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Pub失身

.
怎麼会有人让一位绝色美女孤单地坐在这儿呢?」我对他的称讚报以一个浅浅的微笑。
  「你好,我叫小高。」
  「我叫娟娟。」
  「娟娟,好可爱的名字。是这样子的,我和我的朋友打了一个赌……」他手指著不远处一个留著小鬍子的男子,
那男子正看著我们,并向我们挥挥手。
  「说起来有点不好意思,我们赌的是……,那个,啊!先说清楚,我们绝对没有冒犯娟娟小姐的意思,决定权
在你手上,这个……,我想,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赌赢的一方愿意分你一半的赌注……」他的笑容有点曖昧,我
眨了眨双眼,不明白地看著他,暗示他继续把话说下去。
  「总而言之,我们赌的就是娟娟你内裤的顏色,我赌黑色,阿良赌粉红色,输的要付给对方一万块,而你可以
分到其中的五千元。」
  「啊?」我猜我现在一定满脸羞红,我不知道我内裤的顏色竟然可以赌到这麼大。「那麼……,我只要告诉你
谁是对的就可以了吗?」
  「呵,当然不行,否则这五千块也未免太好赚了一点。你必须要拿出证据,也就是说……」他停顿一下,吞了
一口水。
  「我们希望你能当场脱下来。」
  「这……这未免太……」
  他见我没有立刻回绝,就继续说服我。「我知道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有多难為情,但决定权在你手上,我们绝
不强迫你。」我没有反应,於是他便提出了更优厚的条件,「假如我和阿良都猜错,那我们各出五千块,全归你所
有。」我想我渐渐被打动了,因為我穿的是白色的内裤,只要我愿意脱,马上就有一万元进帐。
  「不过,你脱下来的内裤,就归我们所有,如何?」
  我考虑了一下,在心中分析著这件事的利弊。其实我本来就不是什麼清纯小百合,有点淫荡的我平时根本就很
少穿内裤,裙子裡少一件对娟娟而言根本就是稀鬆平常的事。只是要在公共场合中当眾脱下内裤……,实在太过刺
激了些。
  「好,成交。」我断然下定决心。「现在公佈答案……」我蹲下身子,将几乎盖至脚踝的长窄裙向上捲起,直
到膝上十五公分左右,使得我修长匀衬、雪白粉嫩的一双美腿展现在小高的面前,周围附近有一些人的眼睛不安分
地瞄过来。我今天穿的内裤是繫带式的,所以只要将双手伸进裙内轻轻一拉,将细绳所繫的结解开,内裤就可以轻
鬆扯下。不过我故意吊他们胃口,用双手在大腿处抚摸,然後才慢慢地摆出撩人的姿势,伸入裙内,徐徐将内裤拉
下,当我将白色的内裤褪至膝盖时,我发现小高的裤档已有明显的突起。接著我将内裤完全褪下,并递给小高。
  「你输了,是白色的。」我若无其事地将捲起的长裙放下至原来的长度。
  这时留著小鬍子的阿良也走了过来,从口袋中掏出五张千元大钞。小高的脸上又再度浮现那种曖昧的笑容,并
对我说:「愿赌服输。……只不过今天花了一万块买你一件内裤,实在有点贵,不知道娟娟你愿不愿意附个赠品,
好让我小高输得心服口服。」他边说边从皮夹中取出五千元,然後将两人输掉的一万元交到我手上。
  我看他们也相当守信用,就从衬衫外头将我的无肩带胸罩解开,然後打开胸前两颗扣子,慢慢地将胸罩取出送
给小高,他们瞪大眼睛看著我的动作,好像深怕错过了任何一个穿帮镜头。
  「满意了吧!」我拿了钱转身就走,不再给他有得寸进尺的机会。
  我走进跳舞的人群中试图寻找盈慧,但人没找到,倒是被吃了不少豆腐。有些人趁著人多混乱,偷摸我的胸部,
由於我裡面没穿胸罩,只隔著一件薄薄的衬衫,使我被摸得很有感觉,粉红色的乳头慢慢翘了起来,在紧身的短袖
衬衫上形成两个漂亮的突起,这如此一来每个人都知道我没戴胸罩了。
  找了好久,才在一处灯光昏暗的地方,看到盈慧和原来的那个陌生男子抱在一起。当我走近时,赫然发现盈慧
的T恤和胸罩被拉起,裸露出巨大的双乳在让陌生男子舔著,而且那名男子还不断前後摇动他的臀部,使盈慧发出
一阵阵的呻吟,但音乐声实在太大了,没仔细听,还不知道盈慧在「啊……啊啊……啊……啊……」
  地叫著。
  看来盈慧已经被人姦淫了,而且由她脸上淫荡的表情可以看出她十分地享受。
  「啊……人……人家……快受不了了啦……啊啊……讨……讨厌……啊……你的那……怎麼会那麼粗啊……啊
……喔……啊啊……啊……」盈慧被幹得摇头晃脑,将她高高紮起的小马尾甩来甩去,双手紧紧抓著陌生男子的头
髮,任他在自己两个挺起的乳头上舔弄。
  看著看著,我发现自己的双腿之间流下了几滴黏滑的液体,呼吸和心跳也渐渐急促了起来。突然间,有人从背
後将我紧紧抱住。
  我立即回头,不料那人马上凑上我的双唇,给我一个深吻。我来不及反应,再加上刚刚正看得兴奋,根本无法
抵抗他的吻功,不久後,我就全身无力地任他為所欲為。他进一步将双手游移至我的胸前,隔著衣服揉捏我的乳房,
并且用拇指和食指轻轻逗弄我那早已翘起变硬的乳头。
  「没穿胸罩的小骚包……,让我来好好疼你好吗?」他在我的耳边吹气,以低沉的声音诱惑我。
  「不……不可以……啊……」他不知不觉已解开我胸前的钮扣,将粗糙的手指伸入衬衫内继续玩弄我高耸的双
乳。
  「喔……好细嫩的皮肤啊!乳头的顏色还真漂亮呢。」他忽轻忽重地捏著,使得我渐渐喘息起来。
  没想到我轻易地在Pub 裡被人玩弄我的双乳,而且还是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连我自己也不敢相信,我竟然没
有抵抗?!难道我真的是一个天生淫荡的女子吗?
  ……随著我的喘息声,他像是得到鼓励一样,大胆地将手往下探索,并从腰濛伸入裙中,触摸到我稀疏柔软的
阴毛。
  「哇靠!你这个小淫娃连内裤都不穿啊……,啊?还已经这麼湿了,看来今天不把我幹到爆,你是不会爽的了。」
他开始用右手将我两片濡湿的嫩唇翻来翻去,并用指尖轻触我的小豆豆,搞得我开始呻吟起来:
  「啊……啊啊……别……别这样弄……啊……嗯……轻点……喔……啊啊……不要把手指……插……插进去…
…啊……痛死人了……啊……啊……」
  他将手指用力地抽插我的嫩穴,搞得我又痛又有快感,淫水随著他的抽插涓涓地流出。
  「啊……啊……再来……再快一点……啊……受……受不了……呀……人……人家要……要丢了啊……啊啊啊
啊!」没过多久,我就被手指插得达到了第一次高潮,两腿间狂洩出大量的乳白色液体,将他的手及我的大腿、裙
子弄得潮湿无比。
  「呵……你还真容易达到高潮啊,那待会儿我用我的大 干你,岂不是要把你干昏了?」
  「呼……啊啊……让……让人家休息……休息一下好吗?」
  「那能那麼便宜你!」
  说著便将我的长裙脱下,露出我白晰浑圆的小屁股。这时候我还一直是背对著他的,他二话不说拉下裤子拉链
掏出硬挺的阴茎,从背後戳进我潮湿的嫩穴。
  「啊……啊……啊……啊……」此时我是站著的,上半身微向前倾,他进进出出幹得十分用力,使我不得不向
前移动几步,就这样我们一边干一边前进,直到我的手碰到墙边為止。现在我的姿势是向前弯腰,以双手伸直扶著
墙壁,双腿则略微张开,使他可以轻鬆地从後方撞击,而我的长裙则已经掉落到脚踝了。
  「干,看不出你这个淫荡的小骚包,那小洞可还真紧!弄得哥哥我好爽……妈的,真的好紧,好有弹性……」
我被他幹得唉唉叫,很快地又控制不住,要来高潮了。我突然全身痉挛,小穴不断收缩,并洩出如泉水般的液体。
他巨大的阴茎被我收缩的嫩穴一阵一阵的箍紧,看来也快撑不住了,便抓住我的腰,狂暴地加速抽乾数十下,然後
用力一顶,将热热的浓精射入我的体内。
  「Shit!抱歉,控制不住,来不及拔出来……」那个人射完以後慌忙离开,留下在阴暗角落的我,无力地侧卧
在地上,使高潮後的情绪平復。几分鐘後,我突然清醒过来,警觉到自己身在公眾场所,必须快点整理好服装丁容
才是。我立刻穿上长裙并扣好上衣的钮扣,然後到化妆室换上一套今天刚买的套装。
  我开始後悔今天带盈慧去买内衣时没有买自己的,现在我穿著新买的白色毛料长袖衬衫及同色同质料的短紧身
窄裙,但裡面没穿胸罩及内裤。
  刚出化妆室的门,就看到盈慧若无其事地跟我打招呼,而刚刚搞过盈慧的那个男子则是站在在她旁边,不怀好
意地对我淫笑著。
  「怎麼样?刚刚被插的过癮吗?可爱的娟娟同学……」盈慧靠近我的耳朵暗示她刚刚发现我的秘密,并露出诡
异的神情。
  「彼此彼此。」我毫不客气地反击。
  「不过,她可没有淫荡到当眾把自己的内衣内裤脱下来卖人的。」这时候盈慧旁边又出现小高、阿良两人。
  「我的这三个新朋友对你很有意思,想请你吃个宵夜,如何?」原本我想一口回绝的,但是看到盈慧的眼神迷
 ,精神涣散,觉得事情必有蹊蹺.
  「盈慧,你怎麼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呵呵,这个小辣妹吃了一些药,现在已经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了!」
  「如果你忍心放著她不管,大可以拍拍你的小屁股回家去。否则你最好乖乖跟我们走,以免这个淫秽的盈慧被
我们干爆。」
  就这样,我一步步走向狼群所布下的陷阱,因為我已经没有退路可走。其实,我内心深处一直有一点淫荡的念
头在蠢动著,而且经过刚刚的性交之後,我已经被挑起了沉息已久的疯狂性慾,我不知道接下来这三个男人会把我
和盈慧怎麼样,但是我在危险与恐惧中竟有些许的兴奋和期待。
  随後,我们五人离开Pub ,并开车到阳明山上一处 静的地方。在车上,我被强迫吞服了一些药丸,我想大概
是迷姦药,所以之後的事我已记得不太清楚,但隐隐约约记得,我和盈慧被他们三个在荒郊野外轮姦,我被抽插得
高潮不断,阴唇也被幹得红肿外翻,连嘴巴,甚至是我的菊花蕾,都不被放过,但我仍是高声柔媚地淫叫,搞得他
们三人分别射了好几次,而盈慧也因為我的淫荡,而免於遭受多次的摧残。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