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学生的关系被发现

  虽然孙映华和沈家浩在学校里头已经尽量表现低调,但关于他俩过从甚密

  的蜚短流长,还是在昭云中学内四散开来。

  周三清晨的朝会过后,孙映华被教务主任约谈,教务处内除了几个第一堂

  没课的专任教师之外,教务主任旁边还站着面色不太友善的训导主任。

  「咳!孙小姐,听说妳最近跟高三那个问题学全沈家浩走得很近?」先开

  口的是表情有些凶狠的训导主任江厚雄。「妳跟那位学生真的在交往吗?」

  他如此直接的问句,让孙映华顿时窘红了脸。

  「那个……」教务主任周守训不禁瞪了莽撞的训导主任一眼,他问话的口

  气比较缓和。「孙小姐,其实是最近我们听到了一些闲话,都是从学生那边传

  过来的,我想妳有必要谨言慎行一些,我们都是在这所学校里头工作的员工,

  万一传出不好的丑闻,大家都会受到影响的。」

  学校里从来没发生过这样的问题,周守训也是第一次被要求处理这样的问

  题,但他并不想把事情愈闹愈大。

  毕竟那位学生再过不到两个月就要毕业了,另外,眼前这位年轻的护士小

  姐并不是学校教师的身分,所以学校对她的道德要求也不能像是要求教师一样

  严格。

  只要那位学生还在校就读时,他们之间没有闹出什么太严重的事情,周守

  训也不想大力介入,拆散人家好端端的恋情。

  训导主任还想开口补充些什么,却被教务主任一个挥手手势和警告眼神打

  断了。

  「是的,我知道了。」孙映华难堪地低下了头。

  「好,妳明白就好,请回去工作吧!」周守训温和地说。

  缓缓地走回保健室,孙映华脸上的潮红待续不断。

  她和沈家浩在一起的事情果然还是纸包不住火,以后在学校里可能要要求

  他别每节下课都跑到保健室来,好暂避一下周遭的流言流语。

  「唉……」孙映华无力地趴在办公桌上,没想到谈个恋爱会这么辛苦呀!

  恋情其实是甜蜜的,只是碍于身分的问题,她和沈家浩无法时时刻刻大方

  招摇展现他们之间的爱情,只能在放学后偷偷甜蜜而已。

  只要熬过这两个月就好了,孙映华不禁这么安慰自己。

  等他从昭云中学毕业之后,他们之间尴尬的身分问题就会自动消除,那时

  就不会有人对他们之间的爱情有意见了吧?

  香味扑鼻的意大利餐厅里,赵郁美一边用叉子卷着蛤蜊奶油意大利面,一

  边对面前的好友大声抱怨:「映华,妳为什么不把妳那个小男朋友给带来?」

  「带他来干嘛?让妳评头论足吗?」孙映华不太敢想象那种画面。

  沈家浩虽然年纪小,自尊却很高哩!万一赵郁美不小心说了不中听的话,

  他一定会生气的……

  不知为何,孙映华就是知道沈家浩会讨厌这样子的会面,所以她才不约他

  一起出席。

  「好样的,映华,居然让妳把到一个幼齿的小男生,我想他一定长得很帅

  吧?能让妳看上限的,一定是个超级帅哥。」一向很明了好友的异性品味,赵

  郁美这样子猜测着。

  「什么嘛!是小浩子自己来追我的耶!才不是我先对他下手的。」

  「妳叫他小浩子啊?这是妳和他之间的亲昵称呼吗?感觉好甜蜜喔!有新

  恋情真的好好喔……」

  「妳在羡慕什么?啊!该不会是妳跟奇亦之间已经到了倦怠期了吧?」

  「哎哟!交往久了不都会这样吗?总觉得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情都好厌烦,

  有种相看两厌的感觉……」

  「你们不是才在一起几年而已?这么快就变成这种鸡肋关系啦?」

  食之无味又觉弃之可惜,两个人在一起的恋爱关系,到最后都会是这样子

  的下场吗?

  其实孙映华的家里就有一对实例存在──她的爸妈。

  只不过,她的双亲早将那段关系升华到另外一个层级去了,说出来也许会

  遭人非议,她的双亲现在在外头各自逍遥、各玩各的,回到家之后却能够维持

  一家和乐融融的表面关系,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在这样子的家庭长大的孙映华,并不希望自己的恋情最后会变成那样,

  如果是跟沉家涪在一起的话,未来应该不会变成那样吧?

  可能是因为沈家浩对她总是表现出强烈的占有欲,所以她才会对他们之间

  的爱情这么有信心,相信她和他之间到最后还是能够维持甜甜蜜蜜的情人关系,

  就算是结婚以后也是一样。

  「等妳跟那个小情人之间的热恋期过去之后,妳就会明白我说什么了。」

  赵郁美不禁低叹一声:「唉!爱情是老天爷赐给人类最甜蜜也最残酷的考

  验,不管能否通过,大家都拚了命地想要拥有爱情……」

  「郁美,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感情纤细啦?」孙映华若有所思地望着赵郁

  美。「妳跟奇亦之间……应该还好吧?」

  「不就那样子啰!妳刚刚也说了不是吗?鸡肋关系。」赵郁美单手撑在桌

  上,一想到男友李奇亦,连面前这盘她最爱吃的意大利面都失去了吸引力。「

  我觉得我们之间需要一些新的动力……」

  他们之间那种沉闷、一成不变的生活态度,真的需要一些新的动力来打破

  旧有的惯性。

  「妳需要什么新的动力啊?」

  「啊!」赵郁美突然间大叫出声。

  「郁美,妳做什么啦?干嘛突然间大叫?真的会被妳吓死耶!」孙映华抚

  着心口,安抚着被好友的声浪给惊吓的心情。

  「我想到了!」赵郁美开心地拍掌大笑着。「我想到一个很棒的方法了。」

  「什么方法?」

  「新婚旅行。」赵郁美带着梦幻般的神情呓语着。「我来规画一趟到日本

  京都的旅行好了,还要找一个有男女混浴的温泉饭店……」

  「郁美,妳跟奇亦要结婚了吗?」孙映华惊讶地追问,她可没听说这个重

  大的消息。

  「没有啦!反正就是一起去旅行嘛!说是新婚旅行比较浪漫啊!」

  「妳哟!满脑子不切实际的幻想。」孙映华笑笑地望着赵郁美。「如果真

  的发现问题的话,还是好好跟奇亦摊开来讲清楚比较好吧!」

  依孙映华对李奇亦的认识,有话还是不要隐瞒比较好。

  「哎哟!我公那个死个性我还会不清楚吗?总之,我会有法子治他的。」

  赵郁美胸有成竹地说。「我们都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这点小小的关卡一定

  可以通过考验的啦!」

  「那就好。」孙映华终于松了口气。

  多年爱情长跑最后一夕间分手各自嫁娶的故事她实在是听多了,只希望这

  种情况不会发生在她最要好的朋友身上。

  听到孙映华被约谈的消息,已经是隔天下午的事了,沈家浩在下课时间冲

  进了保健室。「映华,昨天那两个老头跟妳说了什么?」

  瞧他气呼呼冲进来的态势,孙映华决定还是不要告诉他实情比较好,免得

  冲动的他下一秒就转到训导处去发飙。

  「没什么啦!家浩,你不要生气,先坐下来,我有话要跟你说。」孙映华

  放下手边整理药品的工作,拉过一张木椅要沈家浩在自己身旁坐好。

  「妳不要骗我,妳被约谈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沈家浩很清楚学校里那些师长对自己的看法,只要一扯到爱打架的部分,

  他就永远会被冠上坏学生、不良分子的恶名。

  那些师长并不管他平常多么用心在上课,也不管他在其它方面的表现,只

  要一听见他的名字,最先的反应就是狂皱眉头。

  他早已习惯这种心情了,被大家看扁也无所谓,但是他不容许别人因为他

  的关系欺负他最喜欢的人,不容许孙映华受到委屈。

  「家浩……」

  孙映华正要开始劝他尽量不要出现在保健室里,没想到冲动的他旋即起身

  准备冲出去。

  「我去找他们理论。」

  「你先等一下啦!」好不容易拉住了沈家浩,孙映华板起脸不开心地瞪着

  他。「家浩,你先听我说嘛!你不要老是这么冲动好不好?」

  被她训斥了,沈家浩显得很不高兴。「妳为什么要骂我?我是要去替妳出

  头耶!」

  「我不需要你替我出什么头,怎么?你现在冲到训导处去是想要揍人吗?

  连师长惹你不高兴,你也要揍师长吗?」

  孙映华讨厌胡乱使用暴力的人,他这种冲动的个性应该要慢慢地导正才行,

  要不然久了他会以为自己的力量才是正义,那就糟糕了。

  「我……」沈家浩无法否认,他刚刚偏激地只想保护最心爱的女人,真的

  有想要狠狠揍那些自以为是的师长几拳的冲动。「我觉得不甘心嘛!」

  因为他的关系,让她受到委屈了,他当然会觉得不公平啊!那些把他当成

  不良少年的师长到底有什么权力这样子做?

  「家浩,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你都不应该想要使用打架的方式解决,知不

  知道?」

  「嗯!」这句话沈家浩听得耳朵都快要长茧了,但从孙映华口中说出来,

  他也只能乖乖受教。「我知道。」

  「他们并没有为难我喔!」孙映华简单地将自己昨天被的谈的经过告诉了

  沈家浩,「我觉得教务主任说得没错,我们两个不应该在学校里表现得太过亲

  密,对其他学生多少都会有一些影响的,所以……」

  她谨慎地瞥了沈家浩一眼,希望自己接下来的话不会让他感觉抓狂。

  「家浩,我希望你暂时不要跑到保健室来找我,我们在学校里头还是不要

  太招摇比较好……」

  沈家浩瞪大了不情愿的双眸正想要抗议,又被孙映华接下来的话给挡了下

  来。

  「反正晚上我们就可以见面了啊!只要我们俩在学校的时候表现得乖一点,

  他们并不能反对我们在一起,家浩,你就配合一下嘛!只剩两个月你就毕业了,

  我们就忍耐一下啰!」

  还好他们之间这种身分问题并不是一辈子都不会消失的,只要过了这两个

  月,他从昭云中学毕业后,她可以继续自己的工作,也可以光明正大地跟他交

  往。

  「家浩,好不好?就这两个月……」

  「每天可以见到妳的时间只有晚上那怎么够?」令沈家浩不满的地方又加

  了一点。「而且妳每次都七早八早就把我赶回家,一点都不希望我多陪陪妳,

  对不对?」

  沈家浩的脑中不禁闪过一个要胁的计画,他邪邪地微笑着。

  自从他们的关系更进一步之后,他每天晚上都想赖在她的公寓不想回家,

  但她常常以他的家人会担心为理由赶他回去,现在终于让他逮到机会了!

  「映华,如果每天晚上都让我在妳家过夜的话,那我白天在学校里就会乖

  乖地不来找妳。」沈家浩笑嘻嘻地提出交换条件。

  「什么?」孙映华没料到沈家浩竟然会使出这一招,正在心底衡量着得失,

  要他乖一点还真不是件简单的事啊!「你每天晚上都要在我家过夜?」

  「对。」沈家浩露出一个伦腥猫儿的笑容。「每天喔!」

  「不行啦!要是让你妈妈知道的话……」孙映华不禁犹豫了起来。

  其实每天晚上赶他回家去,她自己也觉得很难受啊!

  她当然希望可以天天在他坚实的胸膛里安睡,在他强壮的臂膀里醒来迎接

  每一个早晨,但是,现实是残酷的,他今年才十八岁耶!要是他妈妈不同意的

  话,她可是会惹上麻烦的。

  「这简单啊!我就跟我妈说我交女朋友了,想要搬出去跟女朋友住在一起。」

  沈家浩笑嘻嘻地要求着。「好不好嘛?映华,我可不想每次抱完妳之后就

  得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走路回家……」

  他这番话是低声在她耳旁说出来的,惹得她马上就变成害羞的小红西红柿。

  「你讨厌啦!那……你在学校里要乖一点……」

  「那妳是答应我啰?」沈家浩开心得不得了。「呵!我会乖乖的,在校内

  跟妳保持安全的距离,不让妳在那些人的面前难做人。」

  「我……」孙映华还想反驳,但已经来不及了。

  「就这么说定啰!我回去上课了。」

  借着上课钟响的好时机,沈家浩一溜烟地奔出了保健室,速度快得让孙映

  华连反对都来不及说,就已经看不见他的身影了。

  「啧!这家伙……」还真是会狮子大开口呀!孙映华无奈地摇着头,她实

  在是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家浩,你又要外宿啊?」

  沈曼匀的双眸瞪得大大的,难得她良心发现想留在家里陪陪好久不见的儿

  子,没想到她做好一桌子美味的菜肴,儿子竟然回到家换了衣服、洗个澡之后

  就马上要出门。

  「嗯!」沈家浩点了点头。「奇怪,妈,妳今天不用跟陈妈去跳韵律舞吗?」

  冰箱上贴着老妈每个星期固定的行事历,今天晚上应该是要去健身房跳韵

  律舞的,怎么会待在家里呢?

  「家浩,你最近常跑出去,都到哪些地方去玩了?」

  沈曼匀想到这几天她夜里回来的时候都只看见沈家浩留下说要外宿的纸条,

  突然间觉得自己真是个不负责任的妈妈。

  「妈,我交女朋友了。」沈家浩小心翼翼地提出这个爆炸性的消息。「最

  近几天说要去朋友家外宿,其实都是住在女朋友家……」

  「什么?女朋友?你什么时候交的?你们感情已经好到可以住在一起了?」

  沈曼匀惊讶地大叫:「为什么到现在才跟妈说呢?」

  「妈,妳不要那么激动嘛!」沈家浩早知道妈妈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所

  以才会一直隐忍着没有跟她说。

  他知道妈妈一个人独立抚养他长大真的很辛苦,他也承诺过母亲会一辈子

  孝顺她,但是自从那个跟他无缘的爸爸死了之后,他们的世界突然间多出了另

  外一对母女,也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陈家瑜和她的母亲,他妈妈的生活重心

  渐渐改变,人也变得开朗许多。

  最近他回家常常见不到亲爱的妈妈,因为她总是约了陈妈到外头去,她们

  两个总是有用不完的精力一同去参加一些知性、感性或运动性的社团活动,所

  以他开始有了私心──

  如果妈妈不用再让他担心的话,那他就可以自在逍遥了。

  看到妈妈现在跟陈妈混得那么熟,生活也多了另外的重心,不再只专注在

  他的身上,所以他才会一天到晚腻在孙映华身边,连家都不想回了。

  「我只是有点惊讶而己……」沈曼匀犹豫着不知该如何开口,她辛苦养大

  的乖儿子终于也到了交女朋友的年纪了,望着他渐渐成熟的年轻脸庞,沈曼匀

  不禁有些哽咽。「家浩,妈……」

  「妈,妳怎么哭了?妳不希望我交女朋友吗?」

  「不是的,妈只是太高兴了……」沈曼匀望着沈家浩那张神似他父亲的脸,

  一种奇妙的心情在她胸臆间发酵着。「妈是太高兴了才会想哭的。」

  「妈,改天我带她回来见妳好不好?我觉得妳一定会很喜欢她的。」沈家

  浩胸有成竹地说着。

  「当然好啊!家浩,那位小姐是你的同学吗?」沈曼匀迅速擦掉了眼泪,

  她真的感到开心,因为她知道在单亲家庭长大的儿子,是个非常渴望被爱的小

  孩。

  「妈,到时候我再当面向妳介绍她,好不好?」沈家浩并没有在第一时间

  就告诉妈妈,他交往的对象是个比他大五岁的护土姊姊。

  可能是觉得妈妈会反对吧!他没有去细究自己隐瞒的心态,只想着船到桥

  头自然直,到时候总会有办法让妈妈接受孙映华的。

  「喂!等一下,家浩,你的手在做什么?」

  暖呼呼的被窝里突然传来孙映华的惊呼声,她缩起身体想要躲开沈家浩的

  攻击,无奈整个身体都被圈在他宽阔的怀抱里,就算缩着身子也只是躲得了一

  时而已。

  他带着凉意的大掌更加恶质地窜进她的睡衣底下,冷得孙映华直打颤。

  「我的手在做什么,难道妳不知道吗?」沈家浩在她耳边热切地低语,「

  需不需要我一一解释给妳听啊?」

  大掌罩上她柔软双峰的那一刻,沈家浩低沉的笑意不曾间断,她不穿内衣

  睡觉的好习惯,可方便了他随时随地想要偷袭她的欲望呢!

  「妳摸起来好软呵!映华,妳喜欢我这样摸妳吗?」

  「我……」孙映华知道自己唯一的优点就是太过诚实。「我……我喜欢呀!」

  「好映华,我好想要妳……」沈家浩一个翻身便压上孙映华柔软的身子。

  「来做好不好?」

  「家浩,你今天真的不回家吗?」孙映华期期艾艾地问,又想赶走他,又

  舍不得他真的离开。「你妈妈会不会……」

  「我今天已经跟我妈说了妳的存在,也跟她说了这几天我常常外宿都是住

  在妳家。」

  「耶?」孙映华惊讶地大叫。「你真的都跟你妈妈说了?」

  「当然啊!不是妳说不要让她担心的吗?全部都跟她说清楚、讲明白的话,

  我妈才不会以为我在外面鬼混啊!」

  沈家浩侵略的手劲并没有因为孙映华的尖叫而退缩,他掀开薄被,三两下

  便将他俩身上的衣服全都脱掉,赤裸裸压在她身上的男性欲望,表现得非常清

  楚明白。

  「这些等一下再说啦!映华,来啦!我想要妳……」

  「家浩,你每天都要,不会觉得身体虚吗?」在被他吻住之前,孙映华吐

  出了无声的叹息。

  天天都要抱抱,她已经被他搞得眼角黑眼圈都两层啦!

  「不会,我身体很强壮的。」沈家浩嘻嘻直笑,脸上的笑意教孙映华看了

  之后害羞不已。「怎么?妳觉得很累啊?每天晚上最辛苦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吧?」

  「什么?人家也很辛苦……」孙映华不满地嘟起唇抗议着。

  白天要到学校去规规矩矩地上班已经够累了,晚上还得在家里应付这匹精

  力似乎永远无穷无尽的小色狼,孙映华觉得自己好象一根两头烧的蜡烛,就快

  要被焚烧殆尽了。

  「会吗?在动的人都是我耶!妳都像没事人般躺着,怎么会累啊?」

  沈家浩好笑地亲吻着孙映华,从眼睛、鼻梁、嘴唇到脖子、锁骨,双唇滑

  过之处皆留下了湿热的痕迹。

  「你这是在拐着弯儿批评我没有反应吗?」凝起漂亮的蛾眉,孙映华的不

  满在此刻达到最高点。「家浩,你已经开始在嫌弃我了吗?」

  「哪有?我的意思是……」沈家浩连忙替自己刚刚说的话消毒。「妳躺着

  享受就好,花力气的事情就让我来做。」

  抬高她的双腿,让她腿间娇羞的部位完全在自己面前敞开,沈家浩决定不

  再多说废话,直接行动才是他的魄力所在之处。

  邪恶的长指轻逗着她腿间娇嫩的花瓣,接着沈家浩低下头吻上那片美好的

  女性谷地,伸出舌头更进一步地侵略她的花穴,舌尖旋勾轻舔地挑逗着她敏感

  的部位,察觉到她浑身窜过一阵止不住的轻颤,他恶质地继续用舌尖爱抚着她。

  「呃啊……家浩,不要……」

  他从来没有一开始就给她这么强烈的爱抚,今天得到特赦令外宿之后,好

  象吃了什么兴奋剂般,一整个晚上都色迷迷地盯着她看。

  好不容易等到她九点的连续剧看完,他就将她架到床上来了。

  让他在自己的公寓过夜,她从来没有哪一晚能够逃出他的魔掌,她不禁暗

  自担心起他的身体来。

  就算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每天晚上都要,而且都做那么多次,他的体力

  真的负荷得了吗?

  孙映华不禁把自己想象成神怪片中专吸男人精气的老妖精,自从她开始跟

  他交往且发生亲密关系之后,她的肌肤和气色一天天地年轻亮丽了起来,就连

  赵郁美都羡慕不己呢!

  赵郁美老是问她运气怎么这么好,钓到一株这么养眼的嫩草,害她听久了

  都快以为自己是个专门吸年轻男人精气的老妖怪呢!

  适度的性爱真的会让人看起来神清气爽,但若一旦过度,就会像她一样美

  丽过头反而变成操劳过度。

  黑眼圈就这样硬生生地冒了出来,变成了她的好朋友。

  「啊……家浩,不要啦!」

  臀部被高高撑了起来,最让人感觉害羞的那个部位被他彻底地挑逗玩弄着,

  她闷着声音难耐地呻吟着,他为什么总是要这样折腾她呢?体内流窜的激烈快

  感就快要将她逼到疯狂的地步了……

  他恶劣地在她腿间轻吹着热切的气息,嗜欲的舌尖更是迫不及待地往花瓣

  深处舔去,她甜蜜的花穴内突然涌出湿润浓稠的花蜜,他欣喜地舔舐着,大胆

  又亲密地用唇舌爱抚着她的蜜穴。

  「家浩……不要……啊……」

  「真的不要吗?可是我觉得妳应该很喜欢才对啊!」

  「啊……不要啦……」

  「妳刚刚明明说喜欢的。」沈家浩的手指把玩着嫩穴上敏感的小核,非要

  逼得她完全臣服在自己身下不可。

  「好啦……人家喜欢啦……」孙映华求饶地想要并拢双腿,但是沈家浩就

  是不肯轻易饶过她。「家浩,你不要再弄人家了啦……」

  沈家浩终于停住刻意的折磨,因为他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充分做好准备可以

  接纳他了,而他自身的欲望也已经紧绷到极限。

  「映华,妳想要我吗?」将她的腿分开缠在自己腰间,沈家浩的身体凑上

  前去做好了入侵的准备。

  「嗯!」脸红的孙映华难掩身体的渴望,已经被他唤醒的情欲正在折腾着

  她,空虚又泛满湿润爱液的嫩穴渴望着他的侵入,与他一同享受情人间最最亲

  密的行为。

  拨开湿润柔软的嫩瓣,沈家浩将自己火热的硬挺往诱人的细缝内戳了进去,

  温暖窄窒的内壁紧紧包缚着他,他克制不住欲望的冲动,开始在她体内抽刺了

  起来。

  他每一次的挺入都深深地刺进她最敏感的花心深处,她忍不住娇媚地呻吟

  了起来。「啊……啊……」

  身上的男人持续猛力地挺身插入,胀大的男根一次次地挤进她的嫩穴里,

  撑开了柔滑的内壁,将她的小穴塞得满满的。

  沈家浩扭腰缩臀抽出之后又深深地挺进,在来来回回的连续动作之中,深

  情款款地凝望着身陷激情的爱人那晕红可爱的脸庞。

  「映华,我好喜欢妳……」他低下头亲吻她不停发出甜美呻吟的嘴唇,灵

  活的舌尖随即窜进她温暖的口里,贪婪地挑逗着她。

  他渐渐加快臀部律动的速度,一次比一次更加用力地挺进她湿热的身体里,

  让那不断累积且令人酥麻的快乐感觉将他们一同拱上天堂。

  「嗯嗯……家浩……」

  孙映华的双腿紧紧攀住沈家浩的臀部,在他每一次用力激狂地刺入时,双

  腿跟着用力地夹紧臀部,加深愉悦的冲击力道,让彼此的快感无限地延伸。

  浪荡的呻吟声随着他阵阵的律动而不断逸出口中,孙映华紧紧抱住心爱的

  小情人,将他带给她的快乐感觉一点一滴地深深刻画在脑海中。

  「啊……喔……」

  律动的动作突然间大幅度地加强了速度,他感觉一股强烈的快感在他的背

  脊间流窜而过,他托起她的臀部,放肆地在她体内狂抽猛送,让自己一步步奔

  向不断攀升的快感顶峰。

  「啊……啊……喔喔喔……」

  孙映华紧紧抱住不断在自己身上使坏的沈家浩,身体传来的欢愉感觉让她

  脱离了理性的世界,被高高拋向欲望的高点。

  「啊……不行了……」沈家浩奋力地抽刺了好几回之后,在她温暖的体内

  深处爆发了开来。「好棒啊!映华。」

  第一回合结束之后,沈家浩气喘吁吁地压在孙映华柔软的身体上,听见她

  慢慢恢复了平稳的气息之后,他翻身抽离了她的身体。「累不累?」

  「嗯!」孙映华还徜徉在快感的余韵之中,舒服地闷哼一声。

  「怎么样?觉得舒服吗?」

  「嗯!」

  「可不可以再来一次?」沈家浩年轻的身体跃跃欲试着,渴望的大掌不禁

  又探到她腿间湿润的穴口前,轻柔地爱抚着她粉红色的嫩瓣。

  「不行啦!」孙映华连忙拉开沈家浩的手,很快地瞪了他一眼。「一次就

  好了啦!快点睡觉了」

  被彻底拒绝的沈家浩气恼地皱着眉头,体内还残留着想要的感觉。只做一

  次怎么能够满足?

  正当他想要抗议上诉的时候,孙映华拉过他的双手,让他环住自己背对着

  他的疲惫身体。

  「别想!你给我乖乖睡觉。」

  两只手都被她紧紧捉住,看他还能变出什么把戏来?

  孙映华安心地在沈家浩温暖的胸膛上闭上了双眼,虽然臀部还可以感觉到

  他生气勃勃的欲望依然抵着自己,但她真的好累,没办法再负荷另外一回合的

  床上运动。

  沈家浩无奈地环抱住孙映华,自己热切的欲望还直挺挺地顶在她温暖的臀

  部上呢!可是他无法再去苛求她,因为他知道她是真的累了,所以只好努力地

  让自己的气息恢复稳定。

  「好吧!今晚就饶了妳。」沈家浩不禁低叹一声。

  只好把体力全都留到明天早上啰!

  明明还在迷蒙的梦境之中,孙映华的身体却异常地热切了起来。

  一醒过来就兴致勃勃地偷袭她的沈家浩,听到她忍不住逸出的呻吟声之后,

  笑得像只偷腥的猫儿一样。

  舒服地睡了一晚上之后,她总不能再用疲累或没体力来拒绝了吧?

  摊开她毫无防备的身体,他渴望的唇舌在她嫩白而充满光泽的胸部四周来

  回亲吻爱抚着。

  他爱死了她光滑的肌肤触感,唇瓣在其上游移着舍不得离开,吮住雪峰上

  因寒冷而颤抖的小红莓,在他刻意的挑逗之下,它们很快地就硬胀挺立地为他

  而绽放。

  望着那绝赞的美景,沈家浩庆幸今早先她一步清醒,现在是清晨五点三十

  分,做完晨间运动、洗个鸳鸯澡之后,他们可以手牵着手一起出门上班、上学

  去。

  湿热的吻慢慢滑到她纤细的腰部,美丽的线条太过吸引人,让他流连了一

  会儿之后,注意力便被地可爱的肚脐眼儿给吸引住。

  舌尖忍不住兜着那个可爱的小窝儿打转,他体内的热情在这一刻全面复苏。

  光是看到她可爱的肚脐眼儿,他就浑身火热难耐了起来,他不禁苦笑出声,

  他对她的欲望还真是一点都无法隐藏啊!

  该想办法把她给弄醒了!沈家浩邪佞地笑着,一双大掌开始在孙映华身上

  有计画地热情爱抚了起来。

  身体的各处传来燃烧般的灼热感觉,熟悉的情欲快感让孙映华从深沉的梦

  中悠悠转醒。

  「啊……」她才刚睁开迷蒙的双眼,就看见自己身上压着一个露出不怀好

  意笑容的色小子。「家浩,你在干什么?啊……」

  双腿被他强硬地分了开来,他嗜欲的唇舌一如每次欢爱的前戏,过分亲昵

  地侵略着她双腿间的女性部位。

  「你怎么又想要了?呜……不要啦!」撑着上半身想要坐起来,但却敌不

  过他蛮横的压制力气,她毫不意外地感觉到那股熟悉的快感窜过全身。「家浩

  ……」

  「妳怎么那么喜欢说不要?明明身体就很想要。」

  听到她习惯性地喊着不要,沈家浩更加故意地逗弄着娇嫩的花穴,炽热的

  舌头在皱褶的花瓣外不停舔舐着,企图将她体内潜藏的热情全部都给挑逗勾引

  出来。

  「我知道妳要的,妳瞧,妳的身体己经比妳还先醒过来了。」用舌尖勾出

  嫩穴里湿滑的透明液体,沈家浩像捉到犯罪证据的名侦探般自大地笑出声音。

  「映华,妳根本骗不了我,妳的身体比妳的嘴巴诚实多了。」

  「你讨厌啦!一大早就把人家弄成这样……」

  不住喘息着的孙映华,抱起一个枕头将自己羞红的脸给遮了起来,几度想

  要间上腿躲开他的恶劣爱抚,但是就如同他所说的,她的身体似乎比她的嘴巴

  诚实多了,最后她被那源源不绝的快乐感觉给折服,放松身体躺在床上任凭他

  对她胡做非为。

  「别遮,我想要吻妳。」沈家浩拿开孙映华脸上的枕头,发现她的脸好红,

  他俯近她的耳旁低语:「映华,不要这么害羞嘛!妳刚醒过来的模样真的很可

  爱耶!」

  「坏小孩,你一直偷看人家睡觉喔?」

  「哪有?我也是才刚醒过来啊!」沈家浩吻上孙映华抗议的红唇,每天早

  上一睁开眼就能够看到她的感觉真的很棒。「谁教妳这么可爱,害我一醒来就

  忍不住想要侵犯妳……」

  「哼!就知道说一些莫名其妙的歪理。」偏过头去望了望闹钟上显示的时

  间,孙映华担心要是放任沈家浩发情的话,会耽误到上班的时间。

  「放心,时间还多的是,来做吧!」

  沈家浩已经充分激狂的热切身体随即整个压到孙映华身上,根本就容不得

  她拒绝。

  「家浩,你真的很坏耶……」

  温暖潮湿的小穴被他腿间那根胀硬的男根强硬地侵入,带来了一阵舒服到

  不行的快乐感觉。

  「呃啊……啊……」孙映华脸红地承受着沈家浩的入侵,双臂紧紧抱住沈

  家浩的背脊。「家浩,轻点儿……」

  「会痛吗?我太用力了?」沈家浩轻抚着孙映华娇嫩晕红的小脸,并不觉

  得自己的力道大到让她感觉疼痛的地步。

  「嗯。」孙映华羞怯地点了点头。「还有,慢一点……」

  一大早就被他摇晃得昏昏沉沉的话,她今天一整天在学校里都会很没有精

  神的,况且今天早上有全校的清洁周比赛,她还得去各个班级巡视评分呢!

  孙映华知道自己没办法抗拒他的求爱,但起码要求他不可以做得太过激烈,

  要不然她今天就完蛋了。

  「怎么?难道妳不喜欢我快一点、用力一点吗?」

  沈家浩故意在孙映华体内挺动着,感觉到她低喘一口气之后,温暖的小穴

  更加紧窒地圈缚着胀硬的男根,他满足地轻笑着吻上她的唇。

  「这样子应该会更有快感才对吧?映华,妳觉得怎么样?」

  快速地在她敞开的腿间摆臀挺动了起来,沈家浩并没有答应她轻点儿、慢

  一点的要求,一大清早他觉得精神奕奕、体力充沛,怎么可能会答应呢?

  她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要求对他来说是很残酷的吗?

  「不要啦!家浩,人家等等到学校去有很多事情要忙……啊啊……」

  孙映华双手撑在沈家浩下压的胸膛上,想要抗拒一波比一波更加激烈的挺

  进冲刺。

  这个臭小子真的很不为她着想耶!居然她愈讲他就愈故意用劲,真的是讨

  厌死了……

  可是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证明他讲得一点都没有错,她的身体是喜欢他更

  快更猛一些的。

  孙映华面红耳赤地享受着那具年轻身体制造出的如同魔法般的快乐感觉,

  细细的呻吟声开始克制不住地逸出口中。

  「妳的确喜欢我快一点、用力一点的,对不对?映华,妳说啊!」

  沈家浩不停地啄吻她呻吟着的红唇,一边爱着她的同时,也坏心眼地用言

  语欺负她,要求她同意自己的意见。

  「对啦、对啦!你这个坏小孩,我最讨厌你了啦!呜呜……」

  在他强力的冲刺摇晃之下,孙映华只觉得她的世界好象在一个奇异的漩涡

  里不断旋转,舒服快乐的感觉不断涌上,她就快要承受不住了。

  「说谎!妳明明就最喜欢我。」沈家浩不满地嘟嚷着。「妳是喜欢我的。」

  他不断重复着这句话,然后激狂地在她的身上加速狂猛地抽动着,直到两

  人一起在高潮的顶端中疲惫地喘息。

  听见他不断的呢喃声,孙映华觉得心跳快到不可思议的程度。「臭小子,

  我喜欢你啦!」

  听到她的响应之后,沈家浩露出了一个开朗的笑颜。「我就知道,走,我

  们去洗香香。」

  一切完全依照他的想法进行着,嘿嘿嘿……

  沈家浩开心地一把抱起浑身无力的孙映华往浴室走去,准备与她一起洗个

  鸳鸯浴。

  然后,与她携手一同迎向全新的一天。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