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汤小王子第4话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前文:viewthread.php?tid=4260455&page=1#pid79336957
字数:3860

雞湯小王子(第四話)聰明玲莉雙飛宴(1-2)

(1)

「今天天氣真好呢。」

看著火紅色的太陽徐徐從西邊落下,我知道寶貴的一天即將要過去了。沒有
人會否認欣賞日落晚霞是一件愉快事情,尤其是在一個高聳而空氣清新的地點,
在視線沒有任何遮擋下,你可以盡情享受上帝為世人帶來這大自然的奇蹟。

想到這裡,我不禁要感謝我那用心的同學,如果不是他們把我帶來學校的天
台,以我偷懶的過性是如何不會想到來這裡觀看日落,這裡的景色真的很漂亮,
有機會的話,我希望可以把黃琋喬也帶來一起欣賞,我想晚霞照在她臉上,一定
會很美。

把我帶來這裡的是同級D班的男同學林世安,他和他那友善的朋友一起把我
帶到天台,毒打一頓後再綑綁在那唯一的石柱上。

我和他素不相識,但他的行動是可以理解的,他是我校「女王親衛隊」的主
席,追隨顏月舞有好一段日子了,所以當他 到女王在操場上親了我一口,而作
出此報復行為是十分合理的,我要感謝他沒有選用更簡單的方法,直接把我從天
台拋了下去便作了事。

當然如果給他知道我跟女王做過的其他事情,我想他會不惜自己餘下的人生
在監獄中渡過,也一定要殺掉了我。

說實話我並不理解那天顏月舞為什麼會忽然親我,我不知道這是所謂的心血
來潮還是月經來潮,但那仁慈的女僕瑪利亞向我解釋這並非她主人的一時興起:
「小雞啊,你實在太不懂得女人了,和男人不一樣,女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
經過計算的。」

「經過計算?」我認同瑪利亞的說話,男人是一種比較單純的生物,所做的
事目標比較明確,就像跟女生上床純粹就是為了射精,如同孩童般沒有陰謀,是
那麼的純潔和率直。但女人跟男生做愛背後往往有其他意義,例如是換取一次她
們應得的鈔票,或是一世她們應得的鈔票。

瑪利亞點頭說:「對,我家小姐這樣做,是為了向全校的女生宣泄主權,說
明小雞你是屬於她的,誰人也不可以碰。」

「這樣嗎?這不是跟狗在牆角撒尿來霸佔地盤一樣嗎?」我以有限的知識理
解,瑪利亞抹一把汗說:「都差不多吧。」

我終於明白色情小說中,為什麼那麼喜歡把女生形容為母狗,原來都是經過
實地考察、深思熟慮的適當詞彙。

「但女王有這個需要嗎?我只是一只沒人理的小雞吧。」我垂下頭,對自己
的一無是處感到自卑。瑪利亞跟我認識一段日子了,說話也不會轉彎磨角,點頭
道:「雖然小雞你真的很沒用,但世事難料,我家小姐也會怕再有像上次那女孩
的事情發生啊。」

葵千花一事,我自覺是欠了顏月舞一個永久的人情,猶幸後來事情沒有變得
糟糕。而為了表示對女王的忠誠,縱使後來葵千花要我跟她再睡一個晚上,我也
斷然拒絕了,只無奈地做了兩次。

雖然我很尊敬女王,但好的孩子不可說謊,相比之下,葵千花做愛的技巧的
確比較好。

「這種事不會有下次的,葵同學只是利用我跟女王的關係,對我本人是沒興
趣的。」我搖搖頭,瑪利亞笑說:「這個很難說,也許小雞你是命犯桃花,亦也
許這個世界其實是一本小說,是由一個跟你一模一樣的神去創造,用來滿足他那
後宮控的變態心理呢。」

「神嗎?如果要用這種方法滿足自己,我想他會是個可悲的神了,跟那些沒
有女朋友,在情色小說網站找色文看的孤單讀者一樣可憐。」我感慨道,瑪利亞
再抹一把汗,苦笑說:「我只是隨便打個比喻,別那麼認真的。」

「開始冷了呢…」在回憶跟瑪利亞的對話時,我逐漸感到寒冷,雖然天氣還
是有點熱,但在大量失血下我的身體慢慢冷起來,原來流鼻血也可以讓一個人喪
命,只是能夠為女王而死,也總算不枉我獻出這弱小的生命。

「再見了…黃琋喬,再見了,女王…」

朦朧中,我看見那來迎接我的使者,你會驚覺死神原來是個女的,還要是年
紀不大的漂亮女學生。我鬆一口氣,小時候看的電視一直告訴我是牛頭馬臉,我
終於明白電視劇集原來都是騙人的,是那些沒有根據親身經歷的編劇胡亂誤導觀
眾,就像那從沒性經驗的男孩寫群交體驗那樣荒謬。我有種期望,被形容為無比
痛苦的可怕地獄,也許會是個人間天堂。

但結果我沒有死,而是被帶到了保健室,我後悔錯怪了編劇,也錯怪了那努
力地描寫真實體驗的男孩。

「你沒有事嗎?」把我帶到保健室的是就讀C班的林茵莉,她自我介紹為保
健室員,並向我解釋在這時間走上天台,是為了看看有沒同學被綑綁在石柱上。
原來那是我校男生教訓看不順眼同學的聖地,每星期總有兩三個可憐的男孩被帶
上去。為了不讓有同學死在學校的慘事發生,保健室員每天都要按時到天台巡邏
,以防有同學死後被烏鴉啄吃他們的屍體。

而林茵莉表示,被教訓的同學大多亦是開罪了別人,為了讓他們得到應得的
處罰,保健室員不會太早出現,不介入同學間的爭執以保持中立,我同意這是一
個公平而理智的做法。但作為被欺負目標之首的我居然才第一次被帶來聖地,我
實在是對自己感到羞愧。

林茵莉是個很好的女生,她不但替我清潔了流血的傷口,更問我要不要順便
洗一個澡,我驚訝這居然是保健室員工作的一部份,她作了一個可愛的笑容,說
當然不會有這種事。

我明白的,如果學校裡有年輕貌美的女同學跟你陪浴,我想男同學們畢業的
年紀必定會大大推遲,這不但會嚴重影響男女踏出社會的比例,市面上的三溫暖
亦恐怕會倒閉九成。為了維持正常的經濟體系,政府是必定不會容許這種事情發
生。

「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下次給別人欺負時,就打電話給我吧。」林茵莉是個
正義感很強的女生,她表示如果下次給同學毒打,可以在快要死前的十分鐘致電
給她,她會來替我包紮傷口,我更希望她能在我被毒打前的十分鐘來救我。

「十分高興認識你唷,小雞同學。」臨離開保健室時,林茵莉很友善地跟我
握手,我也十分高興認識她,但希望下次見面時,並不是以傷者和保健室員的身
份,更不希望是死者和保健室員的身份。

(2)

「張口,小雞同學。」

第二次見到林茵莉是在三天後,地點還是保健室。在嘴角流著鮮血的時候,
喜歡分甘同味的她把一片薯片塞在我口,雖然薯片的味精把傷口刺激得很痛,但
我還是含淚接受了她的好意,薯片的味道很好,讓我明白什麼是在傷口上撒鹽。

「為什麼小雞同學老是被人欺負的?」梳著及肩長髮的林茵莉問了一個這樣
的問題,我不知道可以怎樣回答,情況就像別人問你,為什麼你媽媽把你生得那
麼醜一樣,是一個比較叫人難以應對的問題。

「是我品格不好,老是惹怒同學吧?」我不想把責任放在女王身上,事實在
這之前,我已經時常被人打。

林茵莉搖頭說:「我覺得是你人太好,這個世界就是這樣,人善被人欺啊,
有時候被了保護自己,我們是要變成魔鬼的啦。」

林茵莉是個很健談的女生,話題很多,就是我的血快要流光了,她仍是喋喋
不休的跟我說閒話。而意外地她跟我有同一嗜好,她是一個愛看小說的女生。

「小雞同學的理想是小說作家?太棒了!日後出版的話我一定棒場的。」林
茵莉興奮地說,我想說如果不先替我止血,應該不會有這一天。

可能是命運指使,又或是劇情需要,這段日子我跟林茵莉走得很近,幾乎每
隔一天我們就見一次面,意味著我每隔一天就被打個半死。我只能說顏月舞那母
狗撒尿的舉動,是令我開罪了學校裡所有的男同學。為女王而死也在所不惜的戲
言,變成了不幸的一語成讖。

而頻繁的見面,亦令我對這位原本不是很熟稔的同級生認識了不少。原來林
茵莉是個轉校生,從加拿大回來不久,學校裡還有一個沒有血緣的姐姐。

「這是我讀高三的姐姐張秀玲,很漂亮吧?」林茵莉秀出姐姐的照片,從其
語氣她是很尊愛這位因為父親再婚而結緣的姐姐。

「姐姐很溫柔的,跟我完全不一樣。」林茵莉笑著說,我說妳也很溫柔啊,
她高興得用手拍我瘀黑一片的大腿,我後悔說了多餘的話。

為了不再令女王不快,我曾叮囑自己不要和不認識的女同學有太多的接觸,
但作為傷者和保健室員,我跟林茵莉是很難避免見面,有段時間我曾疑問保健室
員怎麼只有她一個,女孩開朗地笑說這工作是輪班制的,我每次受傷都剛好由她
當席,是一種偶然而已。

「這樣不好嗎?小雞同學你不想見到我?」

「不,當然不會,我只是不想被人打。」

跟葵千花不一樣的,是林茵莉和顏月舞是完全沒有接點,而她雖然亦是個漂
亮女生,但跟身為女王和校花的兩人仍有距離,我想不會有當日名次競爭的情況
出現。

而另一件叫我安心的是,林茵莉本身是有男朋友的,這亦斷絕了跟我有感情
線發展的可能。要知道瑪利亞的比喻雖然無稽,但萬一這真是一個作者用來自慰
的世界,而讀者是等待床戲的色狼,那我是很有可能要跟全部有名有姓的女同學
發生關係。

只是這個假設很快便被否定了,因為林茵莉所做的一切都很正常,跟我只是
普通同學的關係,全沒半點越軌的可能,我不否認除了放心外,其實還有一點點
失望。

這天,愛看書的林茵莉向我介紹了一本她十分鍾愛的小說。

「小雞同學你有沒 過《綠野仙蹤》(The Wonderful Wizardof Oz)的故
事?」

「綠野仙蹤?」

莉翻開書本,細心地向我說明:「這本書的內容是說南方女巫和西方女巫本
是一對很好的朋友,她們同時愛上了北方的王子。有一次王子受到魔王的咀咒,
生命只剩下很短的日子,要解除咒語就必須要運用最惡毒的黑暗魔法,但將永遠
不能回復原狀。南方女巫雖然很愛王子,可是覺得代價太大了,她寧可當一個善
良的女巫,繼續得到世人的愛戴。而西方女巫就選擇運用魔法,結果王子得救,
但她自己就成為一個惡女巫,永遠遭受世人唾棄。」

「是這樣嗎?有點傷感的故事呢。」我 了內容嘆一口氣,林茵莉握起拳頭
說:「這個世界不是所有事都美好,也有醜陋的一面,有些時候我們需要變成魔
鬼,為了一個人而放棄全世界。」

「為了一個人,放棄全世界嗎?」這麼有哲學性的問題,身為高一學生的我
實在答不出來。

林茵莉問我:「小雞同學,你會願意為了一個人放棄全世界;還是放棄一個
人,而得到全世界?」

「我想我應該會選擇前者的吧。」林茵莉的話,令我想起當天顏月舞為了不
冤枉我而不惜與黃尚王為敵,為了女王即使要我放棄全世界,我想我也願意。

「那太好了,小雞同學你果然是個好人。」林茵莉讚賞說。

當時我只是以為林茵莉是隨意跟我分享她喜愛的故事,直至一星期後,她滴
著淚央求我幫助她,我才明白她是故意要我認同她所做的事。

「小雞同學,你願意幫我嗎…」

這時候我知道我最近經常見到她並不是偶然,而瑪利亞說的話亦很對。

女人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經過計算的。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