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人妻的欲望九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少妇人妻的欲望字数:14216
前文链接:thread-9340653-1-1.html
(九)流水的夜色静谧地荡漾,这个城市的男男女女趁着夜色,毫无顾忌地释放着白日里掩饰得极好的欲望,肆意地追求着肉体的快感,天空仍在哭泣,似乎在问,这个世界的人们怎么了?文志国依依不捨遛出了包房,洗手间里的那个半裸女子性感放浪的身姿,让他短短半个多小时足足射了三次,要不是害怕被发现,他真想把女人带上房间,好好在床上玩个够,但其实他也知道,男人在这方面总是吃亏的,他被酒色掏空的身子比那个王主任好不到哪里去,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休息了。萱萱无力地趴在王主任凸起的啤酒肚上,男人睡得跟死猪一样,连续的疯狂让萱萱身体软得跟面团一样,但意识却无比清醒,刚才的激烈性交到最后时,她已经清醒地意识到自己是被另一个陌生男人插入了,但那又怎样呢,红肿的小穴以及屁眼,在此之前都已经被许多根不同形状的阳具勐烈操干过了,自己比妓女也差不到哪去,唯一不同的是自己还不收钱.大叔现在应该还在操那个假正经的少妇吧,哼哼,你再怎么装,被大叔的大鸡巴插入后,还不是跟发情的母狗一样……刘菲没让萱萱失望,半仰着靠着沙发,裹着粘满精液的丝袜的双腿,分开举得高高的被秦兵握住脚踝,男人的粗大正交替抽插着她已经无法闭合的花穴和菊蕾,混着精液的淫水煳满腿间,无意识地随着男人的插顶张嘴哈着气,可怕的情欲灼烧着她每一根神经,此时她已经叫不出声,心里唯一的念头就是,干死我算了……************只有小军在备受煎熬,明明知道隔壁小妈房间十有八九正上演无比香艳的大戏,偏偏自己无法加入,他偷偷试过去推门,小妈的房门居然从里面锁死了,隐隐约约只听到一星半点动静,年轻的身体欲望本就暴烈难以抑制,那根巨大翘得几乎牢牢贴着肚皮,这个时间去找诗雨他还做不出如此荒唐的事,回到房间只得疯狂地用小妈和诗雨的丝袜自慰,焦灼地等待天亮。阳光照进房间,纠缠在一起的李芬和武蓉同时醒来,相视一笑,昨晚的疯狂让两人心灵又贴近了几分。「其实这样也不错……」李芬没来由叹了口气。「怎么啦?芬姐?」武蓉痴缠地拱进李芬怀里,吻着那对高耸乳球,短短一天之内,武蓉的心态变化让她自己都吃惊.「我是说我们……这种关系……」「是不错啊,很舒服呢……嘻嘻,比和男人还舒服……」「傻妹子,你是没真正试过厉害的男人吧……」李芬眼前晃过小军那根巨物,「比我们这样要舒服一百倍!」「难道姐你试过?」武蓉没来由泛起一阵醋意,「我和我家那个人根本就没怎么做了,话都没几句了……」「唉……我也没试过……」李芬语气有些酸。「姐……你说的……厉害男人不是指小军吧?」「啊……怎……怎么会……别瞎说……」李芬有些慌。「呵呵,我就知道是。」武蓉松了口气,在她看来,如果是小军,起码还算是自己能接受的,毕竟自己对那个昨天刚见面的大男孩并不反感,「可你们的关系……」「可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李芬也不知怎么了,自己居然反过来要说服武蓉。「那就试试呗.」武蓉不无醋意地撅着嘴,这个大自己几岁的美艳少妇有着比自己丰富多彩的经历,昨晚听她细细描绘着和不认识的男人上床的过程,武蓉心跳得厉害,又羞又妒,自己永远无法像芬姐那般坦然,能和芬姐发展到现在这样她已经无比满足了。可芬姐似乎一直在为自己的继子小军而困扰,让她有些担心。「不行的,我……做不到……」李芬幽幽吐了口气,「算了,不想了,今天怎么安排?」「姐,你不是答应我陪我去买内衣么?我可不能老穿你的……」「哦是的……呵呵,你放心,待会儿吃过早饭就去,一定要很淫荡很淫荡的……哈哈……」在武蓉的娇嗔中两人打打闹闹起床了,及有默契地都没提小军了,简单吃了点东西,李芬留了张字条给小军,和武蓉上街了。小军睡到快十点才醒,叹口气,幸好今天没课,看着腿间竖得高高的粗大,一只浸透了精液的长筒丝袜套在上面,昨晚不知手淫了多少次,可一觉醒来,那东西又生龙活虎,洗了个澡,忍不住又去找诗雨了。「不要了……小军……今天我……老公会回来……」诗雨被年轻男孩拥在玄关,昨天午后的那场疯狂也是从这里开始的,「别……」她抵抗是如此无力,昨晚她很早就睡了,实在是太累了,但做了无数的香艳的梦,梦里依稀全是白天和小军激烈做爱的场景,只是男人换了一个又一个,有小军,有老公志伟,居然还有些不认识的强壮男人,清早醒来想起都面红耳赤「好姐姐,求你了……就一下……你看……你连内裤都没穿,哦……好性感的吊带袜……」小军火急火燎扒拉下自己的裤子,他充分掌握了烈女怕缠郎的真谛,「我的鸡巴……硬得发痛了……」「啊呀……不……哦……小军……你……要死了……啊……轻点……」
诗雨全身上下的敏感点昨天被小军吃透了,僵持了不一会儿就认命地靠着墙,任小军抬高左腿,自觉地挺跨迎接那根让她爱煞的粗大,老公要下午两点到,还有时间……************刘菲身心俱疲地回到家里,又洗了很长时间,最近为了弟弟刘刚的事她累得够呛,家里本来就不宽裕,求人送礼花费了不少,连自己都搭进去了,还好昨晚算是有些收穫,那个男人应该不会骗自己吧,想起昨晚自己的疯狂劲,都有些后怕,就连今天早上还心甘情愿地为那个男人口交。刘菲红着脸死命沖洗自己的身子,小刚,姐姐对你算是仁至义尽了……
洗完后赤着身子站在衣柜镜子前,发了半天呆,穿好内衣,拿出唯一一双蕾丝宽边袜筒的肉色长筒丝袜,以前总觉得这种丝袜太过性感不敢穿,可经过昨晚后,她倒觉得自己以前太过保守了,下岗后刘菲零星做些推销,主要还是靠老公起早贪黑跑运输,孩子读高中了,得想想办法,找份稳定的工作才行。出了卧室,老公高大强满脸倦色开门进来,「咦,你在家啊?」「嗯,你回来啦?吃早饭没?」刘菲一开口,吓自己一跳,嗓音沙哑,昨晚叫得太狠了。「声音怎么了?」男人没注意妻子的不自然,「对了,你弟刘刚的事有眉目了吗?」刘菲知道自己为了这个不争气的弟弟让家里负担雪上加霜,昨晚的事又不好多说,含煳着应付过去,她明白丈夫在弟弟的事上对她颇有埋怨,心里也有歉意,「洗个澡,我帮你弄点吃的,吃完赶快休息一下。」「吃过了,我先睡会儿,醒来再洗吧。」男人打着呵欠进房了。刘菲满脸愧疚看着丈夫倒在床上很快沉沉睡去,提上包出了门,今天一定要找到一份工作才行。公车上挤满了人,刘菲一手小心翼翼地抱着提包,一手费力地抓住吊环,微垂着头,心里无比失落,跑了两家公司了,虽然只是应聘文员的工作,但已过三十岁的她哪里是那些青春靓丽的年轻女孩的对手,更何况她也只是个中专文凭,自己给自己鼓着气,上午还有一家公司的面试,实在不行,打电话给那个秦少,或者王主任,看看他们有什么门路,毕竟这两个男人和她发生过那种关系.
说来也奇怪,女性的思维就是如此,一旦被男人得了她的身子,那么她对那个男人便有了依赖意识,又想起昨晚让她灵魂震颤的一幕幕,刘菲套裙下的丝袜长腿不由得夹紧.老旧的公车如蜗牛般走走停停,车厢里的人们挤得动弹不得,刘菲娇小的身子被裹在人群中,像汪洋中的一叶小舟,要不是努力踮着脚抓住吊环,她几乎根本站不住了。然而,更难堪的是,身后某个男人的胯部死死贴在她浑圆的臀部上,随着车身行进轻扭慢摇,隔着几层布料都能感觉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正在她臀缝间摩擦。公车色狼!刘菲抿紧嘴唇,以前也碰到过几次,其实这种事如果在其他场所比如舞厅酒吧发生,一般女性并不觉得很反感,主要是公车上太挤了,让人本来就心情郁闷烦躁,挤公车的一般都是为了生计奔忙的人们,谁有心情玩这种暧昧?
刘菲狠狠酝酿着情绪回头看去,她其实从昨晚到早上被秦兵撩拨的欲火还余韵未消,虽然心理反感,但身体不自觉有了感觉.回头看见一个年纪轻轻的男孩,青涩而慌乱地躲闪着她的眼光,心里一动,气势弱了下去,还是个孩子啊,可那里怎么那么粗硬……顿时有了优势感的少妇沉默了,偏头望着车窗外,绷紧的身子有些放松了,高翘的屁股不再躲闪,任男孩下体紧紧贴住,腰肢若有若无随着晃动的车身扭动。男孩僵硬的身子慢慢也感受到了女人的默许,隐晦地悄悄地前顶,两个人很快掌握了对方的节奏,配合地熟练起来。刘菲低垂着目光,偷偷观察周围的动静,她有些紧张,但更多的是兴奋,男孩个子不高,跟她差不了多少,想必最多还在读高中吧,可屁股后鼓鼓一团让她隐约可以想像那根硬邦邦的东西的尺寸不小,脑海里又划过秦兵那根粗大,轻咽了一口唾沫,抱在胸前的手用力压住发胀的乳房,好想摸……江源死命咬着牙,眼前这个少妇年纪和自己漂亮的妈妈差不多,高翘柔软的臀部给他的感觉就像妈妈的一模一样,欲盖弥彰地迎合扭动让他快要爆发了江源记忆里没有父亲的样子,从小跟着母亲长大,母亲苏慧珍不到二十岁便生下了他,他跟着母亲辗转来到这个充满欲望的城市已经三年了,母亲在大学里任教,他很快也要进入这所大学.因为读书懂事早,不满十五岁的他除了个子矮小点,已经成熟得像个小大人,这几年他男性的本能飞速成长,对男女之事兴趣极大,首当其冲的刚满三十四岁的漂亮母亲,苏慧珍自然成了他的性幻想对象,不知何时起,江源无师自通学会了手淫,从同学那里借来的黄色小说和一些碟片让他大开眼界,渐渐迷上了母亲的丝袜内衣。作为成熟女人的苏慧珍陆续也谈过几个男人,但她对江源极为在乎,如果江源不满意,她是不会再婚的,江源怎么可能让其他男人染指自己视为禁脔的漂亮母亲,闹了几回,苏慧珍也就暂时作罢,想着等孩子大点懂事了再说,可年轻的身体等不了,特别是发现孩子也长大了,自己丝袜内衣上浓郁的精液味道让她心乱如麻。江源敏感地察觉到母亲的纵容和软弱,变本加厉地张扬,在母亲的默许下明目张胆地霸佔了母亲所有的丝袜,母子俩心照不宣,苏慧珍回到家首先会换下身上的丝袜丢在洗手间,然后回房穿上另一双,而江源则沖进洗手间用仍留着母亲体香的丝袜手淫射精。入睡前苏慧珍会洗澡,然后换上那双沾满儿子精液的丝袜进房睡觉,留下刚穿的丝袜给儿子,这样的默契进行了好几个月,江源越来越不满足,他开始尝试着和母亲苏慧珍身体接触,起初苏慧珍坚定地拒绝,经过无数次僵持,一点点无奈地退让,像现在这种穿着衣物在身后摩擦已经不再抗拒了,但也就仅此而已刘菲哪里想得到身后的男孩,已是在自己母亲身上试验无数回色中小鬼,刚才看着他那恰到好处的尴尬和慌张,还以为只是青春期觉醒的男孩子无法控制的自然反应,因此也回应得过分大胆,比含羞带怯无比防备的母亲,更让江源有种欲拒还迎的诱惑,那柔软挺翘的臀峰若有若无地扭动着,自己的尖端死死顶住那深不可测的臀缝中央,肥美的臀肉似乎还在微微收缩,隔着几层布料夹紧他裤裆处的凸起,男孩于是很快把持不住,借着手上抓着吊环用力狠狠顶进哆嗦着在裤裆里射了。听着身后男孩压抑的低喘,刘菲有种胜利的感觉,到底是个孩子啊,要是真的……插进来……恐怕会边插边射吧……想着想着,双腿轻抖着夹紧,居然有高潮的感觉了。自己的脸应该很红吧……不能再呆下去了,听着公车报站,刘菲松了口气,正好到了,没有回头下了车。************诗雨咬着唇,仰高漂亮脸孔,修长的脖颈尽力伸展,双臂后伸,臂弯被身后的小军牢牢拉住,上身大幅度地前挺,高耸浑圆的双峰愈发挺拔,两颗粉嫩的乳头高高立起,雪白纤细的腰肢优雅地下塌,和高翘的臀峰形成美妙的弧线,缠在腰间的蕾丝吊带袜圈被汗水浸湿了,裹在黑丝袜里的双腿分开跪在床边,脚上一只高跟凉鞋已经落在床下,薄薄丝袜里的漂亮的脚趾死死抠紧,望着墙上的挂钟,十一点了。「啊哈……小……小军……不行了……我……啊……小军……啊……又……
又来了……「这个年轻而强悍的小情人比前几次还要厉害。「你是我的……你是我的……操死你……」小军一想到几个小时后,这个美艳绝伦的少妇姐姐就要被她老公压在身下婉转承欢,心里就莫名的嫉妒,狠狠地顶动,疯狂地撞击着那发红的臀肉。「不……不要了……小军……啊……好深……」感受到小军的妒意,诗雨是高兴的,可想着即将见面的老公志伟,又有着强烈的愧疚不安。来回折磨下高潮竟然来得更加频繁。「不行……不行了……小军……」诗雨用力收缩着花穴,这短短两天内,她和这个年轻的大男孩疯狂做爱不下二十次,这小男人对她的肉体的贪恋让她有些小感动,那根正奋力挺进她体内的巨大肉棒让她爱到骨头里了,这真的和爱情无关,诗雨觉得自己还是爱着老公志伟的,她也根本没想过和小军会发展成什么姐弟恋,她只是单纯地享受被年轻弟弟倾慕的感觉,享受那赤裸裸的情欲释放。小军喘着粗气,双眼通红盯着眼前这个沉溺在美妙性爱中的小少妇,发狂般顶撞那漂亮高翘的臀肉,暴虐的快感充满脑海,他一直喜欢这个平日里外表单纯得有些可爱的邻居姐姐,确实是那种弟弟对姐姐的依恋,但两人关系变化后,高高在上的天使姐姐坠落凡尘变得如此妖娆娇媚,前后巨大反差让他有种做梦的感觉,何况这种变化还是因为他,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了一个意外而令他惊喜的玩具,他迫不及待地要宣示主权,哪怕这个美丽的姐姐是有夫之妇,「叫我老公……叫大鸡巴老公……」「小军……别……不……啊……轻点……啊……老……老公……不……啊…
…大鸡巴老公……「诗雨的高潮就没停过,」要……要死了……啊……不…
…不行……不行了……「「比你的……志伟……要厉害吧……你还是……喜欢我……的大鸡巴是不是……嗯?……哦……」小军一个深顶,狠命揉着少妇姐姐的美乳哆嗦着,又一次在她身体最深处喷发了。诗雨张大嘴发出高昂的半个音后嘎然而止,全身抖了起来,她体内那根巨大深入的男根有力地脉动着、膨胀着,她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一股股精液,大力地打在自己花蕊上,和自己喷涌的淫水彼此交融,每次被小军在里面射精,诗雨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失神,看不见听不见,宛如灵魂出窍,又像漂浮在温暖柔和的水波上,那种美妙就像得到了某种解脱般,全身如释重负的酥软。拔出仍有硬度的阳具,小军坐在床上喘着,瘫软的人妻姐姐上身趴伏在床上,下身双腿仍然跪立,娇艳的美臀维持着刚才被插干的姿势高高翘着,粉嫩的花穴毫无羞耻地绽放着,不时轻微地抖动,白浊的精液缓缓流出,画面极度淫靡小军伸出手指,蘸着黏煳煳的精液抚弄那处娇嫩,拇指和中指分别抠入前后两个柔软紧窄所在……他不会就此放过这具绝美的肉体.************江源走在校园里,几个月后这里就是他的大学校园了,当然这也是漂亮妈妈上班的地方,想着每天都能看到妈妈苏慧珍,心里一片火热,只是裤裆里湿乎乎的不太舒服,套在阳具上的妈妈的丝袜应该被精液浸透了吧,刚才公车上那个火辣的阿姨可真够劲,要是妈妈能像她那样就好。江源是上学期末就拿到了大学的保送名额,所以高三下学期同学们都在题海里欲仙欲死遨游时,他倒无所事事了,课堂是不用去了,所以有事没事就来大学里晃荡。苏慧珍在学校申请了一间教工宿舍,方便平时休息,江源有钥匙,每次来他都很期盼,因为妈妈宿舍里也有丝袜等着他,而且还住了很多年轻的女教师,走廊里时不时就会晾处各种丝袜内衣。苏慧珍站在讲臺上整理着课业,围在她身边的学生慢慢散去了,她舒了口气,应付那些荷尔蒙过剩的男学生并不比面对儿子江源轻松,那些若有若无投向她前凸后翘身体的目光让她总不能适应,不是因为羞耻而是……兴奋.儿子对她的过分依恋一开始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甚至发现孩子开始偷拿她穿过的内衣丝袜手淫她也一笑置之,她清楚青春期的男孩精力过剩得厉害,她甚至内心有些欣喜,主要是那久违的精液气味让她有种心跳的感觉,她纵容着孩子,宽慰着自己,只到儿子变本加厉开始对她的身体有了兴趣她才觉得不安,但总觉得忍忍就过去了,孩子再大点就好了。直到那天,儿子掏出那根极具冲击力的成熟的肉棒,顶着她屁股射精时她才觉得不妙,被她声色俱厉地训斥了一顿后,儿子不再得寸进尺,但她也无法再让他退让,每天都得被那根硬邦邦的东西在屁股大腿上摩蹭好几回,她只好不停地买回各式各样越来越性感的丝袜内衣,想借此满足少年膨胀的欲望。可儿子来者不拒又对她不依不饶,弄得她最近神情恍惚,上课时台下一张张年轻的脸孔,总会突然幻化成小源的样子,那不加掩饰的充满欲望的神情让她一阵阵心慌,更让她手足无措的是她那成熟的身子,开始不可抑制地有了反应,站在几十上百人的大课堂上,端庄的教师制服下是性感得近乎淫荡的丝袜内衣,以前只有在深夜偷偷自慰时,才肆意绽放的花蕊总会不知羞耻地渗出蜜汁,她清楚自己压抑许久的欲望终于要觉醒了,这可怎么办才好啊?【未完待续】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