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老师刺激

  美雪子来到位于本堂的侧面,一年级的房间也没有看到由香的踪影,于是经过

  走廊来到大厅瞧一瞧,却由里面传出老师与由香的声音。

  「不要!这样子多不好意思.....」

  略带鼻音有点撒娇,是由香的声音没错。

  「嘻嘻嘻嘻,便秘要用刺激才有效,再用力一点......」

  是老师的声音,听起来令人觉得不太怀好意的样子。

  美雪子昨夜偷看了藤尾与亚纪子激情的一幕后,心中噗通噗通地跳,于是不知不觉中蹑手拗脚前进。

  《好像是老师的私人房间......。》

  美雪子躲在纸门后面的阴暗处,偷偷地往里面看。

  老师以为大家全到道场去了,所以没有关上纸门。而亚纪子因为这里没有车子,而跑出去买食物了吧。此时,在房间里的由香,短裤及内裤已脱了下来,趴在棉被上,白色的屁股则举得高高的。

  「对对....再松弛一下。」

  「啊!很难为情......」

  老师将脸趴在由香的屁股上,然后用纸在由香的肛门上搔着。

  「怎么样了?是不是有点想大便了?」

  「不行!肚子好痛,可是这样子还是解不出大便来......」

  由香可爱的脸庞压在床单上,而屁股扭来扭去的,更刺激着老师。

  由香一定是便秘,而引起肚子痛。她绝不是因为装病而逃避上课,这一切可由她满是汗水的脸上获知。

  但是,老师的这种治疗法却有可议之处,这和疼爱孙女的感觉不一样,令人感觉相当猥秽,而且气氛相当异常。

  更令美雪子感到惊讶的是,由香似乎不像是由心底觉得厌恶的样子。由香的声音与态度,不光是一付心甘情愿而已,反而令人有谄媚的感觉。

  而被藤尾强暴的亚纪子的情形似乎也相同,她们全在男人充满欲望的言语中,抛弃了羞耻心及厌恶感,而变得心甘情愿。

  但是美雪子倒是愈看愈生气,她觉得与任何人作爱都犹胜过他。

  「也许我也是这个样子吧?」

  美雪子的身体内似乎愈来愈躁热,她突然想起昨夜自慰的快感。

  由香的肛门在纸捻的刺激下,不停地收缩着,再加上老师不停地吹着热气,使她不知不觉呼吸加快。

  由香的喘息不仅是透着活泼及明朗,更有一股惹人疼爱的味道。令人难以想象她是一年级的学生,听起来就像是想获得快感的感觉。

  于是美雪子在仔细观察由香的裂缝,发觉她的下体闪亮有光泽。

  「啊!显然屁股什么也排不出来,但是前面的裂缝则排出大量的蜜汁呢!」

  老师马上就发觉,而停止了纸捻的动作,趴在前面仔细观看着裂缝。

  膨胀呈粉红色的裂缝,因蜜汁的滋润而显得更加鲜艳欲滴。老师用手指将裂缝扩大,然后用舌头去舔那早已湿润的下体。

  「啊!....不要舔嘛!」由香撒娇地拒绝着,腰部不停地摇摆着。

  「也许像刺激肛门一样,用纸捻刺激一下阴唇,效果会更好。」

  老师除了用力舔着裂缝以外,并用手指将屁股扳开,开始舔向股沟。

  「啊....嗯......好痒呀......」

  由香似乎不愿意改变屁股翘起来的姿势,反而将下半身委托老师似的。

  「还是解不出来吗?」

  「嗯....一点用也没有......」

  「嗯,如果一直用舔的还是没有用的话,看来只好用浣肠。」

  「浣肠怎么用呢?」

  「就是将药挤入屁股之中,然后将体内硬的粪便变软,自然就可以解出来了。」

  「不要....我才不要....」由香摇着可爱的屁股拒绝。

  此时,美雪子的脚在踏到地板时,发出了声音。

  「啊!......」

  慌忙中的美雪子赶紧想要躲起来,但是已经被老师发觉了。

  「喂喂,等一下!快来帮忙啊!」

  老师一点也不紧张,而且他猜美雪子早就在那边偷看了,于是用手招着。

  听他说话的口气一点也不紧张,也许他是真心在替由香治疗吧?美雪子也搞混了。

  既然想躲也躲不掉了,美雪子只好硬着头皮的进到屋里去。

  由香知道美雪子要进来,似乎也无惊惶之色。

  一边享受秘密的快感,而且幼小的由香似乎不管对方是男或是女,根本不在乎的样子。

  「看看妳有没有好的方法?从刚才一直刺激到现在,可是毫无效果。」

  老师一点也不觉得害臊似的,依然面向由香的屁股,然后用纸捻刺激着肛门。

  「啊.....」由香喘着气,而被老师唾液润湿的肛门开始一阵震动。

  「妳不是也有便秘的烦恼吗?」

  「什么?没有啊......」

  也许在洗脸时说的话被他听到了,美雪子心里噗通噗通地跳。

  「对了,妳也一并治疗吧,是不是集训以来,大便一次也没有解过?」

  老师似乎洞悉一切地说道。当然老师每早每晚,当学生进入厕所时,他都跑去偷看。

  「对了,我一个人觉得不好意思,学长也一起来治疗吧.....」

  由香甜甜地对美雪子说道。

  「不....我不用....」美雪子不光是对由香,也是对老师回答着。

  「嗯!不要勉强,如果需要在找我帮忙吧。」

  老师从柜子中拿出包裹,然后从里面拿出好几个浣肠药来。

  「啊!真的要作吗?」由香很担心地望着老师的手。

  也许是趴着翘起屁股的姿势撑太久了,由香将身体横躺着,手脚卷缩在一起。

  「很好,准备好了的话,屁股还是要向着我。」

  「我想还是学长帮我弄比较好......」由香害羞地说道。

  「喂喂,怎么嫌弃我了啊!我一定会很温和地帮妳弄的。」

  「但是....老师只会把我弄得很痒,而且说的话又令我觉得难堪。」

  「好吧!本来我是要帮忙的,但是妳想叫妳的学长帮忙就算了。」

  老师将浣肠药交给美雪子,并将由香的屁股抱着举起来。

  「好累吧,背和膝盖都很痛吧?」

  「真是会折腾人的孩子......」

  老师眼睛往下看着,而由香的身体则向上仰躺着,然后将脱至膝盖的短裤及内裤,干脆完全脱掉之后,再将双脚大大地张开着。

  「不要!好丢脸哦......」

  「可是,这样很快就好了......」

  就在老师压下去的同时,一直在动来动去的由香,也静止不动了。

  美雪子看到眼前的裂缝以及肛门,在由香将腿张开时,看得更清楚。

  这露出的一切,感觉彷佛是自己的私处一样,令人感到难堪。

  浅色的耻毛散布在耻丘上,纵深的裂缝露出里面粉红色光艳的下体。

  由香因为害怕而卷缩着身体,但一般彷佛婴儿般的味道正在扩散。

  美雪子虽然是替同性清洁性器,但一点也没有厌恶的感觉,只是单纯地想帮忙而已。

  也由于由香的裂缝在分泌的蜜汁下,发出亮丽的粉红色。

  她并不觉得有何可耻之处,只是内心升起一股欲加以保护的感觉。与此比较之下,对于亚纪子成熟湿润的裂缝,为何会感到厌恶呢?那是因为仰慕已久的对象,在突然间幻灭而产生的一种非常不干净的感觉。

  「喂!请快点动手,而屁股的便道正好湿湿的,刚才用舔的为其消毒过了。」

  老师一付邪气的笑脸,美雪子急忙地将脸别了过去。

  刚才老师所舔的唾液已经干涸,只见肛门不住地收缩着,似乎是等待美雪子施以援手。

  「我看最好是用手指去沾裂缝所流出来的蜜汁,去润湿肛门。」

  老师的声音好像是魔咒一般的响起,而美雪子突然之间,觉得很兴奋。

  美雪子终于将手指伸向由香的裂缝。

  「嗯......」

  由香小声地喘息着,打开的大腿也在颤抖着。

  美雪子用手指拨开小阴唇后,指尖接触到柔软滑润的粘膜,当然这是第一次接触到同性的裂缝,而且又是如此地润湿。

  美雪子好像是要沾得更多的蜜汁似的,手指不断地在裂缝深处上下动着。

  当下体被触摸时,由香不由自主地发颤。

  「啊....对....就是这样,不要欺侮我......」

  由香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但是说归说,身体似乎没有厌恶之意。

  美雪子彷佛是在自慰一样,不断地在阴蒂上划着圆圈圈,然后又从膣的内部沾到更多的蜜汁。

  很奇怪来到这个寺庙以后,好像所有的人都沉醉在淫荡的气氛之中,而且本身似乎故意放纵自己。

  老师脸上的表情也较为轻松,只是摒住呼吸看着美雪子手指的动作。

  不久,美雪子的手指伸入膣口的浅处,里面已经发出啾啾的声音了。

  也许是一年级的缘故,年纪较小的孩子体温较高,所以由香所分泌出来的汁液温度较高。

  《大概已经够了吧......》

  神秘的肉壁早已悄悄地包围上来,由香的小阴唇也是热情四溢,充满充血后浓浓的色彩。

  那些带有微微清香的体臭味,渐渐地愈来愈浓,彷佛是春药般,直扑美雪子的鼻子。

  美雪子将手指拿开后,指向肛门。

  「呜......嗯......」

  由香好像是小狗一样发出鸣叫声,备受刺激的肛门不断地紧缩着。那样子彷佛是幼小的婴儿般,下腹部不断地在起伏着,好像在等待手指的插入。

  美雪子将爱液涂在由香的肛门上时,心里也噗通噗通地跳着,觉得自己的身体燥热异常,而自己的蜜汁也早已湿得沾满了内裤,紧贴着自己,感觉很不舒服。而自己彷佛也和由香一样,一起喘个不停。

  沾满爱液的指尖,轻轻地拨开由香的肛门。

  「要往内插入,并且在里面搅动才有效。」

  老师的声音似乎从遥远的地方传了过来,美雪子照着他的话作,将食指插入肛门内。

  「啊......」

  由香呻吟着,美雪子的手指被夹的紧紧的。

  「再深一点,对了....在里面深入内部。」

  老师抓着由香的脚,传授着招数。

  美雪子终于将整根手指都插了进去,里面不像膣那么热,感觉也没有那么尖滑,但是手指插入并不觉得脏。

  因为夹住手指的关系,可怜的肛门只好张开着,并发出艳丽的粉红色彩。

  直肠的内部并不像膣一样,而是感觉意外地平坦。

  美雪子虽然很兴奋,但仍然冷静观察着。

  「啊....啊......」

  美雪子的手指弯曲地动着,而由香则不断地摆着头呻吟着。

  小阴唇似乎配合着肛门的收缩着,不断地哆嗦着。那爱液不断地流了出来,即使美雪子没有去引导它们,它们自然而然地流向肛门。

  「感觉如何?屁股......」

  「嗯....里面好像有声响似的......」

  美雪子突然如此问道,由香一边喘息着,然后一边回答着。

  那心神荡漾的样子,美雪子觉得自己好像是在自慰一样地刺激着肛门。

  美雪子终于将手指抽了出来。

  「啊....啊......」

  由香的身体翻了过来,似乎有排泄的感觉,肛门蠢蠢欲动的样子,好像是被手指指压的想排泄似的。

  「想排泄了吧?」美雪子问道,由香无力地摇着头。

  在手指拔出来的瞬间,肛门跟着打开了,可是它马上又关着,回复原来的样子。

  「手指有没有弄脏呢?」

  冷不防地,老师抓着美雪子的手,并将她的食指拿到鼻子上闻着。

  「啊......」

  美雪子想把手缩回来,但是已经太迟了,手指已经被老师含在嘴里了。

  「呀啊....你这个变态的老师。」

  躺在那边往上看的由香,开口骂道,还一边喘息着,似乎尚未完全稳定下来。

  「味道真是好,真可惜!弄得那么久了,还是无法排泄出来。」

  老师舔干净了美雪子的手指后,如此说道。

  美雪子拿过卫生纸后,拼命地将手指拭净。在她看来,与其被这位可怕的老师的唾液沾污,她宁愿被可怜的由香弄脏。

  「还是换这个吧!」老师说道,顺手打开浣肠药罐的盖子。

  美雪子因为是第一次使用这种东西,所以用眼睛问着老师。然后用颤抖的手指按在由香的肛门,很快地将药罐前端插了进去。

  「啊......」

  她一定会习惯比手指更粗大的东西才对,可是由香依然颤抖着。

  美雪子将浣肠药握在手里,然后一口气地将药水注入由香的体内。

  「哎呀....感觉怪怪的。」

  也许是药水的关系吧?那肛门感觉好像是被冲过澡的样子。

  美雪子正当如此想着的,老师已经将第二个浣肠药交到她的手上。

  「没用三个是不会有效的。」老师拔掉盖子,然后由美雪子注入,不知不觉中,由香的肛门早已湿淋淋的,而且正不断地收缩着,吸吮着药液。

  由香不断地喘着,喉咙深处发出呻吟声,被乱七八糟的头发所遮盖的额头,不断地冒出汗来。

  终于三个浣肠药都灌进去了,肛门正强而有力地吸吮着药液。

  「不行....肚子好痛哦......」

  已经发挥药效了,由香痛苦地扭动着身体。

  「尽量忍耐,等一下解出来后,就会感觉很舒服了。」

  老师小声地说道,然后将自己的脸靠过去后,拨开由香的乱发后,帮她擦擦汗。

  本来是仰躺的由香,现在已缩成一团了。肛门好像要喷出什么东西似的,而不断膨胀,然后又紧紧闭着。

  由香痛苦则在这种情形下不断反复着,美雪子则在那里看着,她听到由香的肠子咕噜咕噜地鼓动着。

  「真的不行了,快出来了.....」

  「很好,很好,在哪里?如果这样解出大便,我去拿脸盆来。」

  「不要....拜托带我到厕所去......」

  由香眼角渗着泪水说道,于是老师将她抱了起来,往厕所方向去。

  美雪子目送他们二人离开后,看到药箱还剩一个浣肠药,于是顺手将它放在短裤的口袋里。

  不久从厕所的方向传来由香的声音。

  「呀哎!看不见啊........」

  妳可不能因贫血而昏倒哦!我现在抱着妳,妳可以尽量的解出来。」

  老师也一起进入厕所里,彷佛抱幼儿解大便似的,而由后面抱着她。

  不久,由香变得比较安静了,在老师的怀抱下开始排泄。

  美雪子在距离他们不远的地方,可以清楚地听到里面的动静。一股羞耻之心强烈地袭上心头,身体不由得一震,手指终于悄悄地伸入短裤之内,而自己在想,即便是这样被强奸也无所谓。

  --------------------------------------------------------------------------------

  午后,美雪子归队,由香一个人躺着休息,由买东西回来的亚纪子照顾着。

  黄昏时开始下起雨来了,风还不小,尤其是在山上更是强烈。

  《也许明天早上不用跑步....》美雪子心中暗暗期待着。

  她心里想自己如此讨厌练习,干脆离开好了,相信应该不会使一直热心于教她运动的久美子感到没面子吧?

  事实上,是因为早上偷藏一粒浣肠药,自己已经把它用掉了,所以身体感觉很舒畅。

  早上厕所没有卫生纸,她假藉照顾由香的名义,偷偷溜出来独自去排泄,又不怕被人听到厕所里的声响,真是太爽快了。

  自己将浣肠药插入肛门后,将药注入时,心脏倒是噗通噗通跳得很急促。

  当药液一下子注入里面时,身体为之一震,比接触由香的裂缝以及肛门更加强烈,美雪子在不知不觉中流出大量的爱液。

  经过一会儿,大肠开始蠕动起来,有一股想排泄的感觉,美雪子在这不干净的地方,再次获得自慰。刚开始时,因长时间的蹲着,为了能顺利排泄,脚早已蹲麻了。

  虽然旁边不可能有人,但是美雪子觉得好像有人盯着她看似的。但是那一双自慰的手,就是无法停下来。

  不久,美雪子渐渐获的快感,排泄完了以后,又调整呼吸以后,整个人变得神轻气爽。

  在经过半天的休息以后,再回到午后的练习时,心里上就不觉得辛苦了。

  --------------------------------------------------------------------------------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