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身体没有极限

双击文章自动滚屏,单击文章停止】

大成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女孩子,正在谈。小尹说:自己偶尔需要了,老张又不便时,就会去酒吧坐坐,看中的带回自己租的房子。但是都没有什么感觉了,只是稍微放松一下。偶尔也用手,不过更不刺激。反而会更需要。女编辑问过:GJ真的不难受吗?小尹笑,说习惯了就好了,男人喜欢。看女编辑不解的样子,又说:后面更紧,而且,GM的括约肌更有力量,高潮时不由自主地缩紧,会让男人异常舒服。看到女编辑打寒战的样子,小尹笑,说:你可以试试。问起后悔不后悔,小尹摇头,说:我现在能看见儿子,就满足了。我不是好的妻子,我只是做了一会女人而已。女编辑说:做女人很难吗?小尹笑说:难。女编辑没再问。去和大成聊的编辑老李回来说:大成恐怕这辈子不再结婚的好。同事问为什么,老李说:刺激受大了。娶了新媳妇,恐怕也拜托不了这次的阴影。同事问怎么了?老李叹气,说:别说他了,我都阴影了。我现在一看见我媳妇穿着高跟鞋出去跳舞,心里就咯噔一下。同事笑,说至于嘛?老李笑,不说话。点上烟抽一口说:大成总是说:我实在受不了她日记里的那句话。同事就问:哪句啊?老李吐一口烟说:就是喝了一碗的那句。同事就不吱声了。老李又叹气:任凭谁也受不了。同事又说:这个小尹真是出格。大成和老李谈过数次,信任了老李,说:你也是过来人了,女人怎么可能忽然就变得这么Y D?老李说:你怎么想?大成说:我不知道。老李问:你们的夫妻生活不好吗?大成点头,说是的。那小尹没提起?老李又问。大成摇头。大成说:小尹最多的一次,一个晚上和三个男人做了11次。小尹的计算方法是:不论多久,不论方式,一个男人出来一次,算一次。那次就是比赛打靶的那次,书记3次,强子和老张各4次。大成又说:我最多2次。。。。。。老李摇头叹气。大成说:你要不要看看那些录像。老李说不要了。大成说:其实没什么了,和看A片一样。我都看麻木了。女编辑问起:新单位好吗?小尹说:无所谓,挣一份零花钱。没人知道你的这段历史?女编辑又问。小尹摇头说没有,然后笑了,说,要是知道了,不定有多少男人要扑过来,认为我下贱呢。女编辑叹气。小尹就说:我现在的经理就试探了我好几次。男人都这样的。女编辑问:怎么小尹就讲:有几次他在没人的时候,夸我的丝袜漂亮,问我在哪里买的。我一听就知道他想什么了。后来,就今年开春前,不是流行穿长统的皮靴吗?他又来找我说,让我下班后陪他去商场,说要给他老婆买一双,让我帮着试。当时在他办公室,我当时就脱下我的鞋,把穿着丝袜的脚伸直,说:经理,我的脚35码的,和夫人不一样大怎么办?他就很尴尬地笑。我当天下了班,就打电话叫了老张出来起商场,买了一双那种特性感的皮靴,软皮子的,长过膝盖,细细的高跟儿。换上之后老张看我的眼神就不对了,掏了钱就拉我去酒店。那双皮靴的确好看。小尹说:老张激动得不行,没什么前戏就进去。我问他:你怎么了?激动成这样儿?你是想X我还是想X我的鞋啊?老张的回答真的很机智,他说:我想X穿着鞋的你。到了晚上11点多,老张才放了小尹自己回家。小尹就住在酒店。第二天,穿着新买的皮靴的小尹刚到单位,就撞见了从总经理室出来的经理。男人的眼神太直接了。小尹笑。女编辑摇头,说你这是故意勾引他了。小尹笑了没说话,然后才说:他最后还是得到我了。怎么?女编辑有些惊讶。小尹说:我现在很无所谓了。你可以把我想象成是一个出卖身体挣钱的女人。大成到目前为止,没有再婚。老李和大成聊起来,大成总是说:没什么信心了。老李劝:还是好女人多。大成点头,说是。老李就问:怎么不再试试?大成摇头,说:也许再过一段时间吧。又说:其实她们的事,我曾经怀疑过。老李没说话,等大成说下去。大成就说:有一次小尹说晚上去加班,我原本没有在意的。她出门的时候,除了平时用的手包,还拿了一个挺大的纸袋子。我就随便问了一句什么东西啊?小尹支吾了一下说:没什么,我的鞋。我就奇怪:加班带鞋干什么?小尹就说:我的一个女同事,要看看我的鞋样子,说也想买一双。我就没再问。现在想起来,她是带着鞋去赴约的。大成说。老李说:女人穿高跟鞋的确性感。大成说是。又说:小尹的腿型挺好看的,从上到下象一把锥子,脚踝细细的,很直。老李就说:废都里也有这样的描写,说女人的脚踝细,就风流。大成哈哈一笑,说:还挺准的。老李问:她这样去加班,晚上几点回来?大成说:我在家的时候,她一般11点多就回来。老李问:小尹回来后,你没发现什么异常吗?大成摇头,说:我一般睡得晚,11点多一般在上网,看看新闻,小说什么的。小尹回来就先洗澡,洗完了就先睡,说累了困了。我没觉得异常,加班回来是这样的。老李叹气,说:你们在那段时间,没有在一起过?大成回想一下,说:有一两次吧?没什么特别的。那段时间,我出差多。大成想起小尹的日记:老张曾经私下和我提起,要和我单独约会。我动了心,但是最后没有答应。让男人得不到,才让他更卖力。一旦他得到了,就很快失去兴趣了。后来没再见过书记?女编辑这样问。小尹摇头,说我不留恋他。他是最没特色的一个。我唯一记住他的地方,就是那次打靶,他打中了。然后小尹笑。不觉得恶心吗?女编辑问。小尹反问:你没有被男人射在脸上过吧?女编辑急忙摇头说没有。小尹笑着说:其实没什么的,我都能吃下去,流到脸上不算什么,就当是洁面乳吧。主要是男人,我觉得这样做会让男人特别的兴奋。小尹又说:其实,每个男人都一样,希望床上的女人风骚Y D,但是又绝对不希望自己的老婆这样。女编辑问:一晚上做那么久,身体受得了吗?小尹笑了,说:你没听过那句老话啊?男人是牛,女人是地。牛越耕越瘦,地越耕越肥呢。女人和男人不一样,女人可以高潮接着高潮,男人可不成。女编辑问:老张不是可以吗?小尹说:他那是靠着药,伟哥吧,那药能让男人流出来以后那东西还挺着。你没让你老公试试?女编辑又忙着摇头。小尹说:老张猛就是靠药,强子不吃药,靠身体好。不过对于女人,还是老张这样的好。我可不管他流出来没有,我感觉要来了,就使劲磨,老张总能挺得住。女编辑说:你怎么做得时候,想过你老公吗?小尹低头,说:没有。想他影响情绪啊。女编辑问:干嘛非得每次都是三个人?这样比只和一个人更好吗?小尹摇头,说:也不是。但是气氛更刺激。我觉得被需要,被三个男人同时需要。也许心理上满足吧。
小尹日记节选(1)
他是下午的飞机出差去。我的内裤从早上一上班开始就湿了。好在我带了换洗的,在卫生间换了一次,垫了护垫。老张上午就发信给我,说今晚绝对不会轻饶了我,说我上次把他弄伤了。我想起来了,上次的日记里没有记。老张在我的GM里做了很久才要出来,强子想上,我跟强子说你走前面吧,那里都发洪水了。强子下去时老张已经凑到我面前了。我习惯性地张嘴接,不想老张一下子喷我眼睛上,没来得及闭眼,弄到眼睛里了。我用手一推老张,老张就叫起来。后来发现,手上的戒指把他那玩意儿弄破了皮。我就给老张回信说:有本事你就试试。下班后我先去了商场。昨天看中了一款套装,很好看。买好衣服就去了酒店。按老张的说法,做这种事情的时候最好饿着肚子。做完一次再出去吃饭。我给他们穿了新买的衣服看,他们都说好看,职业女性。然后老张就提议(他的提议最多),让我面对墙上的大镜子站着,双手举高按在镜子上,弯腰撅屁股,他们轮流从后面进来。我也喜欢这样的姿势,因为穿着高跟鞋,双腿并拢站着,整个后面是紧紧的,显得每个男人的那个东西都足够粗。他们这样轮流做,每个人都能休息,不至于太早流出来,而我却能一直做,容易来高潮。第一次高潮就是在书记做的时候来的。书记激动坏了,抱着我的屁股不动,说也要来。我推开他,叫强子上,让书记休息。书记不干,我说我一会儿给你吃出来。书记这才抽出去。高潮中有东西继续动,很容易让我接连高潮。我都能感觉到贴在大腿根儿处的丝袜冰凉一片,被我流出来的东西弄湿了。后来我站不住了,腿软,强子就抱我躺下。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后来强子也不行了,老张就上来走后面。我说书记你来吧,我给你吃。书记乐颠颠凑上来。我说:你不能坐我胸上,我喘不过气。书记就用腿支起身体。我就给书记KJ。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你怎么做了?女编辑问。小尹说:他不知道我离婚的事情。我给他说过,有一个6岁的儿子。他就一直以为,我有家呢。他提出来晚上请我吃饭,我说不成要回家给儿子做饭呢。他还是坚持,说偶尔晚会点,家里不是还有老人照顾孩子呢吗。我就这么拖着他,拖了几个礼拜。后来他又提吃饭的事,我就答应了。他高兴坏了,又要求我一定要穿那双靴子。我就回信问他:你还要干什么?他就说:什么也不干。我就告诉他:说好了,我可以穿,但是除了吃饭,别的什么也不许干。他回信说好。其实,我就是故意逗他。第二天我如约穿了那双靴子,配黑色的丝袜短裙,外面穿了一条长裙掩人耳目。下班等人都走差不多了,他才过来说走吧。我们一起乘电梯下地下车库。他开一辆老款的奥迪A6。他上了车,我却拉开后门坐到后排。他悻悻地问我:怎么不坐前面,怕我欺负你啊。这个时候我其实已经都湿了,期待的。我故意说:我得把长裙先脱了,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穿短裙,比较好看。他就不说话,从后视镜里看我。我就在后排座上把长裙脱下去。还没脱利索,他就从前排爬过来了。我知道他要这样,还是故意叫了一声躲闪。他的手段很老练,几下子就把握了我的要害,手指头就伸进去了。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完事后我说:你把我的丝袜弄破了。他说我给你买新的。我说我早上出来我老公看见我穿丝袜了,回去时没有不成。我故意骗他。后来他特意去超市给我买了新的,还送我回家。你们第一次是在车里?女编辑问。小尹笑着说,是。后来也有几次在他车里。也去过酒店几次。小尹离婚后你们又见过几次面?老李问老张。老张算了算,说三四次吧。近半年没再见了。第一次是她离婚当天?老李问。老张说是,正好家里没人。你总是靠吃药维持?老李问。老张说:和小尹在一起,基本上每次都得吃。不吃不成啊,那个女人厉害。老李说:吃药伤身体吧?老张笑,说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我不吃药就太浪费了。小尹算是极品了。怎么讲?老李问。老张说:小尹长得不赖,身材也好。生过孩子的女人,肚子上没有赘肉,象小姑娘似的。想了想又说:小尹的GM是那种难得的会出油的,比润滑油强。老李说:书上说走后面对男人不好,女人那里属阳,男人的也是阳,相克的。老张笑,说我也听说这个说法。但是那里的感觉好。特别热,还紧。不喜欢前面?老李问。老张说:也喜欢,感觉不同。做那么多次,回家怎么办?老李问,是交公粮的意思。老张笑说:哪里还有精力,找借口呗。老李说:我们的另外一个编辑和小尹谈过,小尹说挺喜欢和你们三个一起。你自己喜欢这样吗?老张笑说:怎么说呢,也喜欢也不喜欢。男人都有领地意识,象雄性动物。既是这个女人不是你的,你也知道她乱搞,但是你看见她和别的男人时,还是会觉得嫉妒。不过,这样的嫉妒更刺激男人吧。其实她和你做的时候,你会觉得她已经风骚到极点了。但是你在一旁看着她和别的男人做,总是会觉得她更投入。这就是嫉妒造成的。老李点头认同。老张又说:有一次我感觉不好。那次我先做了她的GM,之后小尹要我躺下,她就骑在我的脸上,用下面使劲摩擦我的嘴,让我给她的前面做KJ。我照做了,没想到书记过来从小尹后面做她的GM。书记那家伙不大,两个卵袋子不小,每次动一下都打我下巴上,把我恶心坏了。老李皱眉。老张说:后来我们把小尹下面的毛剔了。强子出的主意,说白白嫩嫩的象小女孩儿。小尹开始不干,说叫老公看见就坏了。但是后来还是答应了。剔干净之后,真的很好看。
小尹日记节选(2)
书记中了奖一样的高兴,从后面搂着我,在我的耳边说:一会儿我还要钻你的GM。我拉着他的双手握住握胸前,让他揉,一面向后挺起屁股旋转,摩擦他的那个。软软的,湿湿的。我扭头说:有本事你现在就进来啊。书记就开始一下一下往前挺屁股,象是在做一般。我拉开他的手说你还是歇歇吧,别妨碍别人。书记不高兴走开。我心里暗笑。强子靠在床上抽烟看电视,看来也是暂时没有兴趣,可是我还没来真的呢,急着呢。又去看老张,老张就拉我的手说:我陪你去浴室洗洗吧。我想也好,头发上还挂着粘粘的东西呢。进了浴室,老张关上门,从后面搂住我。我扭动,说:想X我吗?老张说:当然想。我伸手到屁股后面去摸,软软的一条蛇,就说:凭这个?老张说不是。把我推在洗手台上,屁股翘起来,然后老张把一支一次性牙刷拆出来,弄进GM里。我说:太细了。一边扭屁股。老张一下一下搅动,问我:这样呢?我没说话,享受起来。后来,我用刷牙的杯子接了两杯水,一凉一热,含在嘴里给他KJ,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老张就恢复了。我站起来,老张抱我坐在洗手台上,从正面进来。没弄几下,强子就敲门,说老张你犯规了啊。快出来。老张没有停,看我。我笑,说:你可以不开门。他们还敢砸门不成?老张受到鼓励,大动。我就叫。外面强子书记都要我们开门。老张这次弄了很久,换了几个姿势,我就舒服了。爬起来说:老张咱们出去吧,你要气死他们啊。老张不肯,说还没流出来。我搓着他的东西亲他,在他怀里扭,说:你一会儿出去以后,也可以卖力气啊。出来后我一看,外面的两个人都起来了。就上床去,书记在下,我在上,强子在后。两人很快配合着进到我里面。老张站我面前,我就张嘴含住,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老张一边用DV拍,一边说:我最喜欢看你的样子,就是你KJ的时候,把眼睛抬起来看我的时候的样子。我笑着吐出去,问他:什么样子?老张扳着我的头让我再次含住,才说:妓 女的样子。我就更加频繁地抬眼,流露出更多的诱惑风情。老张果然受不了,扔下DV抱住我的头大动,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我吐出他的东西,闭上嘴,把嘴里的液体咽下去。这时,书记也第二次出来了,由于被我骑着,不能动,但是那个软下去的东西已经滑出我的体外。只有强子还在动。我扭头,说:强子你先出去,让我躺下。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我用手把强子的液体在胸前均匀抹开。
文字部分最后一段:
==========================
他们都说我的脚好看。小尹说,一面把右脚从半高跟凉鞋里拿出来。确实是小脚,在肉色丝袜的衬托下很漂亮。女编辑说:男人大都恋足。小尹笑,说:老张和我的经理更严重。让我用脚给他们弄。女编辑没说话。小尹又说:我还是要离开这里。女编辑抬头看她,小尹接着说:我其实后悔了。我有时候管不住自己的身体,有时候真的觉得自己很需要。但是我现在真的很怀念和他一起带着儿子出去玩的那些日子。我会给儿子存一笔钱,在适当的时候给他。小尹轻叹一口气。你离开,想儿子怎么办?女编辑问。小尹摇头,不说话,但是泪水夺眶而出了。是不是只有在这种不正常的关系下,你才能获得高潮?女编辑问小尹。小尹微微咬着下唇,沉吟了片刻,似乎点了点头。女编辑没有再问,等小尹的回答。小尹终于说:我真不知道自己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有一次去酒店,我是下班的时候搭老张的车去的。老张开车也不老实,在车上就把手伸进我的丝袜里去了。我当时觉得很享受,任凭他在我里面搅动。后来我就快要来了,忽然莫名其妙地问老张:要是你老婆知道你现在做的事,她会怎么样?本来是想调侃老张的,不料老张反问我:如果你老公知道,我现在要把你弄得流了,他会怎么样?就是这句话,让我忽然的感到莫名的兴奋,一下子就来了。女编辑没有说话。小尹接着说:也许,我天生就是个贱货。怎么这么想?女编辑问。小尹摇头,换了个坐姿,说:老张是个细腻的人。他察觉到了。后来就一再利用我的这个弱点。怎么利用?女编辑问。小尹说:他总是让我在和他做的时候,用语言提醒我在背叛大成。而我,总是不能控制。后来,我就喜欢上这样的氛围了。我记得那次在他家,就是我离婚那天。晚上快12点了,我们已经做了几次,彼此都累了。老张起来弄了些吃的拿进卧室,用托盘托着。我就笑着和他说:我老公从来就没有给我这样拿过吃的。老张看我吃下点心,喝了几口牛奶,帮我把托盘拿走放在床头柜上,就忽然又抱住我,问我:他知道你吃下我们的JY的事情吗?我点头说知道。老张开始亲吻我,一边说:我一想起你老公从录像上看到你吃下我的JY的样子,就兴奋。我听了这话,心里一颤,就伸手下去挫他的硬肉,也说:我也是。后来老张从后面进了我的GM,双手伸过来抱着我的胸,把我的上身从床上拉起来,一面大动,一面又说:他从来没有做过你这里吧?我说:从来没让他碰过的。就是你。说着,我莫名地兴奋,扭头主动要吻他,上身就直起来。这样老张就不能动了,一动会滑出去了。老张抱着我的头吻我,说:他肯定也想X你的GM。我激动得不行,趴下去大叫:快点儿。女编辑紧张地端起杯子喝水。小尹笑了一下,说:和你说这样的细节,你很难受吧?女编辑尴尬地笑了。说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其实男人更是。小尹说。女编辑没有说话。包括后来的经理,最禁不住我刺激他。我只要一刺激他,他就不成了。有时挺好笑的。女编辑抬头看小尹,询问的眼光。小尹说:他不知道我离婚的事,一直以为我有老公,每天要回家相夫教子呢。所以我拒绝他的时候,他倒也不纠缠。那次是本来和老张约好了的,他的老婆出差了,让我去他家。但是下午经理给我发信,说他买了几样好玩的,约我晚上去酒店。我就回信说:我也想,但是今晚不行。他就问:今晚怎么不行?我就骗他说:今天是我和老公的结婚纪念。我要回家和他那个的,孩子都送奶奶家去了。我故意刺激他。小尹笑着对女编辑说。女编辑问:后来呢?小尹说:男人一旦想要了,十头牛都拉不住的。我越这么说,他越坚持,还说答应了就送我一张金卡,存了钱的那种。其实,我已经想答应他了,反正老张的老婆出差好几天呢。下班后就坐经理的车先去吃饭,路上老张就来短信,问我什么时候到。我回信说:不巧来了一个老同学,陪她吃饭,会晚一点。老张就追问:什么时候来啊?我就回信说:别急,老同学好久不见了,聊聊。一直到吃完饭和经理到了酒店,老张的短信一会儿一个。经理问我:你老公急了吧?我笑答:当然,能不急嘛?都怪你。经理就把我按在门口的墙上,跪在我屁股后面,把我的丝袜剥下来亲我那里。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我转身靠在墙上喘气,说:要不我给你吃出来吧,我老公还等我呢。经理哪里肯答应,急忙从皮包里往外拿东西。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是成人店里的东西,一串小银珠子,一个羊眼圈。女编辑点头表示知道那是什么。小尹就说:他把那个羊眼圈去浴室用水泡上,回来就把我抱到床上。这时老张又来短信追问。我给他回信时,经理就把我的鞋脱了,抓着我的脚夹住他的东西搓。等我放下电话,他就问我:你和你老公怎么解释的?我说:不告诉你。他就把那串珠子塞进我后面,一粒一粒的,弄得我好痒,前面使劲地流出来。然后他抓着线头,猛地用力一下子全拽出去了。我当时就大叫起来。这东西不是这么玩的,应该一粒一粒往外拉,他一下全拉出去,就太刺激了。
他就问我:你怎么解释的啊?我大喘,说:我说在陪同学吃饭呢。他又往里塞珠子,然后拉住线头,问我:你回了那么多短信了,就说这一句话吗?我怕他再那样,就说:还有,我说,我请同学先喝的汤。他手上用力,问我:什么意思?我看他,笑说:我刚才不是请你,喝了我的浓汤吗?他听了这话忽然激动起来,珠子也不管了,就进来了。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我坐了起来,他去浴室,出来时,那个东西的前头就套着羊眼圈,但是他那个东西已经半软了。我脱下一只丝袜,套在手上,握住他的东西搓,一面刺激他说:我回家就和我老公说:我和同学吃的小吃,我吃了烤红肠,还喝了豆浆呢。他果然兴奋极了,推倒我就进去,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那个羊眼圈很厉害,我也特兴奋,就用力挺,他就让我不要动,说要不成了。我就不动,他也停下来,抓着我的一只脚使劲舔,我痒得难受,又动,他忽然咬住我的脚趾,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我含着没咽,张嘴让他看。他还在用力揉我的胸,我看他还有兴致,就低头含住他KJ,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然后我在上面,抬着屁股,用手握着他,问他:要哪个?他笑说:你自己决定吧。我就把他坐到GM里。他双手玩我的胸,捏我,我就动,羊眼圈的毛刺激得我前面流出来,后面痒极了,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我亲他的嘴,身子一个劲地哆嗦,和他说:这不是人玩的,是神仙玩的。后来我洗了澡之后离开酒店,给老张打电话说在路上了,就打车去老张家。你受得了吗?过度了。女编辑说。小尹笑了,说习惯了,两三次算是开胃菜。女编辑摇头,说:我肯定不行。小尹说:我是天生的贱货。别老是这么说自己。女编辑说。小尹笑。老张那晚也很神勇,把我搞到2点多。我不信男人能那么久。女编辑说。小尹说:要看情况的,老张那晚3次,最后一次连续了一个半小时。看到女编辑惊讶的眼神,小尹说:真的。不过不是一开始那种特剧烈的,我们不紧不慢地做。夫妻间恐怕不可能这么久的。女编辑说。小尹笑,说:这算你的心得了
小尹日记(3)
昨晚书记很狼狈,估计是生气了。是强子约的,说一周多没在一起了,问我想不想。我说想。正好这几天和老公吵架,我住在妈家。他也不来电话,我晚上不回家,他也不知道。到了酒店是晚上7点多了,强子和老张立刻开始,书记好像没兴致,在那里看电视。我给老张KJ,强子从后面弄我,我就吐出老张的家伙,喊书记:你怎么不来啊,三缺一呢。书记这才过来,又说:我还没起来呢。我笑,说:怎么?对我没兴致了?老张嫌我话多,扳过我的头又插进来。老张不急不慢的让我吃,强子后面已经流了,起身离开去抽烟。我又喊书记:还不来。书记过来,裤子还没脱呢。我对老张说:你去。老张起身,我躺下。老张就从正面进了我的GM。书记跪在我头的一侧,软软的耷拉着。我就给他KJ,书记用手捏我的胸,说:比以前大了。老张一面动一面说:叫咱们给捏肿了。书记半起,我下面也来感觉了,叫老张用力。老张说不行,我也快了,一用力就出来了。我受不了,喊他:叫你用力就用力,让我先舒服一下。等一会儿有你乐的,怕什么。老张不好意思了,就大动,跟拉风箱似的。我先来了,用力夹他,老张就流里面了。书记这时起来了,说我要进去。老张抽身离开去了浴室,书记就爬下去钻进我前面。我拿脚蹭他的脸,书记就舔我的脚心,还把丝袜咬破了。口口口口口口(抱歉,省略文字)这样慢吞吞的我受不了,就催书记,书记不说话,只是摇头。这时我看见老张从浴室出来,下面挺着,就不耐烦,一下推开书记,说:不行就不要做。老张你来。书记被我一推,身子离开我,那个东西也出去了。不料这一下书记就不行了,双手死死地抓住我的脚踝,那个东西就一抖一抖地喷出来,溅我一身。我说讨厌,拿纸来。书记一下生气了,说你怎么这样。我也来火,说不成就别玩,弄人家一身,算什么。一面自己拿纸擦。书记恨恨的样子下床去了浴室,强子过来劝我说别吵别吵,玩儿嘛。后来老张就上来,搂着我,特温柔,说:心肝儿,别生气,我一会儿不弄你身上,一面插进来。我象章鱼一样手脚缠住老张,亲他,说:你弄我一身我也不讨厌。这话书记在浴室没听见。听见就气死了。书记洗了10多分钟出来,看见强子和老张又在一起做我,就开始穿衣服说我先走了。强子和老张都没有挽留的意思,我觉得过意不去,推开强子老张,说你们两个休息一下,就搂着书记进了浴室。我锁了门,说:书记我错了。我现在让你一个人干。书记说我没兴趣了。我说:我穿着丝袜让你在浴缸里干。书记不动了。
我就蹲下去......

本文由【月亮小说】独家全新排版。网址:yueliang6.com
THE END
分享
二维码