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壶训练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星期六的下午静香第一次去鹭沼诊所。从静香的家距离二站的路程,设在清静的住宅区里,看起来并没有特别之处的私人诊所。招牌上写着内科、小儿科、泌尿科和妇科,最后有女医鹭沼美子的名字。静香来这里最主要的理由是女医师。诊所玄关门上挂着「本日已停诊」的牌子,旁没有一张纸上写着「有事请按门铃」。介绍静香前来求治的松永亚纪子,曾经告诉过她,鹭沼医师将比较费时的妇科治疗,与其他的一般患者分开,摆在星期六下午,也就是说,现在这一个时间是妇科的专门时间,而且只有先行预约的患者,才能接受诊疗,静香毫不犹豫的按了按电铃。「来了,哪一位啊?」里面传来了年轻女子的声音。「啊,我静香,已经预约过了。」「静香小姐..啊..请进….」获得许可的静香,于是打开门走进了屋里,只见放着一张坐椅的候诊室里,空无一人。候诊室的地板,是粉红色的地毯,墙壁则是浅浅的草绿色,感觉上相当的宽敞。午后的阳光,从南面的窗户,随着白色的窗帘,暖暖的映进屋内,窗外是一遍绿油油的草坪,窗台上摆着几益的盆栽。墙上挂着一幅品味极高的石版画,让人彷佛置身某人家的客厅一般。从玄关进来时,正面就是付费的窗口,窗口的右边,写的是诊疗室,而左边则是洗手间。大概是最近才改装好的吧二所以所有家俱还很新,而且干净,连拖鞋都像是从来没有人穿过似的,一点尘污也没有,看到这里,静香不禁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怀疑起这样的医生,到底会不会有信用。虽然候诊室里空无一人,可是鞋柜里却摆着两双女人的鞋子,以及一双男人鞋子,看来患者大概是在诊疗室里,接受治疗吧!「你是静香小姐吗?」一位护士打开了诊疗室的门,探出了头。年龄大约二十二、二岁,是一个有着圆圆脸的健康型美女,不但身材好,而且白衣里的胸部,也相当的高耸。「保险证有没有带,噢:好上我先帮你办,医生现在正在诊疗中,大概还要再等十分钟。」静香从杂志架上拿起了一本周刊,正准备在沙发椅上,慢慢流览时,突然电铃声响,进来了一位抱着大信封的年轻男子,身上穿着黑漆漆的西装,好像不是病患。「你好!?Msc来了。」大概是来过好多次了,黑衣男子迳自探头向收费窗口一喊,只见刚才的护士马上就走了出来。「谢谢你,辛苦了….」青年从护士的手里,接过一只小小的纸箱。「那么,一切拜托了。」青年将传票递给护士之后,便抱着纸箱走出诊所,就在走出诊所之前,看了正在候诊的静香一眼,微微的向她点头示意。(蛮有礼貌的人啊….)八成是某家制药厂公司负责送药品到这个诊所的销售员吧?虽然看起来正赶时间,可是还没有忘记要对候诊的病患,表示他的关心,对这位青年不禁有了相当的好感。不久,护士前来招唿她。「静香小姐,久等了,请跟我来..」静香有点紧张的尾随护士,走进了诊疗室。这里与候诊室味道完全不同,四周是贴着齐腰高的白色磁砖,地板也是纯白的磁砖,感觉上一切都是整理的整整齐齐的,而且富有机能性。女医生这时正侧着脸,俯首桌上,不知在病历纸上写些什么,就在她的旁边,有着一张诊疗用的痛状,护士就站在屏风的对面,大概那里也有另一张诊疗用的病床吧?只是没有在照顾患者。「拜托你….」女医生脸上浮现出令人安心的微笑,示意静香坐在患者专用的椅子上。「请坐,是松永先生的夫人介绍你来的吗?」「是的。」鹭沼姜子这位女医师,远比她想像中的要来得年轻许多,不过看起来还是比静香大上一两成,大概有三十五岁吧!后发稍的头发剪得相当的短,前面的头发则整整齐齐梳向两侧,薄施脂粉的肌肤娇艳欲滴,全身好似充满了蓬勃的朝气,而且令人吃惊的是她还拥有一张日本人所罕见的娇顔。甚至电视的女演员都还不及她的十分之一。如果说她是宝冢剧团中的男主角,静香一定不会有所怀疑的。「静香小姐,今年三十三岁,住在田园钉约二丁目三九番地….有一位五岁的女儿….是吗?..」女医师一边发问,一边将必要的事项,词人病历表中。就在极短的时间里,静香便被女医师爽快的态度与口气所征服,对她産生了信任感。「这么….好有什么问题要来求诊呢?」这位美丽的女医师搁下笔,开始发问,静香就在女医师的询问之下,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肉体的秘密,连自己丈夫都不会对他提过的心事,说了出来。「这个嘛!实在最近好像发觉自己的阴道:松弛了许多。」静香对自己性器官的注意,是生完独生女由加利以后才开始的,当时生産的医院,是在该地区最大,最值得信赖的梦见山市立医院。最初夫妻俩爲了小孩,忙的人仰马翻,两人之间性生活也大受影响,所以也不怎么留意到阴道的松弛。当由利利开始学爬时,才终于发觉老是不能得到性满足,而开始産生了疑问丈夫治彦本来就不是一位耐久型的人,在産前,从插入到射精,最长也不过五分钟,可是最近却常常延长到二十分,甚至三十几分。射精时间的延长,对女性而言,应该是极受欢迎的才对,可是或许是因爲静香阴道的感觉迟钝了,所以不再有被插入达到绝顶颠峰的记录,普通都是在前戏或者后戏中,阴核的被刺激,才体会到高潮的来临,反而长时间的性交,却带来了痛苦的不适感。丈夫有时虽然奋门的满身大汗,可是却始终无法射精。「今晚身体有点不适,就到这里爲止吧。」说完便中断了性交,翻过身去背对静香而眠也是常事。当时,丈夫虽然将射精延迟与中断的理由,推诿是他自己身体的关系,并没有清楚的说出「松弛了」的字眼,可是静香却总觉得有什么隐瞒,不由得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会不会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除此之外,丈夫求欢的次数,也明显的减少,虽然心里认爲丈夫的工作非常的忙碌….所以….后来,曾经一度前往梦见山市立医院,与当时帮她接生的医师恳谈,那妇産科的主治大夫,曾经告诉她:「会阴部的缝合很好,而且触诊也没有问题,如果还在意的话,那就……」于是这位中年医师教她做肛门括约肌的收缩训练。静香虽然非常认真的做收缩训练,可是一切还是一点改变也没有。就在一次偶然的机会里,隔壁的邻居松永亚纪子,这位与静香感情相当不错的女子,前来拜访时,两人很偶然的聊到夫妻生活,而且这一天刚好静香的丈夫治彦,长期出差不在家里,治彦是一位自由约摄影记者,因爲曾经担任过自卫队的队员,所以擅长于军事、兵器方面的摄影因此他的邀约大都来自出与这方面有关的杂志社。这回正是受综合周刊与军事关系杂志的拜托,前往某地或PKo部队活动的现场,收集相关的资料与摄影。大概会有三个月不在家。亚纪子是她的邻居,所以两人闲暇的时候,经常彼此往来,话东说西的机会很多。「你实在是可怜,老公不在身边,忍耐得住吗?」亚纪子同情的问着静香。「我想应该是没问题。」「怎么搞的?最近一提到你老公,就变成这种表情,该不会是治彦有了外遇吧!」「不是啦!」「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没..没什么?」「胡说,我看你就像是满腹心事的样子,来吧!告诉我这个欧巴桑,彼此好有个商量。」亚纪子敏锐的读取静香脸上的表情,热心的挺身而出。虽然称唿自己是欧巴桑,可是事实上,她却是一个只比静香稍长两二岁的成熟女性,不论是以主妇,或是母亲的身份来说,都是静香的前辈,而且个性豁达开朗,所以静香往常会找她商量事情。由于两人都有小孩的家庭主妇,所以即使是性生活方面的话题,也经常成爲彼此间闲聊的话题,只是不知道究竟是亚纪子的脸皮比较厚,抑或个性始然,常常喜欢故意的绕着那个话题打转,有时甚至曾语不惊人死不休的告诉静香,她曾经特意的实践过「鸡奸」,常常使得知识贫的、,吓得一愣一楞的不过有时也感到很有趣。「其实….」静香终于将自己的疑虑,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专心聆听的亚纪子,同情的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曾经有过同样的烦恼,轨在比吕志出生不久,家里的男人告诉我松弛了许多,害我大受打理。」「真的吗?亚纪子也曾经这样吗?」静香听言不由得瞪大了双眼,以前虽然常听她说些乱七八糟的事,可是这还是头次听到她这么正经的说,亚纪子苦笑的点了点头。「嗯….这种事实在是有点难以啓齿….自从老公对我这样说了以后,我确实烦恼了好久,因爲年轻时,男人还常夸贊我那儿很紧的呢!」亚纪子的身材,是男人人见人爱的丰满体型。她曾告诉静香─年轻时交过不少的男朋友,没有想到静香的烦恼,竟然曾经是亚纪子的亲身体验。「这种病到大医院是不行的,在大臀院的眼中,只会关心那些重病的患者,像我们这种阴道松弛的患者,根本没被摆在眼里,所以你还是应该去另外找比较合适的医生,如果可以的话,我帮你介绍一个。」「咦….你怎么会认识呢?」「我也是这种症状,你忘了吗?后来听说我老公高中的一位学妹,在当妇産科的医生,所以找就到她那儿求诊。」这就是鹭沼美子。亚纪子的先生松永武志,所经营的是一种专门负责制作大企业的宣传杂志,以及公司刊物的编集作品公司,高中时两人都是国立大学附属高中的同学,大学时武志直升该大学的文学院,而鹭沼美子则进入医学院,不过两人还是时常会往高中同学会上碰面。「是我老公先打电话预约之后才告诉我,我也只好去了,不过因爲去投诉性烦恼的女性很多,所以她有定下特别的诊日,亲自帮患者诊疗与治疗,她是一位相当优秀的女医生,很清楚我的苦恼。所以在半年多的特别训练之后,我的阴道就不再松弛了,像这种苦恼的确是要一位女性的医生不可。我看你最好也是去她那一赵吧!我打个电话帮你先预约,你老公不在的这段期间,正是最好治疗时机。」在亚纪子热心的推荐下,静香终于动了心。「你先生快四十岁了吧?男人在三十几岁快四十岁时,会失去性欲,勃起能力明显减退,而且射精也会出现迟缓的现象,除了先生射精时间的延缓之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自觉症状?尿失禁等….」静香微微的领首。「嗯..常常….有时候吓一跳也会,有时候大笑也会有点泄出来,啊….对了搬重物走动时也会….」「这些症状是出现在産前,还是産后?」「是在産后,我记得産前不曾这样过。」鹭沼美子托着形状姣好的下巴,开始思考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大概就是腹压性的尿失禁,也就是说,有可能是膀胱与阴道四周的肌肉松弛,现在请过来这里,我们先做一下内诊。」女医生向护士微微示意,打开了诊疗室里面的门。看过去是一条走廊,没有窗户,全部都贴着砖红色的壁纸,采柔和的间接照明,与刚刚的白色的诊疗室,气氛完全不同,静香不禁稍感吃惊,不是应该在这个诊疗室接受诊疗吗?「这是妇科与泌尿科特别门诊的专用室。」护士向满脸惊讶的静香,提出说明。一走进走廊,便看到左右两边各有两个门,左手边是「x光室」对面是「内诊、超音波检查室」,右手边则是「第一治疗室」,再里面是「第二治疗室」,再转弯的地方还有一道门,可是外头没有招牌,看不出是什么地方,这个诊所真是出乎意料的宽广。护士打开了第一诊疗室的门。「就是这里。」室内约有四坪大,轨在这间正方形的小房间中,摆着一台妇産科专用的开脚诊疗台,照明依然是天花板的间接照明,要比走廊暗点。护士比了比门边的衣物篮。「请将身上的衣服,脱下来放进这里,然后换上这件袍子。」说着将绿色的长袍,放进衣物篮里。「对不起,内裤也要吗?」「是的,换好了衣服后,请坐在这里稍候,医生马上就来了。」护士关上门后,便自行离去。静香遵照指示,将身上的衣服脱下后置于篮中,全裸的穿上长袍,长袍约两侧是采自粘式的胶布,既无钮扣,也无腰带。静香在衣物篮旁边的诊疗用病床,生了下来等待医生的来临,这时她的眼睛渐渐的习惯黑暗,慢慢可以看清楚房间里的设备。在诊疗台的旁边,是一个有轮子的小台子,上面放着钳子,消毒剂,脱脂绵花….等的物品,两另一边则是一个放着某种电子仪器的台子。在诊疗台的对面,是一个简单的流理台,以及药品器物的框子,至于旁边的门,大概就是通往第二诊疗室。(隔壁大概也是这样的设备吧口)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对一个私人诊所来说,设备上岂不是要花很多钱。房间里大概是有什么隔音设备吧,完全听不到外头的声音,只有抽风机的声音,微弱的传音。(怎么有那种被独自一人监禁起来的感觉……)就在有点胡思乱想的时候,刚才的护士又开了门进来了。「来,请坐上这里。」静香于是爬上了妇産科的诊疗台。已有过过妊娠、生産经验的静香,早就在这种诊疗台上上下下周好几次,刚开始时还有羞耻屈辱的感觉,可是现在却也不怎么在意了。当静香两脚分别摆在是兄台上时,护士迅速的用皮带固定烃骨的部位。平常在内诊时,爲了消除患者的羞耻心,会有一片布帘遮断在上半身与下半身之间,可是这里却没有这种设备。不过由于照明集中在它的下身,所以脸部很暗,也就比较不会害羞了。「我们先抽血检查。」抽血结束时,鹭沼女医生终于走了进来。而护士则走了出去,女医师脸上带着白色的口罩。「我们现在要做的是简单的全身检查,请放轻松。」女医师伸手解开了静香的长袍,两手最先碰触乳房,然后按揉腹部,进行平常的触诊。「营养状况不错。」就在她自言自语中,静香本来以爲她的手会继绩移到耻丘的部位,可是却一点警告也没有的用手掌,在耻骨的附近,勐力一压。「啊!」意外的叫了出声,而且尿液也随着泄出。「果然有点失禁。」女医师将儒湿的部位,用纱布擦净,然后戴上了手套,拿起了白色的凡士林。「现在要做的是阴道与肛门的检查,请放松,然后吐气。」不知道爲了什么,女医师在做阴道内部的触诊时,同时将中指插入肛门,虽然她说这是医学上所谓的双合诊,可是静香却感到了屈辱与痛苦,因此身体不由自己的僵硬了起来,可是鹭沼女医师的手指,还是几乎毫不受阻的在两个洞中,顺利的向深处滑进。潜进肛门与阴道约两根手指,在深处不停的骚动。「唔!」静香发出了呻吟。可是并不是因爲快感,也不因爲痛苦,而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感觉,让她喘不过气来。「阴道、肛门的里面,都没有特别的异常….」拔出了手指,然后将手套脱下丢到垃圾筒,再从衣服的口袋里,取出新的手套,重新戴上,这次从对面附有轮子的台子上,拿来一只棒状的东西,外形像是试管,底座则装有电线。女医师伸手打开了身旁的仪器。「这是腔压计,主要是用来检测腔内的压力与温度,一开始时,请你全身放清松,不要用力。」说完,便将涂上凡士林的黑黑亮亮的橡胶制品,塞进静香的腔内。当这根远比丈夫的阳物大上一倍的东西,侵入体内时,静香不禁全身起鸡皮疙瘩。「现在跟着我的口令做,来!用力的收紧肛门….就像解尿时突然停止一般,好!现在放松….再收紧..放松….」「好….现在放清松….我们来量量里面的温度。」「嗯….果然是松弛了,而且腔温也过低….大概是生産时的后遗症吧!不过你不用担心,这种现象只要你肯勤做练习,一定会很快的痊愈。」「要做练习?」「我说的练习..就是要你坐在椅子上,专心的做肛门的收缩与放松运动..」女群师将腔压计拔出,然后轻轻的清拭静香的耻部以及大腿的周围,擦拭完毕之后,自己也在椅子上生了下来,摇动诊疗台下的操纵杆,使静香的背部擡高了起来,变成仰躺在躺椅上的姿势。能够轻松的与她面对面交谈。「现在我先来说明何谓腔松弛,也就是所谓的阴道松弛症。」女医师伸出手,出其不意的触摸静香的耻部,感觉上不像是在做检查,而像是在爱抚。「这里是膀胱恍的位置,而子宫就在它的后面,噢!大概….就在这个位置….这里是阴道与肛门的位置….」两根手指再次伸前后滑进。「来!收缩肛门看看….」「收缩时,入口会紧闭,这就是肛门的括约肌,事实上阴道入口的肌肉也与它相连,两着成八字状紧紧相系,所以肛门一夹紧,阴道口也就紧闭了,懂了吗?现在就让你自己用手指来确认一下。」女医师消毒了静香右手的食指,然后命她插入自己的阴道,静香虽然从未如此做过而有点害羞,可是还是依言伸入手指,并且收紧肛门。果然入口处紧紧的密合了起来,可是再深处却毫无变化。「里边….不怎么动啊….」「没错,因爲肛门是随意肌,而阴道的深处却不是,所以单单进行肛门的收缩的训练,并不能矫正阴道的松弛。」「是吗?」「因爲男性的医师,并不十分清楚女性阴道的构造,往往认爲只要锻链括约肌,就能治愈松弛症,所以他们患者的痊愈率大爲偏低,大概只有十分之一而已。」「那….现在所做的岂不是徒劳无功吗?」「可以这样说。」静香心中对这位女医师的无用指导,不禁有点恼怒。「那倒底该怎么办才好呢?」「问题就是在骨盘底肌群的锻链。」「骨盘底肌群?」静香对这个从未听过的名词,大惑困惑。「这里是骨盘,在它的底下聚集的好几条横向的肌肉,我们称之爲「骨盘底肌群」,不但膀胱、子宫仰赖它的支撑,连胃、肠都不能例外,你生産时是不是顺産?」「不是….是难産。」「那就没错了,难産或者生産次数较多时,这个骨盘底肌群会因爲过度的延伸而变成松弛,以致造成腹部的肥满,或者严重的便秘。一旦这个肌肉群松弛了之后,膀胱、子宫通常也会恨着下垂。而收缩尿道的括约肌,角度也会发生偏颇。因此,只要腹部稍一用力,便会出现尿失禁的现象,所以单单锻链括约肌,而不将器官的位置的回位话,是无法治愈阴道松弛腹压住尿失禁。」「如此说来,单做体操是没用的罗?」「幸运的是你还没有严重到开刀的程度,我想….你只要做做训练体操大概就会痊愈,现在我就来教你做这种骨盘底肌群的训练,你先看看这个。」女医师从台上取来其他的器具,这是一个与Rrl刚的肿压计外形一模一样的试管状棒子。不过不同的是它有凹有凸,粗的地方大概是直往二时,材质是肉色,很有弹力的橡胶制成。底座一样附有电线,而且另外还有两三条皮带。形状就像男人口中的「女同性恋的用品─假阳具。」「这就是训练时要用的器具,你可以摸摸看。」静香依言伸手摸摸看那根棒子,果然就像男人的阳具一般,极富弹性,而且中心部分是坚硬的材质。「这是什么?」「这是一位我所认识的妇産医生,精心钻研出的道具,其功能就是强化骨盘底肌群,与提高腔压,也就是所谓的腔压强化器,我们这里称之爲Pv训练器。」女医师握住这根类似电动荡器,然后按下仪器几个的按钮。「现在看着这个仪器,有没有看到亮起的灯?」电子仪器的仪器表板上,有三个并排的小灯,其中一个亮了又灭,静香握的位置一变,灯也随着往左边跳动,再往左跳动。「看的懂吧?这个灯号与PV训练器的位置相对应。如果放入阴道中,阴道内的肌肉便会将这围绕,如果围绕是底部的肌肉,亮的会是最左边的灯,如果是中间的话,便是中间的灯,如果是入口处的话,便是右边的灯。它的压力设定爲水银柱二十米厘,现在在你身上所测得的肿压是大米厘到十六米厘。不过,一般正常女性的肿压,平均是在一到二十米厘之间,收缩时有时会到四十米厘,而在男人口中的名器,其腔压甚至可达六十米厘,这时还可以夹断一根香蕉。」「这么说来,我的阴道真的是松弛了。」静香当下叹了一口气,难怪丈夫治彦总是难以射精。「没关系,这只是生育的后遗症,并不是你本身的不好,所以不用在意,只要从今后,勤加练习就衍了。」女医生让静香擡起下半身,然后再将Pv训练器塞进她的阴道里,将所附约三条皮带紧紧固定在腰部。静香这时的感觉,就像被一个大号的瓶塞所塞住一般。「好了,现在你就试试腰部用力,看看那一个灯会亮吧!」「好….」静香拼命的缩紧肛门,就像憋尿般的努力,可是面前的仪器纹风不动,一个灯也不亮。「没办法啊!」静香大感泄气的自言自语,没想到自己用尽了吃奶的气力,还达不到正常的平均腔压。「那….现在来做点不一样的运动好了。」女医生再度摇动摇杆,让诊疗椅的上半部向下倾斜,使得静香腰在上,头在下的变成倒v字型的姿态。然后就如同变魔术一般,从它的身体两侧浮出包着人工皮革的操纵杆,就像小船的划桨一般。「现在牢牢的抓住这两个操纵杆,腹部用力将身体上擡。」这时,腹部一用力,红灯果然一个亮起。「啊!亮了….」「嗯!在骨盘底肌群锻练时,是不能只做局部的锻链,而是必须全身都动,尤其是腹肌与背肌的部分,现在我们再度做相反的运动,请留意。」一度被放倒的背部,又再度的缓缓升起,同时放着脚的走台,也升了土来,整个身体就像虾子般的弯曲着,原来这个诊疗白也同时,担任着练习道具中的一种。在诊疗台下,有一个小型的马达,可以让诊疗台轻易的变成v字型,或者倒v字型。「有机械的帮助,身体比较容易弯曲,现在用背与脚顶住台子,用力。」结果如此一来,红灯反而灭了。「你只动到阴道的入口处肌肉而已,这样不行,再来一次,尽可能的缩紧肛门,就像要把肛门吸进体内一般,用力试试看。」女医师将长袍从静香的身上剥下,让她全身赤裸。「不要害羞,我们要做的是比较吃力的运动,呆会一定会满身大汗,长袍到时反而会成爲累赘。」又在她右手的手臂上绑上带子,带子上有电线与背后的仪器相接。「现在我还有其他的患者要看,剩下的这三十分钟,你就一个人呆在这里做做看..没关系,你放心吧二如果有什么异常的话,这机器会自动停止的。」女医师说完回身走出了房间。于是静香便在诊疗室,百力的重覆划桨的动作。不知过了多久,机器终于自动停止了。就在这时候,鹭沼女医师就像心电感应似的同时走了进来,不过,这次是从旁边的侧门进来,可能是隔壁还有其他患着吧。「结束了吗?那….我们来看看效果如何?」女医师拿掉了静香阴道中的PVB训练器,再度将腔压计插入。「腔压八米匣,腔温三十八五度。果然有效,我看你如果可以的话,最好每周来做两次的练习,除此之外,我会给你一本小册子,好让你在家也能继续做肌肉的强化体操。」静香从诊疗台上下来时,脚步有点蹒跚,而且相当的疲惫,下腹也有一点刺痛的感觉。令静香大感意外的是,在这个诊疗室里,竟然附设一个小型的沖澡间,以及干净的马桶,体贴的照顾在这里训练的人,静香不禁爲之感动不已。(只是….这些设备一定耗资不少吧!)心中不由得浮出了这样的疑问。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