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肛虐記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第一章 輪操少妻 (1)江美的心像少女一樣雀躍。她的┞飞夫是煉鋼公司的工程師,奉命去協助開發中國家的技術,單身去非洲中部已經整整二年。現在能馬上見到丈夫,想到丈夫,心里就不由得的高興。現在有五十多名日本人和丈夫一路在那边工作,現往公司終於答應家人可以前去團聚。噴射客機异常舒畅,一向吵鬧的孩子們也開始睡覺。半夜里大家都把燈光暗下來,大部分搭客已經睡覺。原來客滿的機艙自從過曼谷后就看到有空位,有團體搭客在曼谷丁飛機后,上來的搭客只有兩個汉子。江美除飛機里沒有幾名日木人的不安以外,心里充滿能見到丈夫的喜悅,根本無罪人睡。「請問,要去哪里呢?」忽然 見汉子的聲音,江美回頭看。可能是半途上來的兩個汉子之一,很胖的身材露出笑容。「對不起,看到沒有幾個日本人,心里认为不安,不由得想和你打呼唤。」這個汉子做出一面笑一面抓頭的動作。「我要去非洲中部,因為是第一次去外國……也认为不安。」江美露出和藹的笑容。「我可以坐往你旁邊嗎?我叫石黑。」石黑說完就坐往江美鈴座。「是一個人嗎?」「不,孩子和我一路來的,我們是去我丈夫那边。」江美露出興奮的神情。扭動豐滿肉體拼命猙扎的動作,反而使石黑產生強烈欲望。「哦!那么已經幾年沒見到你师长教师了吧?嘻嘻嘻,必定無法忍耐。」江美露出驚訝的神情看石黑。「我是說,你有這樣的身體和丈夫離開,性欲必定無法解決。我看你有很美的屁股,我來替你解決性欲吧!」石黑的口气完全改變,眼里露出淫邪的光澤。可是石黑和來迎接的十幾個黑人在一路,沒有走過來的動靜。不久后,對著江美露出似乎有特別意義的笑容,和那些黑人坐車走了。江美臉色大變。「你說什么……唔……」還沒說完,就被不知何時,偷偷來到背后的石黑的同伙用手堵住嘴。江美鲜攀拉開時,她的手反而被抓住。「不要叫她喊出聲音。川邊!你把她抓緊。」「唔……」(救命啊……)江美拚命的叫,可是她的嘴被那個叫川邊的汉子壓緊,嘴里只露出輕微的哼聲。做夢也沒有想到在這種处所會受到暴徒的襲擊,江美认为特別驚慌。「盡快干了吧。」石黑的身體肥胖,但動作不测敏捷,騎在江美腿上。「唔……」為推開汉子拼命掙扎的大腿,反而使石黑產生性感。屁股的肉受到揉搓時,江美的身體就會顫抖。石黑的手里出現銳利的匕首,刀刃壓在江美的脖于上,冰涼的金屬感使江美全身畏縮。「你若亂動,就要用這個東西了。」石黑充滿威脅的口气,使江美產生絕望感。到埃及的開羅機場,江美才脫離汉子們的手。石黑一手拿匕首,一手解開江美前次的鈕扣。「唔……」江美穹頭,解開上衣鈕扣就露出乳罩。匕首進入內個碗罩間,乳罩急速分成兩半,成熟女人的乳房急速裸露出來。在辱没中顫抖的乳房有說不出的可愛。匕首放在乳頭上控制江美的对抗,石黑又稍許抬起屁股,伸手向上拉裙于。「嘿嘿嘿,這個三角褲真可愛啊!」石黑透出陰笑,刀尖順著三角褲邊緣滑動,把三角褲和褲襪一路拉起來,用匕首割斷,變成一塊布的乳罩和三角褲落在地上。「唔……唔……」被做愛的恐懼超過羞恥,江美的四肢拼命掙扎。「不雅然和我想的一樣,她的身體真不錯。」石黑的眼盯在豐滿大腿根上有黑毛光澤的陰毛。「石黑,不要只顧看,快一點干吧!再有三十分鐘空中蜜斯就要巡視了。」用雙手控制江美的嘴和頭部的川邊,在后面笑嘻嘻的┞穎。「這個女人相當潑辣,難得碰到這樣值得干的女人。」「唔……唔……」石黑的手從本身的屁股下拉出江美的一條腿,抱起來抬在肩上時,江美開始豐滿的搖動身體。(要做愛了……救命啊……)江美的身體前后搖動。忽然 到石黑在背后說,江美回頭看到恐怖的石黑和川邊。這時石黑又抬起另一條腿,急速就插進去。沒有前戲,也沒有愛撫。「唔……啊……」江美發出更大的哼聲,從大腿到屁股開始抽搐。(啊……老公……原諒我……)江美的腦海里出現丈夫的影子。這兩年來,天天只想到親愛的┞飞夫,沒有一點不軌的行為。沒有想到,就在將要見到丈夫的時候……石黑似乎感覺出江美的感触感染,更殘忍的抽插。用雙臂控制江美的雙腿,石黑的雙手撫摸乳房,粗魯的揉搓。彎曲的身體還在扭動,被石黑扛起來的雙腿在空中踢,但毫無用處。「唔……」(啊……決來救我,不要這樣……)江美從石黑激烈的動作中感覺出本身的官能開始騷癢,更增长狼狽的感覺已經有二年時間沒見到丈夫,似乎要彌補這二年的空白時間,肉體不顧她的意志,自行反應。江美的抵抗敏捷減弱。「良久沒干到日本的女人,還是最好。」石黑看到江美的肉體敏感的反應,心里也认为驚訝。因為女人肉洞里的黏膜似乎要把他的陰莖吸入更深的处所。「好極了。這種女人真少見。」川邊似乎在后面不由得,把嘴壓在江美脖子上。「因為離開丈夫良久,她的反應真激烈。這也難怪,她有這樣好的身體。」江美穹頭發出哼聲,石黑的動作似乎田徑選手的最后沖剌。(啊……被這種汉子……羞逝世了……)已經被逼到這種樣子的江美發出性感的哼聲,掉落入官能泥沼里。很硬的東西深深進入的感覺,使江美想到兩年前的┞飞夫。丈夫在那天夜晚,似乎舍不得離開江美,异常激烈的请求,江美只是回想起來,身體里就一陣騷癢,兩年來從來沒有忘記過那一夜的情景。可是現在被兩個暴徒做愛這在里,深處產生的騷癢感卻和那一天晚上雷同,甚至於有過之而無不及。只因為兩年沒有和丈夫性交,身體就會這樣敏感的反應嗎?……江美為本身身體本能认为悲哀。當汉子各侵犯兩次,一切都結束時,江美似乎掉去神智一樣,用空虛的眼光看重艙頂。「你的滋味太好了。你似乎性欲受到壓抑,剛才非?吲d的樣子,但不免难免也太激烈了。」「這個不克不及怪她,因為她的身體這樣成熟。這一次的观光必定异常好梦。」石黑和川邊似乎很滿足的彼此看一眼,發出笑聲。「你可以告訴空中蜜斯或者警察,必定會變成世界性的大新聞,報上會登出「美麗少婦在飛機上被輪操。搭客還有安然嗎?」嘿嘿嘿,不知道你丈夫知道了會做出什產樣的神情?」「如不雅送到法院審判,你被做愛還有性感反應的事都會被說出來。就是我們插進去時你還高興的扭動屁股。」江美緊張的看重石黑,美麗的眼睛将近流出淚水。「你們簡直是野獸。」雖然這樣說,可是被他們強暴時,本身身體有強烈反應的事實是無法消滅,江美低下頭開始哭泣。「你是無法從我們手掌逃出去了。」「我們能碰到這樣好的女人、運氣真不錯。」到江美的抽泣聲,汉子們發出高兴的笑聲。将近能見到丈夫的愛的路程,一会儿變成悲哀羞恥的旅途。假裝和江美說話,坐到江美身邊,伸手進入沒有內褲的裙子里撫摸。江美认为惊恐,從裙下進來的空氣,使她隨時都想到沒有穿三角褲的下半身要穿上三角褲……雖然這樣想,但要換洗的衣服在行李箱理,行李箱是托運的,是以一向到目标地是沒有辦法穿三角褲。大概機里沒有其异日本人的關系,江美的兒子正志已經和那兩個汉子相處得很好,不知道媽媽已經掉落在耻辱的地獄里,高高興興的坐在石黑腿上玩要。石黑對孩子异常溫柔,使江美似乎看到變態者的雙重人格。「小弟!下面是戈壁,那边都是沙子。」江美的神情急速緊張,「求求你,今天晚上饒了我吧……」江美用快哭出來的聲音请求。正志 到后,急速從機窗向下看,在朝陽照射下,形成淺紅色的戈壁。「媽媽,下面都是沙子。」正志第一次看到戈壁,興奮的對坐在后座的江美大叫。江美雖然對兒子露出笑容點頭,使她根本說不出話來,因為川邊的手,伸進裙子里撫摸大腿。「不要這樣!」江美從裙子上壓住川邊的手。那種像毛毛蟲的感覺,實在無法忍耐。「我要大聲叫了!」「你敢叫嗎,連昨晚被輪操的事都不敢說出來。現在孩子對你說話,你就站起來答复吧!」川邊擰一下江美的大腿,然后露出自得的笑容。江美知道川邊一向想摸她的屁股,可是只好站起來,彎下上身靠在前面的椅子上,看重孩子說。「正志,戈壁在哪里?」「媽媽快看,只有沙子,其他什么也沒有。」江美撫摸孩子的頭,同時咬緊牙關,拼命忍耐将近喊叫出來的聲音,因為川邊的手在裙子里從大腿摸到豐滿的屁股棘手指還順著屁股溝滑動。「不要這樣……你是野獸!」江美怕別人 到只好壓低聲音请求。「唔……」江美咬緊牙關不要使本身發出聲音,屁股不由得向左右扭動。「求求你,不要這樣……」「嘿嘿嘿,你說不要,但身體在请求。看,這樣的話身體就表示高興了。」州邊的手指進入屁股溝里向深處淺入。江美搭乘的飛機從開羅向南非,在夜空一一路向非洲中部飛去。昨晚受到蹂躪的花園已經濕潤,使川邊更高興。「啊……那樣……唔……」江美巳沒辦法控制本身的肉體,似乎一次就要填補兩年的空白。一旦燃燒起來的肉體,沒有辦法靜下來,只是昨夜被做愛,身體就會有這樣敏感的反應嗎?川邊感覺出本身的手指摸到蜜汁,一面觀察江美的臉色一面使手指更深刻。江美忽然覺得州邊的手指離開花園后,就進入屁股溝琅绫渠到作夢也想不到的处所,「啊……啊……」江美不由得發出尖叫聲。甘油液完全進入直腸里,使江美认为內臟将近爆裂。強烈的便液馬上就要沖破關口。原以為只是渗出的器官受到憮摸,江美认为惊恐,其他乘客一路轉過頭來看江美,可是看到站起來的江美握孩子的手,以為是開打趣,就恢復原狀。這時候川邊也嚇一跳,露出苦笑,在心里想,大概刺激得太強烈了。「媽媽,你怎么了?」孩子似乎不宁神的回頭看。「沒有什么,只是看到戈壁认为驚奇。」江美的額頭冒出盗汗,勉強擠出這樣一句話。川邊只是在江美叫的時候縮回击指,又繼續在江美的肛門上撫摸。江美閉上眼睛拼命忍耐,下半身不由得顫抖,全身出現雞皮疙瘩。「嘿嘿嘿,我還以為你要說出被輪操的事。嘿嘿,不過,你的屁眼真好。」江美认为严寒,恐怖的預感使她雙腿顫抖。川邊的手指在肛門上撫摸。「饒了我吧……不要了……」江美用快哭出來的聲音說。「啊……不要……」江美無法忍耐,坐回到座位上。全身僵硬,本能的縮緊身體。江美的身體忽然坐到川邊的手上,川邊不得不匆忙離開。「你隨便坐下,今后要好好的┞符你。」不得一向止玩弄肛門,川邊用不高興的口气說。「川邊,大日间的不要弄得太兇。」石黑回頭看川邊說。「小弟,你現在到后面叔叔那边玩。我要和你媽媽談話。」石黑把正志抱到川邊腿上,然后拉江美的手∶「坐到我旁邊來吧,輪到我疼愛你了。」要在這里換飛機,晚上九點鐘起飛。這段時間,江美在機場旅館的大廳消磨沒有看到那兩個恐怖的汉子。(惡夢巳經結束了,快忘記吧!)江美不斷這樣告訴本身,可是淚珠不斷的流出來。這時江美忽然發現一向坐在身邊的兒子不見了。「正志!正志!」江美匆忙尋我兒子。「媽媽!媽媽……」「他給我買這個東西。」正志高興的舉起手里的駱駝布偶。「是誰買給你的?」江美眼里出現不安的神情。「嘿嘿嘿!不要浣腸就去誘惑,要照我的話去做。」石黑在屁股上撫摸,黑人們似乎也要享受似的在雪白的大腿上撫摸。「就是那個叫石黑的叔叔。」(怎么可能……那些汉子應該在開羅下飛機的,不在這里……)「正志,弗成以隨便拿人家的東西。真的是那位叔叔嗎?」江美露出不信赖的神情, 說是石黑買的,就覺得不高興,想從兒子手里取走布偶。「你們……怎么會在這里?」強烈的恐懼使江美嘴唇顫 .「嘿嘿嘿!不會那么簡單放過你的。」江美雙腿顫抖,幾乎不克不及站穩。石黑過來輕輕摟抱江美說∶「也給你準備好禮物了。」「禮物……?」「對,完全適合你的體物,必定會高興得很。」石黑露出殘忍的冷笑,從口袋里拿出皮球上有棒狀的東西∶「你知道這是什么東西嗎?」不消問也能猜想是一種淫邪的器具。「……」「嘿嘿嘿!是一種浣腸器。在日本國內是看不到的,但在這里是浣腸的常用品。」石黑壓下有一百瓦燈泡大小的皮球部分,從長達八公分的管嘴噴出空氣。(為什么給我浣腸器……難道是……啊……不要……)「我不要那種浣腸器。」江美臉色已經灰白。「你看得出來吧!把這個管嘴插入你的屁股洞里,把皮球里的液體擠進去。這不是完全適合你豐滿屁股的禮物嗎?」石黑一面說,一面從裙子上撫摸江美的屁股。「正志,你去哪里了?」「你敢那樣……野獸……」江美的嘴唇顫抖。「我已說過很多次,你隨時可以找警察。因為丟臉的是你本身。嘿嘿嘿!今晚有這個東西,你就會很快樂了。」石黑一面說,一面一向的撫摸江美的屁股。「你不是人!」「還有,在樓上睡覺的你兒子,也要和老爸相好的睡在一路了,但永遠不會醒過來。」川邊用來福槍瞄準戶江的頭說。可是女性的本能實在很可悲,一向被撫摸的屁股,和她心幻想的完全相反,已經產生火熱的騷癢感。石黑把晕厥的江美輕輕地抱起丟在床上,川邊用手抓住包圍江美肉體的浴巾時,興奮的手指在顫抖。已經干過一次的女人,但像第一次一樣的興奮,圍繞在四周的黑人們也興奮得木鸡之呆。江美不安的向四周看,有些乘客已經開始睡覺。這時候已經十點,江美在心里祈禱時間就此停止。因為十三點今后,坐在后座的汉子就會開始行動。想到這里,江美就认为恐懼。江美在腦海里出現石黑給她看的恐怖浣腸器,不知道若干次想向經過旁邊的空中蜜斯求救,但每次想到丈夫會傷心,江美沒有采取行動。(怎么會這樣……不要……)(啊……絕對不要浣腸……)江美握緊抱著駱駝布偶睡覺的孩子的手,拼命克服心里的恐懼感。(老公……快來救我……)江美對本身的敏感身體认为恐怖,因為碰到凌辱也會有反應。心里有一千個不肯意,但就像不是本身身體一樣產生強烈性感,江美哭著一向的喊叫丈夫的名字。機艙里的燈暗下后一段時間了。「江美……江美……」江美 到壓低的汉子聲音,回頭時看到川邊一面笑一面向她把手,江美的身體急速開始緊張。(啊……救救我……給我勇氣吧……)江美緊閉眼睛,向丈夫求救。江美對折的肉體向上移動∶「不是……羞逝世人……」「你不肯 話嗎?」石黑似乎认为不耐煩,用力抓住江美的手臂,然后拉到本身那一排最靠窗邊的座位,讓江美坐下。「你準備好了嗎?嘿嘿嘿!」石黑放倒椅背,嚇得江美幾乎要尖叫。「求求你……饒了我吧……」江美用请求的眼光看重石黑,欲望他不要做出淫邪的事。江美的這種模樣,使石黑认为震驚。因為那種樣子更惱人,等於是在汉子的欲泼油魅火。準時出來巡視的空中蜜斯看一眼江美,露出笑容點頭。在她看來,大概是一對戀愛的情侶。「你要做什么……」江美無力的搖頭,似乎知道有什么命運在等著她。空中蜜斯走過去后,兩個汉子用熟練的動作開始行動。距離下一次的巡視有四十分鐘,一切要在四十分鍾內完成。「啊!你要做什么!」江美的雙手被扭到背后,有金屬的手銬銬在江美手上。「今晚的事比較辛苦,怕你亂動。」石黑把江美的上身推倒在自后傾斜的椅背上,急速拉起江美的裙子。「唔……不要……」豐滿的大腿在空中踢二、三下,然后彎曲夾緊,似乎要隱藏什么東西,不過雙腳被石黑抓緊。江美的聲音急速變小∶「啊……饒了我吧……」川邊笑著說,同時筆尖在菊花蕾上繼續摩擦,目标是清除括約肌的抵抗。「啊……不要這樣……」江美搖頭请求。現在汉子們準備要她采取的姿勢,就是和昨天夜里是一樣的。隨著向后拉的褲襪,江美的雙腿抬起形成倒八字。「不要傻了,我就站在這里啊!不會再離開你的。」丈夫戶張拿出手帕擦拭江美臉上的淚珠,露出溫柔的笑容。似乎知道哭泣只會使兩個汉子更高興,江美用含淚的眼睛瞪向石黑∶「你們對待女人這樣……不是人……是野獸!」「色情是不分國境的。現在你這樣倔強,馬上就會高兴得哭泣了。」石黑在大腿根上親吻著,在那边慢慢的向下舔。這時候江美的花園已經打開門,「卡」一聲棘手電筒亮了。在這剎那,江美的屁股激烈彈動。「看得真清跋扈,真新鮮,太美了……」石黑的眼光盯在大開門戶的花園上。大概江美和強烈的羞恥感拼命抗拒,從喉嚨深處擠出吟聲,烏黑的陰毛隨著顫抖。石黑用手撥開陰毛,摸到琅绫擎的陰唇上。江美看到兒子高興跑過來的樣子才放下心。「啊……嗚……」江美尖叫的同時,屁股又彈動。石黑用手指享受顫抖的肉感,把花園的門戶向左右分開。「啊……不要那樣……」石黑似乎是檢查本身操淫過的处所,開始慢慢撫摸。「原來你已經有性感,淫水都流出來了。」石黑發出笑聲。「不要說……不要說了……」江美很狼狽,本身的肉體竟然會有這樣敏感的反應,這樣的机密被對方知道,使江美有點慌張。「原來你是很喜歡這樣的,嘿嘿嘿!」用手指在琅绫擎的肉壁上摩擦,捏住偷偷露出頭的粉紅色肉芽。「真是妙極了,從來沒見過這種樣子。并且無論是顏色或形狀都是上好的,不像生過孩子的樣子」石黑似乎著迷似的用手撫摸。「好吧,那么就開始瞄準這個处所了。」兩個汉子已經占據江美后面的座位,只要有機會,就伸手撫摸江美的身體。手里尖碰一下為辱没而顫抖的可愛菊花蕾上。「不要那边……不要碰那边……」江美的臉頰火熱通紅。那边被看到……這樣想到時,心里就產生強烈羞恥感∶「不要看……不要看……」敏感的神經受到火熱視線的刺激,像碰到電流一樣強烈反應。就是親愛的┞飞夫也沒有這樣從┞俘面看過,也沒有讓他摸過。「你的屁股真可愛,叫人受不了。」手指碰一下,肛門就緊縮,江美想起昨天受到川邊玩弄的情况,身上急速冒出雞皮疙瘩,大腿一向的顫抖。可是江美還沒有發覺,在這種情感的深底已經有寻求汉子手指的騷癢感開始萌芽。「顏色很美,加上屁股的形狀好,真是漂亮極了!」石黑在很像菊花蕾的褐色皺紋上慢慢揉搓。「啊……羞逝世了……」江美拚命搖擺通紅的臉,已經沒有辦法張開眼睛,鼻翼不斷的起伏。石黑這時手指上认为菊花蕾微微隆起,不由得吞下口水。「已經差不多了。」石黑伸出手,川邊把浣腸器放在他的旯仄上。橡皮球里大概有二百 棘手掌上有重量感。「現在終於要浣腸了。」石黑有意抬起頭看江美的神情。「不要!不要那種事。」緊閉眼睛的江芙, 到石黑的話,急速回到現實。慢慢張開眼睛,臉色變成灰白色。(在這種处所……浣腸……就是逝世了也不要……)「你不想要,就喊救命。大家知道你這樣被浣腸,必定會很高興。」石黑伸出舌頭舔浣腸器的管嘴。江美臉上急速掉去赤色。「求求你……給我浣腸吧……」江美費很大力量才說出來,可是石黑把江美的臉拉起來說∶「你不要小看我,要說正確。」「饒了我吧……不要浣腸……嗚……」江美發出低沉的哭聲,把沾滿眼淚的臉頰壓在椅背上。連想到汉子性器插入感的東西慢慢侵入,那個是有八公分長的管嘴慢慢的進入。「不要啦……啊……不要吸……」石黑的手指開始壓扁橡皮球,比想像更恐怖的感覺,使江美的屁股顫抖。「浣腸的滋味好不好?」石黑轉動深刻的管嘴,同時繼續用力壓迫橡皮球,江美能感覺出甘油液「吱嚕吱嚕」的進來。「他只是被打昏罢了,很快就會醒過來的。」(啊……進來了……不要……不要……)「嗚……啊……」江美發出絕望的抽泣聲∶「不要弄了……饒了我吧……不要了……」「剛進入一半,剩下的,川邊,就給你弄進去。」石黑和川邊換地位。「啊……不要……」管嘴又深深的插進來。可是,川邊沒有急速注入浣腸液,他是不斷的用管嘴在肛門里進進出出。「難得小弟高興,你怎么可以搶走。」「唔……不要這樣……快一點弄完吧……」「嘿嘿嘿!看你似乎很滿意的樣子,竟然開始催促要快一點。」川邊開始在手上用力,江美急速认为肚子里產生膨脹。「嘿嘿嘿!你這時候的神情真性感。」石黑看重江美說。「你想叫就大聲叫,到時所有的乘客都會醒來看你,知道你被輪操后會更驚訝!」川邊從后面伸過頭來說。「唔……快一點弄完吧……」「說來說去,還不是全部都吞下去了!」把浣腸液完全注入后,川邊慢慢拔出管嘴,發出淫笑聲。江美的肉體慢慢轉向阿拉伯人的偏向,裸露出來的大腿還在顧抖。「啊……難過逝世了!快讓我去吧!」************「喂,有人來了。」石黑匆忙說,急速解開捆綁江美腳踝的褲襪和手銬。「啊……廁所……」江美拱命忍耐将近噴射的便意,彎著腰跑進廁所。(這樣的地獄也到明天為止,忍耐吧……)江美想到下昼就能見到的┞飞夫,在心里哭泣。黃昏時刻到達目标地,就能擺脫這兩個汉子,現在江美的心里只盼能早點到達目标地。江美恐懼本身的肉體會順應汉子們的玩弄,所以要盡快脫離他們。再忍耐一下……可是命運的齒輪竟然很諷刺的開始倒轉。飛機碰到激烈的沙暴,不得不回退開羅。加上飛機引擎的故障,從開羅的出發延后一個小時,再次有恐怖的夜晚向江美伸出魔掌。在飛機上江美就發覺凝視它的視線就异常緊張,不是石黑和川邊的視線。緊張的看過去時,有阿拉伯人笑嘻嘻的看重江美,大概是從開羅上來的。江美一向覺得有人在看她,原來是這個阿拉伯人。江美又產生就的恐懼感,如不雅現在石黑等人又強迫请求可恥的事……全身都熱起來。川邊大概疲惫,在后面的座位上發出聲。可是,石黑似乎看破江美的苦衷,忽然說∶「你不要發出聲音,要 我的話。」「宁神吧,今晚是不會的。」「?」到不测的答复。可是石黑那種人,弗成能什么事都沒有。「唔……」石黑似乎 到江美的哼聲覺得很爽棘手上用力,一下把裙于拉到腰上,從透明褲襪看到下面的純白三角褲。石黑一面撫摸江美的屁股說∶「但你要做一件事。」不雅然不是會平白放過江美的人。「要我做什么……」「那边不是有阿拉伯人在看你嗎?似乎對你有意思,你就用身體去誘惑他,要給他抱。」石黑的请求幾乎使江美嚇昏過去。要用身體誘惑陌生的阿拉伯人,并且是像奴隸商人一樣有恐怖面孔的汉子,還要像妓女一樣的給他操淫。趁這個機會,石黑用撕破的褲襪分別綁在江美的腳踝上,然后把另一端交給在后座的川邊,川邊開始拉褲襪,同時石黑抓住江美的腳踝向上抬。江美軟弱無力的搖頭∶「求求你,不要我做那種事……我不要……」「不要也沒有關系,但今晚還要浣腸,就在他的面前。嘿嘿嘿!在誘惑阿拉伯人和浣腸之間,你做還擇吧!」「那……」江美說不出話來。強烈的恐懼感使她的雙腿顫抖,再三请求還是會落入羞恥地獄里。江美的身體已經確實地體會過,絕望感使江美無力的垂下頭。「你要選哪一種?再拖下去就要浣腸了,今晚要注入昨晚的二倍。」「不,千萬不克不及浣腸……」「知道了……」江美無法阻拦本身身體顫抖,臉色蒼白,臉頰在抽搐。(只有今晚,忍耐過去……忍耐到明天。在那以前就當本身已經逝世了吧!)「啊……不要……饒了我吧……」江美咬牙切齒,臉頰在床上搖動,就似乎有蛇在身上爬,全身似乎被電流擊中。江美做了悲哀的決定。「你先把腿露出來,把裙子天然峒。嘿……那個阿拉伯人看到你的腿會很高興。」江美緊緊閉上眼睛,深深嘆一口氣,像認命似的┞氛石黑的話做。翹起二郎腿,然后似乎裙子天然向上移動的把裙擺拉到大腿根邻近,急速露出沒有穿褲機的滑腻大腿。雖然閉上眼睛也能感覺到阿拉伯人的火熱視線射在腿上,江美全身火熱。「很好,就是這個樣子。現在要假裝照顧睡覺的孩子,把屁股轉向他那邊。然后,就像天然峒裙子一樣的露出屁股。」石黑的話毫不留情的剌在江美的心上。「饒了我吧……我做不到那種事。」「不要廢話,你是想浣腸了嗎?」石黑從椅縫之間露出浣腸器的管嘴,壓下橡皮球,讓風噴射在江美的臉上。「啊……」江美發出悲哀的呻吟聲,扭動屁股的同時,拉起裙子。江美知道石黑也在看露出一半的豐滿屁股,這樣子顯得异常淫糜。「那個阿拉伯人把脖子伸得很長,還露出将近流口水的神情。也不克不及怪他,因為看到的屁股是這樣豐滿漂亮。」江美知道被看到,就覺得屁股的雙球開始火燒般的熱起來,花園里也開始濕潤。(怎么會這樣……)江美對本身的身體過份敏感覺得害怕。現在要轉向那個家伙。」石黑用敕令的口气說。「看重他,要笑,要色情的笑。然后慢慢分開雙腿,這樣他就以為你在誘惑他,會急速跑過來,你就乖乖的讓他操淫,大腿要盡量分開。」「不要……不要……我将近羞逝世了。」「你不 話,就用這個浣腸器讓你嘗一嘗更羞恥的事。」石黑的話使江美放棄抵抗。「親愛的……」江美拼命的呼叫丈夫。江美抬起快哭泣的臉,只好做出尷尬的笑容,大腿也慢慢向左右分開,大膽的程度讓江美本身?械襟@訝,就似乎不是本身的身體。(我怎么會這樣……不要……不要……)心里拼命否認,可是身體火熱的感覺愈來愈強。阿拉伯人知道江美沒有穿三角褲,剎那間露出了驚訝的神情,然后看江美的臉,當發覺江美尷尬的笑容和癡癡的眼神,就先東張西望,當確定那個笑容是對本身,就站起來向江美走過來。阿拉伯人把江美抱起,讓她背對著本身騎在大腿上坐下,然后急速把手伸入裙子里,在江美耳邊静静┞穎話。現在的江美當然弗成能 懂他在說什塵。「啊……啊……」江美能感覺出本身的肉壁似乎迫在眉睫的纏繞在阿拉伯人身上。阿拉伯人的手指插入后,在江美的肉洞里慢慢活動。江美的腦海里不再有辱没或羞恥感,只是任由本身的肉體漂浮在情欲的波滔里。幾分鐘后,江美第一次在外國人的手指玩弄上,瘋狂的扭動身體哭泣。走出飛機,急速有熱風迎面而來。從飛機走下去,看到在海關的窗邊站著親愛的┞飞夫時,江美抱起孩子不顧一切的奔驰過去。緊緊抱住丈夫,急速大聲哭起來。「江美,你怎么了?」「沒有什么……只是看到你太高興了。」江美一面哭,一面似乎要確定似的又抱緊丈夫。江美在丈夫的背后看到露出淫邪笑容的石黑和那個阿拉伯人,又開始緊張。(如不雅,石黑向丈夫這邊走過來……)江美產生強烈恐懼。那樣糾纏不放的石黑,一句話也沒有說就坐車走掉落了,反而使得江美认为疑慮。(石黑怎么可能就這樣放過江美?還有,那阿拉伯人為什么會和石黑一路行動?)江美把臉緊緊靠在丈夫的懷里,似乎這樣就能清除心琅绫擎的不安。(一切都結束了……只要我忍耐……只要我……)這樣,就不會讓心愛的┞飞夫傷心,能維持幸福的家庭……江美不斷這樣告訴本身。丈夫開車到達的处所,是在維多利亞湖畔有白色圍墻的原亮西洋式的獨立家庭,似乎在外國電影里看到有寬大的綠色天井。「我想你會喜歡,一家三口加上女傭,不是正好嗎?」江美抱住用自得口气說明的┞飞夫∶「親愛的,我太高興了。」「唔……啊……」蜜汁就像決堤一樣不斷流出。江美回想起剛才的那種情境,淋浴時似乎要把石黑的污辱洗去一樣地仔細刷洗身體。(我不克不及讓這樣愛我的┞飞夫傷心……)補償被操淫的办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要比過去更愛丈夫。江美下決心后,為丈夫把本身的身體洗乾凈。江美在裸體上圍上一條浴巾,想早一點获得丈夫的愛,消滅恐怖的回憶。可是,走出浴室的剎那,江美幾乎嚇逝世。年迈的女傭滿臉鮮血的倒在走廊的地毯上。「哇……快來啊……親愛的!」江美不顧一切的沖進臥室,可是臥室里有更恐怖的情況等著她。「啊……」江美發出尖銳的哭叫聲。看到石黑和川邊笑嘻嘻的┞肪在那边,江美向撤退撤退,雙腿在顫抖。看到阿拉伯人貪婪的視線,就從花園溢出蜜汁,同時涌出火熱的騷癢感。拼命地想克制本身的性欲,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這是成熟女人悲哀的本能。在石黑的四周有七、八個黑人手拿來福槍站在那边。有一個槍托上有鮮血,可能是剛才的女傭流下的血。「你這是做什么……」江美順著墻向撤退撤退。「看你的這種樣子,大概想和丈夫高兴一番。嘿嘿嘿!」川邊發出淫笑聲。丈夫被繩子捆綁,倒在川邊的腳下。「啊……他們對你怎么樣了?」汉子的手在屁股上撫摸的淫穢感,使江美腰以下的肌肉激烈縮緊。川邊肥胖的手像水蛭一樣緊貼在屁股上。江美忘記本身身上只有一條浴巾,想跑過去時,一下就被石黑攔腰抱住。丈夫的額頭有血。「原來你去洗澡了,難怪沒有看到你。」(你快來救我,不然我就……我就……)不雅然,他們不是輕易肯放棄江美的人,(必定還會受到凌辱……)想到這里,就不由得大聲喊叫丈夫。「你宁神吧,在你肯 話的時候,你丈夫是安然的。當你不 話時,她就要和那個女傭分列在一路了。」那是驚人的話。「啊……不要……不要!」江美絕望的號啕大哭。「我們在飛機上是真高兴。還忘不了你高興哭泣的模樣。尤其浣腸時那種沉醉的神情。嘿嘿嘿!現在是不是想浣腸想的屁股都熱了?不過,你也真好色,和阿拉伯人做出像妓女一樣的事,然后還要像沒事似的要和丈夫睡覺。」「似乎做過浣腸的關系,她的屁股更性感了。」兩個汉子口口聲聲的用淫邪的話語取笑江美。那些黑人們也瞪大眼睛,似乎很稀奇的看江美。江美的臉頰急速通紅,從她的逝世后,能看到充滿肉感的豐滿屁股。「你的身體真剌激啊!」川邊抱住江美的屁股前后搖動。「不要……不要說那種話。」江美拼命大叫,在飛機里發生的事,似乎惡夢一樣又出現在面前。「不消裝傻了,汉子请求女人的只有一件事。」雖然知道,但這樣清跋扈的┞穎出來,還是會使江美緊張。(不雅然是如斯……)「要錢的話……給你……所以不要再糾纏我了。」江美雖知沒有效,但還是這樣请求。「我們有錢,想要的是你的身體。」「石黑,快一點,我還在等呢!」 到川邊催促的擊音,石黑不得不收回击背。「……」江美說不出話來。可是激烈搖頭后急速開始掙扎对抗,現在只有先逃脱,如不雅再受到凌辱,就沒有臉見丈夫了。江美更害怕本身的性本能,在飛機上是那樣敏感的反應,如不雅再受到玩弄,會在不知不覺中肉體開始反應,還會请求石黑等人。絕不克不及發生那種事。「剛開始是想打發時間。但你的身體太好了,讓我們迷上了,要恨就恨你本身的身體吧!」石黑冷笑一聲,一拳打在江美的肚子上,江美的身體急速倒下。用力拉下浴巾,有夫之婦特有的豐滿肉體急速出現在面前。形狀好梦的乳房,在頂點有粉紅色的乳頭。從豐滿屁股到大腿的美麗曲線,只是看在眼里就會興奮的射精。石黑翻轉江美的肉體使她俯臥,然后拉起雙手分開綁在床欄桿上。川邊把化妝臺的小椅子拿來放在江美的肚子下,江美發出低沉的哼聲。江美這時候形成高高抬起屁股的姿勢,「唔……唔……」壓在椅子上的苦楚使江美回復意識,微微張開眼睛,想活動身體才發覺本身已經被捆綁,緊張地張大眼睛。「啊……這是干什么……」江美發現本身赤裸的被捆綁,發出悲叫聲。「她的身體就是很美,尤其是屁股,簡直無法形容。」石黑用手掌打江美的肉丘,急速出現紅色手印。江美的雙腿猛踢,黑人們笑嘻嘻的壓住。「不要這樣……放開我……」「可以放開你,可是你知道我們要做什么……還是綁起來的好。」「真是美麗的屁股,像法國的女人。看到這樣的屁股,怎么不浣腸呢?」「什么!浣腸……」屁股被石黑揉搓,江美文發出哭叫聲,心上出現恐懼和羞恥。「不要……不要浣腸!」江美搖頭哭叫。想起在飛機里被浣腸時的樣子,江美就将近昏過去。管嘴深深進入肛門時的那边令人将近瘋狂的感覺,浣腸液「吱嚕吱嚕」注入時的會冒出雞皮疙瘩的感覺,都記憶猶新。「你只 到要浣腸,屁股就熱起來了。嘿嘿嘿!似乎你的體質適合浣腸。宁神,有足夠的時間給你浣腸,就在你丈夫面前。」「不要……不要……」江美 到后急速大聲哭泣。「嘿嘿嘿, 說要浣腸就高興得哭了嗎?用這個浣腸器,你會哭得更高兴,今天要把你的身體調教成忘不了浣腸的身體。」石黑一面準備浣腸,一面高兴的大笑。「尤其你浣腸時的表清實在好性感,我都将近射精了。」川邊一面說一面和黑人一路把江美的大腿向左右分開。「饒了我吧!不要啦!不要浣腸……」江美扭動著趴在椅子上的雪白肉體哭泣,有如散發出芳喷鼻的惱人雙丘隨著她的哭聲左右搖擺。「她的屁股實在叫人受不了。」石黑把兩個肉丘慢慢向左右分開。「啊……不要……太過份了……」露出菊花蕾。「不要看……不克不及看……」江美的哭聲愈來愈激烈。「嘿嘿嘿!你的屁股眼真漂亮。這樣縮緊是怕難為情嗎?可是馬上就要張開了。」「有這樣好梦肛門的女人,真是很少見。」川邊一面看一面說∶「你知道這是什么吧?這是毛筆,要用這個給你摩擦。」川邊拿著一枝很粗的毛筆在江美面前搖動。毛筆尖在屁股溝里活動,江美皺起眉頭,嘴唇在顫抖,「唔……」江美發出從喉嚨里擠出來的聲音。「這樣好不好?」川邊手里的毛筆在肛門上摩擦,江美的哭聲從哀號變成抽搐的抽泣聲∶「啊……饒了我吧……」像夢囈般的哼著扭動屁股。石黑在江美耳邊這樣說,同時在抽插的動作上更用力。「啊……」(千萬不克不及夠有性感……親愛的……來救我吧……)想起在飛機上的那種感覺,整個下體開始火熱騷癢,不由已的扭動下半身。就在這時候丈夫醒過來,「住手!你們要對江美做什么!」忽然大聲呼啸,瞪大憤怒的眼睛。「還要問做什么嗎?現在要特別疼愛你太太的屁股,嘿嘿嘿……」「住手!不準動江美!」拼命搖動被捆綁的身體。「不要看,不要看那種处所……」江美開始瘋狂的扭動屁股。「你們對我又要做什么?」「啊……親愛的……哎呀……」 到丈夫的聲音,江美瘋狂的掙扎。可是,川邊手里的毛筆沒有停止活動。「你們快住手……千萬不克不及這樣對待江美!」「啊……親愛的……」丈夫的聲音使江美回到現實里,發出嘔血般的聲音,可是那種苦楚也将近被毛筆帶來的強烈官能掩蓋。被毛筆尖摩舶秸花蕾,就像火燒一樣的炎熱,「啊……」江美發出分不出是喜悅還是苦楚的哭聲。「敏感的肛門就有這個好處,很快就會有反應。嘿嘿嘿……」「住手!我要殺了你們!」丈夫的臉為憤怒的痙攣。「你不消這樣叫,不久今后,你太太就會主動的┞穎要逝世了,或殺了我吧!」「你們不是人!我必定要殺了你。」石黑一拳打昏戶張,用布把嘴塞住。「嘿嘿嘿,你老婆是我們的了。現在要浣腸,調教成離不開我們的身體,現在讓你仔細參觀本身老婆浣腸的樣子。」「現在要陪你去非洲中部,我們要去維多利亞湖。」汉子也壓低聲音說。「唔……」戶張的臉露出憤怒的神情,只能從鼻孔發出哼聲,江美緊閉眼睛抽泣。石黑把戶張拖到最能看清跋扈江美屁股的地位,然后在眼皮上貼上膠布,讓他沒辦法閉上眼睛。面前看到兩年沒見的江美的屁股和大腿,那是他真心愛過的肉體。川邊看一眼戶張,露出自得的笑容,用一只手在江美的括約肌的四周推出,想把毛筆尖塞進去。「啊……唔……快來救我……」江美發出苦楚的聲音。在熟悉女人身體弱點的川邊玩弄下,江美只好不斷的扭動全身,散發出性感。「啊……啊……」「似乎有性感了,肛門也松了,可以開始浣腸。」川邊用手指尖在微微隆起的肛門上摩擦。「啊……不要……求求你。」江美一面叫,一面扭動屁股。石黑拿來巨大的玻璃制浣腸器,在江美的耳邊說了幾句話,江美搖頭表示不肯意。「你老公的生命完全看你了。」「嘿嘿,相當柔軟了,真受不了,好極了。」川邊自得的想把指尖塞進去。石黑這樣說,江美哭起來∶「请托你……給我……」「你要用更大的聲音說。」石黑抓住江美的頭發用力搖動。「求求你……我江美想要浣腸,想得身體騷癢……所以今晚給我浣腸……快一點……」江美說完就大聲哭泣,可是她的哭聲讓人聯想到有性的喜悅。江美的┞飞夫戶張不忍看下去,把臉轉開,可是有一個黑人又把他的臉轉向江美。這時候,浣腸器的管嘴插入江美的屁股里。「啊……唔……」江美發出尖叫聲,也是江美向石黑表示屈膝投降的哀歌。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