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护老师

守护老师
「放学后,到楼顶上等我。l-o-v-e」
  反复看着手机上的e-mail,江静文头都痛起来了,此去无疑是惨痛教训,但不去的话更是死路一条,唉!她怎会惹到这种霸王恋人?
  铃声响起,静文缓缓爬上楼顶,望着蔚蓝的天空,不禁想到以前的事,如果那时她没在这儿遇到潘逸翔,没发现他特殊的能力,今天的两人可会纠缠至此?
  听到脚步声接近,她转过头正想解释,对方却先开了口,「江老师,没想到妳会约我,真是我的荣幸。」
  「咦?」怎么会是张哲睿?静文往后退了一步。
  「喜欢我送的花吗?」张哲睿双手插入口袋,掩饰自己的不安,「如果妳愿意的话,这个周末我们见个面怎样?」
  他从未如此紧张,彷佛第一次邀请女孩,逊毙了!
  静文心底有了答案,这一定是潘逸翔的安排,她必须更果断的拒绝,否则将没完没了,于是她咬咬唇说:「抱歉,我是想告诉你,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满心的期待被瞬间摧毁,张哲睿脸色都白了,「妳不会是想拒绝我才骗我的吧?」
  「我真的有男朋友,这是他送我的戒指。」她伸出左手,让他看个仔细。
  只可惜,他并不因此退却,「我说过,我不会轻易放弃,就算妳有男朋友,我也要继续追求妳,直到妳决定跟谁结婚。」
  话一出口,他自己也觉惊讶,他不曾动过结婚的念头,眼前这女子却让他有如此冲动,他真的想与她共度一辈子。
  静文暗自叹口气,为何她总碰上这种死心眼的男人?
  忽然,一阵无名狂风袭来,潘逸翔也出现在楼梯口,呛声道:「你这家伙有完没完?她都说得这么清楚了,你还不肯放弃?你分明欠扁!」
  「逸翔,不要!」静文冲到两个男人之间,以眼神对逸翔示意:千万别在这时露出他的超能力,他可能会被当成异类的!
  张哲睿莫名其妙的问:「你不是那个常到辅导室的学生?你叫潘逸翔?」
  「没错,我就是她的男朋友,你休想抢走我的女人。」
  「你说什么?」张哲睿盯住两人,想找出他们的共同点,「你不过是个高中生,凭你也有资格跟她在一起?」
  潘逸翔自信满满的说:「就凭我爱她,她也爱我。」
  「江老师,我希望妳回答我,这是真的吗?」张哲睿转向静文求证。
  秘密终于被揭穿了,静文没有犹豫的余地,她必须点头,她不能让潘逸翔发作,那将毁了他光明的前程。
  张哲睿的自尊再次受到打击,他竟输给一个高中小鬼头!
  「你不服气?」潘逸翔比出中指挑衅,「那就来打一场吧!我会让你明白,你到底是怎么输的。」
  张哲睿发出大笑,「有趣,我就跟你较量较量。」别看他教的是数学,他可是个运动健将,举凡技击类的都有所专研。
  「你们别这么傻……」她的话还没说完,两个男人已经扭打起来,就像为国土而战的将士,他们宁死也不屈服。
  已经过了一个小时,风仍在吹,但没有人觉得冷,这场打斗之漫长和激烈,连一旁的静文都心跳扑通,体温上升。
  潘逸翔并未使用超能力,他只是用尽全身力量在拚命,「说!说你以后不再招惹静文!」
  「想都别想,我就是要追到底!」张哲睿虽然较有架式,却难敌对方不要命的冲劲,结果就看谁的意志力坚强。
  潘逸翔不只手脚并用,连牙齿也派上用场,张嘴咬住张哲睿的脖子,像个吸血鬼要夺去他的性命。
  「你疯了?」张哲睿竭尽所能推开他,伸手往脖子一摸,竟是鲜血淋漓。
  「我早就疯了,为了她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潘逸翔低吼一声又往前冲,扑住张哲睿在地上扭打。
  静文必须扶着栏杆才能站好,她心中乱得要命,既无法阻挡这两个男人,又为潘逸翔的举动而心疼,他不顾一切爱着她,教她怎能不感动?
  到最后,张哲睿倒在地上喘气,「我要把你们的事告诉大家!」
  潘逸翔早料到他的反应,拚着最后一点力气站起来,「你想怎么做都行,我不在乎没毕业、没学校念,我可以做工赚钱,我还是要爱她!至于静文会有什么结果,你应该很清楚,你得不到她就让她没工作,那是你的风度,无所谓。」
  张哲睿胸口一阵抽痛,他竟被这小鬼教训得人格扫地,比较起来,他算什么大人、算什么老师!
  「张老师,很抱歉害你受伤,可是我……我想跟逸翔在一起。」静文扶住潘逸翔的手臂,就在这一刻,她下定决心陪他到天涯海角。
  潘逸翔听了全身一颤,这是第一次她表达得如此清楚,以往总是他擅自决定,她无力抗拒,此刻听她说出心声,而且是在别的男人面前,难道她愿意爱他了?
  眼看全盘皆输,张哲睿自嘲的笑了笑,「算了,再胡闹下去,好象我真是个大坏蛋,请放心,我还不至于那么卑鄙。」
  静文深深一鞠躬,「对不起,希望你找到适合的对象,我真心祝福你。」
  「笨蛋!妳再跟他说话,只会让他更难忘记妳。」潘逸翔揽住她的肩膀,厉声教训,「妳就是这样才会惹麻烦,妳懂不懂?」
  静文被骂得哑口无言,反而是张哲睿大笑起来,「哈哈……你们真是绝配,这回算我踢到铁板了。」
  潘逸翔对他仍有戒心,发出警告,「我离开学校后,一样会守着静文,你别想乘机而入。」
  尽管输得一塌糊涂,张哲睿还是很有幽默感,故意刺激他说:「那可不一定,直到你们结婚之前,我都有翻身的机会。」
  潘逸翔眼眸一暗,风势骤然转强,静文连忙插嘴:「张老师,你快回家去休息吧!我跟逸翔先走了,真不好意思。」
  说完后,她硬拉他走下楼梯,以眼神恳求他别莽撞行事。
  才走了几步,潘逸翔立刻推开她,「妳别碰我!」
  「你伤得这么重,你能自己走吗?」
  她以为他生气了,但他接下来的话让她更感动,「这里是学校,不能让别人看到妳和我走在一起,尤其是我现在这样子,我没问题的,妳赶快回家,等我电话。」
  「可是我不放心……」她怎能在这时离开他?
  「我必须保护妳,乖。」他忍痛对她一笑,快步跑下楼,即使流着血、跛着脚,他仍以她为第一考量。
  望着潘逸翔的背影,静文缓缓蹲在阶梯上,忽然觉得好想哭,她多想随他而去、多想为他疗伤,难道她就只能无助等待?
 
  周五的夜,难得江家人全员到齐,共享火锅大餐,江静文却愁眉不展,大伙儿看了怎么有胃口?
  江志翰从旁推敲的问:「是不是辅导的学生让妳心烦?说出来听听。」
  静文还没开口,江志远已替她回答,「干脆换个工作吧!现在的小孩不好教,尤其是高中生,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怎么应付都不对。」
  「不然就找个好对象结婚,让我们抱抱孙子。」程晓玲瞇眼笑道。
  「会不会太早了?静文才二十三岁,应该多陪我们几年。」江志宏身为大哥,实在舍不得这个小妹。
  江易展倒是比较想得开,「缘分的事很难说,二十岁不算早,四十岁不算晚,就看时机到了没有。」
  听大家讨论自己的事,静文没有任何意见,「我头晕,想回房休息。」
  明知会让家人担心,她仍转身离去,天晓得她现在有多难熬!
  躺到床上,无论睁眼或闭眼,她只看得到潘逸翔受伤的模样,不管这究竟是怎样的感情,她确实为他心痛!
  反复思量后,她收了些东西放进背包,鼓起勇气走到客厅说:「我有事要出去。」
  江志翰一听放下杂志,「要买什么东西?我陪妳。」虽说江家没门禁,但现在都十点多了,怎可让宝贝妹妹独自出门?
  静文不喜欢说谎,尤其是对自己的家人,因此她决定坦承,「我有个朋友身体不舒服,我想过去照顾他。」
  「什么朋友?」江志远语带疑惑,「难道没有家人照顾?」
  「他一个人住在外面,爸妈都不在身边。」
  「男的女的?」江志宏问出最重要的一点。
  「男的。」
  静文早知会面对这情况,但她不能就此退缩,她必须为潘逸翔做点什么,她整颗心都系在他身上,因此她深吸口气说:「可是……他需要我。」
  难得静文如此坚持,江志翰试着柔性劝道:「既然妳不放心,反正我们三个都是男的,我们去照顾比较方便。」
  江志远更突发奇想,「干脆全家总动员,妳就在旁边看着,这样没问题了吧?」
  江志宏仍沉着一张脸,语气严肃,「总之,妳不能跟那家伙独处一整夜!」
  静文虽然没说话,但全家人都了解,她那紧抿的唇、直视的眼,充分说明了她的态度,这种情况并不多见,只有在她义无反顾、绝不回头的时候。
  沉默的拉锯战中,江易展拿起桌上的车钥匙,「静文都这么大了,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开车送她过去。」
  静文内心默默感激,差点要掉下泪来,但她强忍住了,她不能让大家更焦虑。
  「你们路上小心。」程晓玲替丈夫和女儿开门,尽管她百般担忧、万分不舍,但她也明白,有些事必须由当事人决定。
  「嗯!」静文不敢流露出哽咽,只作简短回答。
  至于江家三兄弟,静静目送父亲和小妹走出门,激动的心情全紧握在手中,他们既不认识那陌生男子,也不敢想象今晚将发生何事,唯有替小妹祈求一切平安。
  一路上,父女俩都保持沉默,直到停车的时候,江易展才摸摸女儿的头发,感慨的笑说:「妳长大了,时间过得真快,那个人一定很需要妳,快下车吧!」
  「谢谢爸。」她心头一阵悸动,伸手抱住父亲,毋需多说什么,彼此都能了解。
  下车后,她快步走向潘逸翔的住处,拿出钥匙打开门,她发现屋内一片黑暗,也不晓得他在不在家,就这样跑来会不会太冲动了?或许他在医院治疗,或许他另有去处,她应该先打电话来的。
  「是谁?」忽然有声音响起,把她吓了一跳。
  「是我……」她听出他在卧房里,随着昏黄光线走近,看到他躺在床上,衣服也没换,伤口也没包扎,仍有血丝流出。
  他陡然睁大眼,「妳来做什么?这么晚还出门,妳家人不担心吗?」
  「我已经跟他们说了,我要来照顾你。」
  「我说我没问题的,我送妳回去,走!」他抓起身旁外套,正想站起来拿钥匙,却因脚伤跌回床上,咬牙不让痛苦呻吟出声。
  「你别逞强了,你要好好休息。」她扶着他的肩膀,立刻诧异发觉,「你发烧了!」
  他才不当一回事,「我又不是没打过架,吃点消炎药,睡个觉就好了。」
  「我不管,我一定要留下来照顾你。」她直接而慎重地说。
  他看出她是认真的,「笨蛋,妳发烧了?好象比我更严重。」
  「没错,都是你害我的!」她的态度转为强硬,从背包拿出碘酒和棉花棒.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