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妓女们折磨死的诗诗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夜里。诗诗在上海的华尔顿大街上。看着街上的男人门。这里是他们的天堂。因为这条街是上海出名的红灯区。路边站着穿着裸露的妓女。大声肆忌的拉拢着她们的客人。看着这些。她眼角泛起泪花。自己现在生活窘迫。孤身一人在上海。找不到一份肯要她的工作。但为了生计。她决定。用自己的身体来吃饭。虽然这是份下贱的工作。但已经没有办法了,要不会活活饿死。想到这。她向着路边的妓女门走去。

  「这位小姐。我想……我想问下。」诗诗走到了一个妓女身边用小的不能在小的声音说着。「你他吗叫谁小姐呢?老娘我在这混的时候,你还在家里活泥巴呢。把眼睛放明亮点。」女人怒气冲冲的对着她吼道。这时周围的姐妹都围了过来「丽姐怎么了,发这么大火?」「丽姐,这丫头惹你了。?哼。真他吗乡下来的吧?敢对我们丽姐没大没小的?」……

  诗诗一看这么多人围了过来。本来就没什么底气。一下让吓的更不敢说话了「我……我错了,姐姐们」「哈哈哈。看她那贱逼样。」「行了行了,再不欺负人家了」丽姐看了诗诗一眼「说吧,你想问什么?」「我……我想来你这上班……行不行?丽姐你放心,我绝对没有病的。」诗诗看丽姐没那么生气了,一下子一口气把话都说出来了。「哈哈哈,就你?你想笑死老娘我啊?撒泡尿看看你这奴像。还跑我这来上班?把你带出去见客人我都嫌丢人呐。」丽姐轻蔑的说着。诗诗一下子急了。自己把话都说出来了。大家都看着呢。如果在这里上不成班。那以后怎么见人啊。「丽姐。别这样。我求求您了。我身上已经没钱了。您就好心让我在你这上班吧。钱拿少点无所谓。只要能给我口饭吃。我一定好好给你干活」「哈哈。看你这贱逼样。哎呀。算了。别说老娘我没同情心。我也怎么说也是个女人。看见有需要帮助的肯定会帮忙的。但既然你都已经开口了。就绝对没有反悔的余地了。你想好了再做决定。」「丽姐。我想好了。您就让我跟着您干。你让我朝北。我绝不敢朝西。」「好。你跟我来。」说着,丽姐头也不回的就往店里走。诗诗乖乖的跟在后面。周围的姐妹们也都跟了过去。想看看丽姐怎么办她。

  进了店里。跟着丽姐一步不差。来到了一个屋子里。丽姐打开灯。坐到沙发上。翘着腿。「你叫什么名字?」「李诗诗。丽姐叫我诗诗就好了。」诗诗老老实实的回答。

  「我现在这样告诉你。你进了我这店门,以后你就别再指望从这出去了。」「啊?丽姐。你这什么意思?」「什么意思?你刚不是跟我说的很清楚么?只要能给你口饭吃。你就听我的。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是的丽姐。我现在生活窘迫。是迫不得已才……」「你少给我说废话。我告诉你 .我这里小姐有24个。生意是好的很。但是大家天天都是陪着男人。让男人操。每天的生活都没什么乐趣。那些臭男人我们更是见得不想见了。所以。我们需要个能让我们开心的东西。」「丽姐……」「你现在没有说话的资格。进了我的店。你就得听我的安排。以后。你就做我还有我们店里小姐的奴好了。让我们大家在工作之余 .还能开心开心。你说怎么样?」「丽姐。您别和我开玩笑了。」「谁她妈有功夫和你开玩笑。你给我听着。从今以后。你就是我们店里的母狗。我们店里每个小姐都可以玩你。而且是想怎么玩怎么玩。听懂没有?」「是……

  是是……

  丽姐说什么就是什么「这时。站在外面偷听的姐妹们全都冲了进来」丽姐。你说的真的吗?以后她就是我们的奴了?「」我说是就是。从现在开始就是。
  小贱狗。以后我们员工厕所就是你的窝。你说怎么样?「」哈哈我们同意「诗诗已经彻底没折了,面对这么多人。只好认命了。但她如何能想到 .以后的日子。这些妓女,又是如何折磨她的呢。

  诗诗洗完澡,衣服都没穿。小红就把她带到了她的新窝(员工厕所)。
  「小贱货。这就是你的窝了。

  以后你就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呆着 .你那身破衣服我已经扔到后巷的垃圾站了。你也别想着出来了。以后就这样服侍我们吧。哈哈「说着 .小红拿了根绳子。绕着诗诗脖子一圈。最后绑在了马桶后面的水管上。又把诗诗的手和脚都绑了起来。这下。诗诗一点办法也没有了。赤裸裸的坐在地上。仰视着眼前的小红。顿时感觉自己是那么的卑微。之前都没注意到。此时的小红是那么的有气质。自己的头. 才刚好到她的大腿。

  小红低下头。看着这个光着身子的「母狗」。突然有点兴奋。「反正丽姐已经说了 .她以后是我们的奴,既然这样。我就先玩玩她。」小红心想着。
  小红蹲下身来。看着眼前可怜的诗诗。诗诗因为惧怕。不敢看小红的眼睛。默默的低着头。「啪啪啪」三个耳光重重的扇在了诗诗的脸上。「贱狗。抬起头来。看着我。」诗诗抬起头。看着和自己面对面的诗诗。心中很是胆怯。

  「姐姐我美么?」小红一手托着诗诗的下巴。一手捏着诗诗的乳头。

  「美……

  美……小红姐姐好美……

  啊……「小红用力的捏着诗诗的乳头。」求求您……求求您不要捏了「」哈哈。

  没看出来啊 .小骚逼长的一般般。

  奶子还挺大啊?

  姐姐能让你的奶子再大点。信么?「说着。小红狠狠得一巴掌扇到了诗诗的奶子上。

  上面红红的5 个指头印……

  「红姐。

  别打了……

  求求您了……

  啊……「小红哪能听的进她的话。

  还是在使劲的扇 .诗诗一直不断的呻吟着。这呻吟声很让小红兴奋。越是不能停下来。

  扇了一会 .估计是扇累了吧。

  小红看着自己的杰作。

  哈哈大笑起来。

  「贱货。你看你那两个奶子。让姐姐给你弄的多大了。还不谢谢姐姐?」「谢谢红姐姐 .谢谢红姐姐……」诗诗嘴里说着 .下面却湿了起来。

  这一幕当然没有逃过小红的眼睛。

  「哟。贱货。说你贱你还真来劲了。下面都湿了嘛。」诗诗不吭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面对小红。她感觉此时自己只是一个能让她娱乐的工具。小红解开围在她脖子和腿上的绳子。「贱狗 .躺下。

  姐姐陪你玩玩。「诗诗乖乖的仰面躺在了地上。

  小红跨在诗诗身上。慢慢坐下来。坐在了诗诗的奶子上。奶子刚被自己扇的肿起那么高坐在上面很舒服软软的。

  「啊……

  红姐……

  姐……我……「只感觉自己奶子上被屁股压住。很重。很累 .很难受。
  小红才不管那么多呢,坐在诗诗奶子上「贱狗你淫叫个p 啊。

  快把腿张开。张大。「诗诗张开自己的双腿。看着小红坐在自己奶子上的背影。一句话也不敢说。生怕惹了她生气。

  这时。厕所的门突然打开了。

  又进来一个女人。诗诗仔细的看着这个女人。身材很好。腿很长。个子有175左右。长的也很漂亮……「小红?诶?你在这干什么呢?这是谁?你这是干嘛呢?」这个女人推门进来看到眼前的情况。仿佛有些摸不着头脑……

  进来的这位。可算的上是店里的招牌。好多嫖客宁愿多出2 倍的价钱,也指名要她。她叫悠悠。

  「什么?奴隶?

  我怎么不知道。这很有意思啊。「悠悠饶有兴趣的看着诗诗。」你刚跑哪去了?这可是丽姐找来的奴隶。给我们大家玩乐用的。「小红一边说着 .一边用手摩擦着诗诗的下体。诗诗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那意思是我也能玩咯?哎呀 .刚陪一个臭当官的干完。吗的连套子都不带。

  好不容易才打发走。本来说过来尿个尿的。不过……「悠悠走到诗诗跟前 . 」
现在看来有人可以帮帮我了。「说着 .悠悠脱下内裤。跨在了诗诗的脸上方。」贱狗。

  给姐姐我把下面舔干净了。

  要不有你好受的。「说着。悠悠蹲了下来。

  诗诗看着自己脸上是另一个女人的下体。上面还可以看到还粘着其他男人的精液。突然感觉有点恶心。   「怎么着贱狗。

  你他吗给脸不要脸是不。「悠悠索性坐在了诗诗的脸上。

  诗诗的嘴刚好对准了悠悠的下体。

  「吗的把舌头伸出来好好舔。

  把姐姐我伺候舒服了。「诗诗没有办法。伸出舌头。

  卖力的舔着另一个女人的逼。

  顿时强烈的屈辱感油然而生。

  下面竟又不自觉的湿了。

                「哈哈

  ……悠悠 .她天生就是条贱狗……

  刚才我坐在她奶子上的时候。她下面就湿了。现在你坐她嘴上。她下面又湿了。「突然。诗诗感觉自己的下体塞进了一个很细很硬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但感觉很不好。

  小红脱下脚上的高跟鞋。

  把长长的鞋跟塞进了诗诗的下面。「你既然那么贱。那姐姐来给你高潮」说着。鞋跟进进出出。

  鞋跟很硬 .磨得下面很疼。

  诗诗想喊但脸上坐着悠悠。

  她不停的扭动着脸。但这样的摩擦对于悠悠来说感觉很好。

  坐的更实在了。任凭胯下的「母狗」挣扎。越是挣扎。越有种舒服的感觉。
  悠悠觉的舔的差不多了。

  然后屁股向前移了移 .阴部对着诗诗的鼻子。坐了下来。诗诗的鼻子刚好镶嵌到了悠悠的阴部里。悠悠前后摇晃着身子。

  享受着诗诗用鼻子给她带来的快感。

  此时诗诗根本喘不上气。鼻子吸进的全是悠悠的淫水。她拼命挣扎。她越是挣扎。悠悠越是舒服。

  不久 .悠悠感觉高潮快来了。

  一手抓住诗诗的头发。

  把她的鼻子使劲往自己阴部里塞。并前后摩擦 .悠悠使劲的摇晃着身子。不一会淫水全喷了出来。喷到诗诗的鼻子里。诗诗被呛到了 .猛劲的咳嗽。张大了嘴 .接住了悠悠的所有淫水。就在这个时候。诗诗因为这份屈辱感和小红用高跟鞋在她下体不停的摩擦。诗诗也流了好多水。

  悠悠如释重担的坐在诗诗脸上。看着这条「母狗」吃完了自己的淫水。很是满意「快给我把下面舔干净。还有。姐姐的淫水好吃么。贱货?」因为诗诗的嘴被悠悠的下体堵住。还在给她舔阴。只有拼命的点头。「哈哈 .悠悠。可真有你的啊。男人现在都满足不了你了。

  看来以后你还得找她来满足你才行了。「」哈哈 .你看她那贱样。

  也只配在我们的逼里活着。

  丽姐还真有眼光。给我们找了条这么好的母狗。「悠悠站起身来。提上裤子。轻蔑看了眼胯下的诗诗。」以后你就在这里呆着好了。

  一会给我把这里收拾干净。还有地下你流的那些水,全给我舔干净。「」是是。「诗诗趴在地上,用嘴把自己刚才流的水。舔了起来。

  「哈哈……

  真他吗贱货。

                 「

  小红看了看表。

             都已经晚上2点了

  「哎呀糟了。悠悠,明天早上8 点。李先生还叫我们到他家去?

  这都几点了。该回去睡觉了。

  以后有的是时间玩她。「」哦对。看我高兴的都忘了这么个事了。「」贱狗。今天就放过你。

  明天晚上我们继续……

  哈哈哈哈「小红和悠悠笑着走出了厕所。

  诗诗跪在地上。看着他们的背影。眼泪流了下来。

  自己一直以为做婊子是最下贱的工作。没想到现在自己却给婊子玩。被随便欺负。估计自己已经是这个世界上最下贱的人了……

  或者。自己真的已经算不上是人了……

  厕所里黑暗暗的。又加上今天实在是太累了。

  诗诗闭上眼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诗诗醒来 .也不知道现在是几点了 .只知道这里还是黑糊糊的。她很饿。已经有两天没吃东西了。

                「砰」

  厕所的门打开了。

  门外面很亮。阳光照进来很刺眼。诗诗不自觉的用手捂住了眼睛。

  「把头抬起来看着我!」口气是如此的不留余地。诗诗只好把手去掉。
  看着门口。

  原来是丽姐。在明亮阳光的照耀下。

  感觉好像就是个天使。「丽姐。 .我已经2 天多没吃东西了。

  求求您。给我点吃的吧。真的很饿。「」是的。我是答应过你只要在这我就会给你饭吃。「」谢谢丽姐……谢谢丽姐……「诗诗跪在地上。仿佛是看见了活菩萨。

  「不过。人吃的饭你吃不来。你觉的你现在像人么?」「丽姐。我是你们的奴隶啊。我是人。给我点饭吃吧。」「我呸……就你还是人呢?把你当奴隶都是抬举你了。你只不过是条欠收拾的母狗而已。昨天晚上悠悠都给我说了。听说你很贱么。怎么,母狗。想吃食物么?」诗诗急不可耐。「吃……吃……丽姐。给我口饭吃吧。」「恩。人吃饭可以。不过你。不算是个人。只是条母狗。你告诉我。狗最爱吃什么?」「吃……额……求求主人别耍我了……我真的」「砰」丽姐一脚踢翻了跪着的诗诗。然后一脚踩到她奶子上「谁她吗一天到晚耍你了。老娘没功夫耍你。

  你以后少给我贫嘴。一条狗只会叫是不会说人话的。我说你是条狗。你就是。以后别让我听见你在我面前说一句话。否则。吃屎你都赶不上新鲜的。「诗诗彻底被丽姐的气势所压倒了。这时的丽姐看来。已经不像是天使了。更像是恶魔。丽姐蹲下身子。坐在诗诗的奶子上。」哈哈 .小红说的没错。贱狗的奶子坐上去还真挺舒服的。很软嘛。「丽姐要比小红重多了。诗诗有些承受不了。但又不敢说。只好硬撑着。」贱狗。饿了是么?「诗诗点了点头。真的很饿。但又不知道丽姐会给自己吃些什么。她很害怕。

  「恩。两天没吃东西。狗也会饿的。来。嘴张开。老娘给你润润喉。」说着。朝诗诗嘴里吐了一口浓痰。

  诗诗。想都没想就咽了下去。

                「哟

  。看来真是饿了。

  哈哈。吃的挺快么。

  好吧。今天老娘胃里还有点。你有福咯。「丽姐站起来。蹲在诗诗脸上。」给老娘舔屁眼。舔舒服了或许会赏你点吃的。如果我不满意。屁都别想闻一下。「诗诗立刻卖力的舔了起来。」啊……唔……

  贱逼你天生就是舔屁眼的料吧。给老娘舔的还真舒服。「说完丽姐放了个屁。诗诗下意识的扭开了头。这被丽姐看到了。」她吗的。看你表现的好。赏你个屁闻闻。你还敢躲?「说着。丽姐站起来。对着诗诗的肚子一顿猛踢。小姐们每天都穿着高跟鞋。丽姐也不例外。」叫你再躲。躲不躲了!

  躲不躲了!看你还是不够饿的。「诗诗疼的在地上乱打滚。(身上又没穿衣服。让高跟鞋踢着是很疼的。)

  「以后不敢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诗诗哭着喊道。

  「哼。你他吗就是贱的慌……非要把你打上……你才舒服是吧……还有……刚才这句是你最后句说人话。以后只准学狗叫。要不下次踢得就不是你的肚子了。说不定是你的烂逼了。哈哈。」这时的诗诗已经彻底的害怕了。

  她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命就在这些妓女的手上。如果哪天做的不对了。说不定命都没了。

  她慌忙跪下……给丽姐磕起头来。嘴里「汪汪」的叫着……

  「哈哈。天生就是条狗……学的还挺像的……去……给我躺好……老娘给你喂晚饭。」诗诗乖乖的躺在地上。不敢有半点闪失。

  丽姐走过来。坐在诗诗脸上。「把你舌头给我伸进去……」丽姐命令道。
  诗诗立马伸出舌头。往丽姐的屁眼里钻。因为刚才已经给丽姐舔过了。所以屁眼很滑。舌头一伸就进去了。诗诗使劲的摇晃着在丽姐屁股里的舌头。慢慢的。感觉屁眼没刚才那么紧了。有个硬的东西顶到了自己的舌尖。她知道那是什么。「嗯。表现的不错。你的午饭快出来了。用你的嘴包住我的屁眼。迎接你最新鲜的食物吧。

  哈哈「诗诗感觉到东西正在往外挤。于是她张大了嘴。包住了丽姐的屁眼。一股难闻的气味伴着黄色的大便拉进了诗诗的嘴里。这股味道让诗诗感觉十分的反胃。有点受不了。使她感觉无法下咽。于是坨黄色的屎。就堆在了诗诗的嘴里。 」
怎么样。贱狗。对你新生命的第一顿饭感觉怎么样?「诗诗嘴里塞满了大便。没办法发出声音。」怎么不吃?不好吃吗?「诗诗感觉语气不对了。于是赶紧嚼了起来。热乎乎的。在嘴里感觉十分的甘苦。味道又很难闻。但诗诗依然表现出在吃美味一般的样子。这才没让丽姐发火。她擦完屁股。把纸也顺便扔进了诗诗的嘴里」老娘的屎好吃么?看来你对你的新食物很满意嘛。 .那么正好……我们这里小姐们以后都可以给你食物吃。我答应你的管饭也就做到了。所以。你以后也得听我说的话。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听到没有。?「诗诗把嘴里的大便都咽了下去。

  拼命的点头。

  「恩……那么今天下午……我叫小红来这里领你去另一个地方……我在那里装备了好多新鲜玩意。我想你可以尝试一下的。哈哈。」丽姐得意的笑着……走出了员工厕所……

  诗诗现在更是害怕。害怕下午的到来。因为她也不知道 .下午小红会带自己去哪里。又想到些什么办法折磨自己……

  诗诗在煎熬中度过了一个漫长的下午……

               「咚咚咚」

  高跟鞋撞击地板的声音传进了她的耳朵。

  「是小红来了么」诗诗想到。

  于是立刻跪好在门口。「砰」小红打开了门。看着跪在门口的诗诗。很是满意。「不错嘛。这么乖。」小红嘲笑着。

  「汪汪」诗诗学着狗叫。为了讨好小红。为了免去皮肉之苦。

  「哈哈。丽姐说的果然没错。你现在已经成为一条真真的贱母狗了。看来这个真该用上了」小红拿出一条项圈。

  是专门给狗脖子上带的那种。但不一样的是。项圈的里面是一圈细细的针。小红把项圈给诗诗带好。猛的往回一拉。诗诗的脖子被针狠狠的刺了进去。「啊……」诗诗疼的喊了出来。

  「怎么样?舒服么?这可是专门为你定做的狗圈啊。看我们对你是多用心。还不感谢我们么?」诗诗脸上挂着眼泪。一个劲的给小红磕头谢恩。嘴里还发着狗叫。「哈哈 .跟我来。今天给你准备了很多有趣的东西。」说着诗诗拉着项圈的另一头。只管往外走。

  钻心的疼让诗诗没办法不跟紧点。但这不是小红想要的结果。小红跑了起来。边跑边回头看着诗诗。在地上爬行的她又如何能跟的上小红的速度。看着诗诗脸上痛苦的表情。诗诗很有成就感。继续跑着。一直跑到楼梯口那里停了下来。诗诗此时脖子上已经被刺的到处是血。更是累的上气不接下气。「死狗。走这么慢。流血了吧?活该。

  真他吗的贱。跟我下来「小红牵着诗诗往楼下走。下面很暗。有很多道门。应该是地下室。牵着诗诗走到最后一个门那里。敲了敲门」丽姐。是我小红。我把那狗带来了「……

  「进来吧」小红牵着诗诗打开了门。这是个很大的地下室。但很空旷。没什么东西。丽姐还有10来个姐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小红牵着诗诗走到丽姐面前。把项圈的绳子给了丽姐「都弄好了。

  丽姐你想的真周到。真好玩「小红笑道。

  「哈哈 .这没什么 .好玩的还在后面呢」说着。丽姐猛的一拉绳子。把诗诗拉到了自己的脚前。诗诗疼的不敢吭气。默默的把头低在丽姐的脚边。学着狗一样委屈的叫着。

  「贱狗。

  这项圈带着舒服么?「」汪汪「诗诗叫着给丽姐磕着头。丽姐一脚踢到诗诗脸上把她踹开。但绳子还在手里握着。诗诗被踢开。但到了绳子的距离又被针刺着脖子。疼的大叫着。把头又伸到丽姐脚边。丽姐又猛的一脚。诗诗又重复着前面的动作。丽姐和姐妹们笑的前仰后合。

  而诗诗脖子上的那层皮都快让针给扎烂了。「哈哈丽姐你真高明。这个法子玩起来感觉一定很棒啊。」小红笑着……

  丽姐收住脚。看着脚下痛苦的母狗。

  得意的大笑着「贱狗。老娘给你踢得舒服么?还不给老娘的脚磕几个头么?」诗诗忙给丽姐磕头。丽姐不说停。诗诗也不敢停。丽姐像小红使了个眼色。小红立刻明白。过来冲诗诗脸上也是一脚。诗诗又像前面一样。但再疼也没办法。转过头来给小红磕起头来。

  这下大家都笑的不行了「丽姐这家伙这么贱啊。我们可以玩么?」其他的姐妹见了。都想玩。「这条狗弄来就是咱们玩的。谁想玩就玩。有什么不行的。」姐妹们一听都围了过来。你一脚 .她一脚的。

  没有一个有停下来的意思。因为看着被她们踢完。还得继续给她们磕头的母狗。都很兴奋。但终于。诗诗还是被疼的昏了过去。……突然 .感到被水淋了一身。诗诗才渐渐的从昏迷中睁开眼。

  「哈哈 .贱狗 .老娘的洗脚水味道不错吧?」丽姐站在旁边嘲笑着。
  诗诗这才反应过来。脖子仍然很疼。她想去揉揉脖子。但发现自己竟然动不了。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台子上。猛劲的动了动胳膊。胳膊好像被锁住。腿。腰。脖子。都被固定住了。乳头上好像也被夹子夹住了。自己摆着一个「大」字。有种任人宰割的感觉。

  「别挣扎了。这是丽姐叫我专门请人为你设计的。以后你就这个造型吧。看看我们为了你操了多少心啊。」说着 .小红走到台子上。两腿立在诗诗头的两边。她眼前只是另一个女人的跨。小红拿了个假yang ju.套在了诗诗的嘴上。慢慢的
骑了上去。「丽姐。可以开始了。」说着。只见丽姐手里拿了个遥控。

  按了下红色按钮。诗诗突然感觉到乳头上一阵麻痹。

  原来夹子上是可以通电的。只要遥控上按钮一按。诗诗乳头上的夹子就会打电。

  诗诗痛苦的挣扎。扭动着身体。疯狂的摇着头。可这正是她们想要的结果。「啊……

  啊……

  爽啊……舒服。……「小红阵阵呻吟。引得其他姐妹们笑的前仰后合。
  她们利用诗诗的痛苦。满足自己的欲望。套在诗诗脸上的假yang ju.也是加
工过的。里面是空的。yang ju 上有许多的孔。就这样。诗诗剧烈的晃动使得小
红很快到了高潮。喷出的淫水全都由假yang ju 的孔中流到了诗诗的嘴里。小红
抽搐着身体。缓缓的站起来。看着胯下被电击痛苦的诗诗。有种从未有过的满足感。「她吗的……给我把水都喝下去。,要不电是不会停的。」听到这。诗诗忍着乳头上的痛。硬是喝完了满嘴的淫水。

  「哈哈哈。好喝么贱狗?」这时诗诗只有拼命的点头 .渐渐的 .夹子好像没有电了。

  诗诗也挣扎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软软的贴在台子上。

  「她娘的。这就不行了?操你吗的我还没爽呢。」悠悠走了上来。朝诗诗的面颊上猛踢了两脚。「贱狗。

  操你吗的刚那电还没把你弄清醒是吧。信不信我这可以开比刚才还强的电?想试试么?「其实她们也不想闹出人命。再电的话估计真要电死了。那她们以后可就没的玩了。悠悠只是想吓唬吓唬她。

  「不是,不是。悠悠姐。我精神头大着呢。别电我了。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一定满足您。求求您别电我了。」诗诗说着都快哭了。

  「哭你吗个比啊。你他吗自己犯贱爱给我们使唤。还有啥不服气的?」说着。悠悠一只脚踩着诗诗的头。一只手使劲往上拉拴在脖子上的链子。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