命
手指再度探入她的饱突突的小穴时,她把双腿夹紧又叉开了一些,像饿狗抢食似的,主动张开小洞,等待着喂食。
似的,屁股乱摆乱倾,赓续地前迎后拱着,弄得洞水四溅,到处皆是,睾丸打在她屁股沟上,发出像火烧竹林的声
响,很有节拍,加倍令人振奋,高兴得使我们更英勇的动作着。
  「大鸡巴哥哥!我真快活得要逝世了,我真恨不得大叫一阵才好哩!你这会尻屄的冤家,给我带来如许大的快活,
我也跟着达到沸点,两人同就去色色时出了精。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