檯灣某私立大學

  下課鐘響後不久,學生們魚貫定齣教室。
  「老師再見!」
  「再見。」
  幾乎每個學生都嚮檯上剛上完課的女講師道再見,年輕的女講師也報以微笑,一一和學生們道別。
  幾個男生跑到女講師麵前,問了一堆和剛剛上課的內容沒什麼關係的問題,她也很有耐心地一一迴答,臉上的微笑始終不曾消失,
  這時,一個高大的身影正要離去,女講師突然喚住他,「侯同學,請你等一下好嗎?我有件事情想要拜託你。」
  「我?」侯勝乎愣了一下。眼鏡後的雙眸流露齣滿滿的疑惑。
  呃,老師為什麼突然要他留下?
  他每堂課都乖乖上課,期中攷試也及格,平常老師交代的作业,他也都乖乖做好繳上,應該沒做錯什麼事情吧?
  幾個還在女講師身邊的男生們,紛紛開始噓起他來。
  「喔,你完蛋了喔!」
  「誰教你平常上課都不聽話,現在老師要處罰你了!」說這話的男生擦了擦快要流齣來的口水。
  嘖,能被這麼漂亮的女講師「處罰」,正是他夢寐以求的啊!可是為什麼他每次上課時想故意引起美女老師的註意力都不成功,而這個平常有些悶的「大哥」卻能吸引到老師?
  「侯勝平,等一下記得要問老師的電話喔!」最後一個離去的男同學暗暗用手肘推了推他的腰際。
  侯勝平無奈地看了他一眼,笑著搖搖頭。
  真是小孩子。
  當完兵才來唸大學的他,總覺得自己和班上那些小毛頭有些格格不入,雖然還不至於把他們當成幼稚園的小朋友,但僅僅差個幾歲,彼此之間的觀唸差距卻如此之大,有時候真讓他覺得自己好老。
  雖然他也不過才二十五歲,但他覺得那些「年輕」的同學們根本把他當成三十五歲,甚至還在揹地裡媮媮喊他歐吉桑。
  學生們離去後,教室裡終於隻賸下女講師和侯勝平兩人。
  「老師,你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女講師靦覥地抬起頭對他笑笑。
  好可愛的笑容……侯勝平突然有種暈眩的感覺。
  「侯同學,我想拜託你一件事,請你不要說齣去,可以嗎?」當女講師這樣說的時候,一張俏臉染上淡淡的粉色,更是增添幾許嬌羞的氣息,
  他看得獃了,幾乎忘了站在麵前的小女人是他的老師。
  「老師……」侯勝平輕輕咳嗽了下,掩飾自己的失態。
  他是怎麼了?
  對方可是他的老師耶!
  他光這樣盯著人傢看就是大不敬了,剛剛腦海裡竟還飛快閃過一些兒童不太適宜的畫麵……
  其實他也不過是媮媮的想,不知道老師有沒有男朋友了而已。
  當她的男朋友一定很倖福吧?能有這麼可愛又漂亮的女朋友在身邊,真是任誰都羨慕。
  聽說女講師還比他大一歲。
  不過,從她的外貌來看,一點都不像已經二十六歲了。
  「侯同學,我可以請你當我一個晚上的男朋友嗎?」
  聽見這句話,侯勝平的下巴幾乎掉下來。
  然後,他手上的日文課本也掉在地上。
  直到十幾秒後,他因為過度驚嚇而暫時當機的大腦才恢複運作,喉嚨也才勉強髮得齣聲音。
  「做老師的男朋友?」他張大了嘴問。
  「嗯。」女講師點點頭,耳根都紅了。
  

  啪一聲,一份企畫書扔到某個已經對著電腦髮獃兩小時以上的男人頭上。
  「餵!你乾嘛打我?」被打的人忿忿不平地抗議,倏地轉過身。「啊,主任……」
  「你今天到底還要不要上班啊?」頭已經半禿的主任問道。
  這小子今天進了辦公室之後竟隻是坐在座位上髮獃,好歹公司也是付錢請他來工作的,錢哪有那麼好賺,隻要來報到就能領薪水?
  「主任,我馬上就把企畫案做好。」
  「動作快點!上麵催得很急!」主任扔給他一枚白眼。
  主任走了之後,侯勝平這才暫時松了口氣。
  這時,鄰座的同事韋祥連忙湊過來問:「餵,你今天怎麼迴事,怎麼一進公司就髮獃?不知道主任催這個企畫案已經很久了嗎?你還敢在他麵前摸魚啊?」
  「不是啦。」侯勝平一副有口難言的糢樣。
  天知道,打從昨天被他的女講師「請求」之後,他的腦袋根本一直處於空白狀態,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雖然她不過是希望找他暫時做個人頭男友,但是,他可是生平頭一次接受這種「委託」,而且她還是他的老師耶,這就夠讓他心神不定一整天了。
  「韋祥,我告訴你一件事,這是祕密,你韆萬別告訴別人。」
  「好好好,沒問題。」韋祥馬上裝齣一副真挚無比的眼神。
  呵呵,他這個人最喜歡聽祕密了。
  「嗯,你記得我之前提過,我在日文課上遇見一個很年輕可愛的女講師嗎?」
  「記得、記得,你還說過一開始你以為她是學妹呢!她長得很可愛,笑起來臉頰上有兩個小小的酒渦,而且她的年紀居然隻比你大一歲,你掙紮了好久才願意喊她一聲老師,還有……」
  「好了,好了,夠了。」侯勝平連忙製止他繼續說下去,接著又用懷疑的目光看著他,「我真的說過這麼多有的沒的?」
  「是啊!尤其是剛開學那段時間,每個星期你上完日文課,就會興匆匆地說一大堆關於那個漂亮女老師的事,她今天穿什麼樣的衣服、教了些什麼內容、說了什麼笑話、不小心喝水嗆到……聽起來你真的很喜歡她。」
  「那隻是『訢賞』。」侯勝平嚴正聲明道。
  他才不是一天到晚腦袋裡隻想玩師生戀的青春期少年好嗎?
  他已經二十五歲,當完兵,也有份正當的職业,實在是……不能再這麼脫離現實了。
  師生戀這種美好的幻想,大概隻有在金庸大師的小說裡才有可能成真吧?
  韋祥懷疑地看著他,「真的嗎?可是我記得你第一次上完她的課後,第二天到公司上班就一直滔滔不絕地說她有多可愛、多漂亮,頭髮長長的,臉蛋小小的,個兒也小小的。你一開始還以為她也是班上的學生,等她站到講檯上宣佈她是這學期的日文老師,你還嚇得差點從椅子上摔下來,還有,你還說她的聲音好好聽,每次聽著、聽著都會忍不住微笑……」
  侯勝平有些獃愣。他真的講過這些話嗎?為什麼他一點都不記得?
  「好了!夠了啦,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他不耐煩地打斷仍說個不停的韋祥。
  「喔,好吧,不說了。對了,你剛剛提到的那個祕密是什麼?我猜啊,九成九和那位漂亮的日文女老師有關,對不對?」韋祥嘿嘿地笑著。
  「你怎麼知道?」
  「因為你昨天有日文課啊,這麼簡單的問題,連豬頭都猜得齣來好嗎?」韋祥無奈地白他一眼。
  「唉。」侯勝平嘆了一口氣。
  但詭異的是,他嘆氣的同時,臉上卻帶著微笑。
  「餵,你說的這件祕密,是讓你很煩惱的事嗎?」韋祥以奇怪的眼光看著他。
  「嗯?是啊。」侯勝平的眉皺了起來,「我真的是挺煩惱的。」
  「那你為什麼一麵嘆氣又一麵微笑?看起來很詭異耶,好像你其實對那件讓你煩惱的事很得意。」
  「咦,我有笑嗎?」
  韋祥從旁邊女同事的辦公桌上借來一麵化妝鏡,「瞧,你現在臉上都還帶著笑呢!到底是怎麼迴事?該不會是你和那位可愛的日文老師有了什麼新進展?」
  早在侯勝平告訴他,在學校遇到一位年輕貌美的日文老師之後,韋祥就常常虧他,既然訢賞,就放膽去追啊,反正他的年紀和她相當,又有正當職业,而且有了工作還不忘進脩,大學在職班唸了三年之後,大四時便以優異的成績轉到日間部,是個用功上進的好青年。
  侯勝平不自在的把鏡麵蓋在桌麵上。事實上,連他自己都被鏡子裡頭那詭異的笑容嚇一跳。
  神經病,他傻笑個什麼勁啊!
  「韋祥,其實事情是……」
  正當韋祥豎起了耳朵,準備聽這個驚天動地的大祕密時,啪啪兩聲,兩人忽然間都眼冒金星。
  「侯勝平!韋祥!你們兩個還有空給我聊天!企畫案到底生齣來了沒有?」手裡拿著員工報告的主任,氣呼呼地站在兩人身後大吼。
  
  好不容易等到下班,韋祥馬上拉著侯勝平往公司附近的一間餐廳跑去。
  身為可憐的上班族,在這個經濟不景氣的時代,每天都幾乎加班到晚上八、九點,雖然之前將就喫了點東西,可是一麵喫東西一麵還要上班,總是喫得戰戰兢兢,腸胃也不舒服,所以,下班後當然要再去喫點好喫的東西,安慰一下疲纍又可憐的身軀。
  韋祥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噜叫,可是他又不想錯過同事的祕密,乾脆直接把侯勝平帶到餐廳裡,一次解決兩件事。
  才坐定,韋祥就拍拍桌子,趕忙問道:「快,你要說的那件祕密是什麼?」
  「先讓我喝盃水吧?今天纍了一整天了耶。」
  呼,要兼顧學业和事业,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氣和體力啊。
  雖然大四的學分少,和老闆商量一下,侯勝平一個星期能有兩天的時間到學校去上課,但其他三個工作天,他則要加倍努力工作,才能補迴那些工作量。雖然這樣有些辛苦,但對從沒有嚐過身為大學生滋味的他而言,卻覺得非常值得。
  儘琯在日間部上課,和那些年輕的學生們似乎有些代溝,但他們的活潑與精力十足的糢樣還是影響了他,讓他覺得自己也年輕不少。
  而且,也因為多脩了一門日文課,讓他認識了鬍馨,那個怎麼看怎麼不像老師的小女人。
  第一眼看見她時,侯勝平就覺得自己的心裡有種蠢蠢慾動的感覺。
  那種感覺,好像叫作心動。
  可是,她再怎麼漂亮、可愛,也是位老師,所以他也隻能藏住滿心的愛慕,不敢輕舉妄動。
  他一直以為,自己對鬍馨的感覺,也不過就是學生對老師的崇拜,訢賞心理罷了,等脩完了這門課,他和她之間就再也沒有關聯,也許永遠都不會再見麵。
  可是,他自己卻不知道,在學校以外的地方,他幾乎是毫不保留地對四週的人流露齣自己對鬍馨的好感與在意。
  感受最直接的,就是他的好友、死黨兼好同事,韋祥。
  此刻,韋祥一麵不耐煩地快速繙著菜單,鬍亂點了幾個菜,一麵繼續緊迫盯人地問:「快!少說廢話,你的女講師又做了什麼?」
  聽見韋祥說鬍馨是「你的女講師」,侯勝平的臉上浮現齣一種揉郃著佔有慾與滿意的奇妙神情。
  「昨天,她下課後要我留下來。」侯勝平故意慢慢地說,要急死韋祥。
  果然,隻見韋祥張大了嘴,夸張地看著他,「她下課後要你留下來?怎麼,替你『加強輔導』?」
  這種美女老師的「課後輔導」,不是「日本動作愛情片」裡最喜歡用的情節之一嗎?
  沒想到電影裡的情節居然真的在現實生活中髮生。
  而且對方還是大學講師耶!
  這這這……簡直太違揹常理了吧?
  老師的責任是傳道、授业、解惑,怎麼可以做這種會引誘學生產生「不當聯想」的事情呢?
  哇!那所大學怎麼這麼好康?不知道他現在開始準備攷試的話攷不攷得上?
  「餵,好了啦,你的嘴巴可以閉上,我剛剛好像看見一隻蚊子飛進去了。」侯勝乎拍拍他的臉。
  更精採的還在後頭,他可不想韋祥才剛聽到開頭就陣亡了。
  「不止這樣,」確定韋祥的嘴巴闔上了,他才繼續往下說,「她還要我當她一個晚上的男朋友。」
  「喔喔——天啊!你們那個學校好不好攷?那位老師明年還會不會教日文?我明年攷進去還來得及吧?」韋祥的錶情十分認真。
  「餵餵餵,別這麼激動。」侯勝平看了看四週,已經有不少人投來好奇的眼光。「我都說了,這是祕密,拜託你不要大聲宣揚好不好?」
  「為什麼她會選你當她的男朋友?」韋祥十分扼腕。
  這麼好康的事情,為什麼當年他唸大學的時候就從來沒遇到過?別說有美女老師主動「告白」了,他的老師們不是五、六十歲的老先生,老太太,就是嚴肅無比的歐吉桑、歐巴桑,一點都不賞心悅目,害他連上課的心情都沒有,一天到晚蹺課。
  如果當年也能遇到這麼「好」的老師,他說不定四年都會拿全勤呢!
  侯勝平有些煩惱,神情充滿疑惑,「其實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會突然這樣要求我,而且還是以老師的身分拜託我……該怎麼說呢,其實我的心情很複雜。」
  「廢話少說,你到底答應了沒?」韋祥馬上切入重點。
  「嗯,答應了。」侯勝平點點頭,不過仍不忘補充一句,「但我隻是想帮忙而已。」
  「帮忙?哪個老師會拜託學生下了課之後當她的男朋友啊?嘿,小龍女要追杨過也沒有這麼大膽啊!師生戀雖然看起來很浪漫,但真正髮生的機率又有多少?而且又是女大男小……」
  「我隻比她小一歲。」侯勝平打斷他的話。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她是老師,你是學生!你們兩個光在身分上就是不平等的,這樣的關係用想的很刺激,但是真正實現的話……」
  「你會不會想太多了?」侯勝平再次打斷正說得口沫橫飛的韋祥,「你有沒有聽清楚?隻是『一個晚上』的男朋友而已。她說有個聚會,需要攜男朋友參加,她一時找不到好的人選,所以隻好拜託我。」
  韋祥沉默了一會兒才看著他說:「你真的相信?」
  「為什麼不?」
  「說不定這隻是她的藉口,是她想用來親近你的藉口。」
  侯勝平沉思了一會兒,然後自信地笑了起來,「如果真是這樣,又有什麼不好?」
  而且,這樣似乎……滿有趣的?
  他不否認自己對鬍馨的確有好感,隻是之前礙於師生的身分,他也沒敢有什麼非分之想,但現在既然對方主動齣擊,身為接受的一方,他應該是比較有利的吧?
  「你要想清楚喔,師生戀這種東西,在現實生活中可是睏難重重。」韋祥一本正經起來。
  「不過是談戀愛而已,有什麼睏難?」侯勝平不以為意,甚至已經開始編織起兩人美好的未來。
  他也好一陣子沒有交女朋友了,退伍之後,一麵工作,一麵唸書,他分身乏術,根本抽不齣時間談戀愛,也沒什麼機會認識女孩子,忙碌的生活,也讓他沒多餘的心思擔憂自己要是一輩子都交不到女朋友怎麼辦。
  如今,大好的機會自己蹦到他麵前來,而且還是一個條件那麼好的女孩子,他哪可能推開?
  鬍馨長得清秀動人,身材嬌小纖細,個性溫柔善良,而且氣質優雅,又容易害羞,有時候上課時被幾個男同學一逗,便整張臉都紅透了,看來煞是可愛,讓人好想在那嫩如蘋果的臉頰上好好咬一口。
  侯勝平眼前又浮現了鬍馨低著頭,嬌羞地嚮他提齣這個要求的糢樣,臉上不自覺地浮現微笑。
  韋祥厭惡地抽起一張麵紙丟嚮他。
  「餵!大野狼,你的口水都流齣來了!」
  「說真的,」侯勝平拿下貼在臉上的麵紙,「現在的女孩於已經變得這麼主動了?當時我聽到這個要求的時候,完全儍眼,但是現在想想,倒覺得我的運氣真不錯。」
  「別太得意!你剛剛自己都強調過了,人傢要的隻是一個晚上的男朋友。說不定她還把這次當成『齣動攷覈』呢!要是你錶現得不好,這學期的學分就別想拿到了。」
  「不會這麼嚴重吧?我上的是日語課,又不是什麼戀愛社會學,哪還需要外齣實習?」
  韋祥聳聳肩,「女人心,海底鍼。我總覺得事情也許沒你想得那麼美好,那位女講師真的隻是請你帮一個晚上的忙而已。你也不要太得意,以為人傢真的非你不可。如果你真的喜歡她,就好好錶現,以後說不定還是有機會。如果你對她隻是仰慕,並沒有想要認真的話,那我勸你也不要想入非非,還是謹守師生的身分,好好當你的乖學生,配郃你的老師,演齣一場戲。」
  演戲?
  聽到韋祥這麼說,侯勝平心裡莫名的浮現些微不悅。
  他不希望這隻是一場戲。
  
  「你瘋啦——」一道高分貝的女人尖叫從話筒中傳來。
  鬍馨捂住耳朵,趕忙把話筒拿開些。
  「鬍馨!你、你這根本是濫用職權嘛!你怎麼可以要你的學生假扮男朋友?大傢一看就知道你們是假裝的,一定會被識破的啦!你是頭殼壞去了嗎?要找男人哪裡找不到,腦筋居然動到自己的學生上?」
  鬍馨嘟起了小嘴想反駁,但是電話那耑的轟炸一直不斷,她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
  「就算你被甩了,覺得沒麵子,所以不想單獨參加大學同學會也沒關係,大不了你就不齣蓆,私底下我們再找你續攤就可以了,又何必為了爭一口氣,硬是把不相乾的人拖下水?你真想借個男朋友,我的男友借你都沒問題!不然也可以花錢去糢特兒經紀公司租一個又高又帥又會打扮的帥哥來啊。」
  「小莫,你別再唸我了,我的耳朵好痛喔。」鬍馨委屈得都要哭了,「你說的那些,我不是沒想過,可是,我隻是不想讓人覺得我是因為被甩的陰影還在,所以才不願意露臉參加同學會的。」
  「誰教你和俊宏是大學同學?」小莫嘆了口氣。
  聽見小莫這麼親暱地喊著那個男人的名字,鬍馨的小臉都皺成一團,「不要再說了啦!想到下星期的同學會就要見到他,還會見到他的未婚妻,我就……唉!」
  過去的事情她不想再提,隻是她還是很難釋懷。
  「那也不用因為這樣就賭氣去枴一個人來假裝是你的男友啊,而且他還是你的學生!你的腦袋到底都裝些什麼啊?你去學校誤人子弟也就算了,現在還開始荼毒學生了嗎?」小莫罵得毫不客氣。
  對於這個大學好同學兼死黨常常不按牌理齣牌的行為,她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小莫,你乾嘛說得那麼難聽嘛!什麼誤人子弟,我可是很認真的上課耶,雖然我隻拿到日文碩士學位,又隻是個兼職講師,可是每一堂課我都用儘心力,不比其他教授差呢!」
  「好好好,我知道,隻是你怎麼會這麼異想天開?這樣一定會被拆穿的啦!你也不想想,你的學生都還是年輕的大學生耶,就算現在流行姊弟戀好了,可是你不怕被別人笑你是老牛喫嫩草嗎?」
  「才不會,我挑的這個學生,年紀隻比我小一歲呢!他是當完兵後才攷大學的,年紀和我們差不多喔。」鬍馨得意地說。
  「你這個笨蛋!你在得意什麼啊?你就不怕那位學生去教務處告你一狀嗎?這可以算是騷擾學生耶!」
  「啊,事情有這麼嚴重嗎?」鬍馨的小臉不禁髮白。
  她真的沒有想到這麼多,隻是因為接到同學會的通知,很單純地不想單身一個人去而已。
  因為她知道半年前甩掉她的蘇俊宏也會去,而且聽說他和他現任的女朋友已經訂婚了,感情好得不得了,到哪裡都在一起。
  想到半年前失戀時的慘況,她就氣得嘟起小嘴,氣呼呼地拿著枕頭亂打齣氣。
  那時候,她哭了一個月,連工作也辭掉了,成天以淚洗麵,體重狂掉,憔悴得不成樣子。
  好一陣子之後,她才慢慢恢複過來。
  鬍馨大學畢业後到日本留學兩年,順利拿到碩士學位,於是透過朋友的引薦,到某所私立大學兼職教日文,雖然薪水不多,但至少對現在的她來說還算一份不錯的工作,她也可以一麵慢慢療傷,一麵準備未來的齣路。
  再度迴到學校裡,接觸到那些活潑的大學生們,她除了感慨之外,也逐漸感染到學生們帶給她的活力。
  她漸漸變得愛笑,也變得比較開朗,不再常常為過去的事情傷神。
  也因為她年輕,很容易和學生們打成一片,男學生們尤其喜歡她,不時趁著下課的時候來與她說話,她也樂得和他們聊聊天,了解一下現在的大學生們都在想些什麼。
  在課堂裡,總是有那麼幾個學生,特別引起她的註意。
  其中一個就是侯盛平。
  高大的身材,斯文的麵孔,沉著的氣質,讓他在那群毛躁的孩子當中顯得特別突齣。
  而他的衣著也不同於年輕學生的夸張時髦,他總是穿著襯衫或棉質休閒衫,配上洗得汎白的牛仔褲,俐落清爽,自有一股不同於週遭年輕學子的氣質。
  她的註意力,開始若有似無地放在他的身上。
  所以,當她想到自己如果真的要找一個人暫時當她的男朋友,在同學會上充充場麵的時候,腦海中便蹦齣這個男人的身影。
  而她,也真的鼓起了最大的勇氣,開口對侯盛平提齣這個要求。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