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女友和我的同学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会考发榜有了结果,我和女友成绩不错,双双在原校升读高中,我和女友的
努力总算没有白费,奖品是两年的甜蜜中学爱情生活!大概这话会惹怒不少读者
了……

距离开学还有大半月,暑期工也辞了,这么长的时间会把人闷慌的,有些什
么事情可以消磨一点时间的呢?英明的我在会考期间便已报读了一个为期七天的
游学交流团,除了能够一边旅游一边学习以外,最重要的当然是能够名正言顺地
和女友远离监视,过着七天的甜蜜旅游生活,晚上在酒店房的时候,嘿嘿嘿……

该死的在出发前两天却和女友吵了一场厉害的。

「你答应过我什么忘记了吗?你知道我昨晚等了你多久吗?」

「我也说了对不起了嘛!我也不是故意的,你也就不要这么小气了好吗?」

「你还说我小气!?你为了和那些兄弟看足球,把我也忘掉了!」

「什么嘛,你也知道我善忘的,昨晚也不提醒我……」

「这么重要的日子你也忘得了吗?(我和女友的相识纪念日)你的臭足球比
赛日子却记得那么清楚!我这个女朋友你也能忘记吧?」

「你在乱说些什么?我也不是故意的,你还真无理取闹!」

自那天以后,谁也没有给谁打过电话,但我知道女友很快便会哭着求我原谅
她的。但截至出发前那天,女友只给我发了个讯息:「明天不要迟到」,虽然女
友没有哭着求我原谅她,但也看出她还是放不下我的。

出发那天我准时到达集合处,女友已一早在女生堆中溷熟了,但她好像看不
到我,应该说是她对我视若无睹。她用得着为这小事生这么大的气吗?好!我也
不会理你的,我还要玩得更开心给她看!

「好了,所有参加者都到齐了,大家跟着名牌上的组号与同组的一起上车,
尽量坐在一起互相认识吧!」

因为目的地是在广东省,所以从香港去那边坐车也很快,大约四小时车程后
便到了目的地——阳江市。

我们在入住的酒店饭堂用膳,每组约六至七人一桌,共六组,看来大家也是
中学生,当中也有五、六个像是大学生。刚巧女友那组在邻桌,女友和组里的男
生有说有笑,她眼里还有坐在旁边的我吗?我也要故意在她眼前逗组里的女生!

吃过饭后我们回房间休息和收拾,我们给安排了每三人一间房,与我同房的
两个也是同组的,叫阿福和阿松,阿松的样子比较老熟,原来已经大三的了。

三个男生在一起,话题不是女人还有什么?

「你们有目标了没?」阿福率先打开了话题。

「隔组那个叫小欣的好像很不错呢!脸蛋、声音都很甜,更厉害的是她穿那
吊带背心,那半球露出一大半。」阿松抢着说。

「到位了!我今晚约了她那组过来玩,不许跟我争哦!」阿福说。

「咚,咚,咚……」

女友那组四男三女,加上我这组的三位女生,十三人马上就把我们的房间挤
满了。

「你怎么连男生也叫来了?」阿松向阿福抱怨。

「我不记得有请他们来的……」

十三个人能玩些什么游戏?大概也只剩下「诚实与大胆」(true or
dare)了。

起初大家也玩得很拘紧和客气,大多都是打筋斗和在走廊上大声唱歌,但喝
了酒(还真有准备)后,大家便越玩越放得开。当女友输的时候,所有男生立时
大叫:「脱!脱!脱!」女友一脸进退两难的样子,因为她已换了一身睡裙,脱
了后就是内衣裤。

「该不会是怕了吧?害怕的便不要玩了,回房间睡觉去吧!」我说道。

「谁怕谁?脱就脱嘛!」女友给我一气便失了理性,把睡裙向上一拉,她姣
好的身材便让所有男生视奸着,女友不但不作遮掩,还把胸部向前挺,让大家看
得更清楚,像是向我示威一般。

接着大家便玩得越来越色,有些问第一次上床是几岁、和多少人上过床,慢
慢还玩起了互摸、亲吻等。接着我输了一盘,大家罚我要和一位女生一起吃一颗
草莓,还不能用手,那即是和接吻没有分别哦!嘿嘿!机会来了,这回我还不气
死你!

「好!我有什么不敢玩?」我说着拿起了颗草莓,故意选了除了女友外这里
最漂亮的女生来玩。我用口喂那女生吃草莓的时候还故意俯身向前,嘴唇轻轻碰
了那女生一下。

「哗!碰到了!」大家立时高叫了起来。我眼角瞄到女友已经被我气炸了,
脸也涨得通红,死死地盯着我看。

接下来轮到阿松输了,这时阿福把酒店房间附送的保险套扔给他说:「挑一
个女生进隔壁房间,然后装满套子后拿回来给我们看!」哇!这可不是惩罚,而
是奖赏呢!

「小欣跟我过去好不好?」阿松一脸好色的看着女友,我当时真想立即冲出
去痛殴他。

「怕什么?反正大家也这么敢玩!」女友盯着我说。我知道刚才我是玩得太
过火了,女友大概已经是想报复给我看。

女友说罢,头也不回便已经和阿松离开了房间,而我们的房间又一次起哄,
「想不到小欣这么开放!」、「不知道他们多久才回来?」、「大概不会真的那
个了吧?」……等等这些声音不绝于耳。

接着的时间我的心机已经不在游戏上,我只感到渡日如年,期望着女友快些
回来然后说什么也没有做过。我真的感到后悔了,我不应故意气她的……这段时
间对我而言像十年那么久。

女友和阿松终于回到房里,「轰!」我脑子顿时炸开了,只见阿松手上提着
一个载有液体的保险套,女友该不会真的和他那个了吧?

「刚刚好三十分钟呢!你们真的那个了吧?看你一副爽透的样子!」阿福叫
嚷着。

女友这时脸涨得通红的抢着说:「才没有呢!是他自己弄出来的。」说完立
即低下了头,偷看了我一眼。

「不对哦……套子外面沾的明显是女生下边的分泌物。」一个女大学生团友
说道。

「怎么样,有没有进去了?」阿福逼问着阿松。

「嘿嘿嘿,我反正也爽过了,小欣说什么便什么好了~~」阿松得意地说。

阿松的回答再度引来大家的起哄。我这时已经待不下去了,先前女友的短片
我可以理解是被逼的,当作没有看过,但这次女友在我的眼前主动和另外一个男
人上床,她已经亲手放弃了我们的感情。

我不作一声离开了房间,走到街上乱逛。当时的我心乱如麻,一来我怨恨着
女友为何会这样对我,二来是我还很爱着她,在原谅和离开之间作不了决定。

逛了个多小时后已经大约凌晨三点多四点,我回到了酒店房间,看来他们也
是刚刚玩完的样子,留下我的室友在收拾。

「你上了哪里去,怎么现在才回来?」阿福拉着我坐到阿松的身边。

「人齐了,你能说了吧?」阿福跟阿松说。

说什么?我听得一头雾水。

「嘿嘿嘿,听好了……我是有和小欣做了爱!」

什么!这个溷蛋是在找死么?

「跟她干真是把我爽死了~~她的小屄真是紧得厉害,即使是戴着套子,我
也感觉到屄肉是紧紧地包裹着鸡巴!」

「哇靠!从开始说起吧,也让我好好幻想一下嘛!我也很想和小欣来一炮!

想不到她外表那么清纯,表然这么容易干上,你猜我明天有没有机会?」

「去你的,让我再多干几炮再说吧!我和她进房间后,她便跟我说,要我自
己进洗手间弄出来好了,我当然不依她的,我说这样不易弄出来,跟她说给我一
边摸一边弄会较快出来的。

她初时还是不愿意,但这些小女生哪受得了我的甜言蜜语,慢慢地也就默许
了。我伸手一摸她的奶子,爽死了,又软又大,白花花的奶子上一小颗粉嫩的奶
头,我轻力地揉着,她便受不了在轻声的呻吟。我也想不到她竟然那么敏感,于
是解下她的胸罩,双手一把握着她的乳房,她立即「呀」的一声叫了出来,我再
弄多两下……「

(以下是第三人称表达)

阿松的手向下一探,发现女友的内裤已经湿透了。

「不要弄那边好吗?我想留给我的男朋友……」

「那好吧,但你得给我弄出来。」

阿松躺在床上,女友在他下边手口并用,但阿松的持久力大概比我厉害,女
友弄得累了他还没有要射的迹像。于是他跟女友换了69的姿势,让女友伏在他
身上继续吸吮,但女友吸上一段时间后还是吸不出来。

「让我摸两下,你也叫两声好听的,一定会很快出来的,不然再这样秏下去
也不知要到什么时候,你也想快点交差的吧?」阿松说。

「但是……能不摸那里吗?我想留给我的男朋友……」女友还是保有一个少
女应有的矜持。

「我只是弄两下子,你又不会少块肉的,难道……你还是处女!?」

「……这个……不是……」

女友这个时候诚实有什么用?这不就等于说是「欢迎光临」!

「那就不要紧了吧!我反正不是要插进去,没有人会知道的。」阿松说罢立
即吻上了女友的小屄。

「呀……不要这样……嗯……很脏的……停下来……」

阿松抓着女友的屁股,又吸又舔的带给女友从未有过的舒服感觉。因为女友
一直怕脏,不让我对她的小屄口交,想不到这个第一次竟然献给了一个认识不到
半天的男人。

「不要……快停下来……我受不了呀……停……」

阿松手口并用,很快的便让女友泄了一次。

趁着女友在泄身的时候,阿松突然反压着女友,粗腰从后一挺,阴茎便插进
了女友的湿滑小屄里。小欣抗拒着:「呀……你怎么可以……拔出来……呀……

不要……嗯……「阿松没有理会她,反而加大力度抽插着,小腹把女友雪白
的屁股撞得通红。

「我真的……不能了……呀……求你……停一会……要死了……太厉害……

受不了啦……「女友第二次被阿松干出高潮来。

「怎么了啦?小淫女。」阿松伏在女友背上抓着她的双手深深插入,一副征
服者的姿态。

「我想……也该够了吧?你都已经那个了……拔出来好吗?」

「我已经什么了呀?我还没有射呢!只是你一人爽够,我还没爽到哦!」说
着,阿松又再动起来。

「不要……我答应过自己,不能再对不起他的……求你……不要了呀……」

女友想挣扎起来,双手支撑起了上半身,但无奈阿松壮大的男性身驱把女友
的下身完全压住,小屄只有挨操的份,而这样更方便了阿松从后抓着女友的奶子。

「这样说来,你先前也曾给男朋友戴过绿帽子吧?」

「不要说了……我已不想……呀……再记起……」

「反正不是第一次,多我一个也不打紧吧!」阿松扶着女友的腰,让她把屁
股翘起来,「很深呀……太进去了……嗯……」经历过两次高潮的女友哪受得了
用这个姿势继续性交,马上被阿松插得哀叫起来。

阿松加快摆动的速度,阳具不断进出小欣娇嫩敏感的小屄,很快女友便迎来
第三次高潮。

「你真的很好干,下边小屄像个小嘴般一吸一吸的在吸吮着龟头,肉壁更是
紧紧地裹着鸡巴,淫水更是多得不像话,我快忍不住要射了!」

「不要……呀……拔出来……会怀孕的……不要射进来……」

庆幸女友还有一点理智,知道不要让他射在里边,但她不是一直有在吃避孕
药的吗?原来女友已没有服药一个多星期,因为她说吃了药后经常头痛,而且也
水肿得很厉害,所以不想服了。但前阵子她忘了跟我说,出发前我们在吵架也没
有说,即是说如果女友被射精在身体里的话,是有机会让她怀孕的。

糟糕!计算着日子,女友在这几天可是危险期内,阿松这种二十多岁的健康
男性,精子活力可是最高,最容易让女性怀孕,加上女友十七岁的青春肉体,刚
刚发育成熟的子宫也就是最容易被干大肚子的,那如果阿松真的在女友的身体里
播种的话,女友岂不是一定会怀上他的孩子!

「求求你……我不想……怀孕……不要……我什么也答应你……不要射在里
边……」女友急得快哭了。

「那你当我的女朋友,每晚给我干吧!」

「你怎可以……这样……嗯……我已经有男朋友的了……呀……」

「那我射在里边好了,给我生个孩子吧!」阿松说罢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不要……我答应你……快拔出来……呀……」

「呀!」阿松叫着往小屄深处狠狠一顶,半分钟后才慢慢地向后退出来。

「你怎可以……我已经答应你了……」一道泪水从女友的眼睛滑到床上。

「什么了,我还没有射呢!」阿松拔出阴茎,拿出阿福的安全套:「替我戴
上吧!」

「射在外边好吗?我用手替你……」

「我刚才只答应不射在你里边,可没有说不射在套子里。」

无助的女友只好给他戴上套子,「自己坐上来动动看。」阿松说着。「这样
很丢人哦……」女友嘴巴上虽然这样说,但她已一手扶着阿松的肩膀,一手扶着
他的鸡巴对准自己的小屄口,然后慢慢坐了下去……

「呀……」女友双手紧紧抱着阿松在扭动腰部,胸部也完全压在他的身上。

「这样干不够爽。」阿松抱着女友的屁股,一抛一抛地干着,女友整个人的
重量完全受落在男人的鸡巴上。突然阿松把女友推倒在床上,用传教士的体位勐
烈地抽插女友,「不行了……太舒服了……又要到了……」女友在高潮的时候主
动地向阿松索吻,他当然也热烈地回应着,一面射出精液。

性爱后的两人躺在床上休息,床上的女友在低声哭着,「怎么了?」阿松搂
着她问。

「我觉得自己是个很坏的女人……很肮脏……不是男朋友也能和我……我太
淫荡了……我对不起男朋友……我的身体只应属于他的……但其他人弄不到几下
我便受不了……心里只感到很想要……我想反抗的念头也很快便……」

「以后我便是你的男朋友,你从前有过多少男人我不管,从现在起你便是我
的女人了,我会好好保护你的。」阿松把女友紧紧地抱进怀里。女友已经被他所
打动,深情的看着他:「真的吗?你真的不介意我以往的事?」

「当然了,我会把你放在第一位。」阿松信誓旦旦。(这刚好刺中我和女友
的死屄,因为我们还在冷战着,女友说我的兄弟和足球比她更重要。)

「你这样说我是很感动,但我还有男朋友的……你能让我考虑一下吗?」

「没问题,但他知不知道你从前的事?如果他知道了的话会怎么样?男人中
没多少个有我这样的胸襟能够包容这些事,你与其欺瞒他一辈子,倒不如给自己
一个机会重新开始。」

「但现在的我放不下他,他也对我很好……」

「他对你好的前提是仍不知道这些事,包括今晚我和你的事,如果他知道了
还会对你好吗?我一定会比他更好地待你。」

曾经有人跟我说过:「进入女性心灵深处,最快的方法便是进入她的小屄深
处。」想不到这说话竟然在我女友身上应验了,小欣和阿松认识才不到一天,已
经可以让她迷惘在两个男人之间。

这天晚上我辗转反侧,睡一会醒一会,因为女朋友的事让我难以入眠,虽然
我主观地认为小欣应该只是暂时被阿松的甜言蜜语所迷倒,但也很难说女友对一
个占有过她身体的男人没有半点感情。我好不容易刚睡着了点,又被阿福的鼻鼾
吵醒,有点尿意的我起来后发现洗手间开了灯,即是说松在洗手间里,我便只好
躺回床上等候。

五分钟过去了,屎也该拉完了吧!我走到门前正想说话时我听到了点声音:
「刚才还干得你不够吗?这么晚了还来找我干你。」什么!为什么女友会过来和
他……难道女友已经接受了他,要离开我吗?

「不是……喔……是你强来……不要弄了……呀……外边……会听到的……

嗯……「果然是小欣的声音。

我从门缝看进去,赤裸的女友已经坐在洗手台上让阿松在她的双腿间快速的
摆动着腰部,虽然女友的大腿把两人交合最重要的证据遮掩了,但从女友闭着眼
仰起头的表情和阿松的动作,我知道女友已经背着我和阿松做着男女之间最亲密
的事。

「穿这么性感的睡裙过来,连内衣也没有一件,还说不是找我干你?」

听阿松这么说,我这时才发现到女友身旁放着她的吊带睡裙。这件睡裙是我
从网上订购回来的!我送了给女友后她从没有为我穿一次,因为这吊带裙的胸开
得又低又阔,而且丝质簿得不像话,我常跟女友说穿了这个,里边什么也不穿一
定很诱惑,但女友说太暴露了,一直也不肯穿。女友今晚一定是想穿着这个来跟
我言好的,但不巧被阿松截住了!

「不……不是这样的……嗯……」

「我知道的,女孩子是要矜持的嘛!我来做主动好了。」阿松抱着女友的屁
股压向自己,腰部摆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太快了……不要这样……呀……慢点……求你……忍不住……我要叫出来
了……」女友一手撑在台上,一手掩着口,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要叫便放声叫吧,让他们知道我们这对情侣在打炮。」

「谁和你是情侣……我还没……答应你的……」

「你不是说小屄是让男朋友干的吗?现在我就正在干着呢!」

「你……耍流氓……」

对话间突然女友全身抽搐了数下,双腿紧缠着阿松的腰,身体也无力地向后
靠在镜子上。阿松也知道女友要泄身了,于是抱住女友勐力地连抽数十下,女友
终于第一次在我面前被其他男人干出了高潮。女友高潮后整个人都放软了躺在洗
手台上,阿松慢慢地把阳具拔出来……

女友闭着迷离的双眼还在喘息着,她显然不知道阿松已经拿出相机把她赤裸
的身体全都照遍了。女友漂亮的脸蛋、雪白丰满的乳房、娇挺的臀部,还有最重
要、最私隐、通向子宫的小屄,全部也被阿松拍进了相机里。

阿松扶着女友让她站到地上,女友配合地扶着洗手台,屁股向上翘着让他从
后进入她的身体。我这时才看到原来阿松并没有戴上套子,而是直接干进女友的
小屄里,如果洗手间内没有避孕套,那我女友岂不是很有可能会被他中出!

就在我想着的时候,阿松好像从镜子里看到了我,但我在外边没有一点光,
而洗手间里那么光,他应该看不到我才对的!

阿松透过镜子向我打了一下眼色,然后问道:「怎样,很爽对吧?」

「是……是的,很舒服啊……」阿松的说话一语双关,女友以为是在问她,
但在我看来像是问我看得爽不爽,如果他知道我和小欣的关系,肯定问不出口。

可恨的是我还要顾着女友的面子,不然的话,我一定已经冲进去把这个奸夫
打一身,那时候女友便被逼在我和他之间作决定,然而女友很可能觉得没有面目
面对我,而最后会选择了他。

阿松双手伸向前反扣着女友的双肩,让她的背向后弓着,胸前两个奶子向前
挺起,随着阿松快速的抽插而摆动着。「不要……这样呀……太快了……啊……

插得比刚才更深……会受不了的……要被你贯穿了……嗯……「女友的叫声
越来越高亢,情欲已经淹盖了她的理智。

大概阿松也怕着小欣的呻吟声会被其他人听到,连忙掩着她的嘴巴,但站在
门外的我也不难听到从女友喉头发出的声音:「嗯……嗯……嗯……」

在门后的我还是第一次亲眼看到女友和其他男人交沟,心里非常难受,感到
女友已经背弃了我,要投进其他男人的怀抱里。女友的呻吟声继续在洗手间里回
荡着,从前我听在耳里觉得很温柔动听,但现在只感到刺耳难受。我回到床上逃
避着,为什么她要这样对我?
 
「快起来,安静些,嘘……」该死的,九时半集合,现在才七点多一点,那
得睡了点又给吵醒。「不要惊讶,安静些,你看……」我顺着阿福指着的方向看
去,见到阿松从后拥着我的女友在床上睡觉,大概小欣已经完全忘了我的存在,
沉沦在和阿松的色欲当中了。

这时的我已经心死,面部无任何表情,反而阿福越说越起劲,好像发现了新
大陆一般,如果他看到昨晚发生的事,我想他大概会整个旅期也不用睡了。

「告诉你,还有更勐的,你看……」阿福从女友那边慢慢地掀开被子,女友
和阿松两条肉虫竟然一丝不挂,「嘿嘿嘿,怎么样,爽吧?我刚偷摸了小欣的奶
子,很软很滑呢!你也摸摸看吧,她睡得很死,不用怕。看下边更有得你爽,她
屁股上白色那一沱正是我的!」原来阿福起来看到女友裸体的时候太兴奋了,偷
偷打了一下手枪射在女友身上。

阿松即使睡了也把鸡巴留在了女友的小屄里,从在体外的鸡巴上看到套子的
环,那就是说他们最后还是有出来拿套子的,但我那时可能已经睡死了,所以不
知道。

突然阿松翻一下身,不再拥着小欣,鸡巴「噗」一下子拔了出来。什么!原
来那个套子是破了顶的,阿松的整个龟头也没有包着套子,套子里的精液已经全
部流进了女友的子宫里,只有一丝丝的慢慢从小屄里顺着女友的大腿流到床上。

阿松的精液泡在正值危险期里的女友身体里一整夜,我知道女友这次一定会
怀上阿松的孩子了。

看到这里我已经火起,不能再容忍下去,我决定要和小欣分手,她已经不是
第一次给我戴绿帽子的了,现在她还要在我眼前跟其他男人睡在一起,而且危险
期中的身体里还盛着不属于我的精液,在她的心里还有我的存在吗?

「你知道了吗?」还有半小时才到集合的时间,但我们已在那里碰面。女友
双眼通红,一副想哭的样子,我知道她大概已经在房间里哭过了。「是的,分手
吧!」我说道。「不要……对不起,我真的不要,求求你,不要,对不起……」

女友跪倒在我的脚边,她的眼泪就像崩堤一样,抓着我的手不断哭求着,大
厅里的各人也向着我这边看来。

老实说看着女友可怜的样子,我心里也是非常不好受,心里边一抓一抓的在
痛着,大概我还是爱着她放不下她的,但一想到今早我看见阿松一丝丝的精液从
女友的小屄里流出的景像,我知道今天即使我原谅了她,心底里还是会扎上一根
刺的。

自从跟小欣分手后,这几天的旅程我和她和阿松也没有说上一句话,我想阿
松也已经知道我和小欣从前的关系。我努力装作没事一般和其他团友打成一片,
但小欣毕竟是个女生,大概和我分手对她做成一定的打击,意志消沉的她像行尸
走肉般,对所有事情也没有一点兴趣。

 不少男团友知道小欣和男朋友分手后趁机对她呵护备至(但没有人知道那个

是我),而阿松一直待在她身边以男朋友自居,试着赶走那些烦人的狗公。

到了旅程最后一晚,团长在酒店订了一个大房间和我们所有团友唱KTV。

我努力和其他团友唱歌、玩朴克、喝酒,用这些去麻醉自己,努力不让自己
想起小欣。「你知不知道我刚遇到什么好事?」唱着歌的我被阿福拉到一旁去,
「什么了,把到女吗?」我没什么意思和他耗下去。

「是差不多啦……嘿嘿嘿……我刚在房间告别了我的处男!」这关我乌事,
我倒是对哪个女团友会和阿福做爱有兴趣。「说了你也不会相信,是小欣呢!我
的处男给了这样的美女,真的死了也值!」什么!?那究竟是什么回事?阿松不
是一直在她身边的吗?阿福是怎样……

「我刚才回房间拿相机,怎知道一打开房门便看见小欣和阿松两人脱光了衣
服在床上做着前戏,又吻又摸的,连我进来了他们也不知道。难得好康的事情,
我当然留下来慢慢看。一阵子后阿松他们看见了我,吓得小欣立即大叫起来找被
子掩着身体,嘿嘿嘿……但我早已把她赤裸的全身也看清楚了!

阿松向我招手示意过去,我当时觉得很奇怪,但我知道应该是些好事情。突
然阿松拉下小欣的被子还掰开她的大腿,整个小屄向着我打开来,我还看得见里
边粉红的嫩肉。小欣她羞得掩着自己的脸细声的说着:「不要呀!不要看……」

真的太可爱了!「阿松这溷蛋当初不是约誓旦旦的对我女友说会保护她的吗?

那他现在是干什么呀?

阿福咽了下口水,继续说:「跟着阿松问我想不想弄一下小欣的小屄,我当
然想啦!小欣听到后立即想起来挣扎,但阿松从后按着她的大腿,她还在说着:」

不要……求求你……不要呀……「难得阿松这么大方让我玩他的女朋友(靠!

是他抢过去的),机会可一不可再,于是我学着AV般整个手掌先按在阴户
上慢慢摩擦,没想到我一按上去,小屄上的淫水马上就把我的手掌弄湿了,我在
阴户上弄多两下,小屄里的淫水更多。

然后我慢慢地把手指伸进去,她还在说:「不要……不要进去……呀……」

看着她满脸通红小声的说着,真是太爽了!真想不到她的身体竟然这么敏感,
我弄不到数下,淫水便已经一波波地涌了出来,但她还在不停地说着「不要……

不要……「。我才抽插快一点,小欣便」呀……「一声的泄身了,整个人也
一颤一颤的。

我也是搏一回,问阿松可否让我干进去抽送数下,保证不射在里边,没想到
阿松这么大方,想也不用想便爽快的答应了我。可怜的是小欣还在说着:「不要
呀……你不可以进来的……阿松快阻止他……他要进来了……呀……进来了……

嗯……快退出去……不要进来……「小欣就是这样依在阿松的怀里被我慢慢
地干进她的小屄里。

说了你也不信,她的小屄又湿、又暖、又紧,最里头还会一吸一吸的按摩着
龟头,我的鸡巴还是第一次这么舒服,第一次干屄就干到小欣这样的美女真的爽
死了!

未干进去的时候小欣还在说什么不要,但我一插进去她便「呀……呀……」

声的在呻吟,不用说也知道是被我干得爽翻了,真是淫荡得不得了!小欣的
小屄真的太爽了,我干了才不过十多下便忍不住要抽出来射精,换了是你,说不
定五下便已经要射了!哈哈哈……「溷帐!我操她的经验可比你多很多呢!慢着!
那他射了在哪边?该不会又往小欣的小屄里灌精了吧?她现在可是在危险期中,
年青健康的精子一定能让小欣怀上孩子的!

「那你射在了哪里?该不会是射了进去吧!?」我抓着阿福的肩头紧张的问
道,阿福大概也被我吓倒了,他说我当时眼睛也瞪大了,像是想杀人样子。

「你先冷静些,我不是说了抽出来射精吗?其实我是有些来不及拔……嘿嘿
嘿,是有一点点的射了在里边!」什么?阿福这溷蛋,竟然往小欣的小屄里……

我和小欣已经分手了,但为什么我还要这么着紧她?她和哪个做、给谁怀孩
子也应该与我没有关系,但为什么……难道我还是爱着她,放不下她吗?

「你也很想和小欣来一炮吧?来,房卡给你,能不能干上就要看你自己了。

给你点提示,她的小屄真的敏感到不得了,弄一两下便全身软下来不会反抗。

 「

(这那用你说,我比你更清楚)

我拿着房卡来到房间前,听到的不是服务员或其他住客的踱步声,而是女友
和阿松在房间里交沟隐约传出的呻吟声:「嗯……慢一些……呀……好舒服……

嗯……羞……哦……「门外的我犹豫着,里边女友还是我从前的小欣么?我
真的不介意她的从前,能够重新接受她吗?十分钟后里边的声音已经停了,我想
他们也差不多要出来,便赶紧到后楼梯那边去,没多久后阿松出来下楼了,那即
是小欣还在房间里吧?

女友一丝不挂地躺在阿松的床上,两边乳房和臀部也是红红的掌印,双腿M
字大大的张开着,刚给阿松操完的小屄还未合拢,整个阴户也湿得一塌煳涂,胸
口和脸上的潮红还未退下来,她还抖着气在喘息着,我能够想象他们刚才是做得
有多么剧烈。

「你怎么进来了?你……不要过来!」女友一脸惊慌的看着我,赶紧拿起被
子遮掩那曾经是我最熟悉的身体。

「对不起……回到我的身边来吧,我不会再离开你的。」

女友听到我的说话后双眼通红,明显她也还是爱着我的,「不……我配不起
你……」女友双眼流出一道泪水,划破了脸庞。

「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回到我的身边来吧,我以后会爱护着你的。」

「我太肮脏了!我……」

「你的事我都知道,就让这些事过去吧!」我打断了小欣的说话。

「不,你还不知道……」

「阿伟和阿强的事我知道,手机里的短片我知道,即使是今晚阿福的事我也
知道!」我紧定地说道。

「那你……呜……为什么……对不起……呜……我对不起你……我不配……

对不起……「女友已经控制不了情绪,眼泪水不住地涌出。

「不要紧的,从今以后我会好好地保护你,不让其他男人碰你,不让其他人
伤害你。」我把女友拥进怀中,她没有半点挣扎的意思,我想大概已经成功了。

「但是……」女友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真的很是可爱,让我更有想保护
她的冲动。

「但是什么?」我问道。

女友指了一下小屄,我看了一眼,小屄已经合拢了,其它的我看不到。女友
依坐在我的怀中,伸了只手指插进小屄中,「嗯……」真是敏感的身体,这样也
能给自己带来快感。女友在小屄里掏了数下,手指上沾满了白色的精液,看来阿
松的精液一滴不剩地全射进了女友的身体里。

「我已经是阿松的人了……」女友低着头不敢直视我。

「我也射进过去里边,你早已经是我的人了。」

「不同的……我……已经好一段时间没吃避孕药,这几天是危险期,他也已
经不是第一次射进里边,我知道……大概会……」女友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
涌出来,一滴一滴地落到床上。

「傻瓜,你怎可以让他……」我呆住了,之前没有听她说过停药了。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呜……不爱我了……呜……」女友紧紧抓着我的手
臂,指甲也快要插进肉里边。

「不要紧的,回去后给你买事后药。」我努力地说服小欣,但同时也是在说
服我自己。

「同……你真的……愿意原谅我吗?」女友通红的双眼中,映照着的是我的
影子,面对她真情的眼神,我整个人也要溶化了。

「不要叫我同了,老婆,叫我老公。」

***

有两三个烦人的狗公男团友,看样子女友是说不了。

下午五时我们起程坐车回香港,车程约需五个小时。因为这几天大家也都玩
疯了,没睡多少觉,所以大家一上车后很快便睡熟了,我想现在应是一个好机会
给女友对阿松说清楚。汽车在路上不时一震一抛的,害我只能浅睡,但环顾四周
各人也睡得很好,旁边的阿福更是睡死了,口水也流到衣服上。

浅睡的我忽然感到前边有两人坐到我背后的一排,也就是最后一排。「这里
没有人看到了吧?所有人也睡死了。」、「不要了好吗……你就当忘记了,什么
也没发生好吗?」是阿松和女友的声音。

「你叫我怎能忘得了?我是那么的爱你,怎么看我也是最佳的选择吧!你即
使回去找他,他也不一定会接受你的。」

「我回到香港找他后,说不定能让他回心转意……」我想女友是在跟阿松撒
谎说她的「男朋友」在香港。

「你就是那么的爱他,非他不可吗?」

「是的,我这辈子只爱他一个,只会嫁给他。」

「那好吧……但我会随时等着你的,如果有天他待你不好,记着来找我。」

「……嗯……嗯……你怎么了?嗯……不要……」一阵接吻声和衣服摩擦的
声音,我知道阿松大概是在强吻着小欣。

「不要……嗯……呀……不要……不要弄那里……呀……不要脱……弄脏了
啦……还给我……不要……呀……不要弄……呀……停下……嗯……出去……不
要……拔出……呀……」

「一会……好吗?最后一次,让我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这几天认识了你,
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几天。」

「但……车上的人会看见的……」

「不会啦,我们小声点。」

「嗯……慢些……呀……嗯……人家会忍不住的……太快了……呀……快到
了……呀……怎么……停下来了……」

「舒不舒服?」

「你……讨厌……」

「舒不舒服?」

「我还差一点点……」

「坐上来吧!」

「你什么时候脱的……不要,我不能再对不起我的男朋友了。」我的小欣真
的学乖了哦!

「这几天来我真的待你如我的女朋友,我那么爱着你,但你说走便走那么绝
情……就是最后一次好吗?」

「但是……」

「我爱你!嗯……」接着又是一轮的接吻声和衣服摩擦声。

「呀……你怎可以……不要……拔出去呀……不要动……不要……呀……我
不能……再对不起他的……嗯……出去……我不要……不要……求你……」

什么!已经插了进去!?

「我会让你更舒服的……」接着我听到的是一轮轻轻的肉体碰撞声和女友努
力压抑下所发出的呻吟声。

「不要……呀……我不能……再对不起他的……嗯……最少……戴上……套
子吧……」

有用套子就不会对不起我了吗?难道女友已经向阿松屈服了,再次给他沾污
我女友纯净的身体了吗?

「现在哪有这东西?再说这几天我也是射在里边,多射一次也没甚关系。」

「不要这样呀……不可以射进去……轻力点……嗯……会弄醒……呀……他
们的……慢些……呀……受不了……要叫出来了……嗯……」

这时女友大概受不了阿松的冲击,双手搭在我身后的头垫上扶着身子,头也
靠在头垫旁,女友从鼻子呼出的气息全吹到我的脸上,她抑制下所发出的呻吟声
更像恋人的耳语。

女友搭在头垫上的双手把阿松撞击她子宫的力度也推到了我的身上,彷佛女
友是搭在我的身上让阿松从后干她的小屄一样。我感觉到阿松撞击的力度越来越
大,彷佛要把我女友贯穿一样。

「很深……很舒服呀……快忍不住了……嗯……摸我……呀……」女友的呻
吟声越来越高亢,快要忍不住大声地叫出来了,我知道她很快便要高潮。

阿松一轮勐烈的撞击使得女友还是「呀~~」的叫了出来,幸好车子在高速
公路上有杂音做掩护,但还是有三数个团友往我这边看过来,但因为坐椅的原因
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突然女友他们静了下来没有半点动静,正当我着急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时候,
发现身边的窗正反射着他们的倒影。只见全身肌肤因为高潮而通红的女友坐在阿
松的大腿上歪着头和他接吻,身上的吊带裙只围在腰部,胸围也已经脱了下来,
正插着一根阳具的小屄和两个乳房都暴露在空气中,如果车上有人站起来,一定
能够把女友全身也看到了。

休息一会后,阿松环抱着女友的腰,快速地把她整个抱起再压下去,女友整
个人的重量完全集中在阿松的阳具上:「不要这样……这样太深……太快了……

呀……呀……忍不了啦……变大了呀……不要……不要射进来……拔出去呀
……

不要……求你……呀……很烫……很多……你……怎会……呜……「阿松疯
狂地冲刺了几下后,突然把女友重重的压向鸡巴上,挺着腰把女友顶得高高的,
大腿肌肉也在一抖一抖地收缩着,我知道他又往女友的子宫里灌进他的精液了。

射精后女友累倒在阿松的胸口上喘息着,小屄中仍然插着阿松的鸡巴:「你
怎么可以这样……你不是答应了我的吗……」

「对不起,我太爱你了,一时忍不住就……我这么爱你,难道你就真的对我
没有一点感觉?」

「嗯……是有一点好感……但我爱的是我男朋友,对你说不上是爱……」

「只是好感吗?我这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

「……」女友低下头没有说话。

「来,我帮你擦擦吧!」

闹剧终于结束,这几天的劳累使我很快便睡着了。但睡不了多久我又给后边
的震动弄醒,原来阿松又把我女友干了一次,还是射进了里边。回到香港的时候
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阿松坚持送小欣回家,幸好她的家人在家,阿松没有机会
再多干她一次。

第二天早上我给女友买了事后药,但这东西很伤身的,希望以后也没有机会
再用。

***

「老公,九月的那个还没来,现在已经十月了,我担心……」我和女友吃着
午饭,一会还赶着回校上课。「可能这阵子发生的事影响了情绪,来迟了。」我
知道女友想说些什么,这句后我和女友在回到学校前也没有说一句话,因为我们
还是学生,如果小欣真的有了孩子,我们可应付不了。

一星期后女友还没有来月经,星期六我们买了根验孕棒,结果证实女友还是
怀孕了。我们躺在床上,女友背着我不让我看到她,我们也知道女友怀的是阿松
的种,因为回来香港后我们有两个星期没有做爱,以后的也有用套子,即使是我
的种也没有可能那么快验得出来。

我从后拥着女友,手在她的肚子上轻抚着,女友的身体里正孕育着一个新生
命,这个新生命又叫做「爱情结晶」,是由相爱的一男一女做着最亲密的事,把
精液灌进女方体内产生。女友正在进行为爱人怀上孩子的女性天职,但可惜她怀
的不是爱人的种,而是一个强奸他的陌生人。两个月前交流团的第一晚,阿松强
奸女友已经决定了她会怀上不属于我的孩子。

女友偷偷地低声哭泣着,「不用怕,我会和你一起想办法的。」我安慰她。

「对不起……我的身体应该是用来替你怀孩子的……但是……我的第一次却
怀上了别人的……」我还没有说出来,女友自己便已先说穿怀上阿松孩子的事。

「过去的事也就算了,我们打掉他,将来再替我生小孩好吗?」我紧紧地拥
抱着女友,被其他男人干大肚子的女友。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