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舍内的炎热

  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得特别快,一年之中最炎热的那几十天一眨眼过去了。

  9月份的课也已经开始上了几天,因为校长考虑到我下个学期要去教育局的
关系,知道我一定会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所以把原定我要教的毕业班交给其他
老师,而我则任教高一。尽管如此,但是我还是觉得比之前的任一个学期都要觉
得忙碌,最主要的原因在於这个暑假发生了很多事情,导致到我根本没办法去处
理和准备。

  本来以为新学期没有太多工作,可以多点陪陪惠云,但是为了自己的事业,
却不得不要跟校长和那些教育局的领导吃饭,每天晚上回到家里都已经超过10
点.

  惠云知道我最近辛苦,也没有半点怨言,她每天工作都很累,下班又要照顾
启行,可以说得上是劳心劳力。正因为如此,我只能够暂时放下了让惠云出轨的
欲望和计划,专心一意搞好自己的工作,而惠云照顾我之余,也努力做好老闆给
她的每一份工作。尽管我们各自都彼此为了自己的工作而奋斗,但是我们的生活
并没有因为这样而枯燥。

  暑假之后,天气依旧炎热,每天经过楼下的自行车管理处都感觉头上都有一
种被烧焦的感觉,所以惠云提议大家都有时间的话就去一次泳池,这样不仅可以
给炎热对身体带来的负担得到舒缓,也可以释放长久以来彼此之间工作上沉重的
精神压力。

  到了约定的那个礼拜天,温度尽管不低,但是因为云多的关系,所以外出的
感觉还是比较可以接受。我们一家三口来到了附近一个比较大型的泳池。虽说是
一大早就来到,但还是可以看到泳池中间人山人海。本来我应该把启行带到男更
衣室的,但是他这个小鬼就是不愿意跟我,所以迫於无奈之下,惠云只好把他带
到女更衣室。

  这个泳池虽大,但是更衣室却十分狭小,里面根本上挤满了人,好不容易我
才找到一小块地方给我换衣服。正当我一个人在男更衣室里脱下衣服,准备穿上
泳裤的时候,突然感到背后有一只手轻轻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本能反应愣了
一下,然后头往后一转. 看到了魁梧的身材站在了我的面前,眼前的这个男人对
着我用用熟悉的笑容对我微微地笑了一下。

  「Nicolas,你怎么会在这里?」因为人多的关系,我们都彼此紧贴
着对方,由於他的身高比我高出许多,所以我只好抬头看着他,而他也低头看着
我。我感到这种互相看着的方式十分噁心。尽管他没有这样说到,但是不知道为
什么我觉得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我有一种被看扁的感觉.

  「天亮啊,我觉得我们之间真是有缘,好像不管去到哪里都可以碰到啊!」

  潘嘉乐一边用一如既往的温柔的声线对着我说,一边脱下他这个健美型身体
上的衣服。

  不脱都不知道,当他把内裤脱去的时候,那一条褐色的大阴茎就从内裤中得
到释放,一下子在我眼前蹦了出来。虽然软绵绵,但是从长度和粗度来看,感觉
跟我完全勃起的时候一模一样,或许有过之而无不及。而我在他不留神的时候悄
悄地窥看了一下自己那条缩小的阴茎,龟头基本上已经陷进了包皮里面,而且包
皮已经起了一条条很粗的皱纹,跟他那条完全不能比。

  人好像没有要减少的样子,出去的很多,进来的也不少,我们就在这种你碰
我、我靠你的情况下换泳裤,所以本来只需要一两分钟就做好的事情却三、四分
钟都不能做好。而潘嘉乐就站在我的后面,我的臀部靠上的位置刚好就是他阴茎
的位置,不知道是不是人群把他撞在我背后的关系,我可以感觉到他那条阴茎在
碰撞的时候已经慢慢开始充血变硬。

  潘嘉乐可能知道在我面前勃起不太好,本能想扭过身来,可惜不成功,反而
阴茎在转动的时候得到摩擦不停变大。当阴茎勃起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不难看出
它已经可以像脉搏一般跳动,并且整条阴茎微微向上翘起来,这个时候紫黑色的
龟头在完全勃起的阴茎上显得十分有精神。

  身为男人的我看到如此巨物都已经觉得自愧不如,更何况女人看到之后,心
里肯定就像十月的芥菜一样。我心里在想,要是这一条庞然大物进入惠云的身体
里,那种景像必定会令人叹为观止。

  「你既然来了,想必也是跟Emily一起来的吧?」潘嘉乐的脸上看着有
点彆扭,不知道是不是在其他男人面前不自觉勃起的关系,所以他现在正在试图
说别的话题来避开彼此之间的尴尬。

  「嗯。那么你呢?难不成你是自己一个来的?」

  「当然不是,我是跟我表妹一起来的。」认识了他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
他有一个表妹。

  很不容易,我们才换好泳裤,从男更衣室挤出来,不过一眼看下去,看到的
都是人头,要找一个人实在是不容易。不过我和惠云已经商量好在更衣室旁边的
旗桿下面等对方,然而还不见她的踪影,而潘嘉乐则声称在别的地方等表妹,所
以先走一步。不过当潘嘉乐走后不久,惠云就带着穿着泳裤的启行走了出来。

  惠云今天穿的是一套粉红色和绿色花纹的比基尼,上面的部份最大限度地展
现出惠云那两对肉包子的曲线,却不失应有的保护,并且在乳头的位置都是一朵
粉红色的鲜花图案,给人一种想入非非的感觉. 至於后面,只有一条细绳彼此连
接,再加上两条吊带在惠云的脖子后面打了一个蝴蝶结,所以惠云的整个肉背都
可以被看得清清楚楚。下身部份没有什么特别花纹,是一条绑带式的泳裤,但是
因为惠云的臀部肉感也是十分丰满,所以后面有小部份布料已经陷进股沟里了。

  虽说这类型的泳装在外国十分普遍,但是在国内毕竟这样穿着还是比较少人
接纳. 可以说从看到惠云的那一瞬间,就已经有不少猥琐男一直盯着惠云看,甚
至有一些还想故意靠近惠云准备吃豆腐的。里面有单身的、有女伴的、甚至一些
带着小孩的,不过他们的下场都是十分悲惨;因为看得入神的关系,结果不是掉
进池里的,就是被女伴扭耳朵的。总之看到这些情景,我觉得自己就有一种成功
的喜悦。

  「老公,等很久了么?」惠云和启行很不容易才挤到我的身边。

  「只是等了一会吧了。老婆,小心点,这里有太多色狼了,小心自己被别人
吃豆腐啊!」毕竟泳池是最容易被人佔便宜的,加上人多的关系,不排除有些人
来泳池根本就不是游泳,而是来一饱眼福的。

  「知道了,不过不是还有你在我的身边么,我什么都不怕啊!」

  接着,我们三个就走下泳池。由於刚下水不久,我就抱着启行让玩一下水,
而惠云就一直在原地练习潜水,以便熟悉水性。不过即使在泳池里面,也有很多
男性有意无意地游过来想一睹美人出浴的姿态,纷纷靠近惠云,有一些还戴上潜
望镜偷窥惠云。

  原本惠云下身的那条泳裤就已经裹不住臀部了,现在经过水中的洗礼,就变
得更加贴身了。而且我戴上潜望镜潜下去的时候,还发现惠云泳裤的前面开始露
出一点点阴毛,难怪那些男人冒着溺水的危险都要往下潜了。

  惠云没有戴潜望镜,所以潜下去都是闭上眼睛,所以她根本不知道其实她一
直被那些猥琐男监视着一切。我本能应该告诉她防范走光,谁知道当我把头从水
里面升上来的时候,却看到了潘嘉乐正慢慢地走过来,而他身边则有一个女子。

  「我们又见面了,Emily。」潘嘉乐和那名女子停在我们的前面,惠云
突然就像吃了一惊的样子,眼巴巴地看着潘嘉乐,不过很快又恢复过来。我们彼
此都寒暄了几句,接着我和惠云都把目光落到他旁边的女子身上,并且我们四个
就开始沉默了。

  这名女子看上去十分年轻,看样子是刚从大学毕业不久的。至於她的相貌,
尽管没有惠云那种可爱,但还算过得去;身材方面就比较糟糕了,犹如飞机场一
般,所以即使泳装看上去款式不错,也难以勾起男人胃口,不过声音听起来却十
分甜美。

  「对了,Nicolas,你还没有跟我们介绍呢!」惠云率先打破沉默的
尴尬。

  「嗯,她是我的表妹,叫慧莹。」潘嘉乐摸了摸后脑勺说道,给人一种很难
为情的感觉. 然而那名女子突然把双手抱着潘嘉乐的手臂,把头紧挨着他,这种
动作让人看到十分觉得诡异,就生怕自己的表哥会被别人抢走一样。

  「你就是惠云姐么?很高兴认识你。我经常听表哥提起你的,而且我也看过
你以前跟表哥的合照,现在看到真人,果然是一个大美人,而且你那些妆化得很
好……」眼前的这名女子再次用甜蜜的声线对着惠云说道。

  可能是大家都遇到了相同爱好的关系,再加上惠云本身就很喜欢交友聊天,
慧莹也是十分开朗活泼,十几分钟的时间,惠云和慧莹就已经没有了刚才那种生
疏的感觉,取而代之就像是一对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旁若无人地聊个不停。

  潘嘉乐偶然也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但是对於化妆、衣着一窍不通的我来
说,就被他们三人所忽略了。我一直呆呆地站在那里,很不爽地看着他们谈天。

  正在无聊之际,我怀中的启行用手指着娃娃池那边,大概是看到了滑梯,所
以想玩了吧!

  「老婆,启行想过去娃娃池,我这就带他去了。」

  「那好吧,老公,人多,你要小心点,」惠云说罢,便亲了启行一下:「启
行乖,听爸爸的话。」

  我知道潘嘉乐对惠云抱有幻想,但是有慧莹在的话,他应该不会胡来,於是
我便带着启走过去娃娃池。启行打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害怕水深,所以摆出一副无
聊的样子,现在玩滑梯简直就跟刚才判若两人,边玩边笑。

  我虽说是启行的爸爸,但是启行很少会跟我的,就算真的跟了我,要是没有
妈妈在身边的话,他一定会哭过不停。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有了滑梯的关系,
只要他玩过滑梯,我把他抱起,他必定笑得特别灿烂,我感觉到启行跟我的距离
好像一下子拉近了不少,我这个爸爸还是觉得十分安慰的。

  今天的天气好像变得很快,从早上的少云到多云,到现在的乌云密佈,还不
时在耳边响起几下雷声,看来等一下必定会有大雨。过了不久,「隆……隆……

  隆……」的雷声响过不断,而且其中还夹杂着几下刺眼的闪电,接着一下子
就下起了滂沱大雨。不过天气的变化并没有对泳池的人数产生太大的影响,入口
依旧人来人往,泳池照样人山人海,而且有些人还因为这场雨而感到无比的兴奋,
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对天叫嚣。

  启行这下子被几下巨大的雷声吓得马上哭了起来,这个时候我就知道只有惠
云才有办法令启行乖乖停止哭泣,所以我只好折回刚才的地方寻找他们。不知道
是不是雨势的关系,我返回去的时候已经不见三人的踪影,而且看见很多人站在
建筑物之下避雨,想必他们也是一个想法,於是我便抱着启行在那里找。

  可是找了很久,却依然不见他们三人的踪影,而正在此时,在我的眼前看到
慧莹向我走过来。「天亮哥,你们都来避雨了?」慧莹一边抚摸被雨势打湿了的
头发,一边抚摸着启行的头.

  「嗯,你没有跟你表哥他们一起么?」

  只见慧莹摇了摇头:「没有啊!你走了之后一阵子,他们两个就说去买冰淇
淋,可是之后又过了不久就下起了大雨,我就马上进来避雨了。我觉得他们也会
这样,所以就沿着边上找,不过就是没找着,我还以为你跟他们在一起呢!」

  虽说现在人还是很多,但他们身边没有一个熟人在的话,我还是有点担心。

  不知道是不是慧莹看出我心事,又跟我说道:「天亮哥,你是不是想找他们
啊?」我望着泳池那边点了点头.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帮你看着小启行也可以。」

  虽说把自己的孩子託付给一个第一次见面的人好像有点不妥,但是我的脑袋
现在只想着找回惠云,所以当我把启行交给慧莹的时候,我都顾不上地上湿滑,
快步走进泳池。

  雨势越来越大,视野越来越模糊,本来泳池就已经很大了,即使不算避雨的
人,要找到惠云他们还是大海捞针。但是男人的直觉叫我不能放弃,要是晚到一
分钟,惠云这只小绵羊就会在狼口下多一分钟的危险.

  「老婆,你到底在哪里啊?」我不管是心里还是口里,都默默地对自己说着
同一句话。雨滴无情地打在我的身上,而我也因为要找他们找得筋疲力尽.

  终於把整个泳池都找过一遍,但是毫无收穫,正当我打算失望而回的时候,
却发现了一名手上拿着几个冰淇淋的女子穿着惠云款式的泳衣,跟一个魁梧的男
子走进了一栋被封禁的建筑物里面。当男子扭转面对着那名女子的时候,我发现
他就是潘嘉乐,那么那名女子无疑就是惠云。於是我便紧跟着他们。

  我没有马上跟进去,而是在外面一直徘徊,有意无意地窥看里面的情景。本
来我这种行为要是在平时的话,一定会惹起别人的注意,但是刚好这栋建筑物是
危楼,所以没有人会冒险靠近。

  我从破窗户离远往上望,只见他们已经上了二楼,我也接着走进建筑里面。

  男人的直觉再次告诉我,他们冒险来到危楼这里,必定有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们停在二楼,而我则站在差不多到达二楼的梯级上,小心翼翼地伸出头探望着
他们的一举一动,我这个位置可以看清楚两人的侧面,理智告诉我等一下即使发
生什么事也好,都要冷静.

  「你到底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你知道我们不可能再这样的。」惠云还是一如
既往的抢先发问。至於潘嘉乐,他对着惠云也是那种温柔的微笑。

  「我事前都不知道你也来这里的,只是……碰巧而已。」

  「我不是已经对你说过了么,我们的关系不可再继续下去,我们是……好朋
友。」惠云的声音有点颤抖,不知道是不是被雨淋成这样。

  「但是我忘记不了你。其实当我知道你有老公之后,我才发觉我更加不能离
开你。」潘嘉乐停顿了一下,双手放在惠云的肩膀上,而惠云本来打算后退,却
被潘嘉乐那双硕大的手掌按在原地,手上的冰淇淋也因此而全部掉到地上。他继
续说道:「我觉得你也是一样,一样忘不掉我,不然的话,在香港的时候你大可
以不必让我进你的房间,事实怎么着,你还不是让我进去了么?」

  我听到这里就已经火冒三丈,并且把拳头握得隐隐作痛。现在在我的身边有
两个思想,一个代表理性,一个代表欲望,都表示我不可以轻举妄动。理性告诉
我,我的体质跟潘嘉乐差得太远了,虽然道理在我这边,但是即使冲上去也不是
他的对手,只会遭到他的反击;至於欲望则表示需要看下去,一直以来我的欲望
就是让惠云出轨,然后自己再从中得到性刺激的快感,而现在正是时候了。

  「你弄痛我了,快……放开,我……我是有老公的。」只见潘嘉乐已经迫不
及待,立马把放在肩膀的双手扭在惠云的腰部,把惠云抱起。而惠云被潘嘉乐这
么一弄,双腿即刻离开了地面。

  潘嘉乐有点粗鲁地用自己的嘴巴吻在了惠云的朱唇之上,虽然惠云双手手掌
本能上都想推开潘嘉乐的身体,可惜他们两个力量上的差异实在过於明显,惠云
的抵抗基本上就等同於形同虚设,这样反而会令到潘嘉乐更加兴奋.

  过了不到一阵子,惠云的抵抗最终消失,而且的双手又由放在胸前改为扶着
潘嘉乐的双臂,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惠云的舌头被潘嘉乐的舌头缠绕. 而我,不知
道什么时候,眼泪情不自禁地从眼眶里一点点地渗透出来,胯下也不知不觉地开
始充血。我捂上眼睛,眼泪已经到了像外面的雨水一般,心里不仅正在为懦弱的
自己而羞愧,而且也为自己这种不可理喻的兴奋而感到厌恶。

  不知道过了多久,潘嘉乐的嘴唇才依依不舍地跟惠云的分开,两个的嘴唇上
也可以清晰见到彼此之间连着一条晶莹的唾液丝.

  「从香港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你老公没法满足你。在床上的你……」

  「我……不知道……」

  「我知道你也根本离不开我,你为什么要骗自己呢?」

  「我已经有老公了,我不可以再跟你一起……」惠云说罢,眼泪开始从眼眶
里挤出来。

  「这全都是你自己给自己的藉口,虽然你嘴里是这么说,不过你的动作却把
你出卖了,你看你捏我的手臂捏得多紧. 」潘嘉乐没有对惠云动粗,相反,他每
一句的话都十分温和,而且十分镇定,或许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穿着性感泳衣打
扮的惹火尤物已经是自己的盘中餐了。

  惠云已经放弃了对潘嘉乐的抵抗,从侧面上看,看不出她有厌恶的神色,反
而有一点点陶醉。而这个时候的潘嘉乐估计知道了惠云已经完全屈服於他之下,
他趁机用手碰触惠云的双峰,大概想试一下惠云的心意。不幸的是,惠云闭起双
眼,任由潘嘉乐的抚摸,这样就更加证明了惠云已经完全被潘嘉乐所控制。

  他们吻得越来越激烈,而我就看得越来越心酸。由於潘嘉乐和惠云双双拥抱
在一起,惠云的双乳压在潘嘉乐的胸前已经开始变形。

  就在他们不停地交换着体液的同时,潘嘉乐忽然伸手到惠云的脖子上解开绑
在脖子上的带子,虽然惠云也尝试伸手到后面阻止,但是潘嘉乐的手何等大力,
不到十秒时间,带子就被揭开,而包裹在惠云胸前的那个泳装胸罩也开始脱落,
只是因为惠云的两只肉兔紧紧地挤压在潘嘉乐躯干的前面,所以除了惠云的乳头
之外,上半部份的乳房在我视野里完全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我往下看去,潘嘉乐的下体已经肿胀得令人望而生畏,牢牢地顶在惠云的私
处,就像是用他那条粗大的黑桿子把惠云整个人托起来一样。

  我强忍着泪水,把泳裤脱下,用手不停地打飞机. 没想到刚打不久,体内少
量的精浆就由小弟弟喷出,射在楼梯的缝隙里. 但是潘嘉乐跟惠云的缠绵现在才
刚刚开始,为免被他们发现,我只好放轻脚步慢慢地从楼梯走下来,走出建筑.

  外面的雨依然下得很大,我的眼泪再次像泉水一样涌出来,也正因为雨水的
关系,恰好可以掩饰了我眼前的泪痕。我没法停止去思考刚才潘嘉乐跟惠云的对
话,没办法忘记他们的刚才的爱抚和接吻。我抬头看着乌云密佈的天空,就在建
筑旁边、雨水之下放声痛哭了一场。

  当我都发泄完之后,我便走回慧莹避雨那里.

  「天亮哥,你回来了?都去了很久呢!我还真的想去找你们。找不找到表哥
他们?呃?天亮哥,你的眼睛有点红红的,是不是眼睛不舒服啊?」慧莹拖着启
行,走过来说道。

  「呃,可能是因为被雨水打进眼睛了吧!没……没找着……」

  就在我站定不到一阵子,慧莹就在我的手臂旁边拍了拍:「天亮哥,你看,
是表哥跟惠云姐啊!」只见他们在泳池旁边四周张望,於是我们就走上去跟他们
会合。

  我们会合之后都走到建筑物下避雨,而慧莹就开始询问他们:「表哥,你们
刚才去哪里了?」

  「不是跟你说了去买冰淇淋么?不过因为路太滑,冰淇淋都掉到地上了,所
以……」

  我现在开始觉得潘嘉乐这个人一点都不简单,单单从他这句谎话来说,他表
情十分平静,完全看不出有任何异样,相反惠云则从刚才起一直不肯看我,而且
一直避开我的眼神。慧莹一个劲地点头,看来已经完全相信潘嘉乐的话,但是只
有我、惠云和潘嘉乐本人才知道,他们刚才都在哪里、做了些什么.

  过了不久,太阳从乌云之中走了出来,泳池一瞬间从暗无天日变成了一线曙
光,那些人又再次开始叫嚣。我们玩了一段时间之后,就纷纷到更衣室换衣服。

  在更衣室里,我看着潘嘉乐的黑色巨物,那对睾丸还是鼓胀非常,看来今天
并没有射精,可是心里还是觉得酸溜溜的。等我们都各自上了自己的车之后,我
看着旁边的惠云,她一直梳理着自己的长发,但是就一言不发,对於这种行为根
本就不是她的平常应该会做的。

  「刚才你这么久都没有回来,我还怕你出什么事了。」

  「啊……没……没啊,有Nicolas啊……」惠云一直望着窗外,依然
不对我有任何的眼神接触. 之后我再问她,她的回答都好像有些出神似的。

  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在回想刚才的出轨,但是从这次开始,我就知道他们的关
系并非我想像般的简单。广东人有句话说得好:「能吃鹹鱼就要能抵渴。」既然
我选择了让惠云出轨这条不归路,我就必须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而且我要对惠云
有十足的信心。这不仅是我和惠云在从中都会得到刺激的快感,而且也是一种赌
博,要是惠云最终喜欢的是潘嘉乐的性能力的话,那么我就会是彻底地输了。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