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涯

我出生在一个普通工人家庭,父母学校毕业后分配去了北京。我是在上海的外婆家长大的。小时候家里的亲戚都特别宝贝我,我经常在他们之间领来领去。他们老带我出去玩,我确实是见过很多的世面。 7岁的时候,我要上学了,因为我是北京户口,所以我回到了北京。也许不是父母带大的,我与他们的感情很淡。我又特别调皮,男孩子能做的坏事几乎我都做过。父母能做的教育就是打我,越打我越不买帐。 我很聪明,学习成绩很好,老师都喜欢我。我又很讲义气,在同学们中很有人缘。所以我几乎不和父母交流。因为怕挨打,我多次离家出走,住在同学的家里,他们的父母也待我很好。 初中的时候,我发现我很喜欢穿高跟鞋的漂亮女人,包括同学,同学的母亲,街上的女人。看到她们,我会很兴奋。于是我在每幢楼里找人家脱在外面的高跟,一边舔闻,一边手淫。可是这样太容易被发现,我又找到了一个好地方。 当时的电影院大都是平地,通宵场人少,基本上又坐的很分散。因为经常不回家,父母都已经习惯了,知道我第二天会回来,所以我就翻墙溜进电影院。先在里面溜一圈,看哪个女人漂亮,再看看周围人多不多。选好目标就悄悄的钻到她前排的椅子下,舔她的高跟鞋。一般都不会被发现,即使发现了,也都反应不大。只有一次,是两个姑娘。她们感觉到我在干什么,其中的一个拿穿鞋的脚踩我的手,见我不躲不逃,另一个干脆就把鞋尖摸索着塞到我嘴里。我安静的接受了这一切。她们又往鞋上吐痰,我第一次舔到了痰。一直到电影快散场,她们轻声交谈着,不时可以听到她们的笑声,两双穿高跟的脚不停的蹂躏着我的手和脸。这应该是我接受的第一次真实调教吧。 当时我只喜欢高跟,对脚啊什么的都不讲究。在初中的日子里,我经常和人打架,除了学习成绩好以外,整个一个不良少年。 中考我考上了另一所北京的重点中学,这个学校有很多省、市、军区的干部子女,其中不乏高干子女。这个学校的生活是我人生的转折点。进校不久,学校组织了一次智商测试,很正规的,结果我属于高智商一类。从此以后学校出风头的事情都与我有关。我也很争气,为学校赢得不少荣誉。尤其是我考进了数学奥林匹克选拔队,差一点就能进入国家队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学校的老师象宝贝一样宠着我。我的运动天赋其实也不错,学校的足球、篮球比赛我都很出风头,再加上我一直都讲义气,在这个学校人缘之好,另我现在自己都难以相信。无论学习还是游戏,我从未感觉来自男人的威胁。 在女生中,有很多约我的人,我一般都会赴约,去过不少高干的家,可我更多的是对她们家的书房感兴趣。这期间我看了很多书,从中悟到许多道理。整个年级好像只有一个女生对我总是不理不睬。她不属于漂亮的那种,我开始对她也没有太关注。直到一次数学测验以后,她跑来看了看我的分数,对我说“我总算赢了你”,我一下注意了她。从那以后她就是我的竞争对手。可是连续三次,我居然在自己的最强项上都输给她,我感觉自己对她的心理发生了变化。我开始找她搭讪,她对我总是爱理不理,难得说几句,几乎都是命令口气。慢慢的,我在她面前越来越感到卑贱,我打听到她家的地址。偷偷跑到她家门口,捧着她的鞋舔闻,她的脚真的很臭。 从那以后,我对那些能够在某些方面战胜我的女生都会产生一种感受。在脑海里会反复涌现出她们虐待我的画面,当然这一切都还只是限于意淫。这样的意淫陪伴我度过了整个学生时代。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上海。一次项目很简单的调教之后,突然很想把曾经记忆最深刻的SM经历写下来。因为我担心再过段时间会将这些遗忘。这篇文章既是对以往美好的追忆,又是对那段岁月的告别。是我已经对SM不再有兴趣了?不,恰恰相反,我对SM有了一种全新的认识。仅仅是一次普通的调教会让有着无数次调教经历的我对SM有全新的认识?是的,因为我的新主人,也许是永远的主人——-永远的天使。
  没有接受过永远的天使的调教,就不要说自己已经了解SM的一切。这不是我说的,我第一次听到是从一位很优秀的同好那儿,现在我对这句话已经有了自己的认识。

  通过此文,也向曾经的两位主人致以真诚的感谢,感谢您们给我带来的美好时光,并祝福您们一生平安。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https://yueliang7.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