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里的死党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辛键是王枫的死党,两人是同一宿舍的,人长得英俊,当时辛键的吉他技术在学校里是第一牛逼的,与有此爱好的同学组了一乐队,在里面是主音吉他手。但他性格较为沉稳,不象王枫那样张扬不羁,奇怪的是两人的关系很铁。

王枫恋爱后,就张罗着要给辛键介绍物件,沈思就把好友楚楚拉出来一起玩。楚楚对于性格张扬的王枫不是很欣赏,认为不可靠。在和辛键接触后,被辛键迷住了,辛键为人尽管话不多,但看的书特别多,什么说起来都有他的一套,连狼在十五月圆之夜对月嚎叫的事情都分析得头头是道,他玩吉他玩归玩,但学习成绩特别好,不象王枫经常考60、70分。辛键对别的事情分析得透彻,但对于感情的事情却是含含糊糊。对于楚楚,他有好感,却不知道如何表达。

楚楚的性格温柔委婉,但做事果断。她发现辛键的犹豫后,暗示了几次,才知道男人是不明白暗示的,要指明方向他才清楚,于是放下女孩的矜持,写了封信问辛键对她的看法,辛键这时才醒悟过来。

宿舍里7个人,除了王枫打篮球与辛键组乐队玩吉他外,其他的人多数心思是放在学习上的。当然对于恋爱,大家都心神往之。特别是看到王枫与辛键携带美女女朋友后,大家的心思泛活了。

辛键当时得出一个结论,就是人都是群居的极容易受环境影响的动物,对于爱情,他心里认为是时髦与情欲的交织物,特别是他与王枫结为好友后。王枫身边向来就不缺少女朋友,经常不是他去追求女孩,而是女孩主动向他示好,对于性,他是很早熟的。

那时侯宿舍里晚上一关灯,大家谈的多是关于性方面的东西。对于女性身体的构造与性爱的姿势,大家讨论个不休,经验多是从黄书上看到的或是看毛片得来的。王枫从不加入话题,只蒙头大睡。

他有一回私底下问辛键还是童子吗,辛键尽管很逞强,但也只好点头,王枫告诉他,要带他去结束处男生活。

在没有和沈思谈爱之前,王枫与外校的一个女生来往,那是个可爱的女孩,经常周末来到王枫的宿舍,晚上两个人就出去了,有时候是夜不归宿。大家对王枫在女人方面的这点嫉妒又羡慕。

有一次那女孩走了之后,王枫对辛键说:

“东北女孩真的是够味。”

“怎么说?”辛键正抱着吉他练琴。

“闷骚,水多。”王枫回答。

酒后他告诉辛键,他第一次失身是在高中三年级,物件是他姐姐的朋友,应该是她引诱他的。

“第一个很重要,对于你今后的兴趣与观点都产生影响。”

王枫这样告诉辛键。

“你别老是练琴,我说辛键,你弹琴这么牛,怎么就不泡上个女孩啊!敢情现在艺术不吃香了?”

“我没多大兴趣。”辛键低着头在吉他上快速地走音阶。

“没兴趣也要练练,下个周末,咱们出去来个两人约会,我都叫她约她的舍友出来了。”

周末来临,王枫的女朋友真的带着个女生一起来了,人长得甜美成熟,皮肤细白,声线很嗲,明显比辛键年纪大些。王枫在这之前告诉辛键,那是个大三的女生,对性这方面看得开,没有什么好顾虑的。

“王枫,我可才大一啊!”

“什么啊!可便宜你了,就是成熟的开导你才好,反正到时可别丢我的脸。我们的总设计师说了,胆子要再大一点,步子要再迈大一点,要提前进入共产社会。”王枫拍拍辛键的肩膀。

辛键的一个练琴的朋友在郊外租有一套房子,跟那朋友说了,听说是把女孩,那哥们二话不说的就把钥匙给了辛键:“玩得尽兴点!”

四个人看完电影,在路上走着,辛键这时已经和那女孩谈得挺熟了,他知识面的东西可真有用场了。那女孩叫韩蝶儿,和辛键女朋友乔丽几乎等高,有1.67左右,留着一头长发,人长得甜美秀气。她本来以为辛键是个小毛孩,叫他弟弟,但和他交谈后,不禁刮目相看。

王枫和他女朋友紧紧粘在一块,旁若无人地接吻。过了一会,王枫建议去买啤酒,说有个好地方,可以尽兴地玩。他对韩蝶儿说:

“蝶儿,你不知道吧,辛键吉他特棒,去那他弹给你们听听!”

“真的,那好啊!”

辛键没想到王枫这个借口顺顺当当好不尴尬地邀请她们去那间房子了。四个人买了啤酒,坐车直奔郊外。

辛键朋友的房子三房两厅,客厅里摆的尽是乐器。韩蝶儿提出要听辛键弹琴,辛键怎么地也要露一手了,他弹了几首流行的英文歌曲。

对于女孩来说,“EverthingIDo,IDoItForYou”、“ScarboroughFair”等等基本上是耳详目熟的,太深的东西反而不讨好。

其他三人照例是鼓掌。余下的时间大家一起唱了些老歌曲,弹琴、喝酒、唱歌,气氛十分快活。

最后,唱得累了,王枫与乔丽不知什么时候走进了一个房间,剩下辛键与韩蝶儿。韩蝶儿脸儿通红地看着辛键。辛键的心跳得厉害,直视着她。韩蝶儿起身走向一个房间,在门口回头停了一下,瞟望了辛键一眼,走了进去。

辛键这时候有些打退堂鼓,他原想自己的第一次应该和心爱的女孩一起做,怎么今天就莫名其妙地发展成这样了。

但其实对于性,哪个少年不迫切向往,况且韩蝶儿人也长得妩媚甜美。这种氛围下,辛键稍微抵抗的心情抗拒不住这冲动的诱惑,他站了起来,走了进去。

辛键的第一次是和韩蝶儿一起做的,韩蝶儿给他的享受让他欲仙欲死。

第一次看到韩蝶儿的裸体,细白的肌肤,成熟的体态。他没想到韩蝶儿的乳房是这样的高耸丰满,她双腿间的毛丛浓密茂盛。

辛键一向认为自己沉着冷静,但他一见到一丝不挂的韩蝶儿,下体就一下子腾立了起来,心情激动万分,手都有些颤抖,直盯着韩蝶儿的双腿中间看。韩蝶儿都被他看得脸颊通红,辛键颤抖着伸手摸向韩蝶儿挺立的乳房,弹性光滑细腻的肉感,那感觉让他更加兴奋。韩蝶儿吻着他,伸手摸向他的阳具。

“好硬呀!”韩蝶儿调皮地看了他一眼,捏了一下。

“哦……”辛键不由得轻呼了一声。

韩蝶儿捋起他的包皮,掌心握住辛键的阳具,上下轻轻套动起来。辛键感到裸露的龟头在韩蝶儿温暖柔软的小手里,心里忽地一阵酥麻,“噗噗”地射了出来。

“啊……这……”韩蝶儿看了辛键一眼,有些疑惑。

辛键的脸通红无比:“对不起,我……我没做过。”辛键想坦白算了。

“真的?第一次,哦,没关系的啦!”韩蝶儿低声笑了一下,安慰他。

她拿出手纸,帮他擦拭干净。辛键觉得羞愧极了,尽管韩蝶儿安慰他,但他还是面子有些搁不下。他抱着韩蝶儿抚摩她的身体,渐渐地才心情平稳了下来。辛键执意要仔细看看韩蝶儿的双腿之间的秘密,韩蝶儿知道他是第一次看到真实的女性身体,尽管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张开大腿,让辛键观看。

韩蝶儿浓密黑色的阴毛覆盖着整个阴户,一条肉缝微微闭合,深藏其间。辛键拨开那条肉缝,两瓣嫣红的阴唇张开了,是一条红色的肉沟,一片诱人的肉色里,两个肉孔清晰可见,但底端的较为大些。两条阴唇上端有一个小小的突出,有一股特别的味道。

原来女性的秘密是如此的啊!辛键感觉好象是小时候吃蚌肉的情形,软软的嫩嫩的,对了,阿根廷人不是把女性的阴户叫做贝吗?辛键的血都要涌上来了。

这时候,韩蝶儿的手在套动着他的阳具,一下子就硬了起来。韩蝶儿就双手抱住他,把他拉了上来,躺握在韩蝶儿软绵绵的肉体上,阳具顶着她的小腹。辛键双手用力捏住韩蝶儿的双乳,揉弄着挤压着。韩蝶儿迫切地吻着他,双腿在底下扭动。

辛键也扭动着身体,他现在只想想找到入口,进入韩蝶儿的身体里。但他的阳具总是滑过顶到韩蝶儿的小腹上,辛键都有些焦急了。

韩蝶儿张大双腿,伸手在底下握住辛键的阳具,放在她的肉缝间,顶住肉洞口,臀部向上一擡.辛键用力顶了下去,一下子就进入了一个温暖湿紧的空间里。

辛键一插进去,阳具被韩蝶儿紧凑的肉壁吸握着,舒畅极了。他只有一种冲动,就是快速痛快地冲刺抽插。

韩蝶儿被他奋勇的抽动刺激得“哦……哦……哦……”地叫唤了起来。

她小嘴微张,吐着香气,秀发散乱,喘息渐渐急促,胸前的两个丰乳上下晃动地摇来摇去,辛键看着她这诱人的神情,兴奋得伸手握住她的两个乳房用力捏压着。

有好几次辛键的阳具都抽离韩蝶儿的肉洞,他又低头扶住里插进去,这回是熟悉了些。他看到自己的肉棒已经湿湿的粘上了些白色的液体。

“那是蝶儿肉洞里流出的液体吧!”他这么想着。

韩蝶儿双腿高高举起,双手抱住辛键的腰部,摇晃着白嫩的屁股在底下迎合。她低声告诉辛键,要缓慢些,不要太快。

辛键由于刚才射出了一次,第一次做爱竟然很久都没有射,他慢慢地平静下来,在韩蝶儿的指导下,轻缓而又疾快地运作着,有张有弛,他有些奇怪自己竟然领悟的得如此之快。韩蝶儿的脸儿通红,在辛键的抽弄下,她渐渐地感到欲望的高峰就要来临了:

“快!好弟弟……快……对……再里面点。哦……唔……”

辛键加快了速度,感觉韩蝶儿的肉洞里越来越热,肉壁摩擦着他的龟头,禁不住地一阵酥麻。

“啊……我……”辛键抖动着阳具,“噗噗噗”地喷射了出来。

“啊……好弟弟……哦……”韩蝶儿也一阵颤抖,辛键的阳具被她的肉壁紧紧剧烈地地缩握。她的全身都似乎要痉挛起来。

辛键的动作停了下来,回味着刚才在云端般射精的爽快感。

“作爱原来如此的舒服!太痛快了!”感受着韩蝶儿柔软温暖的肉体,她的肉洞里紧握吸缩的感觉,自己射精的畅快,他感慨着。

韩蝶儿娇软地躺在床上,洁白的小腹一抖一颤的,鼻子里哼哼唧唧,似乎力气用尽。辛键喘着气,感到阳具在韩蝶儿的肉洞里渐渐地缩小,被她的肉缝挤褪了出来。

辛键俯下身子,张开韩蝶儿的双腿,她的阴毛显得有些杂乱,有些湿,粘在一起贴在微微凸起的阴阜上,看到韩蝶儿的肉洞翕张收缩着,里面的嫩肉通红一片,带着些白色的粘液,慢慢地似乎要流出来,她的肉缝四周粘满了黏白的液体,里面的颜色变得有些暗红了。

“我的精液射到她的肉洞里面了。”

“你还行啊!第一次就这样。”韩蝶儿躺在他身边,小手爱抚着他发软的阳具,对着辛键说。

辛键身手摸着她的乳房,柔软弹性光滑的触感,怎么摸都不会厌倦。

“你别再摸了,等会我又要来了。”

“真的,别骗我,我试试看。”韩蝶儿握住他的阳具,捋套起来。

沈思的工作紧张而又忙碌,在她和辛键夫妇聚会后,很少有时间去见他们。楚楚和辛键倒是打了几个电话,但她总抽不出时间来,公司业务的开展需要她亲力亲为。楚楚叮嘱她别太拼命,她笑着说不拼不行,要赚够养老的钱。

手机响了,沈思正在看一个方案,是周同江,那是她去银行办理业务时认识的一个负责人。

周同江见到沈思后,惊为天人。他还是未婚,没有谈正式的女朋友。以他的经济地位和学历,他发誓要找一个气质高贵的美女做妻子。

周同江是海归派,人长得矮矮胖胖,年纪在三十左右,肚子从鼻子视线往下看,就看不到皮鞋了。当天他看到沈思后,立刻就签下协定,第二天就打电话相约。照理是沈思请他客才对,所以沈思就赴约请客了。

今天是他第三次邀请了,说实在,沈思对周同江没什么好感。沈思只是视周同江为工作上认识的人,当然该打理的还是要打理,并不想得罪于他,让他面子上过不去。沈思寻思一下,答应了周同江的邀请。周同江要开车来接她,沈思说不麻烦了,自己过去就可以。周同江在市外郊区的一个乡村风味的酒家订了座,就他们两个人。

周同江早早地就来到酒家等候,心里思索着等会该怎样向沈思表达自己的感情,想到沈思的浅笑倩兮,想到她动人的体态,想象着在衣服里隐约看到沈思的成熟妩媚的肉体形状,他心里就一阵激动,如果自己能骑在她娇美柔软的身子上驰骋,痛快地发泄,该是何等美妙的事情啊。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这话中就包含着激情畅快的交欢意味,周同江感觉自己下体都快要勃起来。

是的,男人都是下半身的动物,对这点周同江完全同意。自己坐在主管这个位置,又出国喝过洋水,对女人来说,算是个钻石王老五吧。他一开始并不想结婚,但趁着年轻该玩的就玩个够,这几年下来,交往过的女孩不少,上床归上床,但真正让他动心的没有几个,多是玩了就散。直到遇到沉思,他一下就有了结婚的念头与冲动。

看到沈思体态婀娜地走进来,周同江心情激动万分,赶紧站起来:

“快,快,沈小姐,快请坐!”他的眼睛飞快地掠过沈思高耸挺拔的酥胸。

沈思笑道:“周先生太客气了!”

沈思感觉到周同江火辣辣的眼光扫过自己的双峰,尽管速度飞快,但女性的敏感是男人了解不了的。

“哪里,哪里,你肯过来,我就感恩万分!”周同江笑着说。

菜很精致,山野味很浓,沉思想不到周同江还颇费了一番心思。菜过三巡,沈思极为客套,不冷不热,让周同江看不到语言中出现的机会。

周同江喝了些酒,借着酒意,他要对沈思表白,他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在坎忑不安地跳动:

“沈思小姐,我对你倾慕已久啊!自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意识到你就是我生命中一直在寻找的女孩!你的身影一直在我脑海里停留,你的微笑使我颤抖!见不到你,我的心狂燥不安,一见到你,我的激动的快要晕过去了!真的,我已经深深地爱上你了。”

周同江一口气说了出来,他感觉到句子很精彩,不禁有些为自己感动,当然他更希望的是沈思也感动不已。但潜意识里,好象是在背台词,虽然在大学里他参加过戏剧团,但已经好久没看戏剧了。这时他好象又回到了舞台上,这种感觉让他兴奋不已,但又隐隐觉得出了点差错,有些不妙。但具体是哪里出了问题,他也不太清楚。他看着沉思,满怀期待与希望。

“谢谢你的心意,周先生,你这么一说,我真的受宠若惊了,真的,我很感动。”

沈思喝了口汤,语气停了停。她在想男人为什么都要借酒壮胆呢?可见男人天生是胆小的、爱面子的,做某一件事都要找诸多理由和借口。

周同江眼睛一亮,绽放出异样的神采。

“但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了,我们感情很好,就快要结婚了,对于你的感情,我真的很抱歉!”沈思又把话接了下去。

“哦……”周同江张大了嘴巴,楞住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好一会,他才回过神来:

“没……没关系,我不在乎,只要你还没有结婚,我就有追求的权利,我们可以交往试试看,真的,你会发现也许以前的选择是错误的。”

“可我是很传统的人,我们还是朋友,不是吗?”沈思微笑着回答。

“沈小姐,我不会放弃的。”周同江坚定地说,同时心里在为自己加油:

“周同江,没有你办不到的事,加油,Comeon!Don'tgiveup!”

沈思有些同情地看着周同江,她知道这是根本不可能的。

饭后,周同江提出去看夜景,沈思礼貌地找了个理由推拒了,周同江只好遗憾地表示那就下一次了。

回家的路上,沈思感叹怎么现在好的男人越来越少了呢?

************

忙碌了一整天,身体像上了发条似的,沈思放好热水,舒服地泡在浴池了。她懒洋洋地擦洗着,仔细地看着自己的身子,乳房还是坚挺丰满,肌肤白里透红,小腹光滑平坦,不见一丝皱痕,双腿光洁修长。

她对这个状态甚为满意,看着小腹下面阴阜上的黑色毛丛,情欲一下就涌了上来。

这几年她不是没有交男朋友,但都是匆匆的过客多,性爱好久都没有做了。晚上有时候欲望来的时候,她只能是自己做自己的情人。她觉得很正常,这样也很好,自己解决,更清楚了解身体哪里需要刺激,哪里需要抚慰,每次她都能在手指的动作中畅快淋漓地登上高峰。

但有时看着自己美好、成熟的身子,却没有男人来欣赏享用,她不免有些失落,而且火热的阳物在柔嫩的阴道里快速抽动的感觉和自己手指的解决是迥然不同的感受。

沈思想到了楚楚,这幸福的女友,看她脸色红润,神采飞扬,就知道她和辛键的性生活如鱼似水。而辛键的能力,她不禁心中跳动了一下,想到了以前的一件事。

沈思感到脸颊发热,她的手慢慢地伸到了自己的大腿之间,手指拨开浓密的阴毛,轻轻探进闭合的肉缝中。她熟练地磨动、挑弹,双腿夹紧。她已经感觉到阴道里湿润,她手指开始伸向需要的地方摩擦、按压,另一只手握住乳房抚摩,捏拿着挺硬的乳头,时而轻轻挤压,时而紧紧用力。

沈思的身体通红,呼吸开始急促起来,她的手指飞快,她的思绪飞扬……

许久,沈思的动作终于停了下来,全身肌肤通红,双腿僵直地伸长,无力地躺在浴池里,喘着气,一动不动,浴池里的水面有了些新的东西浮了上来。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