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的仪式(续一)

  (7)
    在一个礼拜前两家已约定好,美穗和中条以及高冢夫妻在饭店的餐厅一起共用晚餐,而那知也加入。
  圆桌前摆满了中华料理,可是美穗一点也没有食欲,只觉得肚子十分地饱胀。
  或许身体上仍沉溺在白天那既如地狱又像天国的官能欢愉波涛之中,所以一点味觉也没有。
  但是料理摆满了眼前,也非得塞些在肚子内。但仍听到高冢夫人郁子说道:“身材太过好了,却不能随心所欲地吃自己想吃的东西,岂不可怜?”
  一付酸溜溜的语气。
  既是丈夫上司的妻子,而且还介绍了这麽一间有庭院的房子,所以美穗总常有抬不起头来的自卑感。而且加上郁子那爱慕虚荣,咄咄逼人的态度,更叫人不敢领教。
  她俩的年龄其实是差不多,但外貌看起来至少差十岁。郁子就像其他的中年妇女一样,在男人的眼里,早已不是那种有魅力的女人了。
  但是郁子对她的同辈,也就是同年纪的同性而言,却总是充满着优越感,因为她的身上穿着高价的服装,戴饰着高价的装饰品。
  所以对美穗经常冷嘲热讽的不外是她对美穗始终看来如此年轻又美丽,可爱的体态的一种嫉妒心理在作祟吧!
  坐在美穗右边的那知,不时对这位在自己掌握之中的人妻的美丽容颜瞄上几眼。那眼神就像陷入热恋般地疯狂。
  美穗也感觉得到,所以她总是故意避开与他的眼神相交接。这便是少年一意孤行的疯狂,一旦迷恋上总是焦虑不安,不知该如何刹车。同时那种情热的深度也使得美穗一股身为女人的欢愉又再度被点燃。
  毕竟,她觉得自己还是美丽的,能够让比自己年轻的学生这样的赞美、爱恋,而且为她疯狂,使她又觉得自己彷佛已陷入这世上最甜美的恋爱之中。
  而且肉体上又有着丈夫所不会给予的欢喜和陶醉感,使她无法抗拒。
  郁子对那知看美穗的眼神似乎有所感觉,她开口说道:“对了…老师我们家那知啊!明年就得考大学了,一切还得拜托老师…”
  “我身为他们的导师,当然也会尽力,但是一切还是得自己多努力才行。”
  这已经是不知说过几次的话题了。有关那知的升学,美穗也曾为他考虑了很多,但是又不能特别宽容放纵他,以前就曾被要求,在放假的日子为那知补习的事儿。
  当然这全是在高冢不知情下,由郁子擅作主张提出要求的,而美穗也一口回绝。
  而像今天这事也一样,郁子总认为,既是邻居,而且他的丈夫又是中条的上司,加上买房子他们又有援助,所以美穗有义务要做到。特别是大学考试,可说人生的大分歧点,郁子以为做老师的美穗,理所当然应为那知加强功课的。
  “做老师也应该有义务让学生有那种上进用功的心境才是啊!”
  “嗯…嗯…当然…”
  高冢看到两人僵持不下,就像往常一样打圆场。
  “好了…别再强人所难了…你!”
  “啊…我那有强人所难,我只不过是拜托罢了!”
  “那就是强求别人啊!”
  高冢的语气不愠不怒的,十分平静。这个人到底在什麽时候才会动怒呢——美穗实在想不出来。
  一边喝着茶,美穗终於想喝点汤的当儿,坐在旁边的那知,居然伸过手,在桌子下靠近膝盖处,抚摸着她的大腿。
  美穗装做若无其事地喝着茶,一边把右手也放到桌子下,抓住那知的手。
  此时白色的百褶裙已被卷到大腿的一半。
  她想要拿开那知的手,可是那知却紧按着大腿不放。而且反而更加强行地抚摸到大腿的内侧,此时美穗的脸上表情也有了变化,光是眼神就隐藏不住那股惊惶。
  “你怎麽啦?美穗…”
  坐在另一边的中条把脸转过来,询问着美穗。
  “嗯…没什麽…”
  美穗含糊其词的回答着,而那知在此时此刻,居然还不肯放手。
  他一口气地摸着大腿的最内侧,揉搓着她的股肤。
  美穗只觉头上轻微的眩量,急忙用桌巾的边角,遮掩住那知的手。
  如此一来,只有任那知随心所欲了。
  那知悠自得的抚摸着这成熟妩媚的人妻,那富有弹性又丰满的大腿,一点也没有以前的那份猴急貌。
  好像他是在好好品味着已得到手的嗜好品般的,有着一分征服者的手腕。而且看着这位美丽人妻知性的脸庞上,露出爽朗的笑容,其至还默许他在桌子下的玩弄,心中着实雀跃不已。
  那知的手忽地停了下来,因为他触摸到大腿内侧下腹处,有个多馀的布料。
  “和我在一起时,请别穿内裤。”
  那知虽曾这麽说过,但现在又是外出,而且还和自己的丈夫、高冢夫妻在一起,美穗无论如何也得穿内裤。
  她怯怯地望着那知。而那知的眼神似乎在责怪着她。
  “你又不遵守约定了!”
  “对不起…没法子…”
  “请原谅!”
  “我才不饶你!”
  那知残酷的笑容淫现唇端,一边手指伸向内裤的腰际部分,把其拉扯下来。
  “别过分!”
  但是那知根本不理会。把内裤拉到大腿的内侧处。
  美穗不禁打着哆嗦,腰身还反射性的扭动着。
  经过二、叁次左右地拉扯,内裤终於完全被褪落至大腿上。
  美穗努力地强装着若无其事,但是她的面貌似乎不能说是自然,实在可说僵硬得奇怪。
  尤其是在自己的丈夫和高冢的面前,没穿一件内裤所带来的羞愧和冲击,实在也可说是非比寻常。
  那知慢慢地将她的内裤扯至膝下,然後又若无其事假装手帕掉落在地,低着头去拾取之同时,一边就将内裤从高跟鞋处拉下来放到他的口袋内。然後紧接着那知把手放在柔软的阴部叁角洲处的体毛上,慢慢地抚弄着。
  美穗不由得仰起头,在屏息的紧张感中,成熟的肉体似乎有着一股期待。
  为什麽会这样,美穗自己也无法说明。至少到昨天为止,她并非出於自愿去背叛自己的先生,尤其自己的生活可说幸福而美满,她是没有理由去反叛自己的丈夫的。
  但自从昨天被那知亲吻着嘴唇,贯穿自己的阴唇,甚至肛门的处女地也被那知侵犯过之後,她的肉体就彷佛是无时无刻需要那知的爱抚,那知的阴茎似的淫荡。
  那知的手指慢慢地滑进狭窄的阴唇内。
  “呜…”
  美穗不由地把两脚合并起来,那指头轻触的快感,连双脚的膝盖都要麻痹了。
  “脚打开!”
  那知一边拉扯着她的下体毛,一边由内侧将她的大腿拉开。美穗发抖着,两脚缓缓地往左右拉开。越是羞怯,那股性的欲望越是突发高涨亢奋。
  尤其随着那知手指的拨弄,心脏的跳动越是激烈,使得美穗觉得呼吸愈发困难。
  美穗的身体里面犹如燃烧般的浑身发热,好像全身都要被融化般似的,而且随着那知手指的拨弄,抚摸的同时,越发明显地暗涛汹涌。
  那种感觉,就好像平时中条的手指在触摸时的愉悦。尤其中条比别人更能了解美穗的弱点,可说已经有了然於胸的心得。
  但是现在连技巧尚未十分成熟的那知的爱抚,她的肉体也感觉到十分刺激,连魂魄似乎都要飞到九霄云外似的。
  那知用食指和无名指将阴唇拉开,然後中指慢慢地沉入那湿润的入口内。
  “呜…”
  美穗一时之间皱起眉头,温热的蜜汁不断地涌出,包裹住那知的指头。
  “太太…你是不是觉得热?”
  高冢担心的看着美穗。
  美穗心头一震,抬起了脸,趁着这时候,那知的手指深深地放至入口处。
  “呜…”
  本来从喉头深处要发出的呻吟声,美穗拼全力地忍耐着,此时脸上满脸通红的表情,也吸引了郁子和中条的注意。
  “没…没有…没什麽…”
  说着,咬着牙,连高跟鞋内侧的趾甲都弯曲着。
  “是不是料理不合口味。”
  郁子又用酸溜溜的语气问着。
  “怎麽会——”
  一边说着,一边下颚也发抖起来。
  “大概是香辛料放太多了。”
  中条说着。
  美穗勉强望着,还勉强地挤出笑容。犹如女学生般的羞怯貌,令中条和高冢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而只有郁子弯唇,吊着眼不屑不顾。
  (8)
    “我失陪一下。”
  终於脱离了那知的手指,美穗拉整好裙子站了起来。正当要走路的当儿,她才发现连膝盖都像无力般地虚脱。
  走往化室的通路上,美穗被人从背後一把抓住手腕,一回头,便被压在墙壁上,等知道是那知时,唇已被重重地封闭住。
  刚才那悠然自得的爱抚彷佛是说谎般的,年轻的欲望贪婪的吸吮着她的唇。
  而身体已被点燃起欲火的美穗,随着唇间吸吮的响声,似乎也满心期待着这一刻般地热烈反应。
  一时之间,似乎已忘了这是通往化室的走廊,美穗还伸出双手环抱着那知的头。
  “我喜欢你!老师…”
  那知深情的望着美穗,美穗仍觉得很难为情。
  “老师…那你呢?”
  “喜…喜欢啊!”
  美穗的胸部被紧紧握着,一边陶醉的回答。
  “我爱你。”
  那知用一只手撩起她百褶裙,抚摸着她的体毛。
  “喔…”
  不断溢涌而出的花蜜,象徵着美穗喜悦的深度,美穗也热烈地卷绕着那知的舌头。
  “喂…觉得怎样?”
  “嗯…”
  “你不想要这个吗?”
  那知把美穗的手拉到他的裤裆处,摸着那凸起鼓胀处。
  美穗屏息着,连膝盖都颤动着。
  “这…这个…我要的…”
  最好是现在就能好好地含住那知的那根,美穗心里想着,但并没有说出来。
  “好像还有在怀疑我对你的真心似的!”
  “没…没有…”
  “那…为何要穿内裤来?”
  “那是…对不起…”
  “好吧…不过我是属於老师的,只要老师想要,随你喜欢我都给你。”
  那知说着,就跪在地上,将美穗的一双脚用两手捧着,先吻着高跟鞋的前端,再将鞋子脱下,吻着脚的趾甲。
  “做…做什麽…”
  美穗一惊,把脚缩了进来,那知一把抓住她的脚踝,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我爱老师。因此不论在那里都希望如此爱着老师的身体,虽然我爱极了老师的胸部和阴部,但老师的身体各部份我也都爱。”
  一边说着,一边用舌头舐着她脚底。
  随着甜美的波涛,美穗打从心底震撼。不仅仅是肉欲的感觉而已。
  “老师!不管什麽时候都可以来爱我,我的身体、我的唇、肛门、每一个部位都属於老师的,也希望老师全部的身体都能属於我的。”
  说着,又热烈地将唇贴在脚底、脚踝上。
  “我…我知道…高冢君。”
  在那知的热情之下,美穗溢出的蜜汁似乎没有停止,越发不可收拾。
  “今晚可以再见面吗?”
  “嗯…我也想…”
  被那知抱起,美穗的声音颤抖着。
  “现在马上就想,我们二人一起落跑如何?”
  “不…不可以那样…”
  “你不想吗?”
  美穗十分为难的皱着眉,说道:“当然…当然想做…现在就…”
  “那我假装人不舒服,由老师送我回去!”
  “可以吗?”
  “你不想做吗?”
  “好…好吧…试试看!”
  (9)
    车子一行驶在道路上,坐在助手席的那知,立刻伸过手来,撩起她的百褶裙,露出她浑圆的大腿。
  “车子在开,很危险的。”
  美穗重新拉好裙子。那知又再拉上来,一边开着车直视前方,美穗一边想要甩开他的手,而那知则等着美穗的手放回驾驶盘上时,叁次来回地撩起她的裙子。
  美穗仅仅鼓着腮帮子,光是如此来回的撩着裙子,就足以使她气愤不已。
  刚才为了能够和那知单独相处,故意不顾郁子讶异的眼神,以及中断了原先愉快的用餐,假藉送自己学生回家的名义,这些种种无非是等待着这男人的爱抚。
  但是此时在开着车,对美穗而言感到恐惧。因此她极欲遮掩往露出的大腿。
  “不可以…把手放回去…”
  那知提高声音制止。
  “可…可是很奇怪…这样子!”
  “那里奇怪!”
  “有这付模样在开着车的人吗?”
  “可是我喜欢啊!老师的大腿,看起来是这样秀色可餐,鲜嫩可口呢!”
  美穗握着方向盘手掌渗出了汗水。
  “这样穿着衣服,而裙子被撩起的模样,看起来是何等性感。老师你觉得如何?”
  “我觉得好难为情!”
  “是吗?那好极了,老师我喜欢你羞答答的模样。”
  “……”
  “觉得怎样?”
  美穗的大腿一边被抚摸着,那知一边把它卷得更上去。
  “我…我不知道…”
  “那好,我再让你更羞怯些。”
  那知用双手将裙子靠近大腿内侧处一把掀开来。
  “啊!”
  没穿内裤的臀部露了出来,碰触到冰冷的椅垫。
  “如何?老师…”
  “你…你太过份了…”
  “不过…很性感呢!”
  那知摸弄着她白嫩的臀部,一边亲吻着她那躲在秀发後的耳朵。
  “呜…”
  美穗一时闭上了眼睛,踏着刹车皮的膝盖顿时没了力气。
  那知的舌头在耳边游移着,一边伸手揉搓着她的胸部,拨开她的钮扣,将手伸入内衣里面。
  “我喜欢你…美穗…”
  第一次被叫着自己的名字,美穗不禁一阵陶醉之感涌上心头。
  “好危险啊!那知…连死也愿意吗?”
  “是的…如果能和美穗一起的话。”
  那知的指头揉搓着罩杯内的尖端,同时将舌头伸入耳朵里面,美穗在红灯前停了下来。
  “那…那知…我喜欢你…”
  美穗呻吟着喃喃低语,手环抱着那知的头,凑上她的唇亲吻着那知。
  舌和舌的交终连结,火花在口腔内迸裂开来。
  此时刚好前方的人行步道上,有叁个像薪水阶级的人们经过,往车的这一方瞄了过来。
  美穗虽也有注意到他们异样的眼神,但是她体内的热情激动,已经令她无法克制这种冲动的行为,而且情绪亢奋已到极点,越发使得她紧紧的吸吮着那知的舌头。
  此时右侧的敞蓬车上,有二个像学生般的年轻人探出头来,一边向他们吹着口哨。
  他们应该是看不见她被撩起的裙子,大腿的部位。但那知故意大力地揉弄着她的胸部,他们应该就是探出头来偷看这一幕好戏吧!
  在眩晕的羞耻和亢奋的情欲之中,美穗被点燃的官能已完全淹没了她的理性,彷佛已成了欲火的俘虏。
  年轻人看得津津有味之馀,还丢了一句话。
  “可别太过火,待会发生车祸死掉可划不来。”
  说完,就发动车子跑了。
  两人的唇终於稍微地放开,美穗对自己大胆的行为忽地意识到,顿时面红耳赤。
  “啊!”
  正欲发动车子之际,阴唇又被那知抚弄者,美穗大叫一声,急忙踩住刹车,幸好後面没有来车。但是人行道上的行人有不少人,都转过头来观望到底发生了什麽事。
  “好好地开车吧,美穗老师,我们可以快点回家,好好做爱。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你爱怎麽样就怎麽样!”
  那知在她的耳边喃喃低语,美穗微微地点点头,说得一点也没错,但是已经几近疯狂的身体,那堪得那知这样的爱抚。
  “哇塞!好湿呢!”
  “嗯…”
  已经无需强作辩解了,溢出的蜜汁早已沾污了汽车的座垫了。
  那知把他阴茎拉出来,然後另一只手特地伸入美穗白嫩臀部的中间,刺激着她的肛门。
  “屁股有感觉吗?”
  “嗯…不过也不太清楚…”
  “如果不喜欢就作罢…”
  “不…可以的…觉得舒服!”
  心中有一股说不出的亢奋,美穗胸中跳动得厉害。尤其再瞧着那硬挺阴茎,更是像失了魂魄的女人似的,完全丧失了理性。
  那知的手指贯穿入肛门内,美穗的二双长腿颤抖着。
  尤其是阴唇的感觉更强烈。平时只被丈夫触摸的肛门,由於已被那知的肉体侵犯过,因此此时的感受自是与往常不同。
  美穗不时斜眼去瞄往那知的阴茎偷看着,虽不能尽兴的看个过瘾,但又忍不住心中的冲动。
  此时那知的唇也不安份地在她的颈间、脸颊游移着,左手揉弄着胸部,右手则深深地插在她的肛门内。
  按着又是一个红灯,已经按耐不住了。
  她左手伸过去抚摸着那知的大腿,眼睛直视着前方,找寻着那知的阴茎,就在握住的那一刹那,感触到那种热度和硬度,几乎要哭了出来。
  “老师,你在握阴茎?”
  美穗一时之间才回过神来,对於自己正在做的这种大胆行为和非道德性感到羞愧万分,但是她又无法对那知的阴茎立刻放手。
  “你喜欢吗?”
  “嗯…大概…”
  “你想要吗?”
  “嗯…是的…”
  她出乎意外的发出娇嗔声音回应着,但是她又说不出这样露骨的话儿。
  “这样握着也好吗?”
  “嗯…不…不…”
  美穗吞吞吐吐地不敢说得明确,手握的同时,阴茎的温热鼓动在身体不断地骚动。
  “这…我想…亲吻…”
  不知何时看阴茎看得出神的美穗,竟不由得张开了口。
  “你忘了吗?我身体的全部都是属於老师的。”
  “啊!”
  美穗已不顾自己为人妻的衿持,弯下身来,赶快地将唇凑近阴茎的前端,理性早已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像火焰般温热的阴茎,在唇内好似要被溶化般的,泛起一阵快乐的波涛。
  “喔…喔…”
  美穗发出妖媚的呻吟声,整个阴茎的前端已被她的唇包裹住。从鼻端到眉间都感到一股兴奋、愉悦。
  美穗用柔软的唇,吸吮着,还慢慢地来回滑动,整个舌头、喉部、甚至下颚,都像喷滑着火焰般地滚烫。
  “人行道的灯号已变了。”
  “呜…”
  虽然听到那知这麽说,但一时之间实在不肯放掉这可爱的阴茎。
  背後的车子开始按着喇叭。
  美穗依依不舍猛然抬起头来,非得快点回到家不可,因为她好想尽情地吸吮着阴茎呢!
  就这样车子只要有停下的片刻,美穗便弯下上半身,将唇覆盖其上。
  “啊…啊…”
  和平常不一样,此时总觉得红灯怎麽忽然变得如此短促,被车子的喇叭声一声声催促,她急忙又发动起车子。
  (10)
    就这样到回家为止,总共车内断续地做了十五次以上的口交,但是并没有因此就得到满足,反而因一次又一次被中断,欲情在体内不断累积,反而使全身的官能更达到极限。
  本来从旅馆出来之时,身体似乎已有一刻也不容等待的喉急,而当车子开入高冢家的车库内时,欲情的火焰更是已升高了数倍。
  “到家了…美穗…”
  美穗似乎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开到那里了,她脑海中现在仅有的只是刚才口腔所带来的亢奋及欲情而已。
  “现在怎麽办?”
  “随…随你喜欢!”
  美穗已满心期待。
  “你想怎麽办,可得说清楚,你不说我就什麽也不做。”
  “呜…啊…这个…那就吻我…”
  “光亲吻就可以吗?”
  “不…不…还要摸我的乳房…你吸吮它…”
  “然後呢?”
  “这个…还有那里…你爱那里…”
  “那里?”
  “就是那里嘛!”
  “到底是什麽啊!”
  “就…就是阴…阴部啦…”
  从生下来到现在,第一次从自己的口中说出如此卑贱的字眼。
  “阴部而已吗?”
  “还…还有屁股…还有我的肛门。”
  溢涌而出的蜜汁,已沾湿了肛门的部位。
  “这样子就是全部了。”
  “所…所以…怎麽样都可以…只要和那知在一起,怎麽样都舒服…不论是阴部…肛门…随便你…粗暴一点…粗暴一点也无妨…”
  美穗疯狂地大叫。
  “我要下车了…美穗…”
  从助手席走下车的那知,从车库旁边的仓库中拿出背包,站到美穗的前面。
  “快点将衣服脱下,别在我面前,让我看到你再穿这样不起眼的衣服。”
  “呜…是…是的…”
  美穗看到那知锐利的眼神,大腿不觉兴奋得直打哆嗦,赶忙将上衣,连内衣及裙子一起脱了下来。
  现在她的身上只剩下吊带裤袜及高跟鞋。
  美丽而满鼓胀的胸部,坦露在自己喜爱的男人面前,下体处不断地涌出温热的蜜汁,甚至渗到大腿处。
  “想不想戴上这个啊!”
  那知从背包拿出狗的项圈,故意询问着她,美穗屏息着才慢慢地说:“嗯…嗯…”
  嘶哑着声音回答着,上了锁的项圈,套在脖子上的同时,胸部、股间有一股既痛又甜蜜的战栗。
  “头发解开来,让我好好看看!”
  美穗拉开头後的发带,甩甩头,波浪的秀发立刻垂落至肩膀及胸部。
  “好美美穗…我要好好凌虐你…”
  那知把她的头发拨到背後,美穗伸出手去抱着那知。
  “还很湿吗?”
  “嗯!”
  美穗的胸口跳动得很厉害,她大力的点着头。
  “我用手指确定看看。”
  “啊!”
  她的双眼迷蒙,凝视着那知,那知的手慢慢地往她的下腹处游移,他抚摸着她的下体毛,再探往下面的阴唇部位。
  “呜…”
  美穗的腰部都扭动了起来。
  “觉得怎麽样?”
  “太爽了…”
  “让我看得清楚点。”
  美穗用另一只手,慢慢地张开她的阴唇。
  “我看不太清楚,还是让我听听声音。”
  “啊!”
  美穗的手指再次探入湿滑的阴道口内,在那里进出抽动着。
  “呜…”
  “啊…”
  美穗激情扭动着腰,发出恼人的叫声,尤其是在那知的监视下这样的看着自己搔动着的手指,玩弄自己的阴部,感觉更是强烈。
  美穗的喘息声越来越大,下腹部的蜜汁像洪水般的涌出。
  “我听不太清楚哩,美穗…”
  “呜…”
  美穗故意大力地动作着指头,从她的股间可听到令人听了都觉脸红的声响。
  “听得到吗?那知?”
  “啊…多淫荡的声音,现在摸你的乳房!”
  美穗的喉咕噜作响。她其实心里多希望马上和那知的阴茎结合。但被那知如此一说,美穗的身体已充满了欢喜和欲情的火焰。
  “啊!”
  她两手撑着双边的乳房,从下端紧握着。
  “这样好吗?”
  “嗯…不错…”
  “如果觉得好,那你试着让乳头立挺着!”
  渗满汗水的胸部,比起同性已经是令人既羡慕又丰挺的形状了,即使不刻意玩弄,也不会有凹陷的缺点,早已是立挺的傲人姿势。
  但是那知依然要求更加的立挺。
  那知说的话,非得照着他的要求去不可。
  因此她开始拼命去揉搓着,但是已经立挺的乳头,似乎无法再硬挺。
  “怎麽啦,一点感觉都没有吗?是不想和我作爱啊!”
  “胡…胡说…马上就会硬起来。”
  “啊!”
  美穗说着,用手指大力捏弄着左右的乳头。
  “啊…好舒服…”
  美穗扭曲着上半身呻吟着。
  “指头要是起不了作用,那可以用舌头啊!”
  “嗯!”
  美穗迟疑着,那知说的舌头,无疑就指自己的舌头。她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做过那样的事。一想到自己做起那事的模样,美穗立刻全身像火烧般的更加亢奋了。
  若是做了那种事,不就是脱星一般干的事!但是她们是不一样的,那是她们的工作。
  而她却是自己喜欢,情愿这麽去做,而且自己既身为老师又是别人的妻子,居然在比自己年幼的学生面前做这种淫荡的行为。
  她犹豫归犹豫,还是低下头用舌去舐着自己的乳峰,接着是乳头的部位。
  “啊!”
  比想像中还要来得舒服,美穗开始陶醉在其中,她慢慢去含吮着乳头的尖端。
  “呜…呜…”
  “美穗你的左手空闲着呢!”
  那知说着,美穗左手移往股间的部位。
  “阴蒂也摸一摸!”
  美穗用中指触摸着已充血的阴蒂,热盈盈的蜜汁不断地溢流而出。
  “那肛门觉得如何?”
  美穗的食指深入阴唇内,而中指则去贯穿肛门的部位。被刺激的肛门处早已被湿润的蜜汁渗满而变滑溜。
  如此被那知要求,做着这样淫秽的行为,对美穗而言,可是头一遭的事儿,正因为如此,刺激感就愈强烈。
  “呜…挺起来了…”
  美穗急忙向那知炫耀自己努力的成果。
  “现在你让左边的乳头也硬挺起来。”
  美穗点点头,她用刚才相同的方法也去吸吮着左边的乳头,而右手的指头则刺激着阴蒂和阴唇及肛门。
  “那知挺起来了哩!”
  “哇!美穗你的身体变得好性感…好淫荡喔!”
  “啊…”
  被那知这样深情地凝望着,美穗欣喜若狂。
  “穿上这个。”
  那知从背包拿出早上穿的紧身毛衣和超迷你的裙子。
  “你…你不抱我?”
  “我想和穿着这套衣服的老师作爱。”
  美穗听话地接过裙子、毛衣。充满着期待的把它们穿上。
  她想快一点和那知结合,现在美穗的脑海中只一劲儿地盘旋着这个念头。
  “啊…啊…”
  “你来!”
  那知拉着套在美穗脖子上的项圈,走出了车库。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