龟头上的口红印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第二天是上课天,我七时一刻便醒来了,虽然起得很早,但我感觉精神饱满,那是一种充满爱和期待的力量。我穿着昨晚替君俊手淫后,射满了精液的肉色开裆丝袜睡了一整夜,双腿既感到被丝滑的袜裤包裹着的温暖柔顺,大腿互相摩擦时却又有乾涸了的精液的纠结.君俊不准我穿内裤睡觉,我裸露的乳房和屁股直接与床单和被褥接触很贴身舒服。但当我伸手一摸自己的下体,却摸到阴户湿湿的有爱液渗出,我昨晚一定是造了个很甜蜜的绮梦。
简单梳洗一下,我裸体对着镜化了一个淡妆,再涂上鲜艳的红色唇彩,但仍然没有脱下肉色开裆丝袜. 我跕着脚走到君俊的房间,只见我亲爱的儿子畅酣的睡在床上,被子都踢开了,身上只穿了一件白汗衣和黑色的三角内裤,紧贴着他已开始发育成熟的男性身躯.我俯身到床边静静欣赏着自己儿子端正俊朗的五官,虽还有点稚气,但这副脸孔以下的躯体已经对他的母亲做出了很多比成人还要成人的事。君俊的肩膀变得越来越粗壮、宽阔;肌肉也长出来了,两条大腿之间的男性生殖器部位隆起的一大条肉棍,即使隔着三角内裤也看得出其非凡雄伟的形状。
我忍不住把鼻尖凑近到君俊下体的尖端,吸嗅着他青涩的龟头味道。这段日子以来,我被迫或半推半就之下吸吮了很多陌生男人的阴茎. 虽然不同男性的精液味道让我很兴奋,却没有任何一个人的味道可以及得上君俊,这个是我最乐於吸吮、最愿意用嘴巴和舌头去取悦的龟头.坐言起行,我就穿着肉色开裆袜裤跪在君俊的床边,轻轻用牙齿咬住儿子三角内裤的边缘,叼着它慢慢把它拉下来。我口中的内裤沾染着年轻男性的尿味和性器官的气味,但当我把君俊的内裤叼到露出龟头部份的时候,一阵更浓烈的性臭扑鼻而来,让我的情欲加倍勃发.我开始在君俊的龟头上蜻蜓点水般吻着,又用舌头轻轻舔弄他的马眼,并吸啜肉冠和包皮;我又用脸颊轻轻在君俊的肉棒上摩擦,最后才双手捧着他的整根阳具放进口里. 我温柔地把儿子的龟头尽量放入自己喉咙的深处,到我差不多不能够再吞下去的时候才吐出来,如此慢慢的来回了几次,君俊的阴茎开始发硬,上面满佈我的口水,本来浓浓的男性生殖器味道亦早已融化在我的口腔里了。
我已经不能再为勃起了的君俊做深喉服务,便改为打横捧着阴茎,像吹口琴一般来回舔啜棒身。我把君俊的肉棒吃得「雪雪」作响,再在龟头上亲吻了几下,我发现刚才涂的口红都印在君俊的龟头上了,留下一个个可笑又淫秽的唇印。
我抬头望望君俊,只见他早已醒过来,正瞇着眼笑看着自己当教师的母亲如何在一大清早就偷偷拉下他的内裤为他口交。我娇羞得别过头去,都不知道可以躲哪里去了,可是我的手仍然不舍得放开他的肉棍,还一直上下套弄着。
君俊转身过来,用手扶着肉棒放到我的嘴唇边拍打着,又像替我涂口红一样把龟头顶在我的唇上来口揩擦。我上身一丝不挂、裸露双乳;下身只穿着肉色开裆袜裤跪在君俊的床前,闭上眼睛,享受着儿子对我的羞辱。君俊坐起来贴着床沿,继续把阴茎在我的脸上扫着,一边伸手逗弄我早已变硬勃起的粉红色乳头;然后他要我站起来,好让他可以抚摸我穿着肉色开裆丝袜的双腿,我站起的时候微微把大腿张开,方便他玩弄我的阴户。君俊看见我听他的命令没有脱下肉色开裆袜裤睡觉感到很满意,可是他却故意只在我的大腿内侧和膝盖后面最丝滑的部位抚弄而避开我的下体,弄得我心痒痒的。这时,君俊站了起来,我以为他要我用甚么方法替他射精,却听到他说:「妈妈,我想尿尿。」
「好的,你想让妈妈喝你的尿吗?」
我已经准备再跪下来含住他的龟头,用嘴巴迎接他的黄金圣水了。这是我以前绝不会想像到或者考虑的变态性爱行为,现在我却如本能一样,打算张开口去喝儿子的小便。
「不,我只要妈妈像我小时候一样,带我到洗手间扶着我的鸡巴替我尿尿。」
这个傻孩子!他居然要他的妈妈做十多年前帮他做的事。我不知道应该笑他天真还是傻气,我却是甜丝丝的笑着,然后拖着君俊的手走进洗手间.我让君俊站在马桶前面,我则站在他的身后,从他的腰际伸出双手,用四只手指扶着他的阳具,好等他对准马桶小便。我赤裸的胸脯紧贴在君俊的背上,我从他的肩膀处瞄到他满佈了我唇印的肉棒,可是君俊还是在勃起的状态,比较难尿出来。
君俊回头和我相视而笑了一下,这种缓和的气氛让他的阴茎缩小了点. 然后我的手指头上传来连绵的液体流动,小便从君俊的马眼哗啦哗啦尿出来了。我轻轻扶着君俊的龟头朝下,好让他舒适乾净的尿完,途中还是忍不住抚弄一下他的棒身和睾丸。
君俊差不多尿完了,我温柔地推挤他的包皮,又替他轻轻抖一抖龟头上的水滴。君俊发出了一下舒畅的呼吁:「呼……妈妈,这是我最舒服的一次尿尿!」
我斜眼啐了他一口,笑道:「小傻瓜!你真是我的小主人、小冤家!」
说完就在洗手间里跪了下来,把他刚小便完的龟头再次含进嘴里. 我畅快地吸吮儿子的阳具,一阵尿液的味道又在我的口腔里散发开来,我更感到自己啜饮了君俊输尿管内一滴残余的尿液。这其实跟我吃下别人和儿子的精液有何分别呢?只要是属於君俊要求的东西,哪怕是再污秽、再过份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得来。
「那么,我的丝袜性奴妈妈,」
君俊似乎很享受我替他尿尿后的清洁服务。
「今天你就继续穿着这对开裆丝袜去上学吧。内裤当然是不用穿啦,裙子要短一点,我喜欢让人看到你丝袜大腿上的精液痕迹.

替君俊口交和放尿之后,君俊要我继续穿着那双满佈精液痕迹的肉色开裆丝袜,赤裸着身体,只准穿上白色围裙弄早餐给他吃。
君俊坐在饭厅,一直从后盯着我在开裆袜裤之下裸露的雪白翘臀,我也就乐於在儿子的视奸之下半裸地在厨房里忙着。有时我一弯腰在厨柜里找东西,我便知道我的屁股和阴户正光脱脱的面向着自己的亲生儿子,而他亦绝不会放过任何一刻可以窥探我那茂密的丛林,和湿漉漉的粉红色肉洞的机会。
我俩母子在餐桌享受着一顿简单而甜蜜的早餐,我用叉子把香肠递到君俊的嘴边,他津津有味地咬掉了一口,我再把剩下的一端吃掉。君俊饶有意味地看着我,我一边媚眼望着他,一边用牙齿轻轻咬着香肠的圆形末端,再把整根香肠吃掉;我餐桌下的双腿亦没有闲着,不时用我的丝袜脚掌伸到君俊的小腿上磨蹭着。
君俊深情的看着我的双眼,然后又忍不住伸过头来跟我热吻。我俩有点油腻的双唇相接,但很快便被我们湿滑的口水融化,我与我的儿子紧密的亲吻着,舌头都伸进对方的嘴里去,君俊的双手就伸进我的围裙内搓揉我的胸脯,再放到桌下进攻我的丝袜美腿和阴户。
在我俩的嘴唇离开对方的一刻,我脸泛红潮,呼吸急促,胸前一双乳房在白色围裙之下起伏。我不禁夹紧双腿,我觉得自己像一只春情勃发的雌猫。
这个差不多是用口水交替着来互相喂食的早餐吃了好一阵子,我们赶紧要换衣服到学校去了。君俊很快就换好了校服,然后他像是理所当然地走到我的睡房,看着我更衣,当然我亦不会阻止我这位小主人的。
我若无其事地在君俊面前赤裸着身子,找到一条相当紧窄的黑色皮革短裙穿上,裙摆刚刚仅能遮盖我肉色丝袜的开裆位置,但只要我一坐下来,几乎所有人都可以看到我裙底之下没有内裤遮蔽的阴部。我尽量把裙子向下扯,这个动作却更加把我被短裙包裹着的圆翘臀部轮廓勾勒出来。君俊容许我戴一个很薄的黑色喱士胸围,外面穿一件紫红色的丝质贴身恤衫;我再穿上一对有系带的黑色漆皮高跟鞋,然后走到全身镜前一看:镜中的美貌少妇像一个有点野性的办公室女郎多於像一位女教师;要是再细心留意她腿上明艳动人的肉色透明袜裤,却会发现丝袜上面佈满了点点的精斑。这是我最羞於被别人看到,但亦同时是我儿子最乐於让人看见的淫秽痕迹.我在君俊面前转了个圈,君俊满意地点点头. 这时我想起了一件事,於是走到房中摆放丝袜的抽屉,找到了一双鲜艳红色的长筒丝袜拿了出来。我把两只丝袜都交到君俊手中:「这是主人刚才要的,你是想要用来手淫吗?」
君俊接过了丝袜,却把它塞进了他的上学背包里去。「是的,是要用来手淫的,我们要在妈妈的丝袜上面射很多次呀。」
君俊笑着说.我们?大概是我听错了吧,上课的时间快到了,君俊就读的学校跟我任教的学校不一样,我的学校比较远一点. 我赶紧催促君俊骑单车出发,自己则乘电车到学校。
早上上班时间的电车一如往常地挤拥,人紧贴着人的站着,加上和暖的天气让车厢更显得有点闷热。我穿着透薄的丝质恤衫和皮革短裙,被身边前后几个有点汗味的中年上班族视奸着也不要紧,最要命是我腿上那双穿了超过24小时的肉色开裆袜裤,正在这挤逼闷热的车厢中散发出淡淡的精液气味!
我旁边一位中年女士很敏感地嗅出了这种古怪的味道,她狐疑地转动着眼珠,想要四处观望,寻找气味的来源。慢慢她的视线停在我的身上,再往下移到我穿着透明丝袜的双腿。我避免与她四目交投,装作不知,她的面部表情有点难以置信和不解,最后挤身换了个位置去了。而站在我身旁的六七个男乘客,又怎会不知道精液是甚么气味?
他们彷彿找到了宝藏似的,都把目光放在我的肉色丝袜美腿上。我不自觉地把双腿夹紧,但这又有何用?电车上所有人都能看到我的开裆袜裤精斑处处,透明的丝袜上除了佈满儿子的精液,还有我自己的淫汁;男女生殖器分泌物的气味,再加上我连续穿着这双丝袜超过了一天,当中的脚汗、袜香、还有高跟鞋的皮革味道混和在一起,汇聚成污秽与变态的淫香。
车厢越挤拥,我分泌出的爱液和脚汗就更多,散发出的味道就更加浓烈。渐渐地,我开始很清楚地嗅到自己腿上传来的精液和袜裤气味了。
君俊每次射精的份量和浓度都比一般人多,连气味也特别腥兮兮的,大概这亦是我如此渴求他的精液的原因。
可是现在君俊的「优点」成为了我的烦恼,他命令我穿着射满他精液的袜裤上班,却让我这双好色淫脚所踏入的车厢都变成「催淫列车」。
我感到身旁几个男乘客进一步向我挤过来,几只手都贴到我穿着透明开裆丝袜的腿上,其中两人的手指已开始不安分起来,在我丝滑的大腿上撩拨着;另外有人把整只手放在我的屁股上大力搓揉,有人顺着皮革短裙的边缘摸到我的大腿内侧,很快就发现了我的裙下是穿着开裆袜裤,而且里面没有穿内裤,几只大胆的手指就更加放肆地向我赤裸的下体进攻,令我本来已经渗出水份的阴部加倍泛滥成灾。
基本上他们的手指可以直接与我的阴道接触,可是想到君俊跟我订下的性奴规条,不容许别人的阳具进入我的阴户和射精之后,我就用尽方法把他们的手拦截下来。
这时我听到拉裤链的声音,好几个人居然在车厢把肉棒掏出来了,我只好尽力用手掩着自己的阴部,同时把想侵袭我的男根轻轻推开,可是我纤细的手指一接触到几条陌生男人硬挺的阴茎时,细腻的触感令他们的阳具跳动起来,更加不愿意从我的两腿之间移开了。我只好容忍他们勃起的性器官在我早已被射满乾涸精液的开裆丝袜上揩擦,新旧男性龟头分泌物的气味在我的透明袜裤上再度飘散开来。
我左右手各抓住一只肉棒,紧贴在我穿着肉色丝袜的大腿上来回磨擦;另外有几条肉棍亦隔着皮革短裙在我的屁股上刺着,它们与我裸露的蜜壶只隔着薄薄的布片有几公分的距离,我宁可用我的双手和丝袜美腿为他们手淫,也不要破坏我跟儿子订下的信条.终於在这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里,我又为六七个陌生男乘客射出了精液,他们放肆地把白浊的淫浆喷洒到我的大腿内外侧和手掌上,黑色的皮革短裙当然亦沾上了他们四处喷泄的精液,还有好些滴落在我的系带高跟鞋面上。
我认命似的把手心和屁股上不属於儿子的陌生人精液抹在自己的丝袜大腿上,让高级丝袜尽快吸收黏湿的体液,可是透明袜裤被六七人连番射泄之后,再加上我穿着了超过一整天,其所留下的精液污渍和发出的气味,再高档的丝袜也不能倖免。我只得在众男女乘客奇异和猥亵的目光下,挂着满腿精液的痕迹和气味,红着脸低着头离开车厢。
赶到学校教员室,很多老师早已回来了,我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回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我才刚坐下,平常跟我颇稔熟的何老师却走过来跟我说:「校长一大早回来便说要找你了,你快到校长室去见一见他!」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