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时和老师激情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僵持片刻后,曲鸣突然转身,身体向右一倾,左臂长伸,在远程运球,强行突破周东华的防守。周东华向后退了一步,略微拉开距离,眼睛紧盯着曲鸣的双脚。
曲鸣灵活地调整脚步,在周东华注意力集中在右侧时,忽然改变方向,移向左侧。他在斜身迈步的同时,左手一勾,一直停在远程的篮球立刻转向,准确地落在他双脚之间,从胯下穿过。曲鸣张开右手,准备接住胯下运来的球,从周东华手旁穿过。
曲鸣怔了一下,球已经从脚下弹起,右手却没有接到,本该落入手中的篮球彷佛平空蒸发得无影无踪。
蔡鸡在场外看得清楚,就在曲鸣把球运过胯下的一刹那,周东华像事先预料到一样,侧过身体,右手悄无声息地伸出,赶在曲鸣接球之前,张开把球截走。
周东华动作极快,他斜身拿住球,在地板上击了一下,紧接着身体重心回到脚下,双膝微弯,两手持球,瞄了眼篮框,挺身手臂推出。从断球到出手,周东华几个动作一气呵成,中间没有丝毫停顿。出手时腿膝、腰腹、臂、腕、指,所有力量集中在一处。篮球旋转着飞出,「噗」的穿过篮网。
陈劲攥紧拳头狠狠地挥了一下,校队球员都站起来鼓掌,为队长叫好。红狼社的座席上一片寂静,曲鸣三十秒的控球,却在零点一秒的时间被周东华彻底逆转。
蔡鸡手放在景俪老师大腿上,手指无意识地敲着。来看球的观众有的鼓掌,有的叫好,还有的在为曲鸣打气。
一比○。裁判宣布,周东华先得一分。
曲鸣接过球,在中圈重新开球。他面对着周东华,放低身体重心,用右手在身体侧后方,远离周东华的位置运球。周东华依然是面无表情,张开手,双膝弯曲,保持着随时跃起的姿势。
曲鸣一手伸出护着球,在周东华的紧逼下一点点挤到三分线内,然后突然后撤,上身后仰,双脚弹离地面,与周东华拉开距离的同时,展臂出手。
球离手前的一刹那,周东华在曲鸣脚踝上不易察觉地勾了一下。曲鸣的后仰投篮是在空中完成投篮动作,从脚下发力,到指尖推出,动作连贯协调。这个细小的动作,使他身体略微失去平衡,出手时差了少许。
球碰在篮框上,旋转了一圈,掉进网窝。这次红狼社的队员立刻跳了起来,拚命叫好。
蔡鸡也松了口气。景俪老师更是满眼爱慕。同样是投篮,曲鸣做出的动作总是特别好看,将力量和美感融为一体。打球是技术,而打得好,则是一种艺术。
曲鸣却是一身冷汗,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个球出手时已经偏了,能够投进完全是运气。周东华在他脚踝上勾那一下,简直是卑鄙,动作再大一点,不仅投篮不进,他身体也会失去平衡,直接摔到地上。
一比一。
周东华抄起球丢给裁判,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面无表情地走向中圈。
曲鸣走过来,隔着中线蹲下身,目光犀利地盯着周东华。
周东华接住球,在手里拍了拍,道:「小子,这个球是扣篮。你最好防紧一点。」曲鸣轻轻说:「你女朋友就很紧,试过了吗?」周东华目光闪了一下,「姓曲的,你会付出代价的。」周东华向左跨了一步,篮球在地上一弹,准确地落入手中,彷佛粘在他手上一样。周东华手掌比曲鸣要大,控球更加轻松,他灵活地移动脚步,连续做了三个假动作,在曲鸣身体失去重心时,突然加速,突破了他的防守。
周东华毫无停滞地攻到篮下,接着飞身跃起,抡起手臂朝篮框扣去。身后风声响起,一只手猛然从他肩后伸来,朝他拿球的手腕拍去。
曲鸣的速度竟然这么快,有点儿出乎周东华的意料。但论弹跳,曲鸣还差了些,他根本够不到周东华手中的球,因此直接砍向周东华的手腕,即使犯规被判罚球,也不让他扣篮成功。
周东华身体凌空,在曲鸣手掌拍到前,手腕一转,把球送到左手,接着左臂抡起,换手把球扣进篮网。攀住篮框的同时,周东华顺势弓起身,用后背狠狠扛了曲鸣一下。
曲鸣落下来退了几步,差点儿坐在地上。周东华放开篮框,轻松地落在球场上,然后朝曲鸣不屑地摇摇手。
校队的欢呼声响成一片,曲鸣怒火猛然升起,脸色变得发白。
蔡鸡心叫不好,刚准备开口,曲鸣已经接过球,立即发动进攻。他这次进攻很干脆,斜线切到篮板四十五度角位置,然后直接跳起投篮。曲鸣仍采取他习惯的低弧线投篮,篮球出手时弧线很平,旋转极快。这种投篮快速、有力,缺点是——容易被人封盖。
呯的一声,球在半空被周东华狠狠打了下来,弹出边线。
红狼社的队员张口结舌,蔡鸡下意识地握住手,手指紧紧抓着景俪老师的大腿。
拉拉队的女生大都露出诧异的表情,好像没看清楚球怎么突然改变方向。
球出界,由曲鸣继续进攻。曲鸣冷着脸接过球,蔡鸡立刻叫了暂停。
周东华回到场边,队里的兄弟们都站起来跟他击掌助威。红狼社的球员也纷纷给自己的老大打气,二比一,进攻权还在老大手上,情况并不算坏。
曲鸣在景俪老师和杨芸老师中间坐下,景俪老师递给他一瓶水,又用毛巾给他擦汗。杨芸老师侧过脸,没有接触他的目光。曲鸣推开景俪老师的手,把毛巾搭在肩上,喝了口水。
音乐响了起来,拉拉队的女生跑进场内,伴着音乐的节奏开始热舞。刚刚组建了几天,她们的动作还称上熟练,但这些女生的青春和热情,完全弥补了这一点。
音乐中,蔡鸡压低声音说:「老大,你别动气。该动气的是周东华……」曲鸣听着点了点头,看了杨芸老师一眼。
拉拉队跳舞时,杨芸老师被留了下来,她意识到蔡鸡是在说她,有些局促地并紧腿,心里忐忑不安。
一分钟的暂停结束,音乐停止,拉拉队离开球场。裁判把球递给曲鸣,对他们说:「很精彩,你们两个都非常出色。虽然胜利者只有一个,但这场比赛不该有失败者。你们明白了吗?」他缓缓说:「我不希望你们违反公平竞争的规则,请保持克制。」裁判退到一边,曲鸣拍了拍球,然后弯下腰。周东华活动了一下四肢,鹰隼一样张开手臂。
曲鸣这次进攻很稳,没像刚才一样急于出手。他缓慢带球进入投篮区域,寻找一个合适的位置。周东华一边避免犯规,一边用手臂动作干扰曲鸣的进攻。
曲鸣忽然矮身,上身横过来,几乎与场地平齐,做出带球强突的动作。周东华伸手封挡,身体重心移向一边。
曲鸣做出的只是个假动作,周东华开始移动时,他收回重心,彷佛一张绷紧的弯弓猛然弹直,扬起手,对准篮框投出。
周东华像通常防守球员所做的那样,立即转身,用身体卡住了对方,盯着篮框,准备抢篮板。
球打在篮框上,弹到一边。周东华早已抢好位置,腾身展臂,从空中把球摘了下来。
这个球看起来一切正常,曲鸣用假动作骗过周东华,抬手投篮;周东华没有来得及防守,只好转身争抢篮板。
这种反应是球员的基本训练内容,但不同之处在于,周东华转身比通常的时间早了一点点,他开始转身时,曲鸣还没有出手。周东华以转身的动作为掩护,在曲鸣投篮之前,肩膀很自然地在他胸口顶了一下。
周东华直起腰,一边运球,一边说:「小子,你要学的还很多。打球你不如我,打脏球,你更不如我。」曲鸣咬了咬牙。打球就是这样,只要裁判没吹,都不算犯规。要怪只能怪自己经验不足。
曲鸣也与周东华一样,直接在对方半场开始防守。这样做非常消耗体力,但曲鸣有的是体力消耗,就看周东华经过一上午的折腾,体力是不是跟他服过药一样充沛。
曲鸣防守中忽然一笑,轻声说:「看到你漂亮的女朋友了吗?知道她在做什么吗?」周东华明知道他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仍不由自主地朝场边看去。
杨芸老师坐在带有顶篷的教练席中,旁边是个戴眼镜的男生。她两手放在身前,笔直坐着,奇怪的是腿上盖着一块球员们擦汗用的大毛巾。
「那条毛巾下面什么都没有,你女朋友这会儿正光着屁股,被人摸她的小嫩屄。」曲鸣低笑了一声。
蔡鸡一只手伸在毛巾下面,看到周东华目光射来,他笑眯眯抬起手。只见杨芸老师腿间的毛巾被顶起一块,淫秽地动了动。
周东华脸色铁青地盯着女友。杨芸老师本来一直低着头。蔡鸡在她的耳边说了几句,杨芸老师扬起脸,迎向周东华的目光,脸上露出羞怯的红晕。
杨芸老师裙子被拉起,内裤拽到膝间,下体赤裸着坐在塑料座椅上。蔡鸡的手从她臀下插入,手指伸到她阴部,在杨芸老师柔腻的器官中肆意搅弄。
杨芸老师脸上露出周东华从未见过的表情,既羞涩又紧张,但最让周东华受不了的,是她不时显出的妩媚和被人淫玩时压抑不住的柔靡媚妍。
曲鸣忽然伸手,从周东华手下把球断走,球在地上弹了一下,曲鸣用左手接住,然后一个精彩地腾空,两腿弯曲,上身后仰,左手持球,从肩后一把扣进篮内。
二比二。双方各得两分。
红狼社情绪高涨,鼓着掌大声叫好。拉拉队在场边一起喊着:「社长加油!
社长加油!」校队球员们都觉得这球丢的莫名其妙,周东华几乎是没有反应的被曲鸣断掉球,然后也没做出什么补救。
裁判吹了声哨子,在中圈重新开球。周东华持球定了定神,眼中流露出野兽般凶狠的目光。
周东华侧着身,不去理会场边的女友,一手狠狠拍着球,依靠身体的强壮和力量,强行撞开曲鸣,闯到篮下,接着跳起,头部高度几乎与篮圈平齐。他昂起头,大吼一声,把球塞进篮框,连手臂也插进半截。
就在这一刹那,他看到篮板高处,那张自己亲手贴上去的照片旁边,多了一张小小的图片。图片中,杨芸老师趴在牛奶池中,回过头,羞涩而喜悦地撅起白嫩的屁股,用手分开臀肉,露出刚被人搞过,还在滴血的嫩穴。
周东华忘了收手,手臂被篮框刮了一下,现出一条长长的痕。这时他才听到哨声。
裁判跑过来,比了个手势,示意周东华刚才进攻时犯规,扣篮不算,由曲鸣开球进攻。
陈劲叫了起来,「这也算犯规啊!东哥拿着球一撞,姓曲的就倒了,明显是假摔嘛!」红狼社的反唇相讥道,「带球撞人还有理了?有他那样打球的吗?用肩膀硬撞,又不是橄榄球!应该判他技术犯规,让老大罚球!」吵嚷声中,曲鸣开始运球。周东华缓缓后退,到三分线处他转为强硬,把曲鸣挡在外面。周东华张开手,强健的身体就如同一道铜墙铁壁,曲鸣几次都被他挡住,还差点儿被他把球断走。
曲鸣改变策略,运了几下球后,突然转身,带动周东华改变方向的同时,再次转身,先左再右,然后第三次转身,终于与周东华拉开一个微小的距离。
这是曲鸣一直强练的技巧,他抓住这个一闪即逝的机会,迅速出手,在周东华封盖之前,篮球已经飞出。
「漂亮!」场上响起一片叫好声。这个球完全是曲鸣实力的体现,脚步动作与身体的配合堪称完美,时机更掌握得恰到好处,尤其是出手的果断与准确,让人不得不喝彩。
景俪老师也兴奋地拍起手,笑逐颜开。蔡鸡侧过身说:「老师,你这么兴奋,是不是吃春药了。」景俪老师吃吃笑着说:「今天比赛要赢了,老师就吃了春药陪你们玩。」「这可是你说的。我最喜欢老师发骚的样子了。」蔡鸡说着,在杨芸老师下身捏了一把。
三比二。
周东华运着球,风一样掠到底线,然后改向横切,贴着曲鸣闯到篮下。曲鸣跳起来,斜着身朝他手上盖去。周东华避开他的封盖,上身向右倾斜,然后一个勾手,球打板入网。
周东华攥着拳朝中圈走去,路过红狼社的座席时,他转头看了一眼。
蔡鸡拿起一支油性笔,示威似地朝周东华晃了晃,然后伸到毛巾下面。杨芸老师低着头,腿微微分开,屁股抬起。
蔡鸡再伸出手时,笔已经不见了。杨芸老师翘着屁股,慢慢坐下。那支笔硬硬卡在阴道里,底端顶住椅面,一股液体顺着笔杆直流下来,湿湿的淌在腿间。
周东华走过去,才意识到那男生是用油性笔玩弄杨芸老师,怒火顿时像野火一样燃烧起来。
裁判鸣哨,开始又一次进攻。这次周东华下了重手,趁曲鸣运球时,他斜身争抢,脚下却故意微微抬起。当曲鸣移动脚步,躲避争抢时,周东华不动声色地踩住曲鸣的脚背,然后在他小腿上绊了一下。这个动作会造成脚踝扭伤,严重时会造成骨折。
周东华用的力气并不大,几乎是扭住曲鸣的脚踝同时,就已经松开,不注意会以为是曲鸣自己不小心绊了一下。
周东华的动作虽轻,曲鸣的反应却是大叫一声,反方向倒在地上,那只已经被周东华松开的脚往前伸了少许,正好被他绊住。
球馆中传来一阵骚动,红狼社的队员义愤填膺,跳起来骂什么的都有。包括景俪老师在内,曲鸣的球迷紧张看着他,心都提了起来。
校队这边无话可说,连陈劲都以为是周东华故意绊住了曲鸣。面对红狼社的指责,强辩说:「他是纸扎的吗?身体不好,就不要打篮球!哈哈,这种男人的运动不适合他。」说着干笑两声。
裁判立即判了曲鸣罚球。
周东华被他借机摆了一道,不怒反笑,「小子,有你的。接着来。」曲鸣坐在地板上,活动了一下脚踝。这一下实在太冒险了,如果不是周东华动作轻微,他这样送上门去,很可能会骨折。
曲鸣罚球中的。四比三,领先一球。
接下来三个球,周东华尽展实力,先是一个中投扳平比分,接着在曲鸣进攻中,干扰成功。曲鸣投篮不进,周东华抢到篮板,甩开曲鸣,一路杀到篮下,扣篮得手,以五比四反超。接下来曲鸣的进攻再次失误,被周东华逼出边线,被判界外。
周东华得球后,两人从中场一直对抗到篮下,周东华投篮偏出,又立即飞身抢到篮板,在底线附近再次出手,以一个高难度的跳投,射篮成功。一扣两投,连得三分,在以六比四领先的同时,也结束了上半场。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