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子老师的家访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叮咚……叮咚……」

清脆的铃声在沉闷的空气中回荡飘扬着,令人们昏昏欲睡的精神不禁一振。

「奇怪啊,怎么没人回应呢?今天是周末,而且外门也没有关上呵。」芹泽丽子一边疑惑着,一边从上衣的口袋掏出一条绣着大朵郁金香的丝质手帕,轻轻把鼻尖上泌出的汗珠擦去。在京都地区,六月的天气已经是非常的热了,连一向注重仪容的丽子,额上的刘海都被汗水黏贴在肌肤上,显得有点凌乱。

「嗯,或许是刚好一家人都外出了,又忘记关上外门了吧。」

又试着按了几次电铃,丽子确定房子里没有人后,把手帕叠好放回口袋,转身准备离去。

就在这时,木门缓缓打开了。

「芹泽老师,下午好啊。」

籐原静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向芹泽丽子鞠了一躬。除下校服的籐原静穿着一身素净的蓝色底印粉红小碎花的家居便服,平时飘逸动人的长发简简单单地用发夹盘在头上,白嫩的双颊隐隐的泛起两片潮红,胸部低低的起伏着,显然是匆匆忙忙赶来开门的。

「籐原同学,下午好啊。」丽子也是微微的欠身。

「芹泽老师,请问有什么事情嘛?」

「嗯,籐原同学,是这样的,我今天到附近办点事情,刚好路过籐原同学家,就想顺便拜访一下籐原同学的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有空嘛?」

芹泽丽子说到这里,脸不禁微微的红了一下,因为她知道自己在说着谎话。

实际上是籐原静最近上课不时有精神恍惚的情形出现,而且学习成绩也有下降的迹象,这一切都让丽子担心不已。跟籐原静交谈了几次都得不出什么结果后,丽子想跟籐原静的父母直接会面一次,瞭解一下最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了顾及籐原静的面子和感受,我才不得不捏造了这么的一个借口啊。」丽子在心里安慰着自己。

「嗯,芹泽老师,真是不好意思啊。我爸爸妈妈刚好今天早上到名古屋的外婆家去了,要到明天晚上才会回来呢。」

「啊,真是不巧呵。那么的话,籐原同学,我就回去了,下次再来拜访吧。」

丽子有点失望的说。

「芹泽老师,你……你进来坐一会好吗?外面的天气很热呢。」

「嗯……好吧,那么打扰了。」看看天上火辣辣的太阳,加上想再跟籐原静谈谈话的念头,芹泽丽子答应了邀请。

###################################

一进门,丽子在玄关微微的欠下了腰,轻轻抬起修长的小腿,伸手把脚上的黑色细带高跟鞋一只又一只脱下。

看着丽子老师那纤长的手指一勾一松,轻易的就把紧紧包裹着浑圆足踝的三寸高跟鞋给脱了下来,动作是那么的自然,但是在籐原静的眼里却是说不出来的典雅和高贵,令她羨慕不已。「芹泽老师真不愧是自己的偶像啊,一切动作都是自然得那么的高贵、那么的好看和令人感觉舒服,自己真是要多多向她学习啊!可是,自己最近的种种行为,不要说向芹泽老师学习了,说得难听的简直就是背道而驰了啊……「

丽子换好鞋,抬起头来,却看到籐原静那茫然若失的样子,眉头不禁皱了一下,因为最近她经常看到籐原静这种呆呆失神的模样,却又找不出问题的根本来,更不用说去帮忙解决了。

「籐原同学。」

丽子轻轻地呼唤着。

「嗯……嗯……芹泽老师,请进,请进。」

籐原静猛地惊醒,连忙把丽子让进屋子里面。

「这是我的小小礼物,请收下。」

坐在柔软舒服的沙发上,丽子从手提袋里拿出一盒「堂本屋」的铭果,放在桌子上。

「真是不好意思,让你破费了。」

籐原静一边多谢着,一边把客厅的空调打开。

「请稍等,我去泡……」

籐原静话还没有说完,这时候楼上突然传来东西跌在地上「砰」的一声。

「啊,芹泽老师,对……对不起,可能是……我养的小花猫又在乱跑一通了,我去看看呵。」

看着籐原静神色慌张、急急忙忙跑上楼的样子,丽子不禁苦笑摇摇头。她,籐原静,怎样来说还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啊。

从空调里流出来的清爽空气一阵阵吹拂过来,令丽子感觉到愝意的凉快,身上的闷热顿时一扫而空。环顾着屋子里摆放着的各种各样主人精心培植的绿色盆栽,更是让丽子感到精神和肉体的同时放松。

「芹泽老师,请用茶。」

上楼安抚好小猫的籐原静,在厨房忙碌了一阵后,很快就端来一盘茶点。漆黑的木碟上面盛放着丽子带来的金黄色的铭果,雪白的濑户烧斟满了碧绿的雨前龙井,加上下面仿古的紫砂色托盘,真是绝妙的色彩配搭,美得连丽子都在心里面讚歎不已。

「多谢。」

双手接过茶杯,丽子举到面前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热腾腾冒出的水气,让那泌人的茶香在身体里面缓缓流动。

「芹泽老师……」

籐原静犹豫地呼唤着。

丽子眼波一转,向籐原静发出询问的眼神。

「嗯,请慢用呵。」

心神不定的籐原静暗中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嘴唇,帮犹豫不决的自己下定决心。

丽子微笑着点点头,把茶杯凑到粉红丰润的嘴唇边,闭上眼睛轻轻地呷了一小口,细细地品味着。

也许是陶醉在那醉人的龙井茶当中,丽子紧紧并在一起的两条腿不经意的松动了,由於坐在丽子的对面,透明丝袜包裹着的微微颤动着的修长双腿一下子就把籐原静的视线给吸引住,从裙子深处的阴影当中,更是隐隐飘出一股妖媚的成熟女性气息,刺激着籐原静的嗅觉。

「……」

籐原静不由自主地凝视着那彷彿深不可测的阴影,咽喉缓缓律动着,吞下了口里源源不绝的唾液。

「籐原同学,这是中国杭州出产的西湖龙井吧,真是名不虚传啊。」

品味了一番的丽子衷心地讚歎着。

???

「籐原同学!」

在短短的时间内两次看到籐原静在自己面前走神,而且籐原静那迷欲的眼神,让丽子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嗯……嗯……芹泽老师,这是家父从中国带回来的特级西湖龙井,希望你会喜欢呵。」

看到籐原静神不守舍的样子,丽子微微的摇摇头。

「籐原同学,我发现最近你很多时候自己一个人在呆呆想着事情,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说出来让老师帮你想想办法呵。」

「啊,没有啊,芹泽老师,我……我没有什么心事啊。」

…………

…………

「籐原同学,你再是这样的下去的话,知道后果的严重嘛!」

经过长时间推推拉拉的谈话,发觉无法获得成效的丽子不得不改变了策略,一反常态用比较严厉的话语向着籐原静。

「芹泽老师,我……我……」

从来没有看过老师这么严肃的样子,籐原静的防线开始动摇起来。

丽子拿起茶杯又喝了一口,润润喉咙,又换回温柔的声音。

「籐原同学,我想你要明白,无论发生什么事情,老师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所以希望你能够向老师清清楚楚……嗯……」

突然之间,丽子感到一阵的昏眩,周围的东西慢慢的模糊起来。

「嗯……我……」

丽子喃喃地言语着,人,却慢慢地软倒在沙发上。

「芹泽老师,对不起了。」

这是丽子在失去知觉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最终章 老师奴隶的开始

看起来像是一个女学生的房间,课本、参考书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书桌上,一个漂亮的小花盆里绽放着几朵不知名的小花。只是,书桌前没有人,衣服到是散落了一地……深黑色的OL套装、浅蓝色的家居便服、时下最为流行的超短水手裙,还有各种各样的内裤、胸罩、透明丝袜和泡泡袜,简直称得上包罗万有。

房间的那张柔软舒服的睡床上,摆放着一具绝美的赤裸躯体。美妙的曲线从纤巧的脖子出发,攀上坚挺的双峰,再急转直下跨越平坦的小腹,绕过丰满的臀部,最后沿着雪白修长的美腿收结在那圆润的足踝。美得连那金色的阳光也透过窗帘的细缝偷偷溜进来,温柔地在雪白的娇躯上缓缓地移动着。

「唔……唔……」

长长的睫毛微微的颤动着,不知道过了多久,丽子悠悠醒转,缓缓张开双眼。

「我……我是在哪里啊?」

丽子挣扎着想坐起身来,却发觉自己的手手脚脚分别被几条麻绳紧紧地束绑在四根床脚,动弹不得。接着,丽子发现了一件令她无比震惊的事情:她全身竟然是一丝不挂的!!!

「啊!不……不……」

丽子用力地扭动着身躯,试图摆脱这耻辱的紧束,只是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劳的,绳子依然牢牢地缠绕着她的四肢。幸好的是捆绑者够细心,在绳子缠绕着的部位帮她预先用柔软的毛巾保护好,丽子那娇嫩的肌肤才避免了被粗糙的绳子磨破。

「不……不行了……」

筋疲力尽的丽子软绵绵地摔回到床上,刚才那一阵激烈的挣扎,已经耗光了她所有的气力,她,现在是再起无力了。细小的汗珠湿润地佈满了整个白晢的身躯,深邃的眼睛里有着闪亮的光泽,慢慢的化成清亮的小溪,沿着通红的脸颊滑落。

赤裸的女体、粗糙的麻绳、遍身的汗珠、淒切的泪水,构成了一幅极其震撼的画面!

「呜呜……有人吗?」

体会到自身的无力后,丽子只能将希望寄托到外来的帮助,然而回应她的只有寂静。

「啊……怎……怎会这样的!」

突然间,一股莫名的骚痒感从湿滑的股间升腾起来,让丽子忍不住浑身发抖。

「哎呀……好痒……」

那股奇怪的骚痒彷彿越来越强烈了,达到了无可抑制的爆发程度。拚命忍耐着的丽子的神智也慢慢崩溃了。

「我……」

麻痒难当的丽子,逼切地要去解决着难堪的问题。

「啊!」

手臂传来的剧痛,提醒了丽子她现在的处境;想要合并双腿,只是双脚也是爱莫能助的张得大大的在那里。丽子现在能做的,只是无力地挪动着她那充满弹性的臀部,作着徒劳无功的努力。

彷彿被千万的小虫嘶咬一样,痒到入心的感觉在升到了极点后,却化成了强烈的需要。烈火般的的炽热一下子就取得了主导的地位,对丽子开始了新一轮的折磨。

跟原先的骚痒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感觉,现在侵袭着丽子的是一股掺杂着焦躁的刺痛。丽子清楚地感觉到紧闭的花瓣在刺痛的驱赶下慢慢的绽开了,花蜜也缓缓地渗了出来;无神的目光往下一扫,却被两只逐渐膨胀的山峰挡住,峰顶的蓓蕾,不理会主人的抗议,自顾自的高高挺立起来。

「啊哈……救我啊……呜……呜……」

房间里飘扬着女老师如歌如泣的呻吟声。

###################################

紧迫闷黑的衣柜里面,四双眼睛透过那细细的气缝偷窥着女老师的「精彩表演」。

当中有兴奋的、有迷茫的、也有夹带着惭愧的激动的。

「喂,阿静,看到老师这个样子你是不是很兴奋啊?下面流了这么多汁汁出来。」

一边在耳边调笑轻语,一边是下体用力地往里耸动着。

「呼呼……水野主人,不知为什么呢,真的是好奇怪的感觉……呼呼……」

刻意压抑的声音细述着迷惑。

「嘿嘿,那是说明你有着背德的觉悟啊!好了,去吧!」

尽力地顶到深处的尽头,惊慌躲避着的身体被迫往前倾倒,顺势顶开了虚掩的柜门。

「啪」的一大声,惊醒了昏昏沉沉的丽子,她勉强转过头,却看到了她终生难忘的一幕:

衣柜的大门大大敞开,在衣柜的前面,籐原静趴在地板上,臀部高高抬起,不停地往后耸动着,嘴里哼哼啊啊地呻吟着;站在籐原静身后的水野遥双手紧紧捉住籐原静的雪股,来回抽送着,丰腴的大腿激烈地碰撞着籐原静的双股,发出一阵阵淫霏的拍打声。

在衣柜里面,娇小的铃木晴香双手捉住柜子的上缘,脚尖勉强地踮起支持着身躯,整个人弯成了一张弓,柔软的身子像波浪似的起伏着,口里叫唤着的是「千叶主人饶命啊」一类的讨饶话语;一双有力的手从晴香腋下伸出,捉住那对娇小的鸽乳大力揉搓着,两条微黑结实的美腿,紧紧缠住晴香,带动着晴香迎合侵犯的节奏。

……

被自己学生的淫戏震撼住的丽子小口张得大大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呆呆地看着,激烈地喘息着。

「啊啊啊……」

一阵特别高昂的哀叫声响遍整个房间后,籐原静一泄如注,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只剩下雪白高翘的屁股在微微地颤动着。

另外那边,晴香几乎也是同时达到了高潮,柔美的花园痉挛,一股股蜜汁从花芯深处喷薄而出;在喷发的同时,无力的身躯酥软地软倒在衣柜里,整个人缩成一团,「呜呜」地哀鸣着。

水野遥长身而起,千叶美智琉从柜子里钻出来,两人赤裸裸地站到床前兴致勃勃地打量着芹泽丽子。

丽子的眼光一下子被两人吸引住了,吸引住她的不是水野遥和千叶美智琉那晒得微黑而健美的赤裸身躯,也不是少女那春潮阵阵、娇艳动人的俏脸,而是紧裹住两人浑圆结实屁股的白色皮制丁字裤和上面耸立着的粘满了少女蜜汁的纯白的男性象徵。

「千……千叶同学,你要干什……啊啊……」

美智琉坐到床边,纤巧的手指捻起丽子那充血的乳头,轻轻地以指甲抓起,再让它弹回去地玩弄着。

「哇……好舒服……」

彷彿是一个临界点,那种难受之极的刺痛在美智琉的手指玩弄下,刹那间转化成一股强烈的快感,直冲脑海,让丽子忍不住尖叫出声。

「不要啊……住手……千叶……」

面对着美智琉的挑逗,丽子凭着賸余不多的理智,喘息着哀求。

「呵呵……看来老师的快感还不够啊,让我来喔。」

水野遥拨开撒满朝露的草丛,暴露出那鲜艳成熟的花朵。美丽的淡红花瓣早已盛开,在大量透明的花蜜的衬托下散发出诱人的湿润光泽,呼唤着大胆的採撷者。

「不愧是学校里最美丽的女老师啊,连这里都那么漂亮耶!」

水野遥一边讚歎着,一边埋头於丽子大张的双腿之间。

「不要啊……水野……好丢脸……」

丽子的屁股扭动着、躲避着,试图摆脱水野遥的滋扰。

「老师,你可真能忍啊!不过忍得越久,会变得越飢渴喔!」

水野遥吃吃地笑着,伸长娇嫩的舌尖追逐着丽子的花瓣。

美智琉则一口含住丽子勃起的乳头,「滋滋」地吸允着;手,放在丽子饱满的乳房上,顺着圆滑的弧线以一定的韵律来来回回地爱抚着。

积累的飢渴加上如潮的快感,慢慢淹没了丽子残存的理智,当籐原静和晴香一左一右抱住她的玉足,将她的脚趾逐一吸允舔舐后,丽子脑海里什么师生关系、伦理道德通通都烟消云散了。成熟的娇躯淌着香汗,本能地扭动着去配合着学生的挑逗,忘情地叫唤呻吟,尽情满足肉体内那耻辱的强烈索求。

「呜呜……好……啊……」

在上下左右多重方位的刺激下,丽子很快就攀上了人生的第一个高潮。尖挺的下巴猛地往上一仰,竭张的小嘴发出喜悦的啜泣声,汗湿的全身随之痉挛不已。

紧闭着眼睛沉浸在最愉悦的高潮中的丽子,迷迷糊糊的听到了水野遥和美智琉的欢笑声:

「来耶,石头、剪子、布!」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