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领傻龅氖笨瘫慌

(十叁)
  (哦啊……)冯蕊一边痛得蹙眉皱鼻,眼睛不住向上甩著幽怨,一边将嘴巴
  阳具被含进去时,因为冯蕊对口交一点经验也没有,碎小的牙齿不时碰在龟
头膳绫擎,带给赵田一阵肉体上蜕悻略嫌不爽的感到,但瞧著她清纯美丽的脸庞上
那惹人垂怜的幽怨神情,瞧著那张樱桃般的红艳小嘴渐渐吞进他巨大的肉棒,赵
田不由认为另一种高兴刺激,那微微不适反而刺激得他加倍高兴。

  阳具随著贰心境的激荡而阵阵脉动振荡,不时碰撞到冯蕊的口腔,就似乎是

被一团浸满了温水的海绵包簇似的,心头有种说不出的舒畅。

  赵田愜意地感触感染著小嘴的温暖和柔嫩,脸上升起沉醉至极的享受神情,紧抓
胸乳的旯仄渐渐鬆开,移到了她的头上,与另一衹手一伙轻轻把著,语声绵软、
神酥骨醉地说道:(蕊蕊,我的?怨裕瑠叺男∽煺媸娉倜挥腥丝诮蛔龅帽?br />妳还好啦!来,给干爹舔舔龟头棘手上加点劲,握得再紧些。)

那(扑扑……扑扑……)呼啸的声响下,鲜红小巧的舌头刹时就被精液覆盖了,
  (嗯。)听到赵田的赞美,冯蕊不由像小学生受到表扬一样认为万分喜悦,
方才的嗔怪早就被冲得无影无踪。她将小手向上挪挪,指头掐在故国的凹陷处握
紧,嘴巴辛苦地再张大些,舌头也用力伸长,围在龟头上尽心肠抹,细细地舔、
欢快地转……

  (蕊蕊,对,就是这么弄,舒畅,舒畅,哦……(赵田忽然说不出话来了,
衹是不住舒坦异常的呻吟,本来冯蕊将舌悸顶在马眼上,一边转著刮,一边用力
向琅绫擎探去。

 ?湛耍蕴锘垢械胶苁鞘娉芍鸾サ模ナ懿蛔∧侵执碳ぃ硌郾涞?br />苦楚悲伤起来,于是他忙叫唤道:(我的瑰宝,好了,好了,那边可受不恋鐓如许刺
激……)

  (那妳让人家怎么弄嘛!)冯蕊轻轻吐出阳具,嗲声嗲气地问道。那漆黑流
张成最大,和婉地将跳跃欲出的龟头含了进去。
转的眼眸滴溜溜地瞧著赵田,嘴角上挂著一丝嬉笑,流露出一种自得和骄傲,仿
佛令赵田认为消受不起对她来说是多么的本领,是多么值得夸耀的事。

  (蕊蕊,妳还真油滑……口交嘛?褪怯每谛越唬缺鹛蛄耍瑠吘桶褗叺淖?br />巴当成下面的小穴就行了,嘴唇绷紧,把鸡巴箍住,然后脑袋上高低下往返一向
地动。)

般向他重重击来,全身好像被万丈火焰炙烤,由里向外瀰漫著说不出的燥热。一
  (就这些吗?干爹!人家是第一次啊,妳说得具体点嘛!有什么须要留意的
吗?)

  (妳将鸡巴含在嘴里,嘴唇不要太用力,能箍?托校源厝迫Γ?br />绕得又轻又柔,要一边绕一边望著我滑眼神越淫荡越好,在绕的时刻,还不妨吸
上哀怨求饶的神情使得他更是高兴异常棘手掌和阳具互相合营著,阳具一下比一
吸龟头,必定要发出嘖嘖的声音……)

  (还有一种办法,妳慢慢地含入鸡巴,在舌头盖?晖返氖笨掏O拢齑浇?br />

紧箍?晖犯可韵蛳碌拇λ缓螅瑠呌檬治战艏Π停槐吒叩痛辏槐咔崆?br />晃头好使舌头能包著全部龟头。这时刻,妳可以拿舌头桃滑也可以用舌悸顶著马
眼,但不克不及使劲……)

  (再有就是,妳使?Π臀阶彀屠铮匚齑揭艚艄孔。?br />到鸡巴都进到妳的嘴里时,妳轻轻地用舌尖往返舔我的龟头,嘴唇也同时慢慢摆
地送出来,如许反覆的做,要越做越快,但记住,不克不及让它碰着妳的牙啊。)

  (先告诉妳这些,说多恋鐓也记不住,等今后干爹再好好教妳。来吧!让干
爹瞧瞧我的小蕊蕊学到了若干。)赵田见冯蕊听得直眨眼睛,便不再说了棘手指
指著本身巨大的阳具,冲著她嘿嘿一阵淫笑。

  (憎恶!(冯蕊娇笑著汉笏赵田一眼,然后款款张开小嘴,按他传授的,一
样一样地做起来。

  脑袋不?叩突蔚粗嗤凡蛔》瑖K嘖揪揪的吸吮吞吐声连绵起伏,嗯
黑的头发乱披乱散,露出的那截曲折的雪白细颈显得居心做著口交的她既是娇弱
又是靡艳。而试图做深喉口交所产生的难熬苦楚呕吐感使她秀眉紧蹙,合营童真的娇
颜,更增加了她的凄艳美感,使她更为惹人垂怜?慈似髦亍?br />
用担心,赵田便向他递过一个曖昧的淫笑,随后伸出手指,沾起冯蕊遗在嘴角的
  在冯蕊那足以迷逝世任何汉子的巨大魅力下,赵田认为超爽的快感如惊涛骇浪
时光,他冲动莫名?悍芪薇龋诜肴镉煤蟓嚨男∽煳錾詈砜诮皇保橇?br />破坏那种美丽。

  賁起青筋的双手紧紧扣著冯蕊的脑袋,赵田站起来一边挺动阳具,一边扳著
她的头向?怪刂匕慈ァQ艟呔拖袷歉っ换岫倘肓宋氯碛纳畹暮砹侵?br />入深喉的磷克意使他舒畅得连连呻吟,心中大呼高兴,而冯蕊不住的┗秕扎和脸
下快,一击比一击有力,在她的喉咙深处持续撞击。

  细长蜿蜒的喉管不住抽搐、柔嫩的嫩肉也不住抽春弯动,挤压吮吸著坚硬的
阳具,带给赵田一阵阵好梦绝伦的快感。他的动作加倍狂躁凶汉笏,同时还低下
头,兽性地观赏著全身软绵的冯蕊那脸上苦楚的神情。

  俏脸由本来的粉嫩潮红变成一片惨白,两道弯弯的泪痕纵贯眼眶,如雾的双
眸中充斥著哀怨和可怜,樱桃小嘴被撑得圆圆的,无数唾液被阳具大唇缝中挤落
出来,将唇角、下巴染成后晶晶的一片……赵田越瞧越高兴,越动越狂恣,不一

许久,阳具不知搞得有多酸胀,赵田不想再苦忍了。并且滑他也想先射一次,好
缓解下亢奋的情感,以便在开苞大战时更有精力。

 ?驮谒耙舾章涞氖笨蹋帕焙鋈槐焕耍票J掷镞慌_DV走了进
  (哈哈……(赵田不由笑起来,然后开端传授她口交的技能。
来,而那角挂上去的门帘轻轻一荡便又不动了,仍然挂在原处。
  (瑰宝,干爹要射了,好好给干爹接著,一滴也别让它漏出来!(玩弄了她
  赵田见状,急速朝他手里的DV偏头示意。酒保随即心领神会,頷首后便打
开电源,调剂角度,将镜头对准冯蕊那张噙著一根粗黑阳具的嫣红小嘴。

  冯扰绫腔有?蹙票R丫乩戳耍康木Χ纪度氲接胝蕴锏木啦屯?br />呕吐感的对抗中,完全不知道她正处在DV绝佳的拍摄角度内。

 ?鸥吒咔唐穑偶饨舯林У兀肴锼只啡普蕴锏拇竽暌雇龋源蚝竺嫜?br />著。在持续深喉的口交下,心理本能使她自发调节著喉咙的角度,阳具与喉咙成
来,但呕吐感仍然存在著。

  强烈的难熬苦楚艰辛在心头縈绕著,冯蕊在心中忖思:他要我一滴不漏地接著,
他是要将他的器械直接射进我的嘴里啊!啊!他要我喝他的器械……这个坏蛋,
坏逝世了,动作这么粗野,顶点我都喘不过气来了,刚才都要吐了……如今他还要
好潦攀啦,怕他好了,快点射吧?又徒又伞?br />上辛苦的神情不禁刺激得他兽欲大发,不由自立地想熬煎她,要她饱?喑?br />
  冯蕊在那边沉思,这边赵田喷射的感到更加强烈了,他一边仍在冯蕊的嘴巴
里抽送著,一边用手指摁住阳具根部,以堵住出精口,延续临界喷射点的至爽快
感,也使稍后的射精能更有力度和更多?ぞ玫厣涑鼍骸?br />
  马眼上一阵酸胀,还伴随著一股微微的刺痛,赵田知道立时就要射了,于是
那如山洪暴发、岩浆喷涌般激烈的喷射。在出精的一刹时,他匆忙拔出阳具,将
血红悦劳的龟头居高临下地对准冯蕊的淄棘气喘喘地说道:(把舌头伸出来,
接著。)

 ?缯裰难艟呔拖裢劓j一样,强健有力地射出束束浓混淆白的精液。在
而浓精激流照样无穷无尽地喷打著,顺著曲折的舌头流进冯蕊那张如同嗷嗷待哺
的幼鸟般大大张开的小嘴里。

  赵田双腿分劈站在地上,一手在后推许腰,一手攥紧阳具,在冯蕊嘴中舒畅
欢爽地射著精弹。因为方才出精口被堵了少焉,此刻,掉去堵塞的精液就如同咆
哮大水般激射而出,而射精的快感也进步了(倍,使得他的身子抖颤著后仰,粗
腰撞腿不自禁地打著轻颤,脸上的横肉更是不住抖著,口中连连发出快活无比的
呻吟叫唤。

 ?旄嗅輳肥腔崂奂铀频模嬷渚慕校蕴锔尤衔ㄌ迨嫣埂)亲砩?br />销。刺激、愉悦?咝恕)斐┑雀髦趾妹蔚母械紧墼釉谛耐罚牡吹们楦斜涞糜?br />为冲动狂躁。在这巨大的亢奋下,赵田控制不住心坎的极端激荡,一把端住冯蕊
的脑袋,下腹向下用力一顶,噗的一声,阳具猛地再次刺入冯蕊的淄棘直抵她
的喉咙深处。
同时,他也想看看冯蕊是什么反竽暌功。

  柔腻的喉咙内膜不住蠕动,好像婴儿吮奶的小嘴一样,吸著马眼内的精流更
急更快更猛地喷出。敏感的龟头被那团团滑肉嫩腔又是挤压又是摩挲,产生出比

是一紧,强扯著冯蕊的脑袋贴在他的肚皮上,恨不得将阴囊也塞进她的嘴里。

  终于,精流由急至缓,逐渐停下来,巨硕的阳具也开端变得安静,塌软,缓
他拼尽全力,重重地给冯蕊喉底最后一击,然后绕揭捉具在深喉中逗留少焉,等待
缓地大冯蕊的嘴巴里滑落出来。射了有一泡尿时光的┗镌田非但没有高潮以前的厌
烦、疲累感到,反倒更觉神情奕奕?νⅰ?嗳桃脑锶取(姑扑嬷枪?br />浊流的排出早去得一干二凈了,高兴和舒畅贯穿著他的身材,他大没有感到到如
此的体轻神爽,整小我彷彿一会儿回到了年青时代,身材里充斥著爆炸性的力量
和旺盛的活力。
动,摩擦龟头根部,然悍再伸展喉咙,一点一点地将鸡巴吞进去,之后再慢慢
  而小嘴获得自由的冯蕊,虽不再本能地(咕咚咕咚(咽下精液了,但也许是
嘴巴已经麻痹了,或者是不知道应当怎么办,她的小嘴照样像方才那样张得圆圆
的,随著急促的呼吸,满嘴浊白的精液在她的舌头上?谇焕锼拇α颁簟K潜?br />口交还要好梦数倍的极致快感,那柔嫩的弹性和腻滑的暖和触感使得赵田手掌又
嗯呀呀的闷喘骚吟声如小泉流水般潺潺流淌。冯蕊跪在地上,扭捏的头晨使她乌
泪珠润得通后朦胧的双眸,似娇嗔似屈顺似不解似羞惭地瞧著赵田,彷彿想向他
陈述什么。

  瞧著冯蕊復杂的眼神和嘴里乌烟瘴气糊糊状的器械,赵田认为射精的快感仿
佛又回到身材里。他瞇著眼睛,醉心领会著那好梦的感触感染,一边将软瘫得出现摺
皱的龟头轻轻点向冯蕊的唇端,一边说道:(蕊蕊,妳真能干,让干爹获得这么
舒坦的享受,妳很会伺候汉子,干爹真高兴,来,给干爹舔干凈了!)

  赵田的称赞一会儿使冯蕊忘记了他的粗暴和方才本身将近憋逝世以前的苦痛。
她看重赵田舒畅得瞇缝起来的眼睛,心中欢乐得无与伦比,彷彿获得快感的人是
她似的。俏目浓浓传情,眼角浅浅含笑,冯蕊也不管嘴里的精液,轻轻刁起赵田
的阳具,像一个温柔的小老婆那样尽心肠为他舔起来。

  少焉后,获得极大知足的┗镌田轻拍冯蕊的脸蛋,示意她已经够了,然后渐渐
我用嘴接著……可是他不射出来就不会停下来的,呀啊!憎恶逝世了,这个坏蛋,
抽出阳具。

  衹见又膨胀起来的阳具上布满丝丝津液,看起郎愫罅光洁,雄浑华丽。他嘿
嘿笑笑,眼光溜到冯蕊的脸上,瞧见她含在嘴里的一团浓精,便调笑说道:(宝
贝,怎么还不捨得吃下去啊,这器械干爹可有的是。如果干爹的不敷用了,保准
稀有不清的汉子都邑愿意喂妳吃的。)

  一边说,赵田一边瞥向酒保。见酒保竖起个大拇指,表示录得十分出色,不
会儿,阳具就一阵暴胀抖颤,迸射的感到呼之欲出。
精液向她嘴里送去,同时说道:(这里还有,分袂费了,乖女儿,可不要偷偷含
一道直线,被异物进入的苦跋扈稍稍减呛笏一点。可?苁侨缧恚倘徊恢劣谕鲁?br />在嘴里不咽啊!干爹会朝气的,告诉干爹味道怎么样?)

 ?具艘簧氏戮旱姆肴锼矍纹さ卣6煅薜淖齑浇ソフ趴冻稣?br />个口腔让赵田细看,然后细声细气,娇羞无穷地答道:(干爹,人家咽下去了,
妳看,人家没骗妳吧!干爹,人家好爱好妳的味道啊?窈螅锶锘挂浴?

  (好,乖女儿,真是我的?怨浴2还瑠叺纳籼×耍家幌蛉ィ瑠?br />大点声,再说一遍好不好?)赵田抬指指向站在冯蕊右侧的酒保,他倒不是嫌声
小录一向去,而是想藉机让冯蕊知道她骚浪淫荡的表演已完全被DV收录进去,

  往往女孩们在工作不被人知的情况下,不认为与汉子做爱有什么大不了的。
而如不雅缓篝下证据,比如照片、录像什么的,她们就会谨慎得多、理智得多。
  赵田清跋扈冯蕊表示得如同久旷淫妇一样主如果因为春药的感化,而她?醪?br />到有威逼她的身分存在,也是她受性欲把持,率意狂为一个原因。如不雅她知道被
拍下DV就意味著有把柄在别人手中,那她还会不会那么欲火焚身呢!还会不会
表示得那蒙悃浪淫荡、掉落臂廉耻呢!

  对此,赵田不禁充斥了等待。冯蕊的羞羞答答在他认为是最迷人的,这也是
他一向不提枪上马的一个原乙滑是以他极不欲望冯蕊对DV毫不在意,那样无疑
会掉去很多乐趣。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